<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八十七章
    瑞珠笑呵呵的为自家小姐换上前日才从绣纺取回的春衫,图样自是出自小姐之手,确切的说,是小姐无聊时打发时间的产物。

    当年在檀府时,近水楼台,便是小姐手下的几个丫鬟的衣饰,都引得各院子丫鬟婆娘争相模仿,只可惜檀府大小姐乃是富贵窝里出身,不需此等技艺谋生,否则,恐怕各绣纺玉纺都要抢破了头。

    这话儿自然无人跟小姐提及,但那私下暗地里,谁人不收集这样的图样,无论是绣样子、衣样子还是饰样子,都有无数人仔细收藏,就连京城那些大小绣工绣纺届也无不以完整图样为珍宝,因为他们都知晓,出自檀家大小姐之手之物,哪怕是片不起眼的花钿额贴,都十分经典,那时的布料绣纺的商人提及到小姐的名头,眼睛都是放光的。

    瑞珠展开绣着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的雪白里衣,外披着宽袖丝质外衫,前襟、后襟的下摆及袖口同绣有素色花纹,并在花纹中渐变出几缕浅红色的新蕊嫩瓣,腰上再系上一条十分鲜的嫩绿色的玉带。

    简单的白红绿,便浅浅谈谈的勾勒出了一片初春时的明媚。

    这边瑞珠已整理好小姐的衣饰,那边正月已经将厨心还温热的蛋黄酥饼与核桃粘装好了盒子,见着外面的天还有几分阴沉,担心雨不知什么时候又下雨了起来,檀婉清心急的催促瑞珠几分,趁她系腰带子时,顺手拿起匣子里的一支白玉素簪子插,入发间便急急向门口走去。

    “小姐,还没上妆呢。”

    下雨还上什么妆?以为她不知道那画眉的寒烟膏是石墨做的,恐怕被雨一淋就要花成鬼样了,古代的化妆品可没有什么防水的功能。

    瑞珠见小姐取了油伞推门出去,她也只得匆匆拿了件遮雨的披风,接过正月的食盒跟在后面,正月跑出去把大门打开,走出去的时候,檀婉清还扫了眼那食盒问了五香肉干装了没有?昨日的肉馒头有没有带?虽然谢大人不在,但瑞珠在厨房每日都会备上一些,说不得什么时候大人就过来了,这些檀婉清也是知道的。

    下了一夜外带一清晨的雨终于停了,可天儿还没有放晴,仍然重云如盖,绵绵笼罩,低气压的天气,时不时几丝钻心的寒风,可真让人心里不舒坦。

    檀婉清接过瑞珠手里的披风,将带子系在胸前,回头对正月道:“肉干和馒头多装些,点心拿过去也多被人抢光了,轮不得你家大人吃。

    谢大人不是个护食的,送点好吃的,都是手下人分了了事,自己吃不上几口。

    “小姐,你放心吧,牛肉干和肉馒头装的足足的,点心也装了不少。”正月忙应声道。

    瑞珠捂嘴偷笑,小姐嘴硬心软,明明还是很关心大人的。

    檀婉清怕赶上雨,步子快了些,可还是在北营城门的路上赶上了雨,她急忙撑开伞,结果纸伞不太好展开,竟然卡在那里,好不容易手忙脚乱的撑开,一时没注意到脚下,右脚踩进了低水洼中,本来就轻巧透气的丝棉绣鞋,立即湿了大半,春天的雨水还带着冬日的几分寒意,脚底的凉意一时刺的她浑身一抖,身上上下都有些不舒服起来。

    一时间她有种霉运罩顶,出师不利,打道回府的冲动。

    她站在那里,就在犹豫要不要先回宅子换双鞋,等雨停了再说,就听到前方马车行驶的声音。

    北城这条路,平时的人烟比较少,檀婉清下巴微微抬起,向车马声音看去,却并不似营中车马,只是民用普通马车,正似赶路般匆匆行来,就在瑞珠与檀婉清要退避马车时,前面那辆车上的壮硕马夫,竟然突然拉紧了僵绳,马车停了下来。

    这时从车上传来一声激动的呼唤,这声音太过熟悉,瑞珠与檀婉清愣了一下,接着便见到自马车走下来的熟悉身影。

    “钰棋?”

    “钰姐姐?”

    相比檀婉清与瑞珠的惊讶,自车上下来的一干镖师见着人后也是呆愣在原地。

    随钰棋下车的张茂兴第一次见到前檀大学士的掌上明珠,未见之前便知是绝色,却没想到见到之后,美貌还要在他想象之上。

    远远这般一打眼看去,便觉得那张脸便是蹙紧了眉头,粉黛不施,那轮廓与五官也实在是明丽动人,艳惊四座,让人见了便难以忘记。

    也难怪那守备大人明知是朝廷罪臣之女,仍一番情意强留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