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七十三章
    时间已至腊月,外面下起了大雪,雪花如鹅毛般飞舞,只消一夜的时间,便积了厚厚一层。

    冬夜的清晨,寒风料峭,室内却是一片炭火融融之景。

    锦被之中,除了暖意的体香,还加杂着未散去的些许缠绵悱恻之气,向来畏冷的人,夜里总是反复,可是这些日子却能一夜酣睡至天明。

    夜里风雨刚歇,清晨天方露晓,卧在枕上,黑发散了一身,睡的正香的女子感到身旁环着她的热度突然离了开,早已习惯贴着那滚烫热意的人,下意识的向要离开的人靠去,恋恋不舍的将面颊贴上,只觉那暖意,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哪怕是让她日日贴着也愿意。

    哪知她这样的姿态,便是□□,也要融化了的。

    纤纤素手,皓腕露形,探出柔软的锦被中,全身未来得及着小衣,雪白如一尾牛奶浴中的美人鱼,此刻正下意识不想离开习惯的暖意,而顶着满头黑发,惺忪朦胧,醉颜微酡的缠绵挽留。被子因翻身的动作掀开了一角,一片白雪,隐隐的春光,两点桃粉,嫩的如春天最早含苞的桃花瓣。

    “嗯,不要走……”还在梦中的女子,娇莺初啭,嘤然有声。混混沌沌间只随心意任意而为。

    本要果决悄声离开的男子,扶着她的肩膀时,自制力强烈摇动,借着初晓时的光亮,看到眼前的“景色”及睡意朦胧,依赖着他娇欲滴腮的脸颊,和那丹唇桃红、皓齿内鲜的唇舌,再难以狠心离开,温热的吻落在女子脸上,反反复复流连不去,不知温存了多久,才不得不套上衣衫起身离开。

    当檀婉清起床的时候,已日上三竿,书院那边早停了课,过年前后,着实清闲起来。

    院子里又填了一个小丫头,给瑞珠做伴儿。

    人是谢承祖领过来,丫头一家子活不下去,后来投奔卫安,现在正住在外城,小姑娘手脚利索嘴巴甜,进门就叫夫人,虽然年纪小了些,不过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洗衣刷碗割草喂羊样样做的起来

    。

    小丫头原名儿叫正月,据说,出生在正月里,爹娘就取了这个名儿,既然是生日,檀婉清也未改,与瑞珠仍唤她原来的名字。

    现在的院子已不是当初刚搬来时的模样,瑞珠早时就有些打理不来,光厨房与院子的三头奶羊,就够她忙活一天,现在有了帮手,着实能歇口气。

    早上瑞珠听着东屋有动静,和正月进来的时候,小姐已着了衣衫,套了绸袄,披着满头的乌丝,正支起轩窗透气。

    “小姐,外才下过雪,寒气湿气那么重,你病才好几天,又着了风寒可怎么办?晾屋子也要等正午太阳最热的时候……”

    檀婉清神情略有些尴尬,瑞珠哪里知道其中原由,她与谢承祖二人体味颇重,单独闻着还好,可暖香与鹿香相交在一起,怎么是普通的腥檀可比,就算她醒来时,熏到也要脸颊燥热,极不自在。

    好在屋了不大,开了片刻,气息透的差不多了,也就任瑞珠不满的将窗户关上,然后熟练的伺候檀婉清洗漱穿衣,正月在炕桌上摆饭菜的时候,一边摆一边偷偷看着。

    第一次见到守备夫……小姐的时候,她的眼晴瞪得溜圆,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儿,就算现在见的多起来,也不会局促紧张了,可仍然觉得一举一动都像画儿里面走出来的,用她娘的话说,那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是跟她们一起吃五谷杂粮长大的。

    檀婉清脱了昨日绿面毛边绸袄,换上了新做浅绿色罗衣小褂,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纤纤细腰不盈一握,面色泛红,倚于塌上歪斜惫色的坐着,有一搭无一搭的饮着温热的蜜水,任着瑞珠打理三千青丝,慵懒之意毫不掩饰。

    待梳洗完毕,坐于桌前,这吃的……实在丰盛的很,她看向瑞珠。

    自从正月来后,瑞珠就不再同檀婉清一起用饭,说是不能坏了规距,让下人看笑话,此刻站旁边边布着菜边道:“这不快过年了吗,谢大人让人送来不少年货,厨房都塞满了,大人还道以后每餐多加两道菜,一道点心,说小姐太瘦了,得多补补,我觉得谢大人说的对,所以小姐你就多吃点吧……”

    檀婉清看着桌子上一碗每日铁打不动的紫羊奶,一盅蜜枣燕窝,一道山栗粥,加上一湾竹荪鱼元汤,现在又多了昨个慢火煨了一夜的玉参焖鸭,及一碟碧绿桂鱼卷,外加两道点心,什锦果盅与南瓜米果。

    这……仿佛又回到了檀府的日子。

    檀婉清有所察觉的抬头,只见屋子里不知不觉的早就没了原来的样子。

    家私换作花梨木,矮桌处安放美人榻,悬的红色的帷帐,铺满了锦被绣衾,她视线上移,墙上的名家的墨宝,下移,案上摆放的白玉香炉,手里用的也是青瓷盘白玉碗,便是梳妆台也不知何时多了两匣子明晃晃的珍珠金银翡翠……

    哪里还是以前的那个简陋的居室?她居然习惯得如此自然。

    可城外分明还有一群难民吃不上饭,以谢承祖的心性,或许会给她他所拥有的最好的,但绝不会动用官库银两民财民膏,可以他朝廷五品官阶俸禄,一年有个百八十两,也算做了回官了,别说是做了三年两年,就算做个十年八年,吃西北风存下来的银子,也绝对置办不上屋里这些东西。

    “你家大人哪来的钱?”自从丰犁回来,瑞珠就今天拿出一件东西,明天拿出一匣事物,别人不知这东西哪来的,她定是知道。

    “小姐!”瑞珠一听涨红脸,“什么是我家大人,那是小姐的夫婿,小姐你再这么说……”

    檀婉清一听这个脑子就大,立即打断她:“好啦好啦,你现在越来越烦了,东西哪来的

    。”谢承祖拿来的不假,可他是从哪弄拿来的?以她的了解,那男人是绝对不会把当年被封了的檀府里挖出来的东西,回送给她。

    “小姐都不知道,我哪知道?不过听搬东西过来的几个武官诉苦说,这两年带兵剿匪的金银之物,属于大人的那一份,大人没要,让底下的几个人分了,然后……”

    瑞珠想到搬东西来的那个人苦逼兮兮的脸色,觉得十分好笑:“他们说大人丰犁回来后,又挨个讨了回来……”

    檀婉清听罢,也目瞪口呆了会儿,谢承祖偶而也有些无赖,她倒是知道,兵痞兵痞,可……给了别人的东西再要回来,这……

    这脸实在太大了点,不能想象了。

    当初谢承祖下令剿匪养兵就定下了规距,毕竟与匪也要以命相拼,谁人也不是无私的,大家都有家要养,没家的也要娶成家立业,冒着命的风险剿了匪窝,最后剿的金银珠宝全充了军库,这谁也不干啊。

    于是就定下每次剿匪,最后活下来的所有人按功劳分所有钱财十分之一,另留相应的银钱作为抚恤,交给死去的兵士家人,剩余全部充入军库。

    若是遇到个收获丰厚的匪窝,十分之一是十分可观的,只不过再多的东西也耐不住更多的人分,百来号一分推,到手的就很少了,就算如此,也仍然比军晌更诱人。

    这两年,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跟着谢承祖的几个雷打不动每两次就有一次去剿匪的小将领,着实靠剿匪存够了老婆本,纷纷娶妻生子。

    而大人,次次带头剿杀,分的也是大头,可那时候的谢守备,并无成家立业的打算,甚至不曾想过娶妻生子,既无这样的想法,对红白之物的欲念也十分的冷淡,拿到了也是充了军库,毕竟那时军晌发放困难,虽然如水滴海,解不了急,但能补一些是一些。

    几个小将领暗暗可惜,匪窝里全是好东西,那群王八蛋专挑好东西抢,有时候剿完分银钱时,钱不够分,就拿些玉石珠宝顶替,那可都是好东西,结果大人那份全充了军库,实在让人肉疼,个个哀怨的小眼神,终于让守备大人良心发现,财务状况改善了些后,就手一挥,他的那分让他们自行分了。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他家大人会豁出脸,登门将分给他们的东西开口要了回来,理由是聘礼……

    众人还能说什么?虽然最后要回来的部分,不足实际给出的三分之一,但从抬东西进来的几个人表情看,肉痛的眼神都快滴出水了。

    这世上最惨无人道的事,莫过于把吃进去的东西再吐出来,还得安慰自己,不算亏,至少吃了一回。

    “小姐,大人为了你,也算豁出去了,你看……”

    “我看啊,你就不是个忠心的。”

    瑞珠蓦然听到这句,筷子都掉了,一脸的受伤震惊道:“小,小姐,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都是为了……”

    “这些东西我也不拿走,还不都是他的?他要真是个坏的?你啊,这么好收买,说不得被人卖了,还帮着卖你的人数钱呢。”

    “小姐,我没有……我只是觉得……”瑞珠委屈的都快哭了,瞧这点胆子。

    好在正月刚才被支使出去收拾厨房,否则让她见着,可要丢了檀府一等丫鬟的脸了,还没说什么呢就哭了。

    “好了,此事记得休要再提,我心里有数。”檀婉清语气柔和起来,装作没看到她那张哭脸,指着那道炖了一夜的玉参焖鸭道:“好饿,快夹一片参鸭让我尝尝你的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