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七十二章
    人的肌肤是这样的温暖炙热熨帖吗?体味也可以那样的煦阳醇厚吗。

    能够熏的人心如喝醉了一样……

    她将冰凉的脸颊贴在这具宽阔厚重又火热的胸膛上,耳边听着胸腔里缓慢又有力“咚咚”的跳动声,一下一下,稳固而坚定,她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一瞬间,外面那种狂暴的寒风已成了背景,即便下一刻掀起了屋顶,好像只要这个人在身边,就再也不必担心,那是一种由心而发出的,陌生又坚定的安全感,仿佛他就是一棵将她牢牢包裹的树,她只要紧紧攀附就好。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弄不清楚,自己是因境而生?还是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

    而被她当做“树”的谢承祖,又何尝不是如此,一向表面温婉可骨子里却淡淡的人,竟然不必勉强就主动的将首埋在自己胸膛,主动窝进自己颈窝中,吐气如兰的气息贴着他的体热,心跳竟然是急切而杂乱无章的,他的嘴角在黑暗里微微翘了起来。

    口中却是轻哼了一声,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不甘的道:“仇人可不管你冷热,不会给你抱着取暖。”

    “若我将檀璟妍的仇放在你身上,每日将你驱到外城,与那些难民一起同吃同住,粗食陋室,扛石砍柴。”他握着放在腰间的手,“你说,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指头,可受得了?”

    若他对她只是单纯复仇雪恨,断然不会这样费尽心思的接近她,便是床第间也忍了又忍,处处温柔,生怕弄伤了她,这哪里是当她作仇人?她为何不明白?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明显?

    檀婉清沉沉欲睡间,听着他的话,一阵暖流溢过心田,甜蜜中又带着丝无奈,到底是谁逼迫她暗示着她当年犯下的错,如今却倒打一耙,可现在的她只想从他身上汲取如炭一样的温热暖意,没有心力与他争辩,只是将头又往他怀里窝了窝,愈加柔软的身体更加帖服于他。

    他的声音随着她的动作而止,低下头他心疼地轻啄她柔顺的额头,手慢慢给她揉着刚才痛呼的腰际,动作极是轻柔小心。

    两人的腰带已甩在了一边,衣衫和内衬凌乱的都掀了开来。

    因多年习武操,练,男人的身材修长健壮,脊背挺直身姿极佳,无论肌肉还是皮骨皆充满了力量,也因为力量,所以缺失柔软,可正因如此,才会充满着安全感,如一堵坚硬能够护人周全的墙。

    为她挡去了外面一切寒风暴沙。

    ……

    早上檀婉清醒来的时候,神情惺忪懵懂,在黑暗简陋的地屋中,一身比雪还白的肌肤,掩在同样白的狐裘中,只余露出肩膀少许,与晶莹白嫩的小脚在外,却丝毫也不觉得冷,因为贴着她的仿若一个肯炉。她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正仰着脸承受着对方细细密密的亲吻,脸颊、耳朵、鼻子、耳后的一侧颈项,反反复复,一直流连不去。

    以往的她对这样的频腻举动,总有些躲避厌烦,今日重温,却觉一股陌生的感觉让她胸口涨满,心头异样,一时情难自禁之下,竟是翻了个身压住他,主动低头覆上那看着冷硬,却出奇柔软的双唇。

    在二人之间,若她肯不敷衍,哪怕只稍稍热情上一分,也必是无往而不利……

    实践为满,理论缺乏的谢大人,何曾见识过这般风情与手段,在僵了片刻,就再也无法保持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快速沦陷

    。

    在翻过身去,肩胛骨上深深的凹出一道深沟,滑动的蝴蝶骨是从未有过的激动与火热……

    ……

    昨日还“相敬如冰”,今日一早,他们家大人又围着转起来,跑前跑后,抱上抱下,檀婉清昨日撞到的腰处,虽然没碰到骨头,可到底有些伤着了,难免侧卧不适。

    大人难够更小心的护着腰处。

    众人眼尾的余光是雪亮的,那伤腰,难免想歪了,看向自家大人的眼神皆意味深长起来。

    杜和还拍着谢守备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道:“大人虽勇猛,可女人到底柔弱了些,不可拿出战场冲锋杀敌的劲头来对付,咳,这冲得太猛了,伤着身子可就不好了……”尤其那位还那么娇滴滴的,光想想也知道那情景也得是一朵嬌花指碾成泥,怎么一个可怜了得,难怪走路都走不得了。

    谁说男人没有想象力,只需一个动作,他们的想象力就能超的了星辰跨的了大海,只是没人敢说出来罢了。

    谢承祖是谁,只消一眼,就知他们脑子里想得什么龌蹉,脸“刷”的又开始锅底黑起来,可这锅,他不背也得背,管的是真撞到了,还是……总之,越解释这群小子越来劲儿,他也不屑将自己女人的事讲与外人听,一脚将赶马车的小兵蛋子踹下去,自己拿了马鞭,亲自坐在马车上。

    紧赶慢赶,终于在第二日在入夜前,回了卫安城。

    一回城,檀婉清就着着实实的病了一场,受了四五日的寒气,冬日的路也不好走,颠簸的手都疼了,还染了咳嗽,加之檀家的事,又忧又急,全都赶在了一块,而檀珠这次没有像上次一样吓个半死,因为有人请了大夫拿了药,全都打点好了,就跟有了主心骨似的,除了熬点药外,她没操多少心。

    而且病去的也快,不过倒了一回药渣,就好的差不多了,快的瑞珠都有些嘀咕,难道益州出的药材比京城的还好?

    倒不是她不见小姐的好,只因小姐的身子骨比常人要差得多,平日也算保养的好,可若病上一遭,小了十天半个月都不行,逃到卫安时,发了烧,连吃了五天的药才勉强下地,等好利索了,连冬霜都降了,可见这病缠上身有多难好。

    可这次,也不怪她纳闷,雷声大雨点小不说,这病好了之后,非但没有腊黄之色,反而更加面凝鹅脂,两颊融融。一句话便是,更加神态娇艳了。

    就是倚在塌前慢慢翻看画本上的着色,面色也是娇艳无伦,那绝对不是胭脂红粉染成,而是自然而然脸颊边晕出的神采,自丰犁回来,小姐整个人的状态都好多了,瑞珠暗自猜着,十有*与谢大人是有什么关系的。

    趁着小姐心情好,瑞珠也不提之前被小姐抛下的委屈,而是坐近了些,低声道:“小姐。”

    “嗯。”

    “你不在的时候,隔壁住的那户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檀婉清终于从精致的画本中抬头看了瑞珠一眼。

    “那户大房带了一群下人来,把那个外室小娘子打的半死不活,若不是粮贩及时赶过来,脸都差点毁了,幸好小姐不在,那场面真吓人,就跟泼妇骂街打架似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瑞珠说完看小姐的脸色,那眉眼是一点都没动,一看就知没往心里去,她有些急了。

    “旁边住的是个见不得人的外室,平白的跟着矮了一截,要我说啊,咱一开始就不应该在这里租房子……”

    檀婉清左耳听,右耳过的翻过一页,随口道:“那你想住哪儿?”

    瑞珠立即来了精神:“还有哪啊?当然是守备府啊

    !小姐嫁给谢大人后,自然要进守备府。”

    她忙凑进了道:“大人他昨日又让人往屋里送东西了,现在西房都快塞不下了,连招花盆都抬来了。”下一句话她没说,那些东西,看着分明就是聘礼嘛,瞧瞧,连生贵子寓意的东西都送来了,这暗示有多明显,那就等小姐的一句话嘛,连她这个丫鬟都看的门清,小姐她怎以能无动于衷呢。

    “瑞珠,水壶没水了。”

    瑞珠顿时一撅嘴:“小姐休想支开我,我是为了小姐着想的,谢大人虽然品级低,好歹卫安城里能护着小姐,嫁了以后,小姐就算在这里横着走都使得,而且你和谢大人都……”

    以前这话她可不敢随便说,可现在她与小姐逃了出来,相依为命这么久,胆子也变得越来越大,小姐待她也越加宽容,大概她们彼此都只有彼此了吧,而从心里她也是越来越想小姐好的。

    其它担心的话她还没敢说出口呢,谢大人现在心里装着小姐,每日都要过来,衣食起居的,什么都要问的仔细,以前她还觉得这人是不是打蛮子打得多了,人都个蛮子一样,小姐嫁给这样冷冰冰的人,以后能有什么好日子,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一样的想法,能避则避,能躲则躲。

    可现在,这么久了,人的好赖也看在眼里了,连瑞珠都觉得原来的自己是错了的,这个人表面看着太严肃,可实际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还没娶回去,就已经操心宅子里所有衣食住行,今天三餐吃了什么,看了哪些画本,去了何地,是否安全,无论多忙,都要细细的问过,就连三餐备的菜肉,都会提前让人送来,极口雪燕又送来两匣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弄来,卫安弄这东西可不容易。

    现在弄的宅子里什么都不缺,她就是想花银子,都没地儿花去。

    不仅喜欢小姐,还顾家,她都能想象如果小姐嫁过去了,什么心都不必操,一切都打理的好好的。听说到现在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她都想说,小姐的运气太好了,这样的人,除了品级低些,才学上差了些,略粗鲁了些,其它地方,已是极为难得了。

    而且,谢大人年轻有为,不知是卫安多少女子理想夫婿,小姐如果再拿乔拖下去,到时被人捷足先登了可如何是好,她家小姐是绝对不肯做人小妾的。

    檀婉清被瑞珠的话说的一阵头疼,忍不住冲她摆手,看着瑞珠气呼呼起身掀帘出去了,心道:这丫头是越来越没个丫头样了,当初还是个小不点领进府时,看到她还哆哆嗦嗦的,胆子只有芝麻大小,现在都敢冲她大小眼,摔帘子了。

    可是她说这话背后的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

    就连一向坚定的她都开始动摇起来,算着日子,不知徐锦是否已到了京城,来年五月前钰棋能否赶来卫安。

    这样一起,心头就越发起慌来。

    那种忐忑不安让她一面想着逃开束缚,离开此地,才是对自己对他人最好的结果,可一面她却违背初心,越来越依赖于他,并且,越来越享受着那份可靠的,嘘寒问暖的,无微不至的照顾。

    可是对自己而言,这一切注定短暂。

    就算他愿意一生无子,她也未必能多陪他十年。

    即知早衰,何必误人误己。

    她发呆的望着手中的画本,却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