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七十一章
    &lt;=""&gt;    说完,便后悔了。

    待人一出去,她便以拳头敲了下自己的额头,然后爬到塌上,掀开厚帘向外看。

    马车已经的车轮再次滚动起来,她看到杜和接过了什么,放入衣襟,然后调转马头,离了队,向相反的方向行去。

    檀婉清趴在车窗口,随着车马转过拐角,一点点遮挡了视线,彻底看不见之前,她见到杜和下了马,进入檀家那户庄院。

    她才将布帘放下,暗暗松了口气,一放松下来就忍不住咳了两声,她如今也是寄人篱下自顾不暇,日后……日后恐怕也要山高水远,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至于刚才那个怒气冲冲摔门而出的人,她是笃定他不会将她丢下马车,才会那么说的,原本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她心里是感激的,设身处地,若让她给仇人解围,也需要一份不小的心胸才行。

    当得是百姓口中那句守备大人。

    一行人冒着寒风,早早出发,除去歇息啃干粮外,其余的时间都在赶路&lt;="r"&gt;。

    丰犁至卫安足有百余里,其中大部分区域荒芜人烟,连只鸟都不停留。若能遇着一个半个有人的庄子,也算运气好。

    显然,他们的运气并不好,但也不算太差。

    趁着西沉却还未落山的夕阳,谢承祖自一山坡向下眺望,竟发现一条干涸的河流,河流旁是些残屋断墙,几棵枯死的老树。

    在正值隆冬苦寒,冰寒裂肤时,在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能有堵墙避寒都极不错,何况还有现在木材,取暖问题也解决了。

    一行车马早就走的疲惫又困顿,日落前见到一处能够休息之地,都打起了精神,纷纷策马前行,身后很快卷起了一大片黄色的尘土。

    离的近了,看到眼前的小村落,众人纷纷下马。

    这地方这么荒凉,实在不适合居住,要么迁徙到别处,要么就被遇见的土匪屠了村,在乱世,这样的单独的小村落是无法生存的。

    谢承祖挑出来的精兵,皆不是普通的兵,那是上过战场,死人堆里活着爬出来的,行军夜宿这等事经验丰富的很,不用谢大人开口,一干人等,到几乎干涸的河旁,寻着碎冰,敲冰的敲冰,劈木的劈木,还在房子后面寻着好几户土屋。

    像这样离近荒漠,黄沙较多的地带,冬天的时候,挖坑建土屋不仅省力省时,也比漏风的茅草屋舒服多了。

    几个兵士有些兴奋,有这个,晚上能好好睡上一觉,这东西可比在四面露风断墙,围着火堆干靠着强多了。

    得了大人的命,几人将损坏轻的屋顶简单休整了下,里面也收拾了下。

    拾些荒草野草,将地面简单给铺了。

    收拾完,天色已完全黑了起来,一处断墙根下,升起了火堆,河里寻的些冰块烧温了喂马,车内已备好饮用的水,不过路途还远些,能省则省,有了火,这硬绑绑的干粮也不是那么难吃。

    大人也与一行人围在火堆旁,脸色跟早上一样臭,一眼也未扫马车,手里却还在煮着粥,往里撒着干肉。

    杜和这边眼瞅着,心知肚明的,他是过来人了,哪能看不明白,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可大人一边冷着马车里的那位,一边心里记挂着呢,这粥一煮好,他不自己去送,巴巴把他叫过来。

    杜和只得领命跑这趟腿了。

    他可不能跟大人一样,掀帘子就进,而是站在车边询问道:“檀姑娘,出来喝点粥暖暖胃吧。”

    马车里应了一声,不一会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并夹杂着两声咳嗽的声音。

    黑暗的车厢本就黑暗静寂,一掀开厚帘,发现荒野黑暗里更可怖,寒风肆虐影影绰绰,唯一温暖的光线就是不远的火堆,两处火堆,火光笼照着十几人,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正冷着脸,以手中柴木拨弄火舌的人,从始自终都未看向她。

    檀婉清下了马车,被瑟瑟寒风吹的呛咳了下,她抬头看了看杜和,脚步这才朝着火堆方向走了两步,杜和在旁边见着,急忙拦了下来,引了另一个方向道:“檀姑娘,歇着的地方在后边,往这边走……”

    檀婉清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土屋,边境之地条件困苦,天寒时冻尸遍地,这种能临时躲风避寒,简单易行的坑屋,到处都有,原就是从蛮子那边传来,倒是救了许多人命&lt;="l"&gt;。

    土坑里设有火槽,火已经烧了一会儿,燃火的木料不知是从哪拆下来的椽木,又粗又沉,填置几块可着上一夜,对寒夜赶路的人来说,是不错的休息之地。

    可对于檀婉清,无论外面还是里面,都是一片黑洞洞的一片,阴森森的静,犹如坟冢。杜和去取粥,只余了檀婉清一个人,借着火槽的光亮,她壮着胆子看向四周。

    墙面黑乎乎不知是烟熏还是火燎了多少年,地面上临时铺的一屋枯草,火槽附近墙角,还能看到几只未清理干净的僵虫,她艰难的移了下脚,然后抬头,上面的梁子不高,能清楚的看到离的最近的那一根,上面厚厚的灰尘,及一抹暗红色不知是漆还是血的痕迹。

    饶是她壮着胆子,也不禁惊的后退了一步,脚一下子踩到了几根劈好的圆木上,实实的跌了一跤,腰窝嗑在了槽角,疼的当场就迸出了泪。

    等到端着热粥的杜和过来时,檀婉清从地上爬起来面上有几丝狼狈,杜和没有下来,人又隐在黑影里自然没有看到,只见到接碗的手背有些红痕,倒是问了一句,檀婉清哪里肯跟不熟悉的人说自己刚才吓的狠了,摔了一跤的事儿,只含糊道了句无事,将粥碗接了。

    檀婉清疼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还好没有撞到骨头上,不敢再往黑影里走,只能缩在火槽边有亮光的地方,然后看着手里的肉粥,筷子上还横着两块热气熏软了的蜜糕。

    檀婉清擦了擦眼角,她惯不会委屈了自己,本来就难寻热食,怎么样也要先填了肚子再说。

    蜜糕很甜,粥很香,可在这样眼前火星迸溅,四处影影绰绰的“地下室”,再好吃的东西,也没了心情,如嚼蜡般咽了下去。

    杜和取了马车的皮子送了过来,顺便取走了碗,檀婉清抬头,眼晴左看右看,直望着杜和身后,可是空无人影,想的人并没有来。

    说不上心下是怎样的空落落,慢腾腾的将皮子铺在火槽旁,狐裘盖在腿上,坐在那里揉着腰,不知是等什么,等了好久,直到再也没有脚步声传来,才慢慢躺上。

    外面荒野一阵阵“呜呜”仿佛女人哭泣地寒风,越来越大,四处卷集着黄沙,抽打着离得很近,仿佛就在头顶上的那层单薄的屋盖,不知多久,一块遮挡的木头被风吹的松了,“哗啦”的掉了下去,滚出了老远。

    檀婉清的心口跳的飞快,睁开眼晴担忧的望着上面,怕下一刻,那几块烂掉的房顶就要被掀翻了去。

    因为寒风不停的灌入,火槽的热度也降了下来,檀婉清虽然起来扔了两块木头,可身上仍然冷的很,只能一动不动的缩在狐裘里,保存着热量。

    不知过去多久,入口有响动,接着有人自梯阶下来,黑暗中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只见到他猫着腰走过来,似打量了下她,接着轻手脚的顺着另一边留出的位置,躺在她的身侧。

    原本全身紧张,心跳如擂的檀婉清,再也忍不住的转过身来,偎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他的腰。

    “还道你胆子多大,这样就被吓到了?”黑暗中男子不善的声音传来,可人却是侧过身方便怀里的人抱着,甚至自解了腰带,扒了衣衫,方便人偎进怀里取暖。&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