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七十章
    幔帐之内昏昏沉沉之际,只觉鼻息间全是酒气,熏得她是连连皱眉,躲着那股气息,可四肢发冷,沉如千金,好在帐幔之中不知何时暖了起来,背与腹间也一直有一股炙热环绕,缓解了那股凉意,温暖着有些寒凉的手脚。

    待第二日起身,头竟隐隐的有些疼,喉头又干又涩,心知是有些着凉了,不过症状轻微,还可以挺一挺,也容不得她不挺着。

    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天方见晓,吃了热粥与点心,便被人霸道的裹了狐裘抱上了马车,与后面两辆来时载满粮草,走时空颗粒未装的载运车,悠悠的起程,与来时的快马加鞭,死守粮车不同,车的速度反而慢了,听边是随意而行的马蹄声,也散漫起来。

    檀婉清卧在塞了烫热的手炉脚炉的皮褥里,柔软不知是貂毛还是狐毛的软皮,贴着她的脸颊,她窝在里面显得脸更小,就跟只大貂身下露出只小貂脸儿一样,也更显雪白无血色了些。

    相比来时的马车,现在明显多了几样多东西,将空余的地方塞的满当当。

    塌旁的矮柜上,多了一只四方木质八角食盒,外面套着厚厚的皮毛,将手伸进去,贴着盒子摸上一摸,还有些温热,必是早早让人准备的一些点心吃食。

    柜旁放着三只密封好的木桶,就算不打开,只闻着车厢里浓郁的蜜香味儿,檀婉清也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看着大肚桶的个头,只怕整个蜂巢连蜂蜜,都装不足桶的三分之一,三只若是满满的蜜,液,绝不是三五户蜜农家里能搜刮出来的。

    她忍不住低咳了两声,本想忍一忍,不喝水的,但是喉头实在不舒服,只得伸手去拿矮柜上的水壶,里面刚灌了兑了蜂蜜蜂的水,正温着,可用来润喉,才翻过杯子喝了一口。

    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断断续续哭声。

    对于熟悉至极的人,即便对方换了装扮,换了身份,可通常一个背影,一个声音,哪怕是相隔了十年二十年,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都能够认得出来。

    她知道,谢承祖说到做到,总算走的再匆忙,必是要让她见上一见的。

    马车越来越慢,可外面哭声与吵闹声也越来越清晰,待到停下来的时候,檀婉清已经坐起身,掀开了厚帘。

    扑面而来的除了一道凌冽的寒风,就是一股说不出,不知是牛马还是粪池散出的难闻气味儿,入目的这一片,相比于昨日民居府邸,更显得简陋。

    卫安的难民区,虽并不比这里好多少,但是环境问题,大致还算做的不错,加之周边有大批的军兵严守整顿,至少人人精神面貌好上不少,也还算干净

    。

    可这里却难以入目的多,除了一排排住人的土屋坯房,建得十分低矮简陋,到处也都是垃圾和牲畜粪便,大概是听到了声响,有不少人探头或走出来,男女老少瘦的皮包骨头,个个或神情木然,或者愁容满面,目光皆没有神彩,有几个小孩子跑出来,连件像样的棉袄也未穿,只着单衣单裤,抖着腿,甚至露出脚趾。

    环境之恶劣,百性之穷苦,可见一斑。

    檀婉清无心再打量四周,目光只寻着初时听到的那个声音,她跑到不近不远的一处屋口,虽然侧着身,那仍看得出是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的十六七岁的少女,虽然素面朝天,可是五官颇为秀丽出众。

    此刻她面色苍白,满脸是泪,目光透着丝狠意与绝望,她歇斯底里的对着后面追出来的一男一女道:“我受够了!我要离开这里,你们想要我嫁给那个老头子换银子,休想!我不愿意!我死也不嫁!!”

    后面的妇人先追了上来,头上只以一块洗得发白的蓝布包裹头发,她苦苦的伸手拉住秀丽少女,脸上同样满是泪水,一直在低声央求着什么。

    “算了,不必勉强她,这是瑜儿的命……”后面跟来的人,檀婉清就算再有心理准备,也难以想象,那个消瘦面颊,满头杂白乱发,形如老翁的人会是那个她叫了二十年,风流倜傥的父亲。

    丈夫认命,可妇人又如何肯认,一边是要死要活的女儿,一边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瑜儿,两个都是她的命根子,可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的瑜儿丢了姓命,那可是她唯一的希望啊,她紧紧抱住女儿,一边流着泪一边哀求着道:“妍儿,娘求你了,娘求求你了,瑜儿是你亲弟弟啊,再这么拖下去他就真的没命了,你就当娘对不住你,你救救他,娘求你,娘给你跪下……”

    秀丽的少女眼泪流的更加凶,一把甩开董氏的手,绝望的边退边道:“我不救又如何?你们何曾把我放在眼里?姐姐被抢做官,妓,现在又要卖了我,与其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鳏夫,还不如去死。”说完少女便转身一头向一侧墙撞去。

    离得近的几个妇人,眼明手快的立即拦住,秀丽少女拼命的挣扎,最后被几妇人连拖带抬的送了回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脸色并无多少同情,显然,这等卖儿卖女的事儿看的太多,早已麻木。

    随即,院子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大哭的声音。

    檀婉清握着厚帘的手,被寒风吹的指节泛白,如同她的脸色。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檀府的二姑娘,檀璟妍。

    檀婉清同父异母最小的妹妹。

    大概见到了故人,许久不太回想的前尘往事,一下子涌了出来,一时难控。

    檀婉清的亲生母亲病逝两年,檀承济才低娶董氏进了檀府,董氏虽是家中嫡女,但家族败落,未嫁人时的日子过的还不如一般的富家子弟,难免眼界小了点,私下往嫁家划拉了点,也贪财了些。

    可另一方面,她没有接触过多深宅大院里的阴私,手段也就不是那么老练也没有那么阴狠。尤其在私动了檀婉清母亲嫁妆一事,檀父冲她发了怒后,她也及时的收了手,从此对她这个嫡女也算客气,就算自己生的两个女儿不如前一个生的得宠,暗地里牢骚满腹,可明面上,并没有让子女与檀婉清离了心。

    当然,这其中也有檀婉清本身脾性圆滑的关系。

    檀婉清不是原身,没有原身的自小失母的情感缺失。

    对父亲也没有依恋,也就没有所谓的自私独占的情感

    。

    在她眼里,她与董氏没有什么血海深仇,能和睦相处最好不过。

    也因为她一直理智的看待董氏,不曾言行间敌视过,女人在这方面是极为敏感准确,董氏从没有从她那里接受过这份情绪,原对她有的一点敌意自然也降至了最低。

    连带她生的两女一子,与她的关系也还不错。

    数来也有十几年了,人是有感情的,虽然檀婉清不是真的檀婉清,可二十年里的她,是真实的她,见到旧人,一样触景生情。

    她慢慢松开握着帘布的手,只坐了片刻,便起身,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在她出马车之前,男子便掀了车帘,将她堵在了门口。

    男子跨进车厢,牵过檀婉清冻的冰凉的手,脸上的表情算不上好,转过身就将她重新扯到皮毛塌上坐下。

    “就这么迫不急待的相认?你可知道,一旦相认,你可就再也回不去了?”他紧紧盯着她。

    檀婉清自然比他更清楚这一点。

    虽然见到故人,可她的理智还在,否则从一开始见到檀承济时,就已经掀帘走出了。

    她的脸上雪白一片,唇上的颜色也淡了两分,说不清是身体不适,还是被寒风冻着,她回道:“我是想寻大人帮忙。”然后目光看着他,提醒道:“当初大人得到了大笔的粮运,解了近急,饮水思源,适当的时机,当要回报一二才是。”他当初充入军库的大笔银晌粮草从何而来,两人心知肚明。

    不知道谢承祖在外面是否也被冻着了,此刻脸色更是臭的很,他冷哼一声道:“尔俸尔禄民脂民膏,我不过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与檀府何干?”

    随即也看向旁边的人,板着脸,冷着声道:“我未对檀璟妍落井下石,已是君子所为。”

    对于致于母亲早亡的人,他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虽然当初他以她曾犯下的“错”,数次利用她心里对母亲产生内疚相要挟,但他清楚,是眼前的人免于母亲与弟弟血溅街头,而他的“利用”只不过是他寻个理由,想她留在自己身边而已。

    可对于,真正“害”了谢母的人,他下手绝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他才说:未落井下石,已是君子所为。

    他是在告诉檀婉清,檀璟妍现在遭遇的一切,就是她应有的惩罚。

    可是檀家不是只有檀璟妍一个人,檀婉清的心终究还是偏向檀这个字,因为她姓檀,不是无关紧要的路人,也不是面对难以帮助的状况,只是一些银子,只是举手之劳。

    若是平常,她也许会想其它办法,不会试图激怒于他,这于已不利。可是今日,不知为何总失了那份平静,也许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人,心境动摇起来,又或许她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哀伤痛苦,更多是存着一种物伤其类,兔死狐悲的情绪。

    谁又知道今日的檀璟妍,不是明日的自己。

    这份感同身受,让她有些失控,失控的时候也许不会大喊大叫,情绪看着也还算稳定,可是内里的理智已经消失,冲口而出的话,没有经过筛选,潜意识里选择的是感觉里能够最快最直接最有效能伤到对方的言语。

    她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当年檀璟妍的错,你不是一同从我身上找回了吗?”

    一句话定义,他对她做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只是报当年的仇而已。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松开手,站了起来,看着她的目光冰冷而愤怒,她心虚的移开视线,直到他头也不回的摔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