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八章
    一行车马终于在日落之前,到达了丰犁城。

    入亘城后,借着黄昏的光线环顾城内,稀稀落落的几排破烂茅房,寥寥数家有人进出,办事的总管公署也在其中。

    卫安一行人并不是第一次来丰犁,熟门熟路的很,骑马快穿过居所,直奔公署府邸,还未到达,立即有人出来接应。

    “哈哈,有劳守备大人鞍马劳顿,亲自前来,一路辛苦了啊!”镇守丰犁的副都军霍文飞,腰挂长剑,脚踩长靴,大马金刀的跨步迎了上来,伸手向马上的谢承祖拱了拱,神色还带着了点调侃。

    两人未升职前,也曾是一壶酒分着喝,一块肉打的头破血流的主儿,上山下海,战场杀敌,关系本就不错,后来各奔前程,同在边界之地,信件来回极是密切。

    丰犁田荒地瘦,粮草严重不足,卫安乃粮运之地,与卫安的守备大人交好,或借或换多多少少能抠出来点粮草贴补,见这次又送过来两车,身后随之走出来的丰犁官员,满脸带笑。

    其中一个站出来笑道:“我们都军早就为大人布下酒宴,只等大人前来,为大人接风洗尘了。”

    “大人运气好,这次不仅有酒肉小曲儿召待,还有那温香软玉……”

    接口的官员说到一半儿,便见眼前这个谢守备,转身将一人自马车上抱了下来,见到柔顺的被抱下马车,倚谢守备身旁的美人后,他瞪大了眼晴,温香软玉后面的话儿,不由的噎了回去。

    谢承祖将人抱下来,便向后面几人挥手,正守在粮车左右的军士,也纷纷跃下马,将粮运进丰犁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剩下的可不归他们管,丰犁这边自会接手。

    谢承祖这才回身向几人客气拱拱手,“不必破费,找个暖和的房间,备点热水吃食即可。”随即看向张目结舌的霍文飞,眯了眯眼,分上不客气的道:“你答应的东西,我要尽快看到

    。”

    如果不是这东西诱惑极大,他绝对不会答应交换三重载车二十八石米麦。

    这些粮草在寒冷的冬季,足够三百兵士两个月的嚼用,当初若没有斩钉截铁的将大量金银换了粮草,又自京师运送过来,就算现在火绳枪摆在他面前,也只能忍痛舍弃。

    要暖和的房间?备热水吃食?别人不知道,一块在营地里挨饿受冻的霍文飞能不知道吗,这家伙大冬就跟过夏天似的,现在竟然主动开口要求了,要说不为了别的什么人,他都不信。

    房间当然早就准备好了,命人带人过去的时候,他望着拉着女子的手,走的慢多了的一行人背影,向旁边的官员自言自语道:“你说,我没看错吧,他真的带了女人啦?他终于舍得修了十几年的童子功,告别了纯洁的童子鸡了?”想当年营地里有人中了邪,讨了他的童子尿,一泼就好,现在这功能……是没有啦?

    旁边瘦杆似的小官苦笑了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点事儿他们都军不知当面嘲笑多少通,亏得谢大人沉得住气,除了没什么好脸色,也没有都军脸上凑个三五拳的,估计这次带了人来,也是让都军瞪大眼晴看清楚吧。

    丰犁的地方虽苦,可官员日子舒坦,该享受一样享受,在这个你随便折腾,弄死十个八人也没人管,因为死的那都是罪人,官匪一多,这油水也是挺大的。

    毕竟东西虽少,但供一城人,和供十几个人,那可是不同,说起来,比卫安这个勤勤恳恳的守备军舒坦多了。

    宅邸破旧?外面是给人看的,里面修整的丝毫不差。

    路过庭道院落,谢承祖看了眼身边跟着的人,伸手将冰凉的小手纳入手中。

    穿着狐裘,显得脸更小的檀婉清,被寒气扫的有些白的脸,顿时涌上一层胭脂红,她还没有忘记进城前在无人的荒野,这个人,这只手趁人之危的干了些什么。

    就算她再“见”多实广,也没有这么离谱过,连狐裘都蹭脏了。

    想到他那手虽擦过,却还是沾着……当即狠狠的甩开他的手,抬头羞愤恼恨的瞪了他一眼,最好适可而止。

    谁知这一眼不但没有让他收敛,反而嘴角弯了起来。

    这时迎面而来两人,见到的便是着雪白狐裘的女子,仰起头,本来遮了半张面的狐帽,随着动作缩了上去,露出一张精致的玉粉鹅蛋小脸,一双眉清长如柳,温婉的很,可偏偏,眉下的一双眼,此刻正瞪着人,黑溜溜亮的吓人,说不出是恨,是恼,还是娇憨,抿了又抿欲语还休的唇瓣,如五月樱桃,透着自然的鲜嫩,不是死板的胭脂可比,只因是本来颜色。

    在这样单调的漫天雪色中,如一枝突然怒放的蔷薇,颜色生动鲜活如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惊艳。

    大概是察觉到多余的视线,旁边嘴边含笑的男子,突然伸手将她额上的狐帽向下拽了拽,再抬起头时,刚才笑容就像是错觉一样消失不见了。

    直到人走了过去,二人中的一个略肥胖的四十余岁中年男子,忍不住询问道:“那是卫安的谢承祖?旁边的那个女人是他夫人?”

    “卫安的守备成了亲,都军岂能不知?带的应是内宅的妾室吧。”

    “妾室?”那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抖着下巴的肥肉,想到什么,细小的眼晴突的亮了起来。

    一行人很快被安排住下,地方不像是平常召待客人的样子,独门独院的,也有女眷的房间,像是临时被倒了出来,还有未打了一半的络子,一走进去,就是一阵热浪扑面。

    檀婉清也算富贵窝里走一遭,只眼尾一扫,就知这房子另有乾坤,构造类似她和瑞珠住的那间屋子的夹墙,否则这么大地方,单是几盆炭火是不够的

    。

    但若只一处夹墙不会连脚下都是温温的,恐怕地下另挖有火道,比如地热,她自是见识过古人巧艺的,廊檐底下也肯定有添火的炭口,才能保持热气不散。

    想来也是,能发配到这里的流人,又有几个酒囊饭袋?文人才子能工巧匠定然不缺的。

    入室后,谢大人体贴的亲自将她头上的狐帽掀下来,解了狐裘放到一边,然后将人带到铺的厚软的床铺上,之前那一番手指的碾磨,不知是否有得手的满足,一路下来,他的脾气出奇的好,任是檀婉清不发一言,眼尾含霜,亦或拿着登徒子,浪荡子的目光看他,皆是一脸愉悦之色。

    有人的时候神情作态还如常,但两人一旦独处,便彻底的不加遮掩,脚步之急,檀婉清被带的有些趔趄,一下子伏跌在柔软的床榻间。

    急忙回头看向单膝压住她裙摆,双手支于她两侧的人,那双眼底的谷欠望直接了当的都快滴下来,浑身上下炙热气息,就像滔焰一样无形的笼罩着她,那么强烈的需求仿佛要化为雨,化成雾,化作实质困住她,逼得她与自己共鸣,檀婉清可不知什么武力内力,内敛外放,只觉得整个人被熏的头晕目眩,如果身上有一处裂缝,她宁愿钻进去。

    谢承祖已忍了两日了,之前的那一番不仅解不了馋,还要更多的自制力来压制,此刻虽然现在没有碰到他,声音却沾了低哑,幽深如潭的目光见那单薄的衣衫下的起伏,他整个人都贴近了,亲着她的脸颊与唇,嘴里越发粗糙露骨的道:“你说疼,那里疼?怎么会疼?难道我手上沾了寒风中的风沙?”他低喘的道:“且解了衣衫让我仔细清理一番……

    檀婉清难以招架,双方力量太过悬殊,在她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时候,脸上有些涨红,脑子里还有些懵看着化身为狼的某人。

    直到门外传来送水的声音,谢大人才勉强以目查看完毕,膝曲起身,气息还有些不稳的将一旁的绸被扯过来盖在她身上,掩好被角时道:“我且出去应酬一番,一会儿让人送些吃用,你好生歇着。”说完亲了亲那片如火烧云一样烫的脸颊,与瞪着他怒气冲冲的眼晴,低笑一声,起身离开。

    一会儿的工夫,便有丫鬟提着热水进了旁边的净房,檀婉清胸口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无地自容,着实起伏了一会儿,才匆匆在被子里整理了凌乱的衣衫起身。

    两个小丫鬟,进来时,先是被大步走出去的男子惊了一跳,出去时,又被守在门口及院子十多个身着皮甲的兵士的阵仗吓的直拍胸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看守什么犯人呢,府外的连只苍绳都休想飞进来。

    不过见到屋里的人后,才恍然大悟,两人相视一眼心里都想着,这必定是刚才出去的那位大人上心的人了,那位大人走出老远,还回头来让她们送些精致的糕点饭菜,虽然样子看着忒冷了些,可出手却大方,所以二人进屋后,惟恐伺候不周的跑前跑后。

    ……

    丰犁之地外在看着苦,也还有不错的地方,饰牲举兽,载歌且舞是小了点,可搭个台子,吹弹奏乐,唱个小曲儿不在话下。

    谢承祖手下五个千总与丰犁等官员坐于一堂,霍文飞坐座后,向左右看了看,然后对着此刻身旁大马金刀,一本正经拿起酒怀的谢承祖开玩笑的问道:“谢守备,你把人藏哪儿了?怎不见带出来?便是女子,同桌也不打紧吧?”

    谢承祖扫了对面几个官员身旁的两个小妾,拿着酒怀,面上带了丝不满的随口道:“女人就是麻烦,吹了点风身子骨就不舒服,一脸病病歪歪的,看着就扫兴,罢了。”说完举起怀与霍文飞等几人觥筹交错,几番推杯换盏之后,众人皆无了拘束之感。

    此时几个官,妓,身着薄纱,袅袅婷婷,走动时半个臂膀与长腿明晃晃的露出来,在寒意森森的冬夜,酒意上头之时,格外的露骨香丰色

    。

    桌上有美酒,盘中有肉,身旁有美人,再看丰犁那边的官员,个个偏肥略胖,面色油汪,很难想象,进城时,饿死被抬出去的两具尸体,再看这些拿武器换到的粮食,只有刺目二字,可这里不是卫安,不在其位,他也懒的管,随便搭个笑脸,倒也融洽。

    几杯下肚,酒酣耳热之际,身旁拥着官,妓,众人举止越发放浪形骸起来,丰犁人苦粮稀,可女人不缺,拖家带口流放于此,哪个不是朝中犯了事的?但凡上了品级的,娶的妻妾就没几个丑八怪,生的女儿自然也就继承了几分美貌,凡到了这里流人,前程往事一笔勾销,再没什么身份地位可言,家里稍有姿色的,拉了便直接充作官,妓,如今身边坐着的几个着实上等的项相貌。

    谢承祖在其中一个被动手动脚,勉强迎笑的官,妓脸上停了一下,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身旁几个千总借着酒涨红的脸色,其中两人已经搂着身旁女子的腰肢耳鬓厮磨起来,但知自家大人的性子,到底收敛了些,以前是觉得大人没开窍,开了窍就好了,可是现在荤也开了,人还是直板板的坐那儿,眼尾都不扫旁边的艳,妓。

    看着跟以前没什么区别,不过几个千字心里有数,大人倒也不是不行,这鼻若悬胆,功力深厚,想不行都不行,八成是嫌弃了,再想想府后院那位,口味儿一旦养刁了,确实看不上小碟小菜了。

    在场的众人也正是因为不近女色的谢守备,这次破例带了女人过来,理所当然心领神会的越发放松露骨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霍文飞,当年也是个猛将,正值壮年,自是好些女色,二十多岁的年纪,光宠妾就有六个,此刻正打着酒嗝,左拥右抱不矣乐乎,调笑声不绝于耳。

    谢承祖加之他确实饿了,他与几个千总一路上啃多了冷硬的干粮,闻着肉味儿着实腹若雷鸣,此时也是大口挟菜吃肉,这吃喝玩乐,席上已是一片靡靡之景。

    大概是两个官员带的小妾着实美貌,烛光下愣是将官,妓比了下,不知谁眼馋在席间提了句换妾,众人顿时提起了兴致。

    侍妾无什么地位,于他们而言,不过等同于物品,私产及玩物,朋友间高兴时,换妾,买妾甚至送妾,都稀疏平常。

    霍文飞的两个美艳的宠妾就是与人换的,如今腻了,换换也无妨,顿时拍案要换。

    让几人召来交换的小妾看看。

    女人惨,是真惨,地位低,是真低,今日还在买主的怀里,明日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般公然的交换,五个千总是边吃肉,边腹中暗道,丰犁这些个大小文官武官儿的小日子过的可真爽,自己一个老婆都管不住,他们一大堆的小妾,随便的换,有没有天理了,有的话,上哪说理去。

    几人不知是酸还是怨,眼晴都瞄着自家大人,指望着什么时候,大人也能跟人家学学。

    最后一对一模一样姐妹花吸引了众人目光,容貌虽是中上,可难得是一对儿,一模一样的脸蛋儿,着实稀有的很。

    霍文飞惊讶道:“今儿可稀奇,贾恩竟然肯将姐妹花拿来换?”他好生打量了一番,道:“你想跟谁换?”

    只见酒桌一个有肚楠的官员得意的站了起来,道:“这一对儿妹姐花,整个丰犁头一份,已被调,教知情识趣,就算偌大卫安城想必也不多见,谢大人若是看中,我愿意以二换一,吃些亏跟谢大人换上一换。”

    此话一落,本在吃肉的吃肉,喝酒的喝酒,偷偷桌下伸手抚摸的美人大腿的五个千总,全部停了下动作,目光瞬间的向那站着的小眼晴官员看去。

    而被他点了名的正悠悠喝酒的谢承祖,脸色当场就落了下来,目光冷的看向要跟他换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