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七章
    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

    丰犁虽不比崖州的了无人烟,清冷孤寂。可论起苦寒之地,仍排得上名头,每每提及,也要令闻者畏途,行者却步的。

    马车上,檀婉清掀开车厢厚后的棉布帘,据说丰犁,城方二里,垒成的垣,可如今瞧着,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除了石头便是石头。

    开荒耕种之地,居然在城外十数里,偶见几处茅舍破破烂烂,也无人居住,人迹之稀少,长行了数日,也未见着一个半个。

    与丰犁相比,卫安虽然也荒凉,可差别也有江南水乡与西北寒窟那么大了。

    打量着比想象中还要寒苦三分的地方,檀婉清面上有些苦涩,她没有哪怕一分的自信,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若非当初逃走,自己也早化作地上的一捧黄土了吧。

    流人到达流放地,从来不是苦难的结束,而是更大苦难的开始。

    正在她手握着棉帘,望着外面出神时,马车停了下来,接着是火石与柴燃烧的声音,此次出行,三车粮草,五队人马,为缩减路程,一行人操行近路,横穿冰河,马匹四肢全以油纸棉花皮革包裹,踏路无声也可防冻,今年冷冬,又临最寒的三九天,虽不至于吐口成冰,可露在外面呼吸的鼻息,不过一会儿就染白了嘴角的胡须甚至眉毛,非常的焦冷。

    檀婉清所坐的马车,是唯一的一辆未载运任何货物的车辆,比其它重载的马车小上一圈,外表看着普通,内里却是内有乾坤,马车内全部以厚厚的皮毛包裹,连车内安着可供休息的塌,也不露半点木质边角,塌上休息用的锦被枕头齐全,里面光是汤婆子便塞了足足五个,暖融融的着实让她少受了不少罪。这样冬日可隔绝寒意的“闺房”车,京城却也不少,可卫安来说,也算奢侈了些,也不知谢守备是从哪里弄了来

    。

    正卧在柔软的车塌上愣神时,厚重的门帘突的被掀了开来,灌进一阵冷风。

    谢承祖仍是一身黑衫,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碗,进了车厢。

    这样荒郊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能吃口热食不容易,喝口热水不容易,快马不过两个的脚程,若是不带着那这么个“金贵”的“女眷”,谢承祖与杜和一干人等,只需在马上啃啃冷硬的干粮,灌口热酒也就过去了,哪需这么麻烦,还要停车生火,这树少的蛮地想打些柴火也不容易。

    檀婉清虽然知道自己成了累赘,需要被人“照顾”,心里可却一点不同情,毫不愧疚的卧于马车之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难道怪的了她吗?她并不想来丰犁这一趟,这个人却非要拉着她来,不顾她的抗拒与反对。

    并不是她无情,只因她在檀家人的眼里,她早已不在人世,死在了流放路上,再来认亲对她非常不利,就算不团聚,远远的看上一眼,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过的好就罢了,若是不好,她也只能看着,毫无办法。

    他到底想怎么样?她想来的时候不能来,现在又非要让她走这一趟?

    檀婉清性子就算再温和,脸上也难掩心底的不悦。

    可再不悦,也不能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天气冷,人就格外的饿,闻到粥的香气,她从卧着的锦被中仅有的热气中起身,伸手去接递过来的粥碗。

    那碗上的热意,熨帖了掌心暖融融的,实在是舒服。

    见她接了碗,谢承祖并没有出去,而是坐在她旁边,拽过铺在翠色锦缎面的狐裘,将其围在她肩背。

    檀婉清饿了,也不顾旁边有人,拿起勺子挖了一点,放进嘴里,粥做的软糯浓稠,其中掺杂着肉丁,也算是可口,但她吃东西有个怪癖,粥里切的那些小肉丁便罢了,稍大点的,色相不佳的,都被挑剔的用勺子推到一边,习惯使然,她也没觉得。

    可旁边看着她吃东西的人,眉头却皱了起来,口气略有不满:“你不仅有粥用,还挑着食儿,你可知这肉粥拿出去多少人抢破头?”丰犁地荒人穷,平日能喝着一碗不掺野菜树皮的米粥,都能感动的落泪,更不提肉食,几年不食肉味的人大有人在。

    檀婉清听着话是喉头一噎,偏偏他说的没错,自己这是被养的挑嘴了,由奢入简难,她现在也很难再回到糠菜裹腹的日子,只得郁闷拿勺子搅了搅,吃了两口后,不知是饱了,还是失了兴头,实在咽不下,到底剩下小半碗。

    谢承祖拿着眼直扫着她,见她不是赌气,确确实实的吃不下,这才接过碗,就着她含过的勺子,半点不浪费的几口划拉到嘴里,自然的好像本来就该这样,可实际也是这样,全身上下都“吃”过,还在乎这点小小口水。

    谢承祖习惯性扒拉干净里碗里的米粒,起身就要离开,借着休整的工夫,才煮了碗粥,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尽快赶路,最好在天黑前赶到丰犁城。

    数车的粮草,在外多耽搁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

    “等一下。”檀婉清见状,突然伸手拉住了他欲离开的衣摆,脸色微红,心里无比想念瑞珠,这蛮徒将她拉上马车,却把瑞珠给丢在了宅子里,还拉着脸跟瑞珠道,此行只有来回四五天的工夫,没时间伺候两个女人吃喝拉撒,就这么把追着马车跑的瑞珠丢下了。

    她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仅如此,还全是男人,她一个女人做什么都不方便,偏偏能求的就只有他一个,也只熟悉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吃的依靠他就算了,可是……

    看着面前女子脸色如瞬间扑了层胭脂,左右透着丝为难,隐隐猜到几分,“可是要解手?”

    这两日她本就吃的少,用水少,中途休息时遇到一处农舍,其余时间倒也没有下马车,可谁想到,刚刚一碗粥下肚,就有些急了,她虽温吞,却也不扭捏,当即点了点头

    。

    马车外二十多号人,虽然都在啃着又硬又凉的干粮,可耳朵都竖着呢,仔细看,方向都朝着马车,因为刚才大人又钻进去了。

    往常大人可不这样,自从多带了个人,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进进出出拿热饭不说,还给热水灌汤婆,简直惊果一群铁血汉子。

    他们大人可是铁血汉子的头啊!

    正个个腹诽时,就见大人跳下马车,掀开了帘子,接着,自从进了马车,就没怎以下来的人走了出来。

    那件大人花了不少工夫弄到的狐裘,正披在佳人身上,一身的雪白,她走到车边,没有脚踏,正犹豫是否跳下去,却见站在马车下的人朝他伸手。

    檀婉清脸黑了。

    她感觉到周围正低声说话的三五个聚在一起的兵士,眼晴都齐刷刷的看过来,匆忙扫了一眼,有的嘴里还咬着干粮看向这边,渣渣掉了一腿也无所觉。

    檀婉清是内急,她轻夹着腿,抓着狐裘,在跳下去的高度与朝他伸手的人快速看了看,最后还是妥协伸手扶了他的肩膀。

    在那些兵士看来,车上的女子如只乳燕归巢般投入到大人怀里,大人轻松的将其抱了满怀,转身横抱上黑炭头的时候,女子盖在头上的裘帽突然滑了下来,满头黑压压的青丝,临去的回盼那一转,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

    直到大人将人抱于马上,一夹马腹,消失在他们面前,好半晌其中一个千总才咽下嘴里的干粮,直噎的咳了一声,灌了口冰水后,也不知是哪不舒服,酸溜溜的道了句:“大人他这也太惯着了吧。”送吃送水不说,眼看着这连雪地都不舍得的她踩一下了,还抱来抱去。

    杜和当即朝他后脑勺就一巴掌,“要给你这么一个,让你天天跪坑头,你愿不愿意。”

    那千总立即伸手摸头,傻嘿嘿的笑。

    解个手为何要上马,还跑这么远?眼瞅着连后面人都看不到了,檀婉清有些不明白,不过她下意识也觉得越远越好,也就没有问。

    而谢承祖自然有他的道理,能跟随一城守备出城的兵士,皆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耳聪目明不在话下,离了近了,岂不是让他们占了便宜?就自看不见,听着声音都是他吃亏。

    这片荒地寻棵树都不容易,总算找了处遮挡,檀婉清也是内急的厉害,谢承祖指了地方,她犹豫了下,出门在外,也就不拘小节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顾不上其它,便去掀衣裙。

    可她的裙子长啊,又披了件狐裘,笨重的很,平日守着马桶解手慢慢来还好,这天地之间,风还扫着脸,是越急越是提了这边掉了那边,手忙脚乱。

    最后还是背过去的谢大人,“听”不过耳,帮她拾了厚重的衣摆裘边,摸着她的裤带,檀婉清急急的“嘘嘘”的时候,没有看到,身后谢大人的耳朵狠狠动了动,无比清晰的声音入了耳,立即换化成了与某些经历过的情景混在一起的画面,眼眸不自然的慢慢的变得炙热幽深起来。

    此时若除去他身上黑色衣衫,就能看见他腹部的几块肌肉瞬间绷得发紧,块块鼓了起来。

    待细细的水声终于过去,解了急的人过河拆桥甩开他的手,急急的将裙摆放下来要起身的时候,后面那个站在一本正经的人,再也正经不起来了,他难以抑制的伸手环住她膝弯,呼吸急促的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另一只手不能控制的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