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六章
    五更天,正逢日夜交替之际,寒气格外凌冽。

    可小小屋室被褥中,皆是浓浓的暖意,女子天生畏寒,每每冬日都要受些苦,炭火气吸的多了,便是暗火生起,咳嗽气喘,若少了,夜里也总是遇凉气辗转反侧,不好安睡,可是这几日,却睡的沉沉。

    觉得身体犹如贴上一片暖墙,孜孜的温意涌出来,不高不低,正正好好,舒服至及,无意识间,她微微向后蠕了蠕,贴的更近了些,觉得越发的舒服起来,便是檀府时的绸被里的手炉,脚炉也不及此“墙”半分。

    身后的人半支起身,被子外,露出的肩背上古铜色的肌理上,有些几道粗浅的伤疤,到底是自小习武练功之人,体热源源不断,便是身体裸在冰冷的空气中许久,也不见丝毫冰凉。

    这般隐隐的光线里,不知看着她的睡颜多久,才克制自己起的反应,用手轻抚她圆润的肩头,慢慢的俯身,极度占,有欲,的在他颈间深啜了一口起身,悄声起身。

    正值天寒地冻时,守备大人一开门,北风夹着寒粒,犹如小刀子刮着脸颊,不过这对修习内功多年的谢承祖来说,早已习惯,用来抵御区区寒意不在话下,对他而言,度冬一袭单衣足以。

    不足半刻的脚程回到北门兵营驻扎之地,几处营房传来脚步声,在北城外操练起来,谢承祖谢大人返回府邸,整理一番换身衣物,出来时面色神清气爽。

    抬步到北城外转了一圈,当初入城时召收的兵士是个个破衣烂衫,连套布甲战靴且凑不齐,如今再看,青一色的红衫黑甲战靴,个个脊背挺直,精神头足,呵出的声音中气十足,虽不足精锐之士,可与当日的一片散兵蟹将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武器,还是力量,都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叹上一句好兵!

    手下的几个总兵,身着圆领对襟的布甲与战袄,自炊营大步走了出来,遇到守备,纷纷上前拱手道了句“大人”,然后嘻嘻哈哈的道:“临近年关,营地里的伙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今儿早的杂面大饼份量十足,这个大个,还有那肉汤,可真够滋味儿,如果可劲吃,我能吃八个,就是可惜,曹老头太抠门,汤里只有点肉末,敢不敢来块肥的……”

    “有肉末就不错了,也不看看营里多少人,单北门就有千人驻地,一人一块肥肉,把咱坎营养的猪端了也不够

    !”

    “我也就说说,军晌又花光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管够吃上一顿大肉。”

    “快啦,马上要过年了,到时我们跟着大人开个小灶……”几人边说边看向守备大人,他们可是亲眼看到,昨日大人猎了头雄鹿,为块鹿肉是馋了一宿。

    可往日大方,一挥手就让人拿去分了的守备大人,今日却闭口不言,丝毫不理你的岔,任你们说断舌头,也休想撬出一块来。

    统兵杜和与几人小总兵无奈的对了下眼,也就歇了菜了,这男人有了女人了,就是不一样,好东西不肯再跟兄弟们分享,都上赶着拿去哄着护着女人去了。

    几人一路回府,在厅堂桌子前围坐下来,“大人,你请的那几个武馆的师傅可真不赖,我都跟着学了好几招,原来这枪用劲还有门道,用对了劲儿,省力气不说,战场杀敌也是凶猛,我看着最近兵士操练的越来越有模有样了,若再练个一年半载的,哼,咱还怕那些蛮夷个鸟啊!”

    “那也是大人有本事,若不是弄着了银子,买了粮,就靠以前那些个兵士个个眼欺缩腮,骨瘦如柴的样儿,就是给他把枪练,都不知能不能拿动咧,还得说是大人厉害,现在兵士吃的好,粮饷足,撑的个个膘肥体壮,这要不有模有样才怪了呢。”

    谢承祖坐下来,正色道:“最近蛮夷贼子有什么动静?”

    几个千总看向杜和,杜和道:“最近大雪封山,路不好走,他们想凭骑术穿过山林突袭咱们,那可不容易的事儿,尤其是现在草木枯冬,粮草不足,短时间恐怕不会来了。”剩下的话没说,现在的卫安城可不是当年那贪生怕死钻地洞的前守备坐镇的时候了。

    整个外城墙已建了三分之二,他们想冲进城来突袭,只能从三分之一的缺口冲入,如今那缺口已派重兵把守,大人直接将八百军士扎帐驻守,想进来,除非千儿八百的蛮军猛攻,以前的那三两路蛮夷贼子,根本不放在眼里。

    “等到明年早春,把剩下的城墙建好,弄上些大铁头火炮,谁要敢来,就炸他个粉身碎骨,看那些蛮子还敢进咱卫安城不!”

    说到这个,几个千总都有些激动,不仅是他们,所有卫安,甚至整上益州都深受边境蛮夷侵扰之苦,否则以益州这样近靠干河两岸,土地肥沃,灌溉方便的膏腴之地,怎也不会落到这般有地无人耕,肥田变荒地的地步。

    “虽然大雪封山,但蛮子向来心细胆大,加上物资匮乏反而容易挺而走险,定在他们必经有几条路上设好探子。”谢承祖慎重道,“城外仍有不少难民无处安置,一旦遇到蛮子攻城,后果不堪设想。”

    “大人放心,探子都放出去了,难民也在尽量安置,就是天寒地冻的,动土十分不方便……”他们当然知道,大人收留这么多难民,是要明年春开荒之用,否则,大量田地无人可用,只能干瞪眼看着太憋屈,这些难民也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们这样的边境之地,粮草可是重中之重。

    “……前日来信,霍都军弄到几支火绳枪,你们几个千总各带手下小队人马准备下,即日动身,务必将枪弄回来。”大人一说完,几人就面露喜色,火绳枪,那东西了不得,听说百步之内可打鸟,练好了蹦人脑袋就跟炒豆子一样,一射一个准,名头大的很,却只听闻从来没摸过,这东西是人多肉少,不太好弄啊。

    “霍统军这是操了蛮子的老窝啊!不愧和大人过命的交情。”就这几只枪,扔哪都有人抢!

    “哈哈,还不是便宜了咱们?”

    “这厮惯是狮子大开口,上次弄他点武器,要了咱两车军粮,这次又不知道赔几车……”

    不过现在他们手头银钱足够,想想办法,粮多少还能弄到些,火绳枪可不是常见的玩意儿,几人皆是谢承祖手下可用之人,嘱咐了一通此事不可透露后,皆掩了面上喜气,心知肚明点头,谢大人这才一挥手,让他们各自回营准备

    。

    杜和落得到最,取了大人腰牌打算进入库房取粮草,暂时库房不方便外人打理,只能凭大人腰牌出入,取用东西皆由司书登记在册,分毫不差。

    杜和走前记起什么,提醒道:“曲大掌柜昨日让人送来了不少绸纱料子,颜色挺鲜亮的,大人有时间不如挑上几匹。”

    外城一旦建好,整个卫安固若金汤,内外城想也可知会有多少人涌入,曲盛风为了布料商行早早的能在外城占下大头,也是下了血本,不管是银子还是料子,不要钱的送过来,这次还都是才从京城带过来稀穿越的绸纱料子,寻常的布料铺寻不着的好东西,连曲家的女眷也未分得多少。

    谢承祖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坐在那里应声问道:“有多少?”

    “十几匹,拉来时装了一小车。”

    “全送过去吧。”

    杜和当即呃了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以前曲盛风讨好大人送来的料子,都是他们这些人拿了回去分的,曲家这两年送大人的东西,几乎都被各家千总的夫人分了,这次可好,看大人的样子,是真不再跟他们客气了。

    杜和走出大门的时候,还自己抽了自己一下,让你嘴欠!这次连块布头也没有了吧?

    檀婉清本来嗓子就有点不舒服,讲了两堂课后更哑了,一路脚尖沾着雪的回了院子,结果就看到屋中桌子上摆着十几匹上等的素白紫粉红黄的绸纱。

    瑞珠的眼晴还有点肿的,可精神却是好多了,见到檀婉清进来,脸上露出笑容,“小姐,早上谢大人让人送来的一车好料子,我已经扯了素绸做了床褥子,再给小姐做两套内衫,比棉布料子舒服多了。”

    瑞珠边说边想,谢大人心里还是有小姐的,你看,这一车的绸纱,还有昨日亲自送来的鹿,前些日子特意照顾小姐,牵来的紫羊,还有让人送来的瓷器首饰,这样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那是真把小姐放在心上的。

    她倒不是见着点东西眼皮子浅,就是觉得这些东西虽然不那么值钱,但是都是能让小姐用的舒服的,关心的意味儿还是明晃晃的。

    还是喜欢小姐的吧,怪就怪在上次守备大人开口求娶的时候,小姐拒绝的话说的太狠了,谢大人定然是下不来台,觉得没面子。

    她想,只要小姐捎捎给个台阶下,那大人必须顺台阶下的,这事儿关健地方,是差在小姐这边,到底是十五岁的小丫头,昨开还抹眼泪儿,现在就开始高高兴兴的拿起料子,帮着谢大人说起好话来。

    檀婉清精神还好,可鼻尖却是渗着细细的汗,没有心思去看那些花红柳绿,放下了书袋,便哑着声音问瑞珠:“耳房有热水吗?”

    “小姐要沐浴吗?一直备着呢。”府里养成的习惯,怕主子什么时候用水了没有,所以厨房每天都有现成的热水温着,现用现舀。

    很快刷干净的浴桶搬了来,一桶热水兑上两桶凉水,跨进去,檀婉清微微的松了口气,回头见瑞珠取了她换下来的亵衣亵裤,急忙伸手,“等等,那个放下,我来洗……”

    瑞珠吓了一跳,瞪大了眼晴,她家小姐二十余年没洗过衣服,这怎么突然要自己洗了,急忙道:“这点衣服哪用得着小姐,我顺手就搓了,都不费什么事儿。”说完瑞珠转身出了门,没看到后檀婉清尴尬的瞅着那条亵裤,在浴桶里伸着手臂要叫住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