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五章
    室内昏暗,烛光摇曳,温暖的高枕席间,面贴着面,不知是要报复她,还是在折磨她,隐在光线里,阴暗不明这个年少老成的面孔,很难想象,还是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郎。

    古人是非常早熟的,寻常人家,十四五岁的男子,就能顶门立户,十六七岁就可娶妻生子,二十余岁便以是男子的壮年,不仅膝下子女成双,也是门第里妥妥的顶梁柱,是能担事儿的人了。

    檀婉清虽然性情早已潜移默化,可在年纪上,还是不太适应,十九岁,在她心里,还是个小孩儿呢,可是,眼前这个在她心里,还是个小孩儿的人,已经早早脱离了少年的身体与心性。

    不仅身材伟岸,那浓烈的阳刚之气,那一身的古铜色的肌肤及微微弯曲又极挺拔的脊梁,如山压下来的力量,都不断的在提醒她,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天真的十几岁的少年可比,那样心性,便是她,也是时常看不透的。

    这是生活的艰辛,曾经历的坎坷塑造出来的人,这样的人,就像他的行动一样,没有退路,毫不犹豫的勇往直前,檀婉清不知该不该去后悔,因为这其中,也有她的“功劳”在。

    这种床第间的霸道,让一向理智的她不知所措,所谓的霸道,并不是不顾及她身体的蛮横,而是一种难以招架,精神上的绝对控制,从始至终他的眼神都在紧紧盯着她,那种有如被鹰盯着的感觉,让人自面孔到心口,都是火辣辣的一片烧灼感,每次她都不自在的扭过头,却每每被他掰正,执着的看着她的眼晴,在他的目光下,不能闪避,不能闭目,只能望着那一片似着了火的双瞳,惊吓,难受又不知所措。

    这种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负担,使得她难以控制情绪,便是两世为人,也从没有遭受过这样极度亲昵又极度羞耻的行为,几度差点崩溃,差点眩昏过去,可每每片刻就会清醒过来。

    亲眼看着自己,被他一点一点沾上了属于他身上的味道,小幅度的挣扎间,慢慢的感觉到头重脚轻,整个心神好像飘了起来,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

    等到她意识朦朦胧胧的开始回拢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情暖后沙哑的低嗓,带着几分诱惑:“……檀府的管家为何不留在院子里,反而让他连夜回京?”

    “因为想要……”迷迷糊糊的檀婉清,几乎就要顺口而出的那一瞬间,残余的几分理智终于回了来,眼神也回复几分清明,“人年纪大了,就想着落叶归根,檀府没有几个老人儿了,既然他求了我,就让他早些回家团聚罢。”说着话,声音还有些气喘吁吁的不稳。

    男子听了话,有些粗糙的手指,将她额角汗湿的几缕乌发慢慢向后抚去,露出了白玉般光洁的额头,轻抚缎子般黑发的动作透着几分温情,可锐利的眸子却在她说话间紧紧的盯着她,仿佛想从她的话语间,神色里,看透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檀婉清身上汗湿一片,可抓住暖被内的棉布的手指却是紧了紧。

    到底还是让徐锦走的太急了些,露了蛛丝马迹,引了人怀疑,其实早就想到了,可是她实在等不急,钰棋所嫁之地距离京城也在三百里,就算马不停蹄,也要二个月之久,稍一准备也要拖上三四个月。

    可对她来说,时间拖的越久,变故就越多,她的内心也是焦急而又忧心的,因为她担不起一点点变故的风险。

    檀婉清说完,男子盯着她一直没有作声,目光在她脸上不断的打量。

    她看似面色不动,可心脏却不受控的“嘭嘭嘭”直跳,只紧张它跳的太快,也不知有没有被他听到。

    再一想到,纸上的内容想必徐锦看完后已早早销毁,他便是怀疑,也无什么证据,心下才稍定。

    就在她心脏慢慢平复下来,他却突然伸手,将她翻过身,然后整个人伏在她身后。

    “你若想见檀承济也不是不可能,此地与丰犁颇近,我与镇守丰犁的副都军也有些交情。”

    西北丰犁与卫安不足百里,是边境的苦寒之地,不仅长年有塞外蛮夷骚扰,条件也十分恶劣,正是檀府一行人最后的流放之地。

    檀婉清突然被翻过身,本还有些无措,纤纤的手指扣着床沿,想要翻过来,却不想听到此话,瞪圆了眼晴,想要回头看他。

    结果身后的人,紧随其后的的压住她放在青砖沿边的手,强硬的与她十指交握,整个黑影都压了下来。

    檀婉清毫无准备的痛哼一声,满头的乌丝又泄了下来,掩住了那微微弓起的如天鹅的曲颈。

    似乎得到了手,就不在乎了一样,身后的人再没有之前的小心冀冀,便是她紧紧的,紧紧的攥着青砖忍耐,他也没有放过分毫,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怒气,便是要她忍着,痛着。

    檀婉清指甲扣着砖沿,咬住下唇,还有四个月,这么久他总该腻了她,年少时的仇得报,再没有什么遗憾,到时他总该能放自己自由,所以,她忍一忍,且再忍一忍罢。

    谢承祖手里攥着那两只发着抖的玉手,看着面前这个女子看似顺从的样子,手攥的越来越紧,他盯着她的颈项,脸上阴阴沉沉的,怒意已经溢在了眼底,本来放轻了力道,又重了起来,让她着实吃到了苦头,可就是如此,她也不肯吐一句真心的话,或是半句求饶。

    回到厢房的瑞珠,在半夜时,突然醒了过来,她急忙下地,轻拉开门,没有听错,是小姐的声音,她听到了一阵阵似强忍的哭泣声,声音并不大,可断断续续受着苦,小姐在她面前从来不哭的,除了逃出来的时候……

    那一刻,瑞珠心里难受极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眼泪竟也跟着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