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四章
    燃着炭盆的室内,暖意融融,炕几之上有一座小小精致的白玉蔷薇香炉,升起的细烟带着丝润润的湿意,驱散了冬日内室中的干燥与燃炭散出的异味儿。

    一个穿着宽松的素色衣衫,眉目如画的美人,正惫懒的拥被倚枕半坐半卧在青砖松被间,半露出的玉臂轻撑着额头,情绪似有些低落,身上有些粗粗棉布质地,更衬着她发乌肤白,露出的肌肤如凝了的上好牛乳一般,细嫩的无一丝毛孔,一头三尺黑瀑青丝虽未挽簪,只那么松松的拢了拢,以发带系在身后,却更显得纯粹动人。

    桌几上放着只小碟,排着三块小巧精致的凤梨酥,似乎刚刚出锅,松软香甜,还带着热度,美人却视而不见,只用香炉旁一只梅花银钗,以钗尖慢慢翻拨香料,翻动间,温润的香烟在室内徘徊,氤氲了美人的衣袖,而这般昔日暖闺时,用过的,似曾相识的气味儿,也扰动着思绪与记忆。

    檀承济,早年家世中等,青年时一举为金殿折桂的状元郎,除去本身才华横溢,他的运气也是出奇的好,自入仕之后就一路青云,真正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以说,他的上半生,就早早走到了他人生的最高点,权力之大,与皇帝亦不差分毫,宫中上下官员无人不揣摩他的脸色行事。

    就是小皇帝本人,幼时也要受他这位老师的训斥,何等的风光啊,那个时候,谁又会去想满而溢,强则辱这等后果。

    檀婉清只一介女子,男权至上的朝代,女人无法干涉朝政,除了偶尔在书房“无意”听见的只字片语,她能获得的信息最多是从妇人之口,有用的也少之又少,加之为人之子,人小言微,又无慈母相助,便是几句话,也要使尽了浑身解数。

    在檀承济终于警觉的最后两年,檀婉清的精力已经从劝戒转到为自己寻找后路上。

    只可惜,皇帝下旨抄家来的太快,毫无准备,否则,她断不会一路这般狼狈……

    她身边最忠心的丫环所嫁之人,皆是檀婉清千选万选,挑选好的,送了最丰厚的嫁妆,压了数量不菲厚厚的一叠银票,只待真有那一日,可以多一条退路,借着昔日的情份,只求个安身立命之地。

    一个对自己心有仇恨的人,一个曾无比忠心的大丫鬟,她选的……是后者。

    现在,她也只能求,两年之后,这个做了镖局夫人的大丫头,仍然有几分忠心与真心的挂心她这个昔日的主子罢。

    想到她在纸上所写,思来想去,没有什么漏洞,这才叹了口气。

    午后的时间,微微浅眠一觉,日头就落了下去。

    本来以为,年关将近军务繁忙,且昨夜满意之后,谢承祖能缓上几日。

    趁着机会,她也想好好想想,在失去了签定契约双方皆能受益,她也认为可行的最佳办法后,还能有什么对自己有益的地方,甚至,她要快速定位好二人之间的关系,以免再次乱了心神,慌了手脚

    。

    可是,她到底低估了这个年轻有为又精力旺盛的守备大人,以前强如铁板的自制力,一旦崩溃掉,那同样的事再与纸糊无什么区别。

    檀婉清朦胧的睡醒,还未缓过来多长时间,就听见大门响动,那个人肩扛着头未处理完的雄鹿大步走了进来。

    并且在院子里,如同一个屠夫般冷静又粗鲁的以斧代刀,砍砍切切,不足一刻,就将整头鹿整齐的码的骨是骨,肉是肉,筋是筋,血是血,最宝贵的一对鹿茸,也都收拾干争,让瑞珠小心保管起来,嘱咐隔几日给她家小姐切上两片煲汤养身。

    瑞珠是既恐惧又胆颤,抖着腿,看着他下手利落的这一大摊血血肉肉,不知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进城的第一日,北门那片血流成河的刑场,这切肉如切瓜的气势和刀法,恐怕是杀人砍尸多了练出来的吧。

    本还鼓起来的一丝替小姐求公道的勇气,当场就在这一番刀光血影下,泄了个干干净净,在大人提了块肚皮肉道了一句,拿去熬汤,就缩着脖子一溜烟跑进了厨房,到晚饭好之前,再也没有出来过。

    匆匆洗去了手上的血水,谢承祖大步走了进来,一掀厚厚的布帘,里面暖香扑鼻,全身上下如精雕玉琢的美人,正卧在暖炕上假寐,微微蹙着的眉尖,莫名的让人心疼。

    谢承祖一进来,目光落在她身上,就再没有移开过。

    檀婉清心思是有些乱的,她还没有想到怎么面对眼前这个人,是柔弱的顺从,让他轻易得到后慢慢厌倦,还是激烈的反抗使他厌烦自己。

    某种程度上,她依靠了这个人,但从始自终,都没有去考虑两人会有嫁娶的关系,因为他们不可能在一起,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不明智也不理智的行为。

    不提当年抽谢母的鞭仇,就自己的身份对他而言,也是极度不稳定的危险,就像一颗深埋的炸弹,她都可以预想到,将来有一日,进京之时,他在未来的前途与妻子之间的选择,一丢被他放弃,并不是休弃这么简单,那必然是从这个世界彻底消息,不留把柄与痕迹,除非,他在这个偏远的边城之地,做一辈子小小的守备。

    这条路是不通的,她也不会天真以为,他会为自己放弃前途,这种幼稚的想法,就算她这个两世为人还混的这么惨的人,也是明白的。

    而同样,受她的身体所限,能与男人相交,就已经是难为她的事了,她根本没办法给对方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她清楚,怀孕生子,以自己这样先天缺陷的体质,不是难产死亡,就是一朝产子,耗干身体精气,就没有几年活头了,就像她生身的母亲一样,以檀府精养,也没有熬过两年,檀婉清怕自己一年也熬不过,这是自寻死路,本来好生可多活二三十年,可嫁人之后,就只剩两三年的有数寿命,她是断断不会做的。

    她的体质随母,不易受孕,也许大部分时间是安全的,可是,谢夫人在十年之后还是偶然有了她,所以,这具身体只是不易受孕,并不是不孕,没有绝对的安全,而孩子对她来说,不是拍着翅膀的小天使,反而是催命的牛头马面,惟恐避之不及,这个朝代,又没有什么完全有效的避孕手段,阴寒的虎狼之药,以她这种天生畏冷,连酷暑时,都是全身润凉的体质,更是碰不能碰,所以,唯一的活路,就是离开此地,远远的,再远一点。

    这才是唯一的保命之道啊。

    檀婉清正心烦意乱的思索时,轻放在柔软褥间的手,被人紧紧的握住,骨细肉丰,柔软的指头被人小心的揉来揉去,揉的檀婉清不得不睁开眼晴。

    眼前这个不为了显酷,只为了穿着耐脏的谢承祖谢大人,正低头打量手心里那只比他大掌要的多的玉手,大概从未见过这般保养的如羊脂白玉,指尖尖都透着粉色的柔荑

    。

    再想到昨夜的被底足,帐中音,还有那一身滑腻似酥的靡颜腻理。

    谢大人这双平日里本来就冷的跟口寒潭的漆黑双目中,此刻更是放出蓝幽幽光。

    “吵到你了?身子可好些了?”见躺着的人醒了,谢承祖直直看过来,一开口,嗓子竟是低哑的,离的这么近,分外的有种暧昧的气氛。

    如果说好些了,仿佛是一种隐隐的暗示,那如果说不好,檀婉清真的很担心他会说亲自查看,想到昨夜,再结合情况,只得闭口不言,自圆枕上起身。

    此刻,天色已有些昏暗,屋内的光线并明朗,加之对方俯身过来,只觉头顶黑压压一片,极有压迫之感。

    她有些不舒服的想抽回被握在温热掌心的手,可还未动,对方就已得寸进尺耐不住的靠近她,顺着手腕,滑入到想了一日的肌理嫩肤中去。

    檀婉清这身子历来娇贵,在檀府时自小就是千娇玉养,檀父对她又是百般宠爱,加上母亲留给她的那些丰厚到让继母都眼馋嫉妒的嫁妆,她自然不会亏待自己,平日里像锦衣绸缎这些事物,都是非上上的极品不用。

    像现在这样的粗身细棉,可以说,自生下来二十年头以来,真的头头的第一遭,好在芯子里不是原来的那个,否则不仅过不了从云跌落成泥的心理落差,这一路上的艰辛困苦也怕是熬不过来了,更不提现在有个男人,似报仇,似新鲜,似玩弄的紧盯着她,那手上粗粝的触感,即使是现在的檀婉清,头皮也是发着紧,战栗中又带着丝丝的疼痛。

    “谢大人,你且放开我!手臂捏的痛了。”檀婉清不得不阻止他,对方实在是没轻没重。

    “身子可是好些了?”对方仍然刚才的话,执着的要她回答。

    他为什么非要清楚的问到这句话?

    “不太好。”檀婉清抱着试探的开口。

    “我看看。”

    檀婉清只得憋着气道:“好些了。”对方才停下松松系着的腰带的手,许久轻笑了声。

    这是一个平日看着冷酷,而床第间又是十分霸道的人。

    大概是得到满意的回复,他不再为难道:“饿了吧?用饭吧,厨房已备好了。”

    晚饭是丰盛的,与檀婉清晚上喜吃素淡的口味不同,满桌子都是肉,炖肉,肉汤,连粥都是鹿血粥,血块鲜嫩,泛着香味,汤也是鲜香美味的。

    可瑞珠却吃的食不知味,甚至难以下咽,因为对面的谢大人的眼晴一直没离开过小姐,肉不停的挟,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怎以都觉得谢大人的眼晴时不时的泛着绿光,眼晴有时候都不带眨的盯着小姐的嘴巴看,看的是瑞珠心惊胆颤。

    结果一吃完,谢大人就以有话跟小姐说,将瑞珠赶了出去。

    一回身,就将刚套上鞋要下来的人,抵在了青砖炕沿间,被他的力道一抵,本来站在砖沿边,一个不稳,背对着谢承祖,伏趴在了沿边。

    对方在背后紧紧抵着她,毫不犹豫的俯身下来,弓着身贴住她的身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朦胧中,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散发着炙热体温的魁伟矫健笼罩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习武之人体温都是如此外露,如此的高热,檀婉清即使勉强还存着理智,可是被这样的热度及铺天盖地男子的气息熏陶着,整个人都有些朦胧起来,她轻轻的瘖痖的低呼了一声,紧接着就被唇舌掩住,那炙热滚烫的舌头,钻进粉红唇内,急切的撷取其中的甘甜芳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