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十一章
    长年习武,眼前人身上的肌肉,块块似铁,这样的一身壮骨,压在身上,只怕沉的要让人喘不过气来。

    女子的贞洁贵于生命,可惜,不是土生土长的人,没有这样深的觉悟,虽然多年的生活,檀婉清变得越来越随波逐流,但檀家败落后,逃出命来,她也有过心理准备,逼不得已时,拿出来交换些生机……

    当然,这只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

    眼前的状况,让她本就有些糊涂的脑袋,此时更是空白一片,她的眼神甚至有些迷离,仿佛重影无法焦聚一般,她不由闭了闭,又睁开,望着俯下身,看着她,离她很近的脸。

    她感觉到大而有力的手,将她柔嫩的手腕压在两侧,**不止。

    似乎感觉到她的恐惧,在眨也不眨看着他的瞳孔中低下头,含住了嫩粉的唇瓣,将她的闷疼的声音吞进了腹中。

    没错,她是恐惧的,但并不是恐惧男女此事本身,而是来缘于这具身体缺陷。

    短命的缺陷!

    当年檀婉清的母亲,天生绝色,男人惊艳,女人羡慕,可外人却只闻其美貌,不知内情,天生体弱多病,药丸参汤长年不离身,便有宫内的御医开出百八张方子,也没有扭转她早逝的生命

    。

    檀婉清自很早起,就发现了身体的异样,与母亲同样的嗜睡,精力不济,耐痛力低,正因为有过正常的身体,才越发感觉到此时的不正常,十二岁那年,她慎重并详细的从府里当年跟着母亲的几个嬷嬷口中,一点点问清楚当年的种种。

    早年,生母未嫁时,身体虽是嗜睡多病,却也正常,可自从嫁与檀家,便越发不济。

    随之夫妇恩爱,也越发变得精力不济,多病多症,并难以受孕,十七岁嫁进檀府,直到二十八岁才勉强怀了一胎,产后没两年便香消玉陨。

    檀婉清查到越多,便越心慌,因她与母亲这种无什么病,却短命的体质足有八分像,而过些年,随着年纪增长,她也越来越多嗜睡,力微,精力差。

    她倒也不信命,上好的养身方调养身体五脏六府,得檀父喜爱后,府中一些琼浆玉液,鲜参绿泉也从不吝啬于她。

    除去日常口食温养,作息规律外,又常以骑马锻炼体力,也正是这般的小心谨慎的养护身体,如今才能在这片兵荒马乱中活下来。

    可对于檀婉清来说,这样的体质,仍然是摆脱不掉的阴影。

    母亲新婚那日后的事,虽全府上下瞒个彻底,可当年的嬷嬷却是知情的,据收拾的人说,那夜铺盖卷起来,连底下的喜褥都沾透了,夫人足足养了快十日才能下床。

    檀婉清心中的莫名恐惧,正是来于此。

    试想,当年的檀父,尚是一个才气出众的文人学士。

    而面前的这个,却是实实在在的武将,体格之健壮,天赋之异禀,恐怕远超普通人。

    不身临其境,永远无法体会那样的压力。

    可是她偏偏十分理智,不敢再像那日般强硬的拒绝,她十分清楚,此事可一不可二,这种情况下激怒对方,只会让自己更难以应付。

    桌上的蜡烛似一直被风摇晃般,时闪时暗,不断左右摇曳。

    而被拴上的屋房外,一直急得团团转,在门边不知如何是好的瑞珠,此时却是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那煞星进小姐房间的时候,便狠狠的威胁了她。

    她若想小姐以后都好好的,就得老老实实,否则……

    她清楚,那煞星杀人都敢,还有什么事不能做出来,她是真的被吓住了。

    等她清醒过来,便听到房间里的小姐,一直在哭,呜咽的人心都酸了,她忍不住打开门过去,便听到他在房内打小姐的声音,她担心真的会对小姐不利,边迫于他的威胁,边急的在门口团团转,就在她听到小姐难受的声音后,不管不顾想上前敲门,偶然看到了门边有条缝隙,想也未想的凑上前。

    只见那一片凌乱的暖坑上,小姐背着她,玉体浑如雪,那煞星竟然……死皮赖脸的紧搂着,那只黑手居然用力托着小姐腰后一半浑圆,用力捏到指缝间都变了形,还……还有那个……什么什么东西……

    看到屋内小姐是这样被他欺负的那一刹那,瑞珠脸刷的白了,意识到看到了什么,接着脸又变得通红一片,不由退了两步,心砰砰跳,在要忍不住叫出声前,突然把嘴捂上了。

    那,那个煞星,竟然如,如此……流氓,早,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在他进小姐门时,拿棍子把他打出去。

    这下怎么办?小姐的清白,全让他毁了!以后,想嫁人都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