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五十九章
    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

    来到书院的时候,檀婉清披风上也沾着了一层零星霜雪,与开门的书童微微笑了笑,随之进入栅栏与庭院,入了书廊,通道处也摆放着几盆炭火,烧的红通通,多了一股书香与暖意。

    问过小童得知上一堂课还未结束,檀婉清才将披风随手解下,放与衣架屏风之上,打算喝口热茶,稍等片刻,才刚一转身,便见一道影子向她扑了过来,微微一惊,低头一看。

    见到一个穿着圆滚滚的棉袄小球,竟然隔着裙锯抱住了她的腿。

    一时间,一大一小,一个低头,一个仰头,互相对视,沉静片刻,谁也没有说话。

    这个圆滚滚的球,不是别人,正是谢福荫,虽不说话,可一双眼晴竟比昨日精神许多,此时此刻眼晴瞪的圆圆,仰着头看着檀婉清,孩子的目光自是纯净无垢,光线下干净的就像用水洗过的宝石,与眼晴之相比,脸蛋上东一抹,西一抹的污墨,倒是显的脏乱些。

    檀婉清看了看一脸脏乎乎的幼童,再看了看其目光盯着她袖露的纸包,微停顿下,似乎恍然,这才在他的期待目光中,取了黄纸出来

    。

    出门时,瑞珠担心她中午回来时饿着,包了点好入口的糕点,她也不知里面包的什么,打起精神揭开纸包,发现居然是奶黄糕,切成小块,码了手长一条,包的整整齐齐。

    这般一掀开纸,便是浓浓的香味味儿。

    托谢大人的福,牵来的两头奶羊,羊奶多的喝不完,无论糕点米饭都用奶蒸上了,好吃自是好吃的,不仅家里两个女人喜爱,对幼童来说,也是莫大的吸引力,估计这样扑过来,便是解了披风后,闻到了奶香味了。

    果然,檀婉清打开纸包,露出奶黄包的香味后,幼童竟然一张嘴,晶亮的口头从嘴角落了下来,一直滴到了棉袄上,抓着她裙锯的小手,已经开始来回的摇。

    “早上是不是没有吃的饱饱的,所以才饿了?”见他没有回答,檀婉清揉了揉他头上小小的发髻,见那急迫的眼神,瘦瘦的手指,心下微微涌起股愧疚与怜惜。

    亲大哥又是个兵将,终日不在府里的,又无……母亲照料看顾,再想到之前听到的谢家小弟被欺负的传闻,心下不自觉又心虚了几分。

    再看闻到奶味,看到檀婉清手中奶糕的幼童,口水已是流到棉袄上湿了一摊,便伸手拿起一小块放到他嘴边,愈加温和的轻声道:“吃吧。”

    连喂了两三块,看着幼童脸颊鼓起一块,又呆呆的只一动不动不断的嚼着,像个被喂投的小松鼠,檀婉清的目光越来越柔和,就要放下纸包,将他抱起来时。

    一书童手里拿着一沓宣纸,慌慌张张的从门口跑进来,一见屋里的女夫子,便是一停,再见那谢福荫两只手拽着女夫子裙裾,浅绿的裙上沾了几条黑墨,不由加快脚步跑过去。

    问过女夫子好,便将手中的纸放一边,将抱着女夫子的幼童从夫子身边拉开了。

    “……小公子一直在偏厅玩耍,我打招完桌子,一转眼他就不见了,没想到跑到夫子这边来了。”此事本是书童疏忽,此刻见面前的人没有怪罪,心下也是松了口气,否则的话,免不了又要挨夫人一顿训斥,不由讨吉言道:“谢家小公子性子木纳,从不主动亲近人,这般跑来找夫子,定是觉得夫子性情和善,待人亲近,可否也请夫子帮小童瞒上一瞒,免了一场竹板打手心之痛。”

    十来岁的小童,正是好玩之时,如何能一动不动的在屋里老实看孩子,对他而言,这倒是辛苦的差事了。

    檀婉清也并不在意裙上的墨汁,冲他微点点头,不过想到昨日幼童也是溜进了学堂,没人看顾,还是叮嘱了声:“还是小心些,莫让他再乱跑了……”

    书童立即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抱着虽五岁却像三岁的幼童,跑出了房间,那幼童被抱出去时,还呆呆的看着檀婉清的方向,似还没吃够奶糕般,频频回望。

    檀婉清摇了摇头,回身,便见到桌上的一杳凌乱的宣纸,是刚才小童手拿之物,竟是忘记拿走了。

    坐下之余,她顺手取了过来。

    宣纸上,皆是胡乱的涂鸦,想来也知道是幼童所画。

    上面有笔痕,也有小小手印,甚至直接用手指沾墨划玩,看了几张,便要原样放回去,结果在看到下面那张时,顿了一下。

    能将绘画作为职业,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有着比常人更高的天赋,对颜的敏感,动线条图案的想象力,甚至于对美与抽象的感受,都是高于常人,可以说是突出的。

    正因为如此,对别人来说只是幼儿胡乱的毫不起眼的画鸦,她却看的突然一愣,随之惊讶了下,然后面色渐渐凝起来,也微微坐正。

    相比前两张的混乱墨汁,第三张,突然有了点不同

    。

    那是一张画不直,断断续续呈波浪一样的线条,几处蛇纹一样的凌乱,中间甚至弃掉了毛笔,可能直接用手指划道,时不时没有墨汁,只干辣辣的抹,断续的厉害,可是看到檀婉清的眼中。

    竟是突然的在脑中形成了一个画面,一个完全没办法连在一起,却又莫名其妙的套了上去,那是她曾看过的某些记忆尤深的风景?当景象与图线合二为一,没有理由的,居然生出了眼前这张纸上的涂鸦,就是她脑中的那个。

    那一片被风吹过的土地,因无人开垦,而荒废的泥少地,流淌着一道道的土纹,显示着一片荒凉与枯败之景,这景象不是别处,正是卫安城外,那一片沟沟渠渠。

    檀婉清为自己太丰富的想象力失笑,忍不住摇摇头,重新再看,不过便是一道道横纹竖纹罢了,随即停顿了下,将这一张过了,不过,本打算放回桌上的纸张,竟是拿了回来再度翻看了下。

    可能是那一张的下意识,竟然发现,每两三张,便会发现有一张让她目光停驻的墨线,直接翻到了最底下两张,檀婉清竟从那浓浓的墨汁中,看到了一张猴脸,虽然有几分抽象,竟也鼻子是鼻子,眼是眼,在别人看来也许是随手而来,妖魔鬼怪的东西,但在她看去,竟然与昨日送他那支糖人猴,极为相似,而越看,越能从那一团墨中,看出那猴儿神态的惟妙惟肖。

    那一刻,檀婉清拿着那张纸看了许久,眉宇间,竟是微微有些喜意,续而想到什么,又有些皱起。

    直到苏夫人口干舌燥,用绢子擦了擦额角的汗,从里面走出来,檀婉清才回过神来。

    小孩子某种程度上,个个是魔头,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她们又是非常好哄的,只要摸透了她们的心思,稍加引导,一个个就会乖乖的,嘴巴也会比蜜甜的叫夫子夫子。

    对檀婉清来说,倒也算是一份适合她的工作。

    待回了宅子,睡了满满的午觉,只觉得讲得口干的气总算补了些回来,这才着一身宽松棉衣,盘坐于桌前,懒懒的几笔一个,画了几副童真趣意的小动物,留着明天那些小不点临摹学习。

    瑞珠做了些针线,起身下地做晚饭,她想到什么,突然叫住瑞珠道:“对了,明天再拿些今天早上包的那个点心。”

    “那是奶黄糕,小姐你喜欢吃啊。”瑞珠高兴的道:“行,我再做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边的羊奶好,做的点心又松又软,奶香浓香,比在府里时好吃些。”

    这话倒也不假,感觉上确是如此,不过,或许也有这一道饿狠了些的关系,如今两人吃什么都觉得满足了。

    冬日的日头落的非常快,抬头还见黄昏暖阳,转眼,天色就暗了下来。

    瑞珠手脚麻利,如今银钱不缺,食材充足,很快就备了精致小食饭菜端了上来,净过手,点了蜡烛,两人刚坐下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大门竟是响了起来。

    瑞珠手上一抖,不由向小姐看去,如今的她也是被敲大门声吓破胆,有前车之鉴,自然明白,十有*,那煞星又来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在檀婉清思索片刻,意示她去开门。

    瑞珠才冷嗖嗖的搓了搓脖子,下了地,鞋套了两次才套上,当初在檀府,她也是四个丫头里最胆小的,如今落势后,更是耀武扬威不起来了。

    踩着“咯吱咯吱”的雪,打开了门,借着月光,便见门外那尊人高马大的煞神,左手腋下还夹了个幼童,那幼童抓着男子身上未脱的软甲,嘴里支支唔唔,似乎嗓子堵了东西,吐不出来一样的,“考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