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十三章
    檀婉清与瑞珠将东西一路拎回了宅子,放下东西,便冻的直搓手,口中哈出了一团团白气。

    “小姐,这天儿越发的冷,单鞋都穿不住了。

    瑞珠说完跺了跺脚,将老农那里买来劈的一般大小的柴木,麻利的塞了几根到火膛里,走时便留着火种,木柴又干燥,一会儿的工夫,干柴撞火星,膛里红彤彤的烧了起来,冰冷的厨房也透着股暖和气儿。

    瑞珠关心鞋,檀婉清却是看着院子里那一小块菜地发愁,眼瞅快霜降了,地里的菜苗才拇指大小,虽然都是秋季菜种,越冷长得越快,但是一降白霜,都得歇菜。

    “一会儿你去拔些菜苗,中午吃鱼肉馄饨。”檀婉清将鲈鱼放进盆里道。

    瑞珠立即嗳了一声,想到滑溜的馄饨,鲜美的汤,白白的鱼肉,青色的菜,瑞珠边勾着炉子里的火,边咽着口水,自从离了檀府,不知多久没吃过了。

    瑞珠取了竹篮迫不急等的奔向院子,檀婉清已是将那些新鲜的章鱼倒进盆里,现在的天气,东西放个三五日没有问题,待到冬雪前后,只需勾在阴凉的屋檐下,便会冻得硬绑绑,天寒地冻虽处处不方便,但也不全都是坏事儿。

    可惜,十六斤的章鱼,只剩下十斤多点。

    摘了菜回到厨房,见小姐在洗鲈鱼,瑞珠立即抢了过来,口中直道小姐病才好,不能碰冷水,而瑞珠虽然以前不在厨房当差,但吃货本性使然,对摆弄吃食也很感兴趣,厨艺上也非常有天份,加上以前眼界不低,如今也算是巧妇一枚,撸起袖子,蒸炸煎煮都能拎得起来,檀婉清便在旁帮她打打下手。

    两人一个比一个口叼,加之习惯了美味,就算自己动手做,也不糊弄,自然怎么好吃,怎么精致怎样来。

    冬日里若能吃上一碗馄饨,是极美的享受。

    香喷喷的小馄饨端上桌,白汤趁着碧绿葱丝,再加上一层淡淡的鱼油脂,煞是好看。

    锦衣玉食之后,能记住的,会想念的,反而是这样淳朴的民间吃食,让人更百吃不厌,流连忘返。

    檀婉清轻轻舀了一口鱼肉熬制的馄饨汤,鲜美至极,味道儿仿佛舌尖上的味蕾都在跳跃感受着,腹部更觉一阵饥肠辘辘。

    她不吝啬的赞了棒,这样的赞美,让瑞珠忍不住眉飞色舞,眉开眼笑,这绝不是府里时,小姐淡淡的一句不错可比拟的,对于瑞珠的初点亮的厨艺之心,简直是莫大的鼓舞与激励。

    厨房火膛里的柴烧的呼呼的旺,带着风声,与卧房相通的暖炕,掀开上面铺好的棉垫,温暖得让人叹气,屋里的温度也慢慢的升高,手再捧着热腾腾,香气扑鼻的馄饨汤碗,坐在桌前的瑞珠都快感动的哭了,以前檀府时小姐闺房金丝炭烧着,暖融融的跟春天一样,她都没这么感动过。

    檀婉清吃完一碗的时候,瑞珠已经三碗入肚,她知道小姐的习惯,再好吃的东西,也不会多用,所以,看到小姐放了碗,她便将汤底全收拾了。

    食过午饭,小姐本习惯午睡,却强撑着困意,与瑞珠在纸上划划写写,算着成本。

    “小姐的意思是用竹签串丸子吗?”瑞珠想了想,立即眼前一亮,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对呀,串成串子拿着就方便了,亏她还在想用什么东西装呢。

    “这竹签需要买一些,你去坊间看看有没有卖糖葫芦的小贩,可以商量着与他匀一些,多付些铜钱也可,加上竹签的费用,白面,炭火,油,柴火,八带鱼再加上佐料,嗯……”檀婉清脂玉般的手指抵在额头,轻蹙烟眉,另一只手慢慢的在纸上划了又划,琢磨了半天。

    “小姐,怎么样?”瑞珠虽识字,但珠算却是不太好,也懒得动脑,便坐在那等着小姐算出的结果。

    “若一次出四百丸,五丸一支,两文一串,得八十文,本钱是三十文左右。”若一串一文,赚的钱够不上辛苦,就算两文,钱也有限,这结果虽然意料之中,但还是有些差强人意。

    “一天若卖出四十串,可净赚五十文罢。”只是不知四十串能不能卖得出,檀婉清放下笔,心下暗叹,自己有些天真了,竟将期望寄予鱼丸。

    如今想来,穷苦军户,宁愿买四文一碗带汤带水,吃得饱的面片汤,也未必花两文买一串只有五个丸子的零食,这里与京城差异极大,她到现在才想到。

    好在原材料低廉。

    瑞珠却是一脸迫不急待的模样,“小姐,卖四十串就有五十文?”她立即低头算着。

    “坊市炉饼一张两文,一天好处时能卖四五百张,我们也按四百串算,有半两银子!”一天半两,十天就是五两,那一个月岂不是十五两银?

    看她一脸兴奋眼晴发光,雄心壮志的模样,檀婉清用手指揉了揉眼尾,半两?若真是如此好赚,那卖炉饼的婆子还用每日精打细算炭钱么?瑞珠只见其红火时,未见其廖愁际。

    檀婉清也不好打击她的积极性,伸手摸出棉枕放于暖垫上,只想眯眯眼,口里却也含糊道:“这边米面却是要贵些,赚多赚少便当个消遣吧。”心里却已是想着再寻些其它的出路。

    这时的瑞珠哪能听出言外之意,看出小姐困的睁不开眼,便道:“小姐午睡吧,我去坊市买串丸子的竹签回来。”说完便麻溜的下了地,走到门处时,见自家小姐已经卧于暖炕上,身着薄被,墨发散开,呼吸微微起伏,睡已香沉,不由轻手轻脚出了门。

    此番一通折腾自不必说。

    第二日一大早天未亮,瑞珠掂记着摆摊的事,早早跑到厨房升火,檀婉清哪里睡得住,随后一同进了厨房。

    虽然她知道,在坊市单靠章鱼丸赚不到什么钱,不过一时也想不到其它来钱路子,蚊子再小也是肉,三五十文的也聊胜于无,就算一文不赚,也耗不了多少本钱,或许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差呢?

    瑞珠早已做了好几次章鱼丸,手法已经无比熟练,为了烤的时间省炭火,八带鱼已是从锅中热水里捞出,再切成细碎米丁,捏成一般大小的丸子,过了油,再一支五个串起来,摆放在竹筐里,用干净的棉布包着。

    烤炭也只是加热一下,让其口感更好吃罢了,临出门瑞珠突然想到什么,不由啊的一声,回身道:“小姐,章鱼丸叫起来实在粗陋,不如给起个文雅好听的名字吧。”

    檀婉清水眸流转,回想起做鱼丸时,那白色的丸子色如玉,像一个个玉子摆在盘中,便道:“若人问起,就叫玉子烧吧。”

    “玉子烧?”瑞珠念了念,十分顺口!当即高兴的带着竹篮出了门。

    待到晚上回来时,檀婉清正在院子里慢悠悠的清理着落叶,瑞珠提着筐进来,一脸垂头丧气如霜打的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