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十二章
    待人一走,王骥当即唾弃道:“这曹文宗天天吃吃喝喝,难怪长得脑满肠肥,要说他没贪墨过军响,我还真不信。”随即正色对谢承祖道:“大人可记得,当初接任守备一职时,城库内只余一千多两白银之事?那账本做的漏洞百出,粮草也大半不知所踪,想来八成都是被他昧下了,若是继续留着这个祸害,恐怕不仅帮不了我们,日后还会惹出不少麻烦,大人,这种留之无用的绊脚石,属下还是觉得早些除去为妙。”

    谢承祖沉下脸色,目光隐隐闪了闪,才道:“不可轻举妄动,他是朝廷命官,若在卫安城里出了事,我们也跟着脱不了干系。”

    “城内不行,那就找机会,趁他出了城再下手。”王骥多日未带兵,早已手痒痒了,颇不急待道,像曹文宗这些个文官,平日看到他们这些武官便指高气扬,明褒暗贬,这也罢了,对着谢大人也是时时看笑话,处处下绊子,王骥几人早就想收拾他们一顿了。

    “此话若被人听到,这等密谋杀害朝廷命官之事,够判你个车裂之刑!”谢承祖回身坐于案前。

    “真的不行?可是上次那狗巡查不就是……”王骥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那次就是等那狗官出了卫安城的地界,被除了个干净,还是大人带着的人马。

    自投入大量钱财人马修建了坚实的外城墙,不知多少人眼红卫安城的地肥水活,若不是谢承祖受贵人赏识并力保,守备一职,恐怕早便保不住了。

    “大人,难道真的不行?只要他出了卫安城,我们再做的小心些?神不知鬼不觉……”他仍不死心道。

    “不必再说,此事不可再一再二。”谢承祖微皱着眉打断他,“何况现在卫安城内外眼线众多,若被人抓到把柄,牵扯开来,你我项上人头难保。”说完再度拿起桌上的缴税粮的文书。

    但他目光虽盯在文书上,口中语气却是一转,不紧不慢的道:“要对付曹文宗何需如此大费周章,只需拿走他的钱财,端了他藏钱的金窝,便能让他寝食难安,生不如死。”

    谢承祖眼中露出一丝冷笑,随即对王骥道:“你派人查探一下,曹文宗做了这么多年的知州,所得定然不菲,那些民脂民膏放在他手里,不如为我所用。”

    王骥立即心领意会,低声赞道:“还是大人英明,将他抄来的财物再来建城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说完道了句下官告退,已是迫不急待的想看那肥猪一脸惊恐的模样。

    搜到财物,可暂时解决税银的问题,可还有漫长寒冬,不知这一次拿到的财物能坚持多久,谢承祖丢下手中公文,用指腹揉了揉鼻梁,想到什么,又抬手叫住往外走的王骥,“派人将丁卫九安带过来。”

    丁卫九安正是盯着那檀承济之女的两名探子,王骥也未叫别人,自己亲自跑了一趟,至于大人叫丁卫九安所为何事,他倒是腆着脸,在两个守门小兵的注视下,窃听了三言两言。

    无非是一些日常琐事。

    她们租了城北的宅院。

    住进去后当天,其中一个就病倒了。

    银子似乎花光了,生活窘迫,平日吃的精米换成了糙米,白面换成黍面,并在园子里开了块菜地。

    两个姑娘喜吃的鲈鱼也很少带回,开始食用便宜的八带鱼,还准备大量储存。

    她们有些焦急,似乎准备做些买卖维持生活。

    都是些极为琐碎的小事,大人一直未出声,只是静静听着。

    而在外偷听的王骥却是不耐烦了,心下实在搞不懂大人到底想干些什么,在他来说,那等娇滴滴的美人,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抓了来放房里日日伺候了再说,远远看着解什么气。

    可惜,他的好心提醒被当做了驴肝肺,横竖是大人的私事,他也不爱讨那个闲,既然嫌他多事,他也懒得管了,直接甩手走了出去,王骥再如何大大咧咧,心下也知这种事可一不可二,若真惹恼了守备大人,把他发配到外城建城墙,那可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