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十章
    昨日卖鱼的小哥还在那个位置,瑞珠眼前一亮,赶紧拉着小姐走过去。

    卖鱼的小哥长得倒是讨喜的很,二十来岁的年纪,浓眉大眼,两人走过来时,小哥正扯着嗓子吆喝着,“刚送过来的鱼,新鲜的很,个个活蹦乱跳,买大鱼搭小鱼,便宜卖了啊。”

    正吆喝着,便见两个女子走了过来,他识得瑞珠,是昨日在他摊上买过鱼的姑娘,今日又来买鱼?刚要出声招呼,便见到随她一起走到摊前的另一布衣女子。

    卖鱼小哥看过去,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呆愣愣看着半天。

    直到瑞珠怒斥他一句,他才反应过来,脸不知何缘由红了起来,不好意思道:“姑娘,买,买鱼啊。”

    “废话!你这除了鱼,还有别的卖吗?”瑞珠瞧着不屑,暗道到底是乡下人地方,没见过世面,直勾勾的看人,居然还不会说话了,语气也越发不好起来。

    不过想到昨日小姐做的鲜香鱼丸,又忍住拉小姐掉头走的冲动,飞快的蹲下身,不一会儿,便将那一筐里的鱼杂里的翻了下遍,居然拣出了不少,让小哥赶紧称称好付钱走人。

    那小哥说八带鱼没人吃,她们要的话,就送给她们,不要钱,瑞珠看了小姐一眼,见小姐点头,倒是高兴的包起来用箩筐装了,不要钱的东西谁不喜欢。

    檀婉清却是走到桶前,看了看鱼,然后挑了一条,鱼贩小哥立即手脚利落的将鱼栓起来,连称都没称就往檀婉清面前递,脸还有些发红,他道:“听说姑娘前些日子病了,这鱼就送姑娘炖汤喝吧。”

    檀婉清讶然的看了他一眼,当然不会白要,那些章鱼卖不出去,白送了她们,可渔农不易,水上讨饭吃也要担风险,她便是想着不好占人便宜,买条鱼顺便拎回去。

    可那鱼贩小哥很是实在,最后虽然拗不过收了钱,末了还是搭送了两条小的。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瑞珠跟檀婉清讲着那鱼贩刚才好笑的大红脸,檀婉清随口问道:“他怎么知道我病了?”

    “哦,昨天买鱼的时候,顺嘴说的,不是想着他能便宜些么,那鱼贩其实人还不错,当真少收了几文钱呢,还送了不少鱼杂,是个好人,要不,我也不会拉小姐过来,前头也有不少卖鱼的,在哪不是买呀。”瑞珠拎着东西,顺便把檀婉清手上的鱼也放进篓里,省得小姐勒了手。

    “对了小姐,刚才你干嘛跟他订那么多的八带鱼?我们又吃不完。”就算两人再如何吃,也不可能吃十多斤啊,想到小姐走之前突然问起能不能多买一些,那鱼贩想都未想的便道,“能,我知道有个地方八带鱼很多,这东西卖不上价,没有人捞,姑娘若要,我多捞上来一些就是了,都给姑娘留着。”连价钱都讲说就应了下来。

    这也不过是檀婉清临时冒出的想法,因实在想不出什么赚钱的营生,正好这里的章鱼,便宜的到了白送的地步,又听那鱼贩说起有能捞到不少肥大八带鱼的地方,这才有些模糊的想法。

    现在的天儿一天比一天冷,到了冬天鱼就不好打了,若能现在多收些章鱼,利用天气冷冻起来,然后慢慢做些鱼丸到坊间烤来卖,不知可不可行,想来本就是些便宜的东西,赔也赔不了多少,若是赚的话,一冬天,十两八两的还是很可观的。

    回去后,瑞珠边吃着鲜香肉嫩的烧章鱼丸,边跟小姐商量着,她觉得这事可行,坊市做买卖的妇人很多,都是平民百姓自由摆摊,拿着家里的东西去卖,别人能卖,她们当然也可以啦,反正天冬天没什么事,买个炉子跟烤炉饼的老婆子边上搭个角,卖点吃的还是做得的,而且这章鱼丸这么好吃,又是没人卖过的新鲜物,就不信没人来买。

    两三日后,瑞珠便兴冲冲的回了屋,小姐正坐在桌前倚着软垫,腿上盖着暖和棉褥,手里拿着前几日从西屋席子下收拾出来的画本,慢慢翻看着。

    “小姐,我已经跟卖烧饼的婆子说好了,她家有个旧的炉子借我们使,但炭火要自己准备,哦对了,鱼贩小哥说,明日一早就去他那儿拿鱼,他说一网下去能捞十几斤八带鱼呢,够我们用了。”

    “没说多少钱么?”檀婉清翻了一页,绵言细语道。

    “他说跟鱼一起捎过来,不费什么事儿,我们就给他二十文跑腿钱就好了。”

    “二十文?”檀婉清手一顿,抬头看瑞珠,“这要得也太少了,一斤连一文都不到,别说是捕捞的工夫,单是挑进城的脚程钱都不够,她们日子虽艰难,却也不至于赚人家卖鱼郎的辛苦钱。”她想了想,不由放下手里的画本,道:“明日去的时候再同他说说罢。”长期的买卖,大家都有利可得才好。

    第二日,取鱼时,那鱼贩小哥果然只要二十文,若多给他便说什么也不要了,直到檀婉清将鱼放回去,鱼贩小哥才手忙脚乱的自这位美的像画一样,白的跟藕似的人儿手里,接了装了三十钱的钱袋,又定好以后需要时,每斤五文的价钱。

    直到美人提着东西离开,他才想到什么,飞快的自水里捞出条鱼绑成结,追了上去,将鱼一个劲儿的伸到她面前,非要檀婉清收下这一条不可,檀婉清碍于街上人来人往,虽觉不妥,犹豫了下,还是自他手上接了过来。

    还未道谢,街巷传来一阵骚动,似有马匹行了进来,街巷宽敞,马儿倒也能顺畅通过,可是来的人竟是守备大人。

    自然能想象街上的骚动,不少人让路,甚至有人拿出自家卖的物产相送,还有受过恩情当街跪下来的,几乎乱成一团。

    如此人群拥挤,檀婉清自然也受到影响,她正一只手提着装着几斤重章鱼的竹篮,另一只手又接了鱼贩小哥捆的长鱼,两只手都拿着东西,等到那些马匹行来时,后面的人为了见大人,拼命向前拥挤,这么一挤一推,她一个不稳,撞倒了旁边的妇人,手里的东西也摔了出去。

    她急忙将那妇人扶起来,道歉后,又回头去拾回篮子。

    可是,篮子里的东西已翻倒在地,章鱼洒了出来,沾湿了空出来的青板路。

    而谢大人的马,竟是不偏不倚的踩在了路边洒出来的那一篮章鱼上。

    站在道旁的檀婉清,离得很近,近到能闻到马鞍皮子的味道,她低着头,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几只马蹄将洒出来的章鱼碾得泥泞一片,焦急却不敢有任何不满与声张。

    没有发现,马上的人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盯着她头顶,打量着她的卑躬屈膝。

    大概是谢大人的马踩到什么东西,莫名的停了下,众人才看到了篮子与那摊洒出来的章鱼,有人道了句,“还有人吃这个,家里穷的揭开不锅了吧,真是可怜。”

    “这东西洒在路上了,大人的马都走不动了。”

    “大人,我这里有最好的鱼,您带回去补身体,收下吧。”

    “我这有鸡蛋,送给大人的……”

    “谢大人,您救了我们一家老小,无以为报,我给您嗑头了……”

    “大人……”

    谢大人闻声,冲百姓拱了拱手,这才策马走过,但他不如来时匆匆,走的很慢,当他走出一段,再回头的时候,除了夹道百姓热烈呼唤,便是那女子一个人跪在地上,低着头将碾碎后剩下的还完好的章鱼往篮子里捧,似那地上的陋鱼如黄金珠玉一般。

    谢大人身边的部下默不作声的随大人出了街巷,因不知为什么一向不喜人多的大人,今日放着大路不走,竟是调头进了窄巷,出了巷口,百姓还在身后欢呼,可大人却突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