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九章
    见小姐坐在桌前收拾东西也要去的样子,瑞珠欲言又止,不过转念一想,这些日子小姐一直呆在屋子里,怕也是闷坏了,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省得整日东想西想,怀及檀府之事闷出心病来。

    且今儿天不错,外头甚是暖和,不必担心扫了风,便放下心来,走上前帮小姐打理。

    金银首饰就别想了,早就被那些冲进檀府抄家的婆子给搜刮了去,瑞珠本想用金叶子换得的碎银找银匠给小姐打几支粗致银钗使换,小姐却道不用,只让她买了几支木簪,坊市三两铜板一根的粗糙的农匠手工货,用来固定头发。

    屋子里悄悄的,只有瑞珠走动时,衣服摩擦的声响,坐在那里让瑞香帮忙挽发的檀婉清,无镜可用,便只顺手拿起桌上一根木簪,不发一言的静静端量着,身上虽未涂任何胭脂水粉,却自带一股极好闻的暖香,这是小姐生下来便带的体香,闻着这样的熟悉的香气,做着这样熟悉的事,如果不是现在处在这平常的低门宅院里,瑞珠竟有片刻,仿佛又回到了檀府时的错觉。

    但也只是一晃神的工夫,便清醒过来。

    再看着手下粗简的土气蓝花色粗布巾系在小姐头上,边角掩了大半头发,越发显得与坊间农妇无两样的模样,瑞珠心中直泛一股闷气儿,鼓起了腮帮子,忍了半天终于打破了这静谧的气氛。

    “小姐。”她道了一声。

    檀婉清侧头看她。

    “我见坊市那些穷家子,出门都好好打扮一番,就是普通妇人一块粗布也能在头上挽出花来,偏就咱们往丑里扮……”

    尽管她心里清楚,这样小心才是对的,可是,心下还是有股说不出的憋屈,突就觉缠在小姐头上的旧巾丑的应该扔进茅坑,而不是做成头巾,如此的腌臜人。

    檀婉珠回过头,又拿起一支木簪,打量上面雕出的梅花图案,和轻的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淡淡的道,“因为身份,因为她们是平民,我们是钦犯。”

    “瑞珠,你又忘了。”

    一句话将瑞珠满腔的不值与委屈浇灭,再起不了一丝烟,是啊,她们是有罪之人,不止是钦犯,还是逃犯,瑞珠哪还敢有其它言语,擦了擦眼角,手下飞快将木簪固定在发间。

    谁又不留恋自己荣华富贵时,越是身份低人一等的时候,越是如此,檀家出事到现在不足两月,如此悬殊的身份与环境落差,任何人都受不了,其实瑞珠已经做的很好了。

    两人出门时,旁边宅院门口有台青色小轿,一貌美女子与两个丫鬟从里面走了出来,女子模样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面唇胭脂搽得红扑扑,身着一色樱子红对襟雪罗长衣,底下纹凌波裙裾,脚上红艳艳的石榴绣鞋微露,看向檀婉清二人时,眼波流转,明艳不可方物。

    她的目光上下打量两人一翻,扭身进了青色小轿,两个丫鬟关好门,跟在后面随轿子渐行渐远。

    轿里的女子正手拿着镂花小铜镜照着妆容,并用帕子点了点唇上的胭脂,整了整耳珠两边的赤金缠珍珠坠子,想到什么,将帘子一掀,朝跟在轿旁的丫鬟道:“刚才那两个什么人?”

    那丫鬟赶紧凑上前回道:“听说是前几日才搬来的,租的咱们旁边的宅子。”

    那女子蹙着细眉,不悦的嘟囔一句,“怎么什么人都能往里搬?可见也不是什么好宅院,一会儿你到了地方机灵点,讨个话头儿,我跟老爷提提,看咱们能不能搬到东大街,那才是好地方。”说完将帘子一放。

    丫鬟在外面撇了撇嘴,东大街当然是好地方,是有钱有势的男人住的好地方。

    这边的瑞珠也同样撇了撇嘴,“小姐知道咱旁边的院子住着什么人呢?一个小小商户养在外面见不得人的外室,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家的小姐呢,还轿子丫鬟的,真真笑死人了。”

    “若是早知道这里住的是这样的人,咱就不租这宅子了,没的让人以为我们跟她是一样的身份,见人矮三分。”

    “我们什么身份?”檀婉清轻声回了一句,把身份两个字特意咬重了说。

    瑞珠赶紧下意识四下看,见无人,才无奈举手对自家小姐小声讨饶道:“我知道,知道还不行吗,小姐!”瑞珠有些沮丧,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她和小姐现在谁也得罪不起。

    檀婉清这才笑了笑拉拉她的手,“你看,天天提醒你,也有天天提醒的好处,你现在就做的很好。”

    说是坊市,其实就是一个贸易集市,占地是一条百米巷街,正好位于两片里宅栉比,人烟凑集的中间位置,又隔着南北街两条大街,虽然不似南大街那般大路朝天宽敞明亮,各个酒店、客栈、熟食行、当铺、米店、杂铺等商铺一应俱全。

    也不似其它大坊市各种牛、羊、马、皮毛、杂货等经营大宗的买卖。

    但是热闹程度反而尤胜。

    因这里靠得北大街近,秩序比其它地方要更好些,没什么贼痞作乱,又有周围两片宅区的客源。

    两人不过半刻的脚程,便到了市集,人来人往,口音各异,看着衣着货物,应该是卫安城外的军户或百姓,自行挑些家里的农产,或打猎的野物入城摆摊,也有一些货郎担着针头线脑剪勺脂粉的小杂货,到这里贩卖。

    虽然没有铺子,全是小摊,货物又杂,但是价格实惠,时常能买到便宜的新鲜货,赶集的人非常多,甚至还有一些军兵,得空坐在酒摊,喝几碗农家自酿的米酒,舒畅的大声说笑。

    这些军兵喝完酒居然给钱,让一些酒贩吓了一跳,后来知道是谢大人的军令,所有的守城军士,买东西都要付银,不得欺辱城中平民,百姓听闻又是一阵赞誉,欢天喜地,感恩戴德。”

    也正因为瑞珠这些日子所见,知道这里颇为安全,她才会同意带小姐来,也不必因脸上没涂炉底黑灰而暗自担心。

    两人一路边走边看,居然见到有卖家传玉镯的,玉质虽然不是顶好,但卖的价钱确实比首饰店便宜不少,当然还是要比当铺高上一些,有很多心动的妇人围着看,也不知最后被谁买了回去。

    檀婉清边走边细细打量,瑞珠则兴奋的在旁边说着,以前檀府时,府里需要什么,只需传个话儿,京城各大商铺的掌柜亲自登门送来满脸堆笑的让府里小姐夫人随意挑选,那时的她并不在意这些料子首饰,都是瑞珠一手置办,如今这个与大掌柜打过无数交道的瑞珠,居然在一个百姓集市里边嫌弃边叽叽喳喳个不停,脸上的兴奋之色难以掩饰。

    不过都是些十个八个铜钱的便宜货,她却要比当年开心的多了。

    怕被人流挤散,瑞珠紧紧挽着小姐的手,小姐的手也拉着她,两人就像亲姐妹一般,有说有笑,有时会停下来看一些京城里从没见过的民间手工艺品,赞口不绝。

    在路过一处冷清的杂货小摊时,檀婉清停住了脚,摊子里摆着些杂货,还有一堆夏天时用的纸扇,天都冷的恨不得穿袄了,谁还用纸扇,不冷清才怪!

    那小贩大概是夏天进多了扇子,手头又紧巴,这才拿出来便宜卖。

    本来一把八,九文钱的白面扇,现在给五文钱就卖了,檀婉清蹲下身拿起一把看了看,做工是粗糙的,扇面的纸质也不好,总体只能说一般般,且两面都是白面,没有任何点缀,空白的很。

    “为何不进些题字带图画的扇面卖呢?”她翻看一会儿问道。

    那小贩无精打彩,见有人问也就随口道,“这本就是白面的价儿,买回去自己题,或找人画也方便,要卖题好字画的扇子,那价钱就贵了,随便一个穷书生的润笔费就不止二两,若画的不好卖不出去,便全砸手里了,我这只是小本生意,耗不起这钱。”

    “姑娘可看中这白面扇?”那小贩本来没什么精神,在注意到眼前这个问扇面的女子,见她低着头看衣着并不起眼,但她问话时自然抬了下头看他,小贩立即眼皮抖了下,一时坐了起来,心中暗道,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美人,还是这么近的距离,他说话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姑,姑娘要是看中了,我,我可以给你便宜的价儿,一把四,四文怎么样?”说完立即拿起一把,“这把不要钱,送,送给姑娘了。”

    “噗……”瑞珠本来在旁边见小贩直盯盯看着小姐,忍不住竖起眉,结果看到那小贩涨着一张大红脸,结结巴巴的样子,真像个大马猴,又忍不住笑出来。

    小姐立即回头面色不悦的看她,她赶紧低头闭上嘴。

    “不必,你将这些扇子数数看多少,一起包起来,我都要了。”檀婉清回过头道。

    瑞珠以为小姐只是问问而已,哪想到真会买,不由惊讶的低声道:“这……这么多,买回去要卖给谁啊?”而且这白面的扇子,显然不是什么那么好卖的,普通农家哪会买这个,不结实也不耐用,就是妇人多用网纱,这种纸扇都是男子,或家有学子,及书香门地才会用上,但这么粗糙,很多人也会嫌弃的。

    “题上字画卖。”檀婉清回了一句。

    瑞珠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巴。

    虽然是粗制,但来年,五文钱是绝对拿不到的,而且只要题上些简单的字画,这些白面便立即生动起来,三五十文或许不好卖,但二十文总是有人买的吧,此时只需付出百多文钱,来年夏天,便能赚到半两银子,十分轻松的买卖,如果卖的好些,还能多赚一点。

    可惜的是,短时间内没有收入,要等上半年,对现在檀婉清来说,银子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直接关系到她和瑞珠两个人日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