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七章
    冬日里的被褥,需用大团的棉花絮好,厚厚实实的才暖和。

    可棉花贵的离谱,离最近的布坊,要买这样一条十足十的棉花被,最低也要二两银子,还是不带任何花色绣样的粗棉布面。

    连枕带褥两套铺盖搭在一起,单这一项便花去了五两银,瑞珠十分不甘心,好说歹说非得让布坊小二再搭上两小段料子,才作罢。

    两套铺盖堆在一起,便是成年男子一下子也拿不走,何况瑞珠一小小女子,只得忍气又取了几枚铜钱,雇了店里的伙计送到家。

    檀婉清正扫着屋内暖炕,这房子两间屋子俱盘了暖炕,不同普通人家用土泥筑的火窝子,是用小青砖码的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干干净净颇为秀气,上面的席子没有被主家取走,还留着,倒省了再去买席面的银子。

    有了这上有铺席,下有孔道与烟囱的暖炕,冬天却也不难过了,只是柴火却要多费上一些,她和瑞珠不可能出城打柴,一担一挑都要买,这钱花起来可想而知。

    匆匆将东屋扫了扫灰尘,开了窗子通了风,不多时,瑞珠与两个抗铺盖的布坊伙计进了院子,也不让他们进屋,瑞珠几趟搬了进去,便将人打发走了。

    “那布坊也太小了,卖的缎子只有几种颜色,老气的很,做被面一点都不鲜亮,还不如这素面的棉布看着顺眼些。”瑞珠将铺盖拿回来后,一边与小姐铺整,一边说道,边说边拿眼晴瞄小姐脸色。

    以前如何的奢华享受,现在的日子就如何的不堪简陋,这种粗面的料子在檀府时都是下人用的,小姐屋踩脚榻上的料子都比这个细腻百倍,连她买的时候都犹豫不定半天,想着便是小姐会不会不习惯。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何况还是这样翻天覆地境遇,她一个下人都要时时“触物伤情”一番,小姐心中也不知怎么样的难过,她肯定要比自己更难过许多。

    可瑞珠还是低估了自家小姐,檀婉清的脸上没什么心神悲沮的表情,也未郁郁寡欢,有的只是这两日来积攒的疲色,她摸了摸手下的被褥,又厚实又蓬松,料子虽然是棉花纺出来的粗制布料,微微泛黄带着本色,但好在结实干净,不是别人用过的,没有污渍。

    她打起精神道:“手感又松又软,应该是今年新收上来的棉花,这个价钱布坊也不算坑人,晚上能舒服睡一觉了。”这里棉花产量低,种的人少又处在边关,民不聊生的,这东西比京城贵些也正常,想着,若是来年钱不凑手,天又暖和了,倒是可以当一条棉被换些钱急用。

    瑞珠见小姐脸上并无凄怆难过的神色,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东西太多,一时买不完,只能拣着要紧的先买,家中柴火米粮都是日常不可少的物件,瑞珠想赶在天黑前把这几样办置齐全,好在坊市离得颇近,省了不少脚力。

    这条小坊市出人意料的热闹,摆摊的一家挨着一家,连多余的空隙都没有,买东西的人熙来攘往,摩肩接踵,还有一些孩童在人群里戏耍穿行,丝毫不担心被人贩子拐走。

    瑞珠找到这条张牙婆说的坊市,也是一阵惊喜,离得近不说,平日的日用杂货在这小坊市全都找得到,走上一趟,大大小小的物件都能买齐,墙根底还排了一溜砍柴来卖的柴农,大捆小摞,半长,并短都捆得整整齐齐,供人挑选,瑞珠眼前一亮,当即先走过去买了柴,老农实在,买了他们的柴火,也给送到家。

    瑞珠借着这个便利,便将针线油盐等小件一并买了,让老农一同捎上,还顺便到米店称了三斤粟米,包了几块卖相好的红枣肉黄米糕,一同带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小姐正在整理厨房,见老农将柴挑了进去,便让他放到屋中角落,瑞珠的眼光极好,挑的是几个柴农里柴最好的,见那柴农的柴火颇沉,全是老木长短齐整耐烧,檀婉清便叫住了老农,日后也不能天天到坊市买柴,而且冬日取暖柴火也用的多,需趁现在多备上一些。

    柴农一听,高兴的直搓手,有人订下柴火,也就不用他天天挑在集市上卖,也省下不少时间,自然答应下来。

    忙到现在,天色已有些暗,两人一个是不知多少年没烧过火的高门小姐,一个自跟了小姐,就没做过厨房活计的丫鬟,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团团转。

    院门口有一眼水井,用水倒也方便,主家厨房还留有一口缺了口的旧锅,时间长生了层铁诱,两人抬到炉灶上,烧火刷干净凑合着用。

    忙活半天,洗洗涮涮,三两把栗米,好说歹说,总算熬出了粥来,用买来的陶碗盛了,再将买来的枣肉黄米糕隔水一蒸,晚饭便是热腾腾的栗米粥,配着红黄相间甜软糯的枣米糕,竟也吃得香喷喷。

    厨房还留着柴火,填上几瓢水,待热了,舀进盆子里,简单的擦身洗发清理也是够用了。

    外面秋夜刺骨的冷,瑞珠掩好了火,清理完后,赶紧回到东面屋子,打开门,里面是扑面而来的暖意,早已洗好的檀婉清正坐在蓬松柔软的新棉素被中,清洗过的头发已经半干,黑又亮的披在身后,脸上少了那些灰扑扑脏兮兮的香灰后,露出比常人更雪白如瓷的脂腻肤色。

    大概是柴烧的多了些,屋里有些热,檀婉清面上有些热得发红,身上只松松着件灰色单衣,没有什么精神的坐在那里。

    瑞珠知道小姐肯定是累坏了,忙将烛火移得远了一些,然后上了暖炕,给小姐拉了拉被子,扶着她躺下:“天色不早了,小姐,快歇着吧。”

    檀婉清早已困的眼晴都睁不开了,点了点头便躺了下来,这具身体遗传了母亲得天独厚的天生白肤,也同样遗传了瓷器白肤的娇贵,檀府时还好,但自流放以来一路搓磨,实在苦不堪言,身体远比精神上更难忍受。

    若不是她平日檀府时养护得当,流放途中又尽量放宽心情,凭着一股信念,恐怕早就在半路大病一场,一缕烟魂消亡人间了,又哪能坚持到现在。

    如今松懈下来,竟是感觉到全身说不出的疲惫,身体发热,脸颊也烧红,躺下很快便无了意识。

    瑞珠正给小姐整理被子,见到小姐露在被子外的手,手心居然有两处伤口,已经微微红肿,手臂手背也有几道红色的划痕,看着虽不深,但却浮出皮肤一层,肿了起来般。

    极可能是拿柴火时刺到的,小姐皮肤生来便比别人细嫩,不经意就容易划伤皮肤,这样的痕迹若在自己手臂上,并不起眼,第二日便也消了,但在小姐身上,再被那白肤印出来,就要比旁人来的严重又得触目惊心的多。

    别人不知,她怎会不知道,小姐从小到大,哪曾受这样的苦?流放路上,她最怕的就是小姐坚持不住,怕她病在半路,怕她想不开,怕她……

    所以她处处跟着小姐,拼了命的护着,可是她一个丫鬟能护得了多少,那些押解衙差又无理的很,小姐后背她到现在都不敢看,因那里有鞭子的伤痕,那么深,没有药涂,也无法清洗,如今好了,恐怕也留下了伤疤,瑞珠心里极难受,她吸了吸鼻子,给小姐脚下的被子掖了掖,就看到以往白白嫩嫩的脚掌,全是新的旧的水泡,触目惊心。

    脚指几处显然是今日刚磨出来的,水泡几近透明,似马上就要破了般,不知要多疼,瑞珠赶紧取了坊市买的针,放在烛火上撩了下,然后手脚飞快,让人感觉不到痛意的将那几处水泡挑破,没有什么药可以用,只得拣下一条跟小二搭来的棉布,将伤口擦净,略微包扎。

    而檀婉清脸上的发红,瑞珠以为是暖炕烧多了热的,而檀婉清自己也只以为是累的,睡一觉便好。

    可谁知这一睡竟是病倒了,虽然不说不是什么要命的急病,可也吓坏了瑞珠,四处问人请来了大夫,连喝了三四日药汤,才总算好了些,之后便再也不敢劳累小姐半点,整日什么都不让她做。

    可今时不同以往,檀婉清娇贵不起,本来手头就拮据,什么都要精打细算,却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这一病,又用掉十几两,这样下去,她和瑞珠这一冬都不知能不能安然熬过。

    让她如何能坐得住?

    如今她已经不让瑞珠买那些高价的精米细米,而是买些相对便宜的糙米,能省一些是一些,糙米这东西吃着虽粗砺,但营养不比精米差,甚至比精米多保存了外层那些糠蜡与种皮,相对而言更有养分,既然有这么便宜又有营养的粮食,也不必花多出一倍的钱买贵的了。

    米存了半缸,接着菜也成了问题,这蔬菜除了买,便是自己种,可这个时候的菜半点不便宜,到了冬季更是贵的离谱,一般人家早早腌制了酱菜,整个冬日里靠着腌菜过日,可现在要酱菜,也要花银子买来才能酱,十分不合算。

    于是檀婉清就把主意打在了院子里的的一小片荒废的花圃上,让瑞珠买来这个季节可以种的结球与紫花菘的菜种。

    虽现在已是深秋,但也有一些秋季的菜种可种,哪怕过了种植的时期,长不了多大,但也能摘些青翠的菜苗来吃。

    当几名黑骑军将领从谷城门进入,准备返回北城门时,路过几处宅院,为首的黑骑军突然停了下来,似看到了什么,回头又返回到刚才路过的宅院。

    坐在马上,透过不高的院墙,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不大的院子里,一个身着颜色暗沉的粗制布衣的女子,正悠然自得的在一处空地,慢慢的用一件旧农具歪歪斜斜的拢着沟,拢完又略带些笨拙的种着菜,并时不时弯腰拔去一根半根的野草。

    可能野草坚韧有刺,女子手指娇嫩,拔,出后,竟是流出血珠来,没有想象中的尖叫,更没有面色发白,昏昏欲倒,女子只是看了看,便将伤口放在嘴边吸了吸,不在意的继续拿起农具翻土。

    马上的人,静静坐在那里,冰冷的眸光紧紧的盯着她,越看,越是蹙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