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六章
    卫安城有这样一个军法不留情的守备大人,这样一股军纪森严,完全属于大人麾下忠实的军士,这样重视良民百姓,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安全?

    谢婉清吐完之后,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坚定了留下来的想法。

    当然,成堆的尸体,血流成河的北大门还是要远远避开的,这样阴森森,像是人间狱场的地方,以后无论如何也不想光顾了。

    好在卫安城的北门,本就是军士大队人马通行之地,普通城中百姓禁止出入。

    像谢婉清与瑞珠这样头一次进入卫安城,头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的人,无不吓得是脸白脚软,但卫安城的百姓从北门返回后,却是一切如故,做小买卖的继续做着小买卖,开铺子的开铺子,逛集市的逛集,依然热闹非凡,丝毫不受影响。

    她们这样的外乡人,哪里能理解城内的百姓心中的痛快。

    上一任守备在任其间,手下兵马驻扎内城,打着死守卫城的旗帜,暗地里却随意抢夺城中百姓的财物,妻女,稍有触怒当街杀人,多少城中百姓敢怒不敢言,失去亲人的更恨不能生啖其肉食其骨,百姓日日水深火热,苦不堪言,之所以忍受,只是期盼他们能保住这座城池。

    可待瓦刺匈奴攻城之际,本应死守卫城百姓的守备与军士,却吓得屁滚尿流,连夜从北门弃城逃亡,连一响城门炮都未开。

    如此惨重的溃败,对卫城所有将士来说,是耻辱,对城中百姓来说,更是绝望,卫安城内一片狼藉,若不是谢大人带着手下兵马前来斩杀瓦刺,击退匈奴,这座城恐怕早被攻破,烧毁,化成飞灰残骸。

    当时的谢大人还不过是一小小的总卫官,如今做了卫安城守备,这对于城中百姓来说,不知心存着怎么样的希望,用力欢呼着。

    今日这般作呕的血腥场景,不仅没有丝毫损伤谢大人在百姓心中的威望,反而再度提升了高度。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在兴奋的议论。

    “小姐,你听到没,那谢大人居然出身平民,怎么可能呢?平民的身份怎么能做官?”还是镇守一座城池的军官?瑞珠有些惊呆了,扶着自家小姐问道。

    自古官员无不出身世家,虽然出身清白的平民也有科举资格,可是一无背景,又无白花花的银子求学打点,何谈什么锦绣前程。

    况且还是由最底层的兵士做起,能到这一步,只能称之为奇迹,不知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才做到的,难惨瑞珠一脸的不信。

    闻不到血腥味,檀婉清恢复了些力气,拨了拨额间有些狼狈的发丝,不必瑞珠扶着。

    瑞珠的惊讶她同样也觉得不可思夷,身处的祈馨王朝也不知是架空自哪里,但这腐败的气息,各朝各代大同小异,加之先皇驾崩,只留下几岁的小皇子,就算朝中有顾命大臣暂管朝政,可终差了一层,京城尚且如此,何况天高皇帝远的边陲之地。

    处于这种官场堕落,官僚黑幕之下,能以一介平民之身,混到四品守备之职,难度是不敢想象的,这样的战功怕也是数度以命博杀换来的。

    “宰相起于州府,猛将拔于行伍,说的便是如此吧。”她轻声道,“匈奴鞑子虽凶狠,但对有才能的人来说,也是一场机遇。”

    “小姐说的是,若没那些匈奴鞑子,说不定他现在只是个守城门的,断不能有今日的威风。”

    “也不能如此论断,有了机会,但也要看人,没听周围百姓所说,那谢大人未上任之前,便是骁勇无比,骑射无双,不仅勇于冲锋陷阵,冒险御敌,更体恤士卒,深受爱戴,民心所向,若这样还不受提拔,那这一城之守也无人可用了。”

    “哎呀,小姐,这都是些都市井小老百姓夸大其词的话,你怎么也跟着信了,左右不过一介武夫,成日只知打打杀杀,粗鄙的很,想起刚才的情形,我的心口还发怵呢,还是不要说他了。”

    这朝代重文轻武,女子皆爱才子,粗鲁武夫总是上不了抬面,瑞珠虽是丫鬟,身不由已,但也与其它少女一般,喜欢那些画本里的才子佳人,鄙视只有蛮力的武夫,这想法已是根深蒂固。

    一直养在府里的瑞珠又哪里清楚,当国之大难来时,那些口中吟诗,舞文弄墨的才子保不了家园,靠的全是那些粗鄙的武夫兵士打打杀杀,以命相拼夺得的江山。

    檀婉清也只是心下想想罢了,倒也不真当个事来讲,只是又叮嘱瑞珠几句,她们现在站在人家的地盘上,有些话万不可随意说起,以免被人听到惹祸上身。

    瑞珠再三应允,两个人才开始惦记起晚上的落脚之地。

    也只有这个时候,瑞珠才分外庆幸着,还好小姐身上一直藏着金子,否则她们就算拿到了户籍,证明自己是城边庄子的人,也混进了城里,若无银钱也是无处安身立命呐。

    人生地不熟,想在偌大的城内,找处满意的安身之所,可不容易,若只靠两人四处打听,磨破嘴,三五日也未必找得到,所以,此事非得找牙婆不可。

    三姑六婆里当属牙婆的买卖路数最多,除去买卖奴婢,还兼着卖胭脂、花粉生意,居中也给人穿插介绍些买卖,当是眼看六路,耳听八方,消息最灵通的一路。

    至于寻到后,会不会欺她们眼生,多坑些银钱,也只能全凭运气。

    两人一路打听,寻到了一处普通宅院门前,院门口坐着三五妇人,嗑着瓜子正交头接耳的唠着闲嗑儿,在有人出声问道:“这是张牙婆的宅子吗?”

    背对她们的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应了句:“哎哟,来生意了,不跟你们讲了。”赶紧拍落身上的瓜子皮,转身迎了上来,妇人眉眼看着便是极为圆滑精明的。

    还未走近,便已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找上门来的两个女子,张牙婆在这一片也是做了十几年行当的老人儿,一双眼利落的很,一打眼便将两人打量的八九不离十。

    这两个姑娘脸眉不知怎么,一样的灰灰脏脏的,虽看着不打眼,但这五官脸盘子倒是标致,尤其右面那个,若是多敷几层粉描唇画眉好好收拾下也能上得了台面,年纪看着都不大,应不超双十年华,身上的衣裳倒是老旧的很,估计手头紧巴,寻到这里,要卖身凑些银钱吧。

    这种事张牙婆见得多了,女子寻来大多是卖身丫鬟,为妾,为妓,约摸就是这三种。

    所以当右面女子询问哪里可租借房子时,张牙婆面上笑容一顿,再度打量了下。

    平日找来租借的人也不少,但大多男子拖家带口,极少有年轻女子前来,看她们二人打扮不仅卫安城中人,又如此拮据,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租得起。

    张牙婆心下想着,嘴里却道:“城中房子倒有不少,高门大户,农宅小院,贵的贱的远的近的都有,不知两位姑娘想租个什么样的?”

    “我们姐妹二人初来乍道,钱财不丰,只想寻住处安稳之地落脚,不必高门大户,只要两三间房能住人就行,若是能带处院子更好。”

    张牙婆闻言立即道:“那姑娘可来巧了,我手头上正有这样的房子,只是价钱咱得先要说个清楚,不管最后姑娘找不找得到适合的住处,咱半两银子的跑腿费可一分都不能少。”

    “半两?这跑腿费也太多了吧?”张牙婆一开口便是半两,让瑞珠鼓出了眼,小姐之前兑换了一片金叶子的碎银,也不过二两多些,这就要去掉半两,她不过是跑个腿罢了,哪值当这些钱。

    以前在檀府,这点钱自然看不上眼,可是现在她和小姐手头的钱是有数的,用一文少一文,一下子要拿出半两,便是瑞珠也不自觉的肉痛起来。

    “姑娘诶,这世道兵荒马乱的,什么东西不贵啊?如今迁进卫安城的人又多,人一多,米也贵,粮也涨,喝口水都要钱,我们这些跑腿的辛苦钱也不好赚啦,以前差点的房子八百文租一个月,现在涨到一两银,陪着客家看一圈又一圈,鞋都磨烂了,若是不信,姑娘你可以在这一片随意打听,看我张婆子跟你要的价格是否公道。”

    “公道?我看你就是多要!”瑞珠嘴边不满的嘟囔。

    檀婉清来时早有心理准备,像她们这样刚入城的,必定是要被欺些银子的,人家不宰你宰谁呢,谁让你人生地不熟,人家就赚这个钱,就算现在调头走了,寻到第二个牙婆,也依旧如此。

    何必再麻烦一遭,且半两银子也不算要的太过份,正常也要三百文左右,略一想,便直接道:“那就劳烦张牙婆了。”

    见二人真拿得出半两银子,张牙婆也是喜出望外,立即殷勤的道:“姑娘放心,这几条街的空房不少,定能找到姑娘满意的住处。”

    卫安城占地广,四街六坊,三条主道为东门大街,谷门大街,南门大街,北门接近城墙,是平日官员军士驻守之地。

    张牙婆嘴也不闲着,走哪说哪,檀婉清与瑞珠人二人细细听来,也对城中街道位置约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东大街多是富户,谷街乃是粮草屯放的重要之地,各大米行仓库都在此,若到了收激军户粮草之日,这条街是最热闹的,平时各大米行运送货物的车马也大多从此路进出,北街不必说,军事重地,南街最是热闹,城中百姓大多聚集于此。

    除三大街,还细分里巷,坊隅若干区,如门下坊、典书坊等。

    张牙婆主要是在南街与几条坊间走动,都是些极为热闹的地方,两条大街相连之处,街道遍布茶楼,酒馆,当铺,作坊,小商贩叫卖声更是络绎不绝。

    这边就有一处空房,间隔不大,大小也正好,张牙婆将人带来,那房子的主家自是一顿好夸,优点显而易见,交通方便,出入方便,独门独院又临着市集,无一不好,就是人杂了点。

    檀婉清只看了看周围,站在门口连价钱也没问,便摇了摇头。

    若她们是平民身份,这里闹是闹了些,倒也算是个方便住处,可偏偏她们的身份是假,这样三教九流的地方,揭人长短,传人之私,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的事绝不在少数,两个人住在这里,难免有人猜忌,瞧出身份端倪。

    那张牙婆以为她喜清净,又找了一处幽静的小院,远离市井,周围还有几处空房,来来往往的人也并不多。

    檀婉清还是摇了摇头,这里清静是清静,但她与瑞珠是女子,不适合住的太偏僻,恐遇到歹人求救无门。

    为了不走冤枉路,檀婉清又将自己的要求与张牙婆细细说了一下,张牙婆也想早些做完这件差事,想了又想,才道:“倒是有处离北街颇近的宅子,符合姑娘的要求,不算偏僻,虽有人家,但比市井清静。

    官军进谷街时常从那条路经过,所以毛贼格外少,两位姑娘也不必担心宵小惦记,只是离南大街远了些,但附近有一条坊市,晚上也开着,极是热闹,摊子上吃的喝的用的齐全,便宜又方便,不过房租的价钱嘛……”

    “直说就是。”

    “不瞒两位,那处宅子是顶顶不错的,家俱齐全,三间正房带着处小院子,之前住着一户商人家,后来搬到了东大街,原来的房子也就空下来了,因地点好,房租不二价,二两银子一个月。”

    “二两银子,一个月?”瑞珠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听完又开始鼓眼晴,一个月二两,一年二十四两,这哪是要钱,这是要命啊!她和小姐手里的钱换成银子也不过六十多两,这就去了三分之一还多,以后还要吃的用的花的,都这般花出去了,剩下的钱哪里够用啊!

    “姐姐,要不,咱们还是回头看看第一处的房子吧?”瑞珠瞅着那张牙婆道。

    檀婉清心下有数,之前看的两处,一处被发现身份的风险太大,另一处遇到歹人的机率又大,都是住不得的。

    其实她们眼下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安全,没有安全,留钱有何用?想了想,还是让张牙婆带她们到说的那处宅院看一看。

    张牙婆很是意外,暗道看走了眼,这两个人,不仅付得起她的半两辛苦费,居然也租得起二两银一月的房子,当真人不可貌相。

    那宅院既然要价贵,总体还看得过眼的,虽然小了些,却也五脏俱全,卧室,正房,洗漱的耳房,还有小厨房一应俱备,院子里虽然久未打理,一些花花草草死了个干净,但还有稀稀落落的三两棵桃树应景,墙虽不高,却也算结实。

    而且就如张牙婆所说,这里离那北街,只有一胡同的距离,想来在守备大人的眼皮子底下,没什么人敢犯上作乱,安全一说自不必提。

    仔细看过之后,檀婉清直接忽视了瑞珠欲言又止的目光,数了手里全部的碎银交了出去,将房子定了下来。

    张牙婆拿到半两银子,自是眉开眼笑,直道二人租的这房子合算的很,家私都是好的,什么都不用办置,只是这铺盖与锅碗瓢盆需自己准备了。

    送走了张牙婆,又与主家说好每月收房租的日子,两人总算是住了进去。

    一下午的奔走,一旦松懈下来,檀婉清已是摇摇欲坠,只觉两腿麻的如灌了铅,不由扶着屋里一张椅子坐了下去,瑞珠照顾她坐下后,出去将房子前后转了一遍,又回来说出了许多缺少之物。

    厨房的柴,取暖的炭,天冷了两床厚被褥是必不可少的,米面油盐锅碗瓢盆都需要买,她们换洗的衣物也要置办,还有许多针头巴脑的物件,檀婉清刚歇了一会儿,就被她飞快的话说的头昏脑涨,忍不住打发了她出去。

    揉了揉头,这才从荷包里倒出剩余的金叶子拨在手心数了数。

    面上略有愁意,这些金叶子换成银子看着许多,可却不经用,置办了家什,再留下半年房租,剩下的也寥寥无几,或许勉强能熬过冬天,可若再无什么进项,来年她与瑞珠两人可就要吃西北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