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画风错乱的世界gl > 第196章 对战
    你猜猜这是啥其实要说实话的话,这四个人其实也算不上有多健壮,只是这灵舟实在太小,所以这个画面就有点搞笑了。不过笑归笑,叶依还是停下来了。她一是觉得自己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跑了反而显得自己理亏,二是她也是有底气的,符宝在手,谁怕谁?

    停下来仔细一瞧,叶依觉得有些不妙了。这四个人中有三个人她都看不透诶!另一个倒是看出来了,大概是和自己一样的炼气九级,可能还没有到圆满。

    不过她也没有慌。虽然对方看起来来者不善,但是记忆中自己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些人,也有可能是误会吧?再说了自己可是出来历练的,见了人就跑算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畏畏缩缩的,怕是一辈子都进不了筑基吧!

    来人见她停下了,也在她不远处停下了灵舟,并气势汹汹的向他走来,开口就道:“把储物袋交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

    叶依当下脸一沉,虽然她是不想与对方交恶的,但对方显然不这么想,一上来就让她交出储物袋,这不是抢劫是什么?当即从袋子里取出一把符箓,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

    对方大概也没有想到叶依会在明显处于略势的状态下果断进攻,被迫吃下了这一击,不过好像临时拿出了什么挡了一下,并没有被打得太惨,饶是如此也还是灰头土脑的。

    似乎是被这一下打懵了,对方直到叶依拿出灵舟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愤怒的冲了上来。不过叶依才不管他们愤不愤怒呢,拿出了灵舟就打算跑,反正对方又追不上。不过意外的是,不知为何,灵舟竟然动不了了!

    对方见状,也不急着上来进攻了,而是得意的说道:“哈哈,刚刚看到你的灵舟之后我们就在附近布了禁制符,像灵舟这样不能认主的灵器是用不成的?还想跑?我们万符阁是那么好惹的吗?”

    叶依默然。其实她刚刚想跑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家伙都是万符阁的人。同为八大门派,万符阁虽然要比云天门差一点,却也相差不多。虽说不是惹不起,但是她也不清楚,这些人中是不是有谁的后台很硬,而且她为了更好的历练并没有带上云天门的标示,这也是这些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之一吧。

    想了想,叶依还是拿出了云天门的内门弟子铭牌,高声道:“我乃云天门内门弟子,诸位万符阁的道友,叫住叶某到底有何贵干?”

    那四人见到云天门的标示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大概是没想到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叶依竟然会是云天门的弟子吧。像他们这样的弟子不都该以宗门为傲吗?为什么这个人之前不表露出来呢?

    不过八大宗门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好冒充的,眼前这个人既然敢亮出来身份,多半是真的。这四人有些犹豫,对视了几眼后。似乎下了决定,其中一人走出,冲着叶依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师妹,不瞒你说,我们刚刚丢了一样东西,听说在师妹这里,所以才急冲冲的追上来,为了澄清此事,还望师妹能让我们检查一下储物袋。”

    叶依对于这些动不动就要看人储物袋的家伙实在是心有不满,但是说实话,她也确实不想和这些人动手——打得过就打是勇气,明知打不过还要凑上去那就是傻了,她可一点都不傻。

    因此,虽然心有怒气,叶依还是柔声说道:“不知众位师兄刚刚丢了什么,师兄说出来,也让师妹好寻找一下。”

    然而对方却依旧是咄咄逼人的样子,拱手说道:“不瞒师妹,这样东西关系重大,还望师妹把储物袋交出来,让严某亲自检查一下。若是没有,严某自会双手奉还,并亲自向师妹道歉。”

    叶依不禁皱眉。其实听到万符阁,又听到对方丢了东西,她已经猜到多半是之前在坊市买的那几张没有名字的符惹的祸了。她其实并没有和对方硬刚的打算,刚刚报出宗派名字也是想让对方有所顾忌,好和气了事。

    若是对方不那么强硬,也愿意补偿她之前买符文的花费的话,还给对方也无妨。哪知道对方还是如此强硬的要看她的储物袋?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没有直接动手了。可是要看储物袋也是不可能的啊?她储物袋里那么多贵重物品,怎么可能就这么打开让人看?

    不过这些人也好奇怪啊,明明听到我是云天门的弟子的时候顿了一下,说明他们也是有所顾忌的,怎么还是这么强硬的要看我的储物袋?难道师姐说的是错误的?还是说这些人后台强硬到不怕宗门追查,想要对我杀人灭口?

    在那胡思乱想的叶依却不知道,这次真的是她亲爱的师姐弄错了,或者说是因为本身没有经历过所以出了岔子。云天门的内门弟子这个身份对于非八大门派之人还是很管用的,但是对于同为八大门派的弟子,却没有那么管用。

    其实要说不管用却也不是,八大门派虽然也有强弱之分却相差不大,谁都不敢说能灭了谁。叶依这里之所以这么不管用,其实还是因为她太弱了。

    八大门派之间大多是知根知底的,规矩也差不多,都是以筑基为界来区分内外门弟子。虽然说炼气期弟子也有能提前进入内门的机会,但是即便提前进入了,也只能当个记名弟子,没有什么强大的师承。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强大后台的修二代,修三代之类的,也可以提前进入内门。不过这类人的身边多半会有强大的护道者跟着,哪会像叶依这样孤零零一个人?

    雷凌天赋异禀,筑基期没有经历什么瓶颈就顺利抵达了,自然也是没有经历过这些。而且她本就顶着“千年一见的天才,元婴尊者的钦定弟子”的名号,即使出来历练,也没有什么人敢随便惹她,她的经验,对于叶依来说自然没有那么适用。

    叶依自然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默默地看扁了,对方四人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被他们小看的人其实有一个志愿护道者在默默地跟着,双方就这么默默地对峙着,眼见着就要动手了。

    是的,叶依决定要动手了,虽然并不想惹事,她也受不了对方这副盛气凌人,无事生非的样子。而对方么,既然一开始并没有把叶依放在眼里,自然也是不会害怕动手的。

    看着对方那一脸“我就是不在乎你的身份有本事打我啊”的样子,叶依默默地笑了,左手攥着符宝,右手三张雷击符飞了出去,然而对方也是早有准备的样子,立马出现一个护盾挡住了符箓。

    叶依见此,毫不犹疑的激活了手中的符宝。铺天盖地的雷电如灭世雷霆一样席卷而来,只一瞬间就把护盾打破。里面的人虽然在下一刻就反应过来,立马掏出了防护法器,然而金丹真人亲手制作的符宝威力何其大?更何况这还是以攻击著名的雷系灵宝?下一刻,法器就被利索的打破了里面的人自然也是魂消骨散了。

    叶依收起了手中还能用两次的符宝,面对眼前的一片焦炭叹了口气。第一次动手杀人,她的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然而自己只是注入了一股灵力,对方就这么死了,她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虽然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杀人是不能避免的事,自己为此也做了不少准备,但是,瞧见这四个之前还气势汹汹的人下一刻就化为了一堆焦骨,她的心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当然,这股忧伤并不是对这四个之前还想要干掉自己的敌人,要说的话,大概是在感叹生命的脆弱吧。这四个已经算是修炼小有成就的人都死得这么干脆,那么自己,又会不会在什么时候被别人随手就干掉了呢?就算雷凌会保护自己,但是,雷凌本人,也只是金丹期而已,她之上,还有那么多强者。更何况,就算是雷凌,也不可能保护一辈子吧?

    这一刻的叶依,前所未有的涌起了想要变强的念头。

    站在原地沉思良久之后,叶依悠悠的叹了口气。随手把自己的战利品拿走了之后,叶依埋葬了这些人。

    转身,叶依拿出了灵舟。周围的禁制早已消散,她觉得自己是时候,突破了!

    我虽然是个剑修,我师父可不是,她是个符修。不过我自小被师傅抚养长大,也就顺势拜在了师父门下,反正云天门并没有特别厉害的剑修,至少没有比我师父更厉害的剑修,我又自小聪慧,擅长无师自通,凭着秘籍,就顺顺利利的修到了金丹期,而且将来还会修炼到元婴、合道、大乘期,那些人眼馋我师父收了个好徒弟,却不知道,没有师父,我早就死了。

    据师父说,她是在一个春天的早上捡到我的。询问过附近的村庄,得知我是因为天生紫瞳,被视为妖魔,所以才会被抛弃的。师父了解清楚后就毅然决然的把我带回了云天门,从此既当爹又当娘的把我抚养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