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画风错乱的世界gl > 第78章 船上
    船开了之后叶依就跑去找雷凌了。毕竟她们这个修为,哪怕是“秉烛夜谈”,也不会影响参赛时的状态。

    这种大型灵船虽然速度不算慢,也不可能比得上传送阵,想要到达云霄殿,大概是要十多天的。不过也不用着急就是了,作为和东道主平起平坐的八大门派之一,去得再晚都会给他们留位置的,根本不用像那些散修,或者小门派,每次都得急匆匆的去,就怕去晚了就找不到位置了。

    叶依找到了雷凌的房间,推门而进。雷凌毕竟也是宗门的头号种子房间是要比她的豪华一点点的,叶依倒也更愿意留在这里。

    不过即使是和雷凌同处一室,叶依也没敢有太亲近的举动。这艘灵船毕竟是由领头的元婴长老掌控的,虽然说师父也说了,元婴期的神识是不能把灵船中的一切都掌握的巨细无遗的,但她还是不愿意被别人看到,毕竟这船上大佬众多,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不过话虽这么说,握握小手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叶依靠着雷凌坐到了床上,打算开始和雷凌聊聊天。

    然而雷凌心中有事情,所以聊天总有点心不在焉的。

    她这个心思,还是关于龙傲辰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龙傲辰后来之所以能顺利拜入元婴期的门下,和这次比赛中的大放光彩关系密切。如果没有这次比赛的出色表现,只是个半路入门的筑基期的龙傲辰理应是得不到重视的。

    不过她也只是记得而已。因为在她的记忆里自己是没有和龙傲辰打过的。毕竟龙傲辰就算再怎么出色,实际上作为筑基期都不知道有没有达到巅峰的他,所谓的好成绩也就只是个百强而已,因此当时剑指前三甚至目标冠军的雷凌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他的。

    而现在,雷凌在想,要不要告诉一下师姐和师妹,见到这个人就干掉他?毕竟她一个人的话,遇见对方的几率其实不算太大,而不在赛场上的话,路上遇见对方就一剑干掉对方这种方法也太高调了,很有可能引起上寒宗的不满。

    不过就是在赛场上杀人,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毕竟这场比赛,名义上是不准杀人的。虽然每年都会有几个倒霉鬼死于意外,但是想在赛场上“失手杀人”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保护参加的人员人生安全(同时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东道主派出的裁判,会比参赛选手厉害很多,至少,要是可以在有人要下死手的情况下控制住双方。当然,即使是八大门派财大气粗。也不可能场场都派元婴期的当裁判,一般在一对一的比赛的时候,都会派出比其中修为最高的选手还要高两小阶的裁判。

    也就是说。雷凌她本人上场的话,裁判一般就是元婴中期了,面对这样的裁判,即使是她,也不可能毫无痕迹的干掉对方啊!

    相比较之下倒是叶依更有可能。毕竟她的裁判应该只是金丹高阶的,她也是知道叶依的功夫的,虽然肯定打不过裁判,但是装作下手快了点的样子干掉对方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现在,她很是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叶依呢?毕竟即使告诉叶依了,她还面临了一个问题——万一,要是叶依也排不上怎么办?毕竟她们又不是东道主,想暗箱操作控制配比那更是不可能,还好对方也不是,这样的话倒是公平了。

    雷凌在那里纠结的要不要告诉叶依,一边的叶依有点不耐烦了,身子一歪就靠了过去。

    其实以雷凌的精神强度,就算在想着心事,要应付叶依的聊天还是没问题的。只不过叶依已经相当了解雷凌了,虽然还没到雷凌撅个屁股就能知道她放什么屁(雷凌:我又不吃五谷杂粮,不放屁!)的程度,但是雷凌有心事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满意的见到自己打乱了雷凌的思绪,叶依又得寸进尺的把双手揽上了雷凌的脖子:“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

    雷凌被她这肉麻的叫法震得抖了抖,实际上,上一辈子的叶依还是相当克制的,虽然偶尔也会这么叫她,但是一般都是在两人私下里亲热的时候,可不会在这么容易被打搅的地方就这么叫她啊(原.叶依:我叫了,你敢应吗?)

    不过叶依的手已经缠上来了,雷凌也没敢挣扎,犹豫了一下,雷凌还是决定说出来:“实际上,我有个想要干掉的人,应该会出现在这次大会上。但是对方也是八大宗门的弟子,只能在赛场上干掉对方了。小依,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叶依当即表示她来了兴趣。在她心目里雷凌一向是那种有仇当场就报了的人,怎么了这是,积仇吗?

    不过她并没有一口就答应下来。雷凌的敌人,修为会低吗?

    “师姐的仇人?我对付得了吗?”

    “其实算不上我的仇人。只是我总有一种感觉,现在不干掉他,以后就没机会了。对方只是个筑基期,你应该是能干掉的。只是要是在赛场上杀人,被评定为恶意杀人的话,那你的这场比赛,就……”

    在擂台赛中,虽然有规定不能杀人,但是刀剑无眼,每次死在比赛中的人也是不在少数。难道说每一场都要杀人者偿命吗?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在上台前,他们都是签过生死契的,也都知道可能性命不保,然而,他们还是选择了上生死场。在这里,宗门子弟挣的是宗门荣耀,是自己在宗门中的地位,而散修,挣得不仅仅是奖励,还有可能被大宗门看上的那一份希望。

    因此,如果在赛场上杀了人,那面对的,就只有终止比赛了。这使得在赛场上杀人,需要具有极大的风险。这也是雷凌犹豫的主要原因——这可是叶依结丹以后的首次亮相啊,就这么结束真的好吗?

    叶依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一点。毕竟师父之前也说了,让自己高兴就好。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取不得什么好成绩,师父也不会伤心吧?之前自己说了要取得个好成绩来给师父看看,也不是真的多么看中奖励,只是想让师父对自己刮目相看罢了。

    嗯,现在想想,其实让师父刮目相看,好像也没什么自豪的就是了……

    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叶依开口:“师姐,你要杀的人是谁?是哪个门派的?”

    “应该是上寒宗的,名字的话?叫龙傲辰。”

    “龙傲辰?!”叶依有些惊讶的喊了出来。

    “怎么了,你认识吗?”雷凌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说,叶依也觉醒了前世记忆?

    叶依自然不可能觉醒前世记忆,或者说某种程度上她已经觉醒了,只是和雷凌想的不一样罢了。她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总觉得这个名字……好有既视感啊……

    前世作为宅女的叶依自然也是看过不少小说的,像是龙傲天这样的名字自然是见过的。难道说,自己竟然是穿越进了一步小说里面吗?

    可是自己好像也没看过哪部小说主角叫龙傲辰啊,更没有主角叫雷凌的小说了。难道说是巧合吗?还是说,自己其实确实是穿书了,只是自己没看过这本小说而已?

    …………算了,无论是哪种情况,自己现在都回不去了。而这个龙傲辰,听着就很危险啊,还是听从师姐的,先把他干掉吧。

    等等,这么想想,也有可能那个穿书者就是雷凌啊,龙傲辰是主角,那么我是,女主角或者大BOSS?

    算了这么一想更不可能啊,现代社会哪里养的出来这么纯情的孩子啊!你是哪个年代生的喂!

    摇了摇头,叶依停止了胡思乱想。转而对着雷凌的耳朵吹了口气,说道:“不认识呢,不过从名字看大概是个很狂傲的人吧。就如师姐所说,如果我遇到了他,就干掉他吧。如果我因此而禁赛了,呵呵。”

    说道这里,叶依停顿了一下,对着眼前的耳朵咬了下去,并轻轻地说道:“那就由师姐来补偿我吧。”

    雷凌也不知联想到了什么,不只身体是僵硬的,连脸都转过去了,一点都不敢转过头来看叶依,不过叶依也不在意,继续挂在雷凌身上对着她亲亲我我,嗯,谁让她摊上了个这么害羞的恋人呢?只能她来主动了。

    接下来在船上的十多天,雷凌都是在痛并快乐中度过的。虽然她也很喜欢和叶依亲热啦!但是在这种地方亲热,总觉得有人下一刻就要冲进来了好吗?完全无法放下心神来好好亲热啊!

    雷凌的心思,叶依大概是看懂了。不过,她才不会如雷凌所愿呢!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