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画风错乱的世界gl > 第59章 修行
    啦啦啦让我们一起防盗~~~~~~~~~~~~~~~~~~~~~

    底下有正文

    底下有正文

    虽然心里挺满意的,但是表面上,舒云卷觉得自己还需要做做样子。总是夸奖她的话,会让她有自满心理的,这样是不行的,嗯。

    所以对于叶依选出的这份材料,她的评价是:“虽然种类上是选对了,说明你对书中的内容掌握的还不错,可是这个灵药,选的并不是最好的啊,看来你的识灵术,还得多练练。”

    叶依听了倒是深以为然。说实在的,这本来就是她第一次真枪实弹的使用识灵术啊,会出错也是当然的。她以前都没有机会对着实物练,哪里来的熟练度?就像你给了别人一把枪,让他练枪法,但是却不给他靶子,只让他对着空中射击。虽然说时间长了可能会适应后坐力吧,可是这对准确度并没有什么帮助吧?

    叶依点头表示她会乖乖练习的。舒云卷见此很满意——嗯,终于有个听话的徒弟了,好有成就感啊。然后,师父就给她拉出了一车的灵草,让她慢慢练习……

    面对这慢慢的一车灵草,叶依无奈的叹了口气。看见师父愉快的走掉了之后,她的这口气叹的更深了。总觉得这个师父拜错了啊,虽说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可是这也太松散了吧?

    不过走到近前,看清楚这些灵草的名字之后,她不得不承认,拜个师还是有好处的。至少这满满的一车灵药就不是小数目。虽然都只是用来炼制1—3级丹药得到灵药,可是这一车下来,也得有个上百中品灵石吧。虽说她也不是出不起,可是要是让她就为了练习识灵术就花费这么大,肯定是不乐意的。

    已经走掉的师父当然是不知道叶依竟然会被那车灵草所感动。对于她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成本,作为宗门数一数二的炼丹大师,每年宗门都会送很多灵草来给她炼丹,这些低级的就是浪费了都没有人会说她什么,更何况给叶依做识灵术的练习也不会浪费什么。

    不过这次舒云卷走掉还真不是为了休息,而是去了炼丹房,准备炼丹的。叶依的灵力不够凝实并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进阶太快造成的。这种时候就需要固灵丹了。只要不是用丹药硬堆上来的,使用固灵丹应该就可以推开最后一扇门,直指金丹了。

    然而她的手上并没有这种丹药。固灵丹也分3级,只有元婴以下的人服用才有用。雷凌的基础一向扎实,向来用不上这个。至于老大吗……她自己就是个炼丹师,炼制这种丹药绰绰有余,完全不需要她多管闲事。

    而她亲自出手的固灵丹,效果肯定比市面上买的要好得多,毕竟她可是方圆万里内最好的炼丹师啊(方圆万里就你们一个大宗门好吗),叶依要是服用了她炼制的固灵丹,大概可以在三年内结丹吧?

    ……没办法啊,闭关之前二徒弟那被拆散了的恶狠狠的眼神她还记忆犹新啊,就是当年把她在屋子里硬关了五年,也没有用这种恶狠狠的眼神看她啊,怎么她这次闭关还不到10年,以前虽然有点冷冷的,但其实还是很可爱的小凌儿就会用这种眼神看她呢QAQ

    还有修为也是,这才几年啊,凌儿的修为就已经金丹巅峰了。要不是为了那件事做准备不方便晋升,恐怕现在已经是和自己平起平坐了的元婴期了吧,徒儿晋升的这么快,还是在自己闭关的时候自己修炼的,让她好没有成就感啊……

    还有茗儿也是,虽然修为晋升的速度不算特别快,但是自己面对她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底气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自己作为师父的尊严呢!

    还好有这个新收的小徒弟。不管以后怎么样,只是现在还是很听话的嘛。自己让她做什么,就乖乖的去做了。而且根据自己这半年来的试探来看,好像真的没什么目的。那就奇怪了,凌儿好好的,为什么就突然看上她了?

    而且听茗儿说,还是凌儿自己主动找到叶依的,为此还调动了外门的关系。之后也一直是不计代价的在培养,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凌儿真的是动了心,所以才这么主动,可是叶依当时还只是个外门弟子啊,修为还不到筑基期,相差这么大,到底是怎么看上的?

    完全不知道其实是自己被当成了幌子的舒云卷还在冥思苦想,不过无论她怎么想,恐怕也是想不到真相的吧。毕竟重生这种事……嗯,在修真界还是夺舍更现实一点。

    还好的是,经过舒云卷的考察后,她还是基本认可了叶依的。毕竟这么天才却又老实听话的弟子,真的是不多见了啊。说起来她之前收了两个单灵根的天才弟子,其实是很为宗内其他元婴期的尊者所羡慕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收到那么称心如意的弟子,她却一收收了两,当然要被那些死活都收不到合适的弟子的倒霉蛋羡慕了。

    但是她心里也很苦啊!弟子聪明确实不怎么用人管,可是太聪明的弟子,她不听话啊!而且即使不听话,人家的修为还蹭蹭蹭的往上走,让她想管都没得管。

    你看,她这回不就闭了6年的关嘛,接过一出来,本来还只是金丹中期的二徒弟,就金丹巅峰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变得比以前有威严,原来还能逗逗的,现在吗,虽然还能逗,但是那威严的眼神看过来,自己不知不觉就不敢逗她了……

    大徒弟就不必说了,满满都是泪!在她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特别有主见,虽然让她做的事情都会做,但是在让她去做一些傻事的时候,那像是看到傻子的眼神总是让她心里毛毛的。像是自己如果让她去挑那一车的灵草,虽然会照做,但是绝对会飘来一个“这么简单的事还要训练你当年一定被师父压迫的很惨”的眼神,最让她想掀桌的是,即使不经过训练,她也能挑出最好的灵药。你天赋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