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画风错乱的世界gl > 第27章 番外
    一闭眼一睁眼就回到了百年前,这种事情,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经历过,反正我是经历过了。对此,我的感受大概是惊喜。毕竟百年前的话,就意味着大陆还没有纷乱。战争还没有开始,许许多多的人还没有死。包括她……也没有死。

    我叫雷凌,女,年龄的话是秘密,现在是云天门苍燎峰锋主的真传弟子,金丹期,剑修。

    我虽然是个剑修,我师父可不是,她是个符修。不过我自小被师傅抚养长大,也就顺势拜在了师父门下,反正云天门并没有特别厉害的剑修,至少没有比我师父更厉害的剑修,我又自小聪慧,擅长无师自通,凭着秘籍,就顺顺利利的修到了金丹期,而且将来还会修炼到元婴、合道、大乘期,那些人眼馋我师父收了个好徒弟,却不知道,没有师父,我早就死了。

    据师父说,她是在一个春天的早上捡到我的。询问过附近的村庄,得知我是因为天生紫瞳,被视为妖魔,所以才会被抛弃的。师父了解清楚后就毅然决然的把我带回了云天门,从此既当爹又当娘的把我抚养长大。

    还好我天生早慧,5、6岁就熟读诗文,7、8岁就成功引气入体了,作为单系雷灵根,我也不负众望,15岁筑基,25岁结丹,至于多少岁成婴的,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我口中的她,是我的爱人。

    我第一次知道她,是因为听说我的师父有收了一个记名弟子。虽然身份上还远远比不上我这样的真传弟子,但我的师父毕竟是门中仅有36人的元婴尊者,她的弟子,即使只是记名弟子,也是比得上普通的金丹真人的真传弟子的身份的。听说她刚刚从外门升上来不久,这样的她,为什么会被我的师父看上?

    我跑去见了她,当然,她是不会发现我的,毕竟我是偷偷的去见得她。为什么要偷偷的呢?我也不知道。虽然师傅收徒很少,真传弟子只有我和师姐两人,但是记名弟子还是有好几个的啊?毕竟师傅是宗门首屈一指的符箓大师,就是看在为宗门培养精英的份上,也是有收不少弟子的。可是像她一样刚刚晋升内门,就被收徒的,确实绝无仅有的。

    她是特别的,我很肯定。

    这份特别,不仅仅是因为师父。我很肯定,这次师父的收徒并不是因为她是宗门内声名鹊起的符道天才——她才刚刚晋升,有什么名声可言?也不是因为受人所托,要是背后有人的话,就不用在外门待那么多年了。要知道外门内门待遇差别可不小,要是可以,谁愿意待在外门?

    她到底有什么特别?我觉得我要好好观察观察。

    当然,我的观察是不会让她发现的。毕竟我是个金丹期啊,而她还只是筑基期,以她的修为是发现不了我的。当然,偶尔,我也会正大光明的观察她,毕竟我是师姐嘛,还是师父唯二的真传弟子,师父境界高深,很少亲自授课,至于师姐,因为要主持峰中各项事务,空闲时间也并不多,所以,向师父的记名弟子授课这一任务,就交到了我的头上。

    这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虽然并非专修符道,但是作为天才的我,符道上的修为也是有着入室境的。至于师父的这些弟子,虽然都是符道天才,但限于修为,倒是只是登堂境的。即使是登堂境的巅峰,那也比我低。总之,教授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在教授她的过程中,我再次确定了,她是特别的这一点。首先,作为一个刚刚晋升筑基,进入内门的弟子,就已经是登堂境巅峰这一点,就已经很特别了。据我所知,并没有什么人特别的给她开过小灶,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毕竟她的过去很简单,我稍微一调查就知道了。

    其次,她本身,也是很特别的。

    她很勤奋。这没的说。修真之人,懒惰的不会长命。想要更好的活下去,就只有努力的修炼。

    她很聪明,我教的知识一点就通。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晋升筑基也是要经历洗精伐髓的,脑目清明也是洗精伐髓的效果之一。笨蛋是没那么容易筑基的。

    她也很成熟。虽然论年龄是我比较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不知所措的总是我。难道说外门真的那么磨砺人吗?导致她小小年纪就如此成熟?

    我不知道。但我绝对时间会让我知道的。在她修为进阶为筑基中期之后,符道修为也终于进阶了。师父,也正式把她收为真传弟子。

    成为真传弟子以后,我们两个住的地方离得更近了,我们之间的相处,也由原来的我去观察她,演变成了她来找我。

    我觉得很奇怪。

    虽然我确实是师姐啦,修为也确实比她要高。但是,我并不是符修啊?虽然有随着师父学习符道,可是,我却对于剑道更感兴趣,现在也确实算得上宗门的第一剑修(当然这也和宗门并没有元婴以上的剑修有关),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你都更应该去找师父啊,论修为,师父在我之上,符道境界更不必说,你已经和我是同一个境界了,我又有什么,还可以教你呢?

    我不知道啊。不过我也没有问你。因为对于我来说,也并不讨厌你来找我。即使你来找我,也只是和我谈一些日常生活上的事,我也是觉得挺快乐的。

    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大师姐,但是我还是想说,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师妹,真是一件开心的事。从小以来,我的师门,我的师父就告诉我,作为修真者,最重要的事就是提升修为,而我,在每次修为进阶的时候也会很开心。不过现在,令我开心的事又多了一件,那就是她的到来。

    渐渐地,随着时光飞逝,我的修为还在不断提升着。终于,在她迈入筑基高阶之后,我也面对着一个问题:我的修为渐渐到了巅峰,该晋升元婴了。

    作为剑修,我在战斗上无所畏惧。但是同时,剑修也有一个特点,也可以说是缺陷——剑修的晋升,必须在战斗中晋升。

    之前之所以可以在宗门停留这么久,也是因为我在晋升金丹以后,已经在外面经历了很多战斗。这段时间,也是在消化以前的战斗经验。而现在又到了瓶颈,我已经不能在这样平静的修炼了。而在突破元婴这一道关卡时,更需要大量的战斗,这也就意味着,我不能在宗门内继续待下去了。

    毕竟,想要突破,需要的事不论生死的疯狂战斗,这样才能压榨出我的潜力,这是宗门内正常的比斗所不能满足我的。我必须要出去,要战斗,而这,意味着我将要离开她,毕竟,即使是我,也不能保证可以在疯狂的战斗中保护她。

    我有点失落,但还是选择了出去战斗。毕竟,修为才是修炼者的资本,没有了修为,你什么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