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570章 你们继续
    叶梓听郑柏飞那么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她不需要知道什么“范老师”,全世界那么多做音乐的,她只需要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就好。

    郑柏飞以为李珍要问下去的,他坏坏的看着李珍。

    “你就不想知道饭老师搞哪方面的音乐?她其实主要的还是个电影演员。”

    “哦,那不是正常的吗?现在好多明星演完电影之后跑去再出两张唱片赚钱也是有的,不见得就是真的懂音乐的人。”李珍不以为意,准备走过去帮着儿子摆弄他的吉他。

    “你真不知道饭岛爱呀?我的启蒙老师……”郑柏飞是急了,说这个话他就是暗示李珍,她却不知道,让他红着脸说。

    “这名字真怪,是她的艺名?给你启蒙了什么?音乐?”李珍还真不知道什么饭岛爱。

    “想知道?嘿嘿,你过来我和你说。”

    郑柏飞朝李珍勾了勾手指头,笑得更加坏了。

    李珍觉得怎么就那么怪异呢?走过去风险郑柏飞说。

    等郑柏飞在她耳边说了,她的耳朵一红,然后整个人就跟着烧了起来,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呀?还把她搂在怀里,那个手往哪里放,还捏。

    “走开,孩子在旁边看着,你也下得了手?”

    郑柏飞想他怎么就下不了手,自己的老婆,他就喜欢下手了,托着她腰的手在往裤子里面滑,整个手掌就拖住了半边臀部,他就喜欢看急诊挣扎,又在上面捏了两把。

    “不要亲。”李珍偏着头,拿手去推郑柏飞,不但没有把人给推开,郑柏飞的另一只手又滑进了李珍的内衣里面,

    在一旁摆弄自己吉他的郑悦书抬起眼皮老了一眼自己父母,摇摇头继续摆弄自己的吉他,现在这个时候吉他才是他最关心的,最喜欢的。

    谁知道边上的两个人不自觉,弄出来的声音那么大,妨碍了小家伙弄他的琴弦。

    郑柏飞拿嘴去咬李珍脖子出衣服的扣子,他也不是真的就那么饥渴,就是想逗逗李珍,让她着急。

    果然她就躲来躲去,眼看着人都要生气了。

    “你们两个干嘛呢,就不能进屋子里面去关起门来?”郑悦书皱着眉头,他很想好好的摆弄一下他的吉他的,左一下右一下的,叫他怎么专心?弹出来的声音不对呀。

    这次李珍终于一把把郑柏飞给推开了,脸黑得跟什么似的,还黑里透着红,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打情骂俏的人,现在还被自己儿子给看了去,看着郑柏飞那样子,现在也是心里鬼火冒。

    “刚才我和你妈是在打架,我们两个闹矛盾了。”郑柏飞讪讪的编了一个以为能哄住小朋友的借口。

    “那你们两个刚才是在像动物一样撕咬吗?”

    郑柏飞:……

    李珍:……

    世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郑悦书终于可以好好玩他的吉他了,可是谁能告诉他,他的姿势摆得那么好,为什么从吉他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就是不对呢?不是他要的曲子。

    郑柏飞在卧室的床上搂着李珍哄,他不是故意的,谁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就这样了,他小的时候那里懂那些,有吃有玩就开心了。

    “妈,你帮我看看……”郑悦书推开父母的房间,看到就是他爸要搂他妈,她妈推了他爸一下,没有把他爸给推下床去,他爸跟个狼狗似的扑了上去。

    他妈一定是肉骨头吧?

    “怎么进来不敲门?”

    “你们干什么不关门,继续。”郑悦书说完也不去看床上的两个人有什么反应,自己退了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关上就关上了吧,想着还有事情没有说完,又推门进去,这次换了他妈扑倒他爸,两个人这是没完了。

    “哦,我进来就是想说我不会再进来了?”

    郑柏飞这次是彻底被李珍遗弃了,本来开始是想呆在卧室里面的,无颜面见儿子,现在也不用待在卧室了,怕儿子以为两个人真有点什么。

    谁说的小朋友就什么都不懂的?

    李珍觉得自己儿子懂的很多,是不是遗传呀?想到这里又想起来郑柏飞说那个饭老师,男人都是下流的吧?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干嘛?”郑柏飞被李珍那回眸一瞪,瞪得有点身子发麻,主要是那眼神跟刀子似的,直插他下体重要部位。

    “恶心。”

    小曦的幼儿园生活并不是那么顺利,开始的几天还好,过了几天的新鲜感之后就不想去学校了,觉得没有意思。

    好像小朋友们也不是那么的友好,不怎么愿意和她一起玩。

    叶梓不让小曦逃学,说是不能养成这种习惯。所以尽管小曦早上起不来,她也会按时把人给挖起来,然后开车送学校里面去。

    “一个小孩子,那么点大,少去几天幼儿园又怎么了,现在幼儿园又不教知识。”白淑娴这话只能和韩文君说希望可以引起共鸣,她给叶梓说一点作用都不起,别老说的时候叶梓不出声,反正到上学的时候是一定要送孩子去的。

    她的话就是耳边风吧?

    韩文君没有发表意见,她甚至都没有听进去她妈说了什么,她很忙的,脑子里面随时都在想事情,还有夜大这边这几天有考试,她都没有来得及学习更多。

    “……你在听我说话没有?”白淑娴老韩文君走神了。

    “啊?妈,你说什么?”

    “我问你现在蒋欣那边她爸有没有按时给钱,不能说咱们家现在不缺钱你就不要,你这心软的毛病什么时候才改?

    ”白淑娴已经将话题从小曦身上转移到蒋欣的问题上。

    按照白淑娴的想法就是不能让蒋毅日子好过了,搞外遇离婚是吧,该给孩子的钱一分都不能少,看你现在和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

    “知道了,有给。”韩文君这话只是说给白淑娴听的,其实蒋毅那边都好几个月没有给钱了,她没有时间问他要,那人也不会主动给。

    “有给?”白淑娴怎么就不相信呢?

    再问一句,“他怎么会有钱给?”

    对呀,从哪里找的钱,别看单位不错,每个月赚的也就是死工资,一家人都要花,再娶生那个孩子不得也还要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