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567章 我不哭
    当妈的怎么可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叶梓很后悔自己当时打了小曦,那是她得命呀,她怎么舍得得?可是当时那种情况她是真的急了,孩子一直哭,根本不听她说话。

    韩啸搂着叶梓安慰,说自己小时候挨打的事情。其实他说谎了,他记不得小时候有挨打过,那个时候只记得父母都很忙,小一些的时候跟着两个姐姐玩,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又被扔到部队里面,每个寒暑假都去,跟着部队里面的兵一起训练,别人做什么他就得跟着做什么,没有特权。

    跟不上?创造条件也要跟上?每天身上的汗水就没有干过,一身的臭汗,呵呵,那个时候他就是个臭男人吧?

    十岁哪年第一次摸枪,他也曾经脱靶好多次,明明是瞄准了,可射出去之后就是在靶子上面找不到抢眼,枪的后坐力对一个还是十岁的孩子来说,他控制得不是很好,抖得厉害。

    渐渐地他开始打得越来越好,作为一个少年来说,手的虎口上起了厚厚的茧子,可一切都是值得的,在后来他当特种兵的岁月里,多少次执行任务,他的命是被自己给救的。

    “就没有见过这样当妈的!”白淑娴还在生气,她得孙女她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打就更加不可能,这次是真把她给心疼了,用手去轻轻摸着孩子的小屁屁。

    小曦哭累了也就睡了,小家伙睡得没心没肺的,那里知道家里大人们因为她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就是脸上还挂着泪痕。

    “不是多大个事儿,谁家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不挨几次打?”韩仁杰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家长教育孩子嘛,还能真打吗?又不是伤筋动骨。

    可是他也心疼,他想不起来自己曾经什么时候打过家里的几个孩子,他就是吼得凶,就是最不听话嗯韩文青他都没有打过,确实想不起来了。

    “打可以,可孩子有什么错,摔了膝盖疼,哭两声还挨打,孩子得多委屈?她那么小,又是拿的酒精去消毒……”

    白淑娴那里还记得小曦刚才吼得那话,什么讨厌奶奶,小孩子的话,不是好话的话,当奶奶的过耳朵就忘了,现在剩下的都是叶梓的不是。

    “好了,好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

    “为止就为止,你以为我愿意说呀,要我说就让他们两口子搬出去住,爱怎么过怎么,免得我孙女挨打……”

    这是把韩啸也给怨上了,现在在白淑娴的心里,孙女才是第一位的。

    韩仁杰摇摇头,这哪里是止住了,根本就止不住,只好换个话题,问她韩文青到底又是为什么事情。

    提到文青白淑娴这才想起来,开始她不是在文青的房间里面吗?哭,这次她是真哭,不是以前的哭闹。

    开始的时候她怎么问,文青也不说话,就陪着她哭,看她哭,等她哭得差不多了,人坐起来就对着她说了一句话。

    “妈,我准备去趟西藏,想去看看接近天堂的地方,去感受一下。”

    话是轻飘飘一句话却让白淑娴这个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去哪里不好,去西藏?还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一个女人去干什么?死了就是去天堂了。

    白淑娴很不喜欢西藏,听说很多藏民不太友好,比较野蛮,动不动就动刀子的;还听说那边的人多数时间都是吃的生肉吧?那边的人一年到头也不洗澡,不洗头,身上全部都是味儿……

    白淑娴越想越觉得不行。

    “我不能让她去哪个地方,都走丢过一次的人,怎么还想着折腾,……”

    “孩子的事情你就让她自己做主好了,我就觉得西藏挺好的,去那边净化一下心灵也好……”

    老两口在韩文青去不去西藏的问题上意见不统一,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要去的人是韩文青,此时此刻人正收拾着行李。

    郑悦书看着自己一手的血,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他那里知道小刀子也会割手呀。

    不见得就有多痛,就是觉得看见血了自己应该哭,害怕的。

    “你是怎么看孩子的?”柏飞妈对保姆发了火,请你来是来专门看孩子的,你看看孩子都成什么样了,一收的血,难处都是小口子。

    郑柏飞刚好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李珍,两口子刚从外面吃了饭回来,本来说去看电影的,李珍闹着玩回来看儿子,把郑柏飞的性质都拉了下来。

    儿子你天天下班都能看见,电影你能天天看呀?两口子还需要不需要浪漫了?他现在很后悔生儿子生早了。

    现在在李珍的心里儿子比他都重要,什么事都是儿子第一位,儿子横在他们中间,他能说什么,吃自己儿子的醋吗?

    “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郑柏飞看自己儿子郑悦书不顺眼。

    今天他不仅想看看电影,他还想顺便在外面开个房,他现在精力很旺盛。

    越看郑悦书越是不顺眼,为了能天天看看孩子,他都陪着李珍搬回了老宅,以前听人说和父母住在一起很不方便,以前他是真的没有感觉出来,现在是深有体会。

    有一次郑悦书就在桌子上问了,“爸爸,奶奶说昨天晚上你和妈妈抓耗子了,家里耗子很多吗,你们抓了好久,抓到没有?”

    李珍脸爆红,低着头吃早饭。郑柏飞看着自己老妈也是无语,怎么能给孩子说那些,他抓什么耗子了,家里有什么耗子,他看着儿子回答不出来。

    郑悦书听了郑柏飞的话就不哭了,他是男子汉,消毒的酒精涂在手上有些刺疼,小家伙咬着牙,心里继续想他是个男子汉。

    柏飞妈是心疼孙子的,自己拿着创可贴给孩子贴,李珍在旁边看着,知道这个时候她最好不要说话,也不要去帮忙。

    “以后不许玩刀子了,知道吗?下次再玩刀子,小心以后弹不了吉他。”柏飞妈警告小悅书。

    “那奶奶你给我买一个吉他吧,我明天就要学。”郑悦书喜欢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黄家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