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558章 倔强的小朋友
    “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开车了,我开车送你上下班。』』天』籁小说WwW.⒉”韩啸直接就霸道的把事情给决定了。

    “你送我又不是顺路,我可以不开车,我坐公交车吧?”叶梓试着和韩啸商量,自己的老公自己心疼,她和韩啸上班的地方完全是相反的方向,送完她再去公司,不累呀?偶尔一两次还行。

    “现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让我放心,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就给你请个司机,那种有能力的司机,这样的才能放心。”

    叶梓就明白了什么意思,韩啸那意思就是要给她请一个保镖,她上班才多少工资,再说了一个普通的小医生,还要专车司机兼保镖,她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不妥。

    她根本就不需要保镖,但有些事情她又不能和韩啸说,只能看着韩啸张了张嘴,再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没事,就是一点擦挂,问题不是很大。”

    韩啸出来的时候对家里的人说的是叶梓和别人的车有点小碰撞,开始大家还挺担心的,现在看人好好的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赶紧吃饭,都给你们留着呢。”白淑娴到厨房去端了饭菜出来,都是她温在锅里的,因为有孩子,所以没有等韩啸和叶梓回来,他们先吃了。

    韩曦小朋友举着自己手里的沾着口水的饼干要喂叶梓吃,现在小短腿小胳膊的也特别的可爱,当妈的那里能拒绝,长着嘴就小小的咬了一口。

    小孩子的东西,递给你吃,意思一下就好,不要真的一下子就给吃完,吃完去玩哭的。

    韩曦看着自己妈妈吃了,也就开心了,转身又给韩啸吃,因为长牙的缘故,有点喜欢流口水,看着韩啸笑。

    在韩曦小朋友还在流口水的时候,郑悦书小朋友已经有了自己特有的个性,那种个性完全就像一个缩小版本的**,绝对具备一个**视死如归的精神。

    “错了没有?”郑柏飞把郑悦书拉到墙壁处站好,让他站得笔直些,可是孩子不听话,要跑。

    “你还要跑,你觉得你跑得掉?”郑柏飞伸着一只手把郑悦书固定在墙壁处,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子,能动得过一个大人吗?

    家里只要是管孩子的事情,其他人都不会干预的,李珍默默地走开到一边,看着是去看电视,其实还是注意着自己的儿子,自己生的怎么能不关心?

    别看李珍现在能保持镇定,让郑柏飞真的动手去打郑悦书看看,当时她是绝对不会拦着的,等到郑柏飞回房间的时候,她是绝对会收拾回来的。

    郑柏飞也是摸着了李珍的脾气,他不打郑悦书,可是这小子不打能行吗?一副完全说不通的样子,脾气那么倔强也不知道随了谁?

    “不认错是不是,不认错就乖乖的给我站在这里面壁思过,想清楚了再吃饭!”

    不能打,那就只有不给吃饭了。

    郑悦书怎么可能就乖乖的站那里,可能也是知道自己力气不大,郑柏飞在哪里的时候就乖乖的站着,等人一走,他也走了。

    “我说你是不是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了?”郑柏飞又开始追着郑柏飞,犯错了还不许惩罚了是不是?

    然后父子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一个站在墙壁边,一个蹲在墙壁边,这到底是惩罚孩子呢还是惩罚大人。

    “我要拉尿!”郑悦书吼道,他不是只吼给自己爸爸听的,他知道他妈一定在关注着他,刚才他注意到自己妈妈有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一个正常的男人是可以憋两个小时的,给老子好好的站好!”郑柏飞也吼,也是为了让李珍也听见。

    李珍干脆直接就起身准备往楼上走。

    看着李珍要走,郑悦书着急起来。

    “妈,我要拉尿,我要拉尿!”

    郑柏飞让郑悦书去拉尿,说拉完尿继续过来面壁站着,郑悦书就不动了,他目的不是要拉尿,他是准备走开了就不来站了,可是为什么爸爸还早他站着。

    “你小子给我耍花样,看老子能不能收拾了你,你说你到底错了没有。”

    郑悦书还是不说,歪着脑袋,也不去看郑柏飞,就是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儿。毕竟还是只是一个幼儿。

    郑柏飞看着好笑,但还得忍着,心还是软了下来。

    “你告诉爸爸你知道错了吗?知道错了爸爸就让你不站在这里了。”

    大人们总是纠结着玩孩子知道自己的错误,孩子们呢总是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觉得自己没有错,甚至是什么叫错误都不知道,什么叫认错也不知道,看大人们的态度,只觉得错是不好的,我不能认,郑悦书现在就是这样。

    刚才郑悦书干了什么呢?他就是学着爸爸之前的样子说了一句话,说“**个鸡毛。”这话他觉得挺酷,跟着学了之后就对追着他的保姆说了。

    “不说是吧,不说你就这样站着。”现在郑家的家法,正对郑悦书的家法就是罚站,有时候是五分钟,有时候是十分钟,这次郑柏飞准备让他站到知道自己的错误为止,不能每次都这样算了。

    最后郑悦书站到尿裤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到了哪里,只是站在那里嚎啕大哭,他都说了他要尿尿了,他爸不让他去,非要他站着,然后憋不住了,尿顺着裤腿就流了下来,地上湿了一滩。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裤子给换了。”郑柏飞吼了保姆,又嫌弃撒尿的儿子,都三岁多了还尿裤子。

    换了裤子回来的郑悦书直接就在保姆怀里睡着了,罚站就这样再一次的没有进行下去,饭也没有吃成。

    在郑悦书回到他的房间小床上时,小曦已经挺着小肚子,睡得口水直流了,梦里有个人在唱歌,唱歌的那个人旁边站了一个小朋友,可是为什么那个小朋友尿裤子了,她对他羞羞脸,他就追着她跑,穿着尿裤子追着她。

    画风一转,尿裤子的那个小朋友为什么手里拿了一个蛋糕,她最喜欢的蛋糕呀,她不得不又朝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