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509章 倔强的孩子
    第509章

    韩啸的公司因为上次和郑柏飞那边合作毁约的事情算是经济紧张了几个月,几个月之后公司还是恢复了正常,工资该发的都发,但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公司流失了一部分员工,那些走掉的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好的是觉得自己是有能力找到更好的,不好的是不看好公司,觉得公司没什么前途。

    “留下的至少都是忠于咱们公司的,应该奖励。”为了表示公司是绝对不会亏待员工,这个月韩啸和白国庆商量给大家涨了工资,那种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普涨,按着价格来涨。

    大家都很满意,大家都很高兴,要知道这样的私人企业能涨工资是多么难得,并不是国营企业。

    有之前走了的就想着是不是能回来,出去的日子也不见得就有多好,以为出去外面重新找一个工作就有多好,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结果还不如之前呀韩啸公司的时候,又听说涨工资了,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能坚持一两个月时间。

    在那样的情况下走了的人,要回来根本就不可能,对企业本身的不信任,没有租企业共存亡的决心,你们走了,你们只是一个过客,回头人不可取的。

    不要以为我们很缺人才,不算低的工资抛出去,人才什么的还是问题吗?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韩啸现在工作起来就比较顺心了,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担心郑伯飞那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而那边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郑悦书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被他爷爷弄到墙边去站着,规规矩矩的面对着白墙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看见李珍进屋子的那一刻忍了很久的眼泪仆仆的往下面掉,但还是不敢动,小孩子在自己妈妈面前总是最脆弱的,为什么说有妈妈的孩子是最幸福的,你换个没妈的,你哭看看,谁会理你。

    “怎么回事?”李珍问保姆,这边走过去玩把儿子给抱起来,光是看着就心疼得不得了,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孩子难受,她比孩子更加得难受百倍千倍。

    郑悦书张着双手就扑进妈妈怀里,然后才敢嚎啕大哭。

    “怎么回事!”柏飞爸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这样一吼,郑悦书又赶紧下去站好,面对着墙,不敢哭,只是忍着一抽一抽的。

    郑伯飞也在家呢,跟在他爸爸后面就出来了。

    “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郑伯飞的爸爸很少会在家里,只要他再家里小孩子的日子就不好过,她始终觉得她这个公公完全就是为难小孩子,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子你让他自己在饭桌子请吃饭?还不能发出声音。

    这次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终归就是小孩子的那些事情,李珍是觉得孩子这么小,你们不要拔苗助长,能不能一步一步的来?

    在郑悦书自己看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那里了,他就是给了抱抱他的保姆一巴掌而已,他自己用力了,那是因为保姆阿姨该打,谁叫她弄散了自己的玩具?

    爷爷问他错了没有?请问他到底错在那里了,脾气也是死倔死倔的那种,挨了屁股,他不哭,发站就站着,他不怕,他等着他妈妈回来救他,但好像妈妈也怕爷爷,所以他乖乖的下去站好。

    “想不好今天晚上就不要吃饭了!”柏飞爸发话了,谁还敢说什么?

    李珍等着郑伯飞,就这样子了,你还笑,你儿子被你爸弄到那里去站着不说还不让晚上吃饭,当爸爸的还笑得出来?

    “我儿子一定是共产党员,你看他那个样子,比当年的我强?”郑伯飞这样说道。

    他可高兴了,以为没有人能收拾这小子了是不是,还不是和他一样,怕他爸?不是说郑伯飞就收拾不了郑悦书,那么小点个孩子脾气完全就在他之上,还有个妈护着,他要是收拾郑悦书,那好,李珍也走办法收拾他,那小子很会利用他妈?现在他妈李珍也不管用了。

    郑悦书是打死都不认错的,站着就站着,站不住了就靠着,小孩子瞌睡又多,靠着靠着瞌睡就出来了,瞌睡来了就睡,那里会想那么多,站着就睡着了,睡着了哪里还站得住,倒地上呼啦啦的睡。

    “妈?”李珍要上前去抱孩子,只能看着柏飞妈,柏飞爸没有发话,谁敢去。

    那么小点的孩子都用上屈打成招了,要不就是严刑逼供。

    柏飞妈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他没有说可以,那这个事情就不能动,郑悦书就只能呆在那里,那里等于就是画了一个圈,孩子不想明白就不能从那里出来。

    大人们没有办法,拿了一条毯子给郑悦书盖着,柏飞妈让李珍不要这边看着,现在的小孩子多聪明,你越是守着他,他就越觉得他自己没有错,坚持得更久,受的苦更多。

    李珍没有办法,回房间把自己关起来,她也不出去吃饭,孩子都没有吃,当妈的怎么能吃得下去?倒是郑伯飞来劝了一回,被李珍低声骂了个狗血淋头,你就那样看着,也不管,怎么说也该在你爸面前说两句,孩子那样做是有点过分了,可他不知道呀,小孩子懂什么打人是错误的,他就是觉得阿姨把他的玩具弄坏了,生气了,一个小孩子冲动下来的结果,太小了控制不住自己。

    奶奶看着心疼不心疼,比自己生的孩子还心疼,郑伯飞小时候她都没有这样过,从生下来就在这边带,带一个小孩子花了多少的心思?可是她很明白一个孩子的脾气就是这样养成的,不然怎么说三岁看到老呢?

    脾气太倔强了。

    郑悦书也没有睡多久,地上睡着和床上睡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硬邦邦的怎么可能睡得好,爬起来看老周围,妈妈不在,奶奶也不在,张开嘴就想哭,觉得自己委屈,可怜呗,结果看见爷爷坐那里看报纸,他就不敢了。

    爬起来继续站着,偷偷的去看爷爷在看他没有。

    柏飞爸当然看到了郑悦书的小动作,他无动于衷,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要说一个小孩子的意志力真的是很强了,站了那么久不认错,肚子现在还咕噜噜的叫,他饿了,他好像吃东西,要喝奶奶水!

    “喝奶奶水!”

    郑悦书发脾气了,没人理他,终于发现这个家谁说了才算,他又累又饿又渴。

    “爷爷,错了。”估计也是知道不说自己错了是不行了,没有人救他只有自救。

    柏飞爸勾勾唇角放下报纸,“说清楚是谁错了?”

    “我错了。”

    “错在那里了?”

    郑悦书摇头,他那里知道自己错在那里了,他的玩具还坏了呢,怎么没有人给他认错?

    得,站了那么久完全就是白站了,自己错在那里都不知道。

    “爷爷告诉你,作为一个乖宝宝,要讲道理,不能动不动就打人知道吗?打人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听明白了吗?”

    郑悦书摇头,那些什么道理,什么叫道理?他脑子里面都是茫然的,只知道爷爷说的不能打人,可打人有什么错,他爸就说了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你长耳朵了吗?”柏飞爸耐心都要耗尽了。

    郑悦书点点头。

    “那你说你耳朵长在那里了,爷爷这样说你都听不懂!”柏飞爸憋着火气,觉得这孩子就是笨,怎么会那么笨呢?他就有把郑悦书当成一个还不满三岁的孩子来看。

    “长在屁股上的。”这是李珍平时在郑悦书不太听话的时候经常问他的一句话,“郑悦书呀,你得耳朵长在屁股上了吧?”就这个郑悦书记住了,哦,原来他的耳朵是长在屁股上的。

    郑伯飞本来是一边喝水一边竖着耳朵听来着,听到这里嘴巴里面的水的水都喷了出去,跑到房间里面去跟李珍说儿子说自己的耳朵长屁股上面呢,说完自己忍不住接着笑。

    李珍也尴尬了,这是它教的吧。

    外面柏飞爸问郑悦书以后还乱打人不打人了,郑悦书摇着头说不打了,那这个事情就算是结束了吧,终于算是知道错了,不站墙壁了,可爷爷不让给饭吃,说是过了吃饭的点就不能吃饭了,这是家里的规矩。

    哭在柏飞爸这里一点作用也不起作用,所以郑悦书也不哭,只是那个表情,不能吃饭的表情好可怜。

    不吃饭那就先洗澡去,洗澡的时候柏飞妈就让保姆给孩子兑奶奶水了,不吃饭怎么能行,那喝奶奶水总行吧?

    洗澡的时候郑悦书就说了,“奶奶你摸摸我得肚子,是不是都瘪了?”

    奶奶一听就哭了,这孩子是拐着弯的想吃饭呢,但是爷爷又说了不能吃,不能吃就真的不能给吃,再心疼也不行,孩子既然这次受苦了,那就该长记性,不能半途而废,不能知道去教育,另外一个去拆台。

    不管郑悦书怎么说,奶奶不往他想要的结果上面去靠,他就明白了,犯错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爷爷面前犯错了,不给吃饭的,所以以后就特别怕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