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505章 婆婆是这样的
    第505章婆婆是这样的

    别看当妈的是个医生,一旦自己的孩子发烧了,当妈的就算是医生也会慌了手脚。

    那么点大的孩子突然就生病了,小脸蛋绯红绯红的,平时要是热得红的话还觉得很好看,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让大人着急。

    “送医院去吧。”白淑娴和韩仁杰都起了床,孩子们只要开门有动静,两个老的都会醒,人一旦上了年纪瞌睡就不如年轻的时候,睡不踏实。

    “叶梓说让先用酒精给物理降温。”韩啸就是到楼下去倒白酒了,家里酒倒是多,还是那种高度白酒,那了一瓶上来,外加一个碗。

    “这样子行不行?酒精这个东西会不会伤皮肤,小孩子的皮肤那么的嫩。”白淑娴是很不放心的,自己在家里用点白酒就把孩子的体温给降下来了,那还要医院干什么?虽然说叶梓本身就是医生,但她也是妇产科的医生,不是儿科的医生

    小曦这孩子别提多乖了,除了睡觉的时候要抱着睡,自己生病了不怎么哭,或者说根本就不哭,这会儿估计也是睡不着,耷拉着眼皮看她奶奶,小嘴儿一动一动的,叶梓呢正用棉签沾着水弄她嘴皮上,孩子不喝水,现在嘴皮就有点干了,温度是那样的,也是办法的事情,她这个当妈的也着急。

    白淑娴想把小曦给抱在怀里,小曦不是喜欢她抱抱吗?这孩子一生病就看着特别的可怜,你看她的那个小眼神,奶奶看着就不忍心了,怎么就生病了,心里怪叶梓没有把孩子给带好,带出去和人吵架把孩子给惊了,又想不出去该多好。

    叶梓不让白淑娴抱,孩子这个时候本来就不舒服,她躺着就是最舒服的姿势,而且这个姿势也很好散热。

    “这么小的孩子发烧就送医院输液吃药,以后稍微有点发烧不吃药就不行,所以先物理降温好了,刚才量体温三十八度多,还算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叶梓算是给韩啸爸妈解释了,不是她不送孩子去医院,不能有点小毛病就依赖医院,这样对孩子的身体不好。

    “给孩子的皮肤上用酒精也没有问题,主要小曦的皮肤没有破损就可以,一点一点的让酒精挥发把温度给降下来。”叶梓一边说一边用酒精抹着小曦的手心脚心,又让韩啸把小曦给翻过来要抹脊柱,可能是因为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扭了两下要哭的样子。

    “你轻点!”白淑娴都想自己去上手了,觉得韩啸做得不好,一个大男人手粗糙,力气又大,稍微不注意就让孩子不舒服了。

    可能是白淑娴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那么一点,孩子很不配合,扭着扭着就真的哭了一起来,本来不哭的,结果一哭就止不住了,哭着哭着还吐奶了,看来是韩啸刚才托着她的胃很不舒服。

    “送医院,送医院,你们这样折腾孩子……”白淑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那个时候带孩子哪里会这样,三个孩子六个月以内还真的都没有感冒发烧过,小曦才多大点就发烧了,不是说一岁以内的孩子自身有抵抗力吗?小曦从母体出来之后这抵抗力都去哪里了。

    “怀小曦的时候让你多吃点肉,多补补身体你就不听…….”白淑娴是认为叶梓的身体不好,导致生出来的孩子抵抗力不怎么好。

    叶梓不说话,她知道韩啸妈这个当奶奶的也是着急,她只低着头继续为小曦抹酒精,也许是妈妈的手带着酒精冰冰凉凉的抚摸着小曦的背背,一遍一遍从上到下,孩子居然要睡着了。

    “好了,好了,小孩子发烧人家都说是在长身体,不要把这个问题看得太严重,走,咱们回去睡觉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孩子们会喊的。”韩仁杰也着急,但有的时候不是着急就能管用的,婆媳之间为了孩子有可能会闹起来,也是叶梓是明事理,还沉得住,不然你个当奶奶的就算是为了孩子,那样说话,看媳妇闹不闹?

    白淑娴被韩仁杰拉着走了。

    “我妈也是担心孩子。”

    “我知道。”叶梓现在是什么也不想,她就是想把孩子给看好。别以为她一点都不后悔,她很后悔带着孩子的时候和别人吵架,孩子还这么小,让孩子受惊了不说,还为孩子树立了不好的榜样,别看孩子小,很多时候都是潜移默化的跟着大人学那些表情和语言,虽然小曦到说话的时候还早。

    正如大家认为的那样,可能孩子还很小的时候自带从妈妈肚子里面出啦的免疫力的缘故,小曦第二天的时候就不烧了,孩子晚上除了之前吐了一次奶,后来睡着了之后就没有醒,韩啸和叶梓也是轮流守着给孩子抹背背,所以小曦这孩子并不是很难受,早上不醒来就找人跟她玩呢。

    “咿咿呀呀。”不会说话的小曦现在就是这个状态,自己在哪里不停的发出声音,话有点多。

    叶梓真的是眼睛都睁不开,昨天晚上虽然是和韩啸换着守的孩子,但是睡的时候根本就睡不踏实,总想着起来摸摸孩子的额头,孩子没有退烧,她就睡得迷迷糊糊的。

    估计韩啸已经起床了,现在旁边没有人,看看手表上的是时间,已经七点多了,她也必须起床了,稍微慢一点可能就要迟到。

    别看昨天晚上白淑娴那样时候了叶梓,那个时候是真的担心孩子,也许自己说了什么话都不记得了,照样到时间就进来帮着弄孩子,刚才听韩啸说小曦的烧已经退了,她就高兴了,这会进来叶梓的房间看小曦在床上自己咿咿呀呀,你当奶奶的把别提有多喜欢了。

    “你别管这边,你都要迟到了,我来给小曦穿衣服洗屁屁。”这回叶梓又成了白淑娴那个好媳妇了,顺手还把叶梓放椅子上的衣服给她递了过去。

    叶梓想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可能就是选择性的失忆了一部分,当老人的就是这样,记住的都是好的,特别是自己的干过的事情说过的话。

    “锅里炖了汤,实在来不及吃饭的话就用保温桶装一壶带医院去喝,年轻人不要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叶梓笑着说好,觉得这样的韩啸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显然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记得,只是她是长辈,说错了的话也不会去认错什么的,但有的人会用行动来表示,这就是生活,很真实,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就是这种不完美才让人觉得生活才是生和活,而不是为了维持生命只是为了吃饭。

    小曦病好了之后的几天时间里白淑娴都不让孩子出去,就在家里带孩子,小孩子嘛,只要大人带的时候精心一点,情况只会越来越好,体重还在增加,这就是大人们希望看到的,小孩子的体重有时候就很是能说明一些问题。

    叶梓的右眼今天不停的跳着,一阵一阵的,她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

    先是给家里打了电话,最不放心的就是孩子,人说妈妈和孩子总是有一线牵,她就想是不是孩子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当了妈妈之后操心的事情比较多,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侍寝。听到韩啸妈妈说带着孩子就在家里玩她也就放心了。

    难道是韩啸?给韩啸打电话,想问问他在干什么,很多时候韩啸自己也上工地去检查什么的,电视上不是有放那种天降灾难吗?楼上突然掉下一块木板,就是有安全帽都能给砸穿,上一秒人好好的,下一秒人就不行了,安全帽也就保一定的安全,不是完完全全绝对的安全。

    韩啸不接电话,怎么就不接电话呢,叶梓这边有点着急起来,给办公室那边去了电话,电话是李秘书接的,说是韩啸在开会,哦,原来是在开会,有是虚惊一场。

    又给娘家那边打了电话过去,那边也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听到一个消息,前几天叶誉打了电话回来,说是要给叶奶奶汇钱过来,看样子在外面是赚到钱了,还说往家里寄信了,顺便邮寄了几张照片。

    “你爸看着叶誉的照片也很是高兴,都买了车了,我跟你爸想的有点不一样,他出去才多久时间,又只是一个高中生,说买车就买车了,干什么事情那么赚钱,不是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王翠芬这话没有和叶建国说,她要是说了叶建国准会说她不希望叶誉好,她干脆也就不说,不说憋着也难受,正好叶梓打电话来就和叶梓说了。

    “难道广州深圳那边的钱真的就跟地上捡一样吗?”王翠芬真的先不通呀,一辆车多少钱,上什么班工资那么高,就算是当了老板也不一定就能在短时间赚到那些钱对不对?

    “妈,叶誉他自己不说,你也就别去问,我觉得你和爸爸好比什么都好,现在奶奶是不是也特别的高兴?”不是叶梓自私,叶誉在广州,真要是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现在再去管来得及吗?那么远怎么去管,做没有用的事情,还不如把自己管好。

    “你奶奶当然高兴了,现在在小区里面见人就说自己有个孙子在广州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