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96章 猿粪
    第496章猿粪

    这次换叶梓抱着孩子在外面等韩啸,都快八点了,这个人还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没有接,给白国庆打电话也没有接,只好给公司前台那边打了电话过去,说是还在开会,这一天天的怎么就忙成了一个陀螺?不停的转呀,不停的转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咱们只要这个项目做完了,公司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景象,而且现在我们需要承担的经济风险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开始还好好的,真不知道你怎么就持反对意见了!”白国庆十分的不理解韩啸的做法,合同都签订了,然后现在有反悔的意思,这完全不是韩啸的风格。

    “如果咱们毁约的话,你知道要搭进去多少钱吗?难道说你觉得钱根本不是问题?你出来搞事业难道不是因为钱?不为名利还搞什么事业,难道不是为了老婆孩子更好的明天?”

    白国庆真想上前去把韩啸抓着狂摇一顿,是的,他打不过,他也只能这样,这个人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

    现在事情很难办,韩啸的意见很重要,韩啸的股份比白国庆多,话语权就是这样的,谁股份多就谁说了算,什么举手表决都是空谈,只是个形式而已,大老板直接一票否决,还他妈的不是表决的时候否决,是定了之后来否决。

    你倒是给我说说你的理由也成呀,什么也不说,就是说不行,那之前怎么就行了?

    简直莫名其妙!

    “我肯定有我自己的理由!”这就是韩啸的回答,让人去猜吗?根本就是不负责人,公司这么多员工,眼睁睁的看着。

    “好了,我也不说了,你先回去想想看,想清楚了再说,公司是前进还是后退,你看着办,我无话可说!”白国庆头一次这样对韩啸生了气,他实在是太不能理解了,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明明接洽得好好的,合同签订了,双方互惠惠利的一个项目,马上就要开始了,结果他这样子。

    白国庆先走了,韩啸在办公室抽了一根烟,电话在响,是叶梓打的,他左手接起来,右手灭了烟。

    “恩,刚才在开会,现在马上回来了。”变了一种语气,在妻子的面前他波澜不惊,是个温柔的老公,想到自己拿软软的如小棉袄的女儿,顿时心都化了。

    有没有人知道男人在焦虑的时候胡子会长得特别的快,韩啸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刮了一次胡子,晚上回家的时候叶梓觉得是长出了胡渣吧?不让他的脸去碰女儿的脸,男人怎么喜欢用自己胡渣子去扎小孩子的脸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孩子的喜欢呢?

    “你抽烟了?”因为距离很近,叶梓很轻易就闻到了韩啸口气中的烟味儿,多久韩啸没抽烟了,如果不是烦的话他应该不会抽烟的。

    “抽了半根,刚抽你就打电话来了。”韩啸把头偏到一边说话,下意识的动作。

    两口子进了屋子,叶梓把孩子放在推车里面,然后自己去给韩啸拿吃的,这个时候应该很饿了吧。

    饭菜端上桌子、。

    “如果是钱方面的问题,我这里还有些。”因为还是销售脱毛膏,所以叶梓还有些钱。

    一年限量生产五百瓶的脱毛膏,叶梓现在只需要提供关键的最后那一道材料,其他的配方李秋水都知道,唯独最后这一样她不知道,不过这完全不影响李秋水赚钱,叶梓只知道因为限量的缘故,脱毛膏被李秋水炒到了一个一般人不会买的价格,但买的人总还是有的,还不少,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缺有钱人。

    两个人平分钱也不少,而且现阶段李秋水还只能把叶梓给捧起来。

    “不是钱的问题,别担心。”显然韩啸不愿意多说他工作上的事情。

    韩啸不说,叶梓也不会打电话去问白国庆,这是一种对丈夫的信任和尊重,这个男人是你当初选择的,他的人品,他的工作能力,甚至他的家人都是你应该认可的对不对,好好的过日子,将心放在肚子里面,一切都会好好的是不是。

    叶梓不给白国庆打电话,不代表白国庆不着急不会给叶梓打电话,第二天一早白国庆的电话就给叶梓打了过来,叶梓刚到医院,正准备上班,说是韩啸要终止一个明明前景很好的项目,如果解约的话,赔偿的金额一定就是叶梓不能想的,当然也不至于就把公司给拉垮掉,但总是会后退一大步,明明是应该前进一大步的,结果后退了一大步,算起来直接就是后退两步对不对?

    “韩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难道他没有说吗?”在叶梓这里就是完全无条件的去相信韩啸,韩啸做什么她都支持,她相信你韩啸不会拿公司的前途来开玩笑,那这中间就一定有什么事情是大家不知道的。

    白国庆就是不知道嘛,可韩啸也不说,以为叶梓会知道,结果这个当老婆的也不知道,只会一味的站在她老公的那一边,这感情深了也不好,难道一点猜忌都没有吗?

    韩啸这边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白国庆那边也不同意退出,最后这个事情就这样先拖着,没有办法的事情。

    郑柏飞从蓉城回了北京。他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熟人,当时他完全就装作不认识对方,对方也像是刚和他接触的那样,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就都装成了才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还亲切的握手了。

    不过那个人是怎么回事,握手的时候完全使用了他那蛮力,他知道那是一个以前当过特种兵的男人,他的手就跟钳子一样,紧紧的钳住他的手不放,想要让他在大家面前出丑吗?完全忽略了他的忍耐力,只是现在都还感觉手好疼,就不能轻一点,难道这就是他韩啸对待伙伴应有的礼节!

    呵呵,韩啸我们又见面了,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就跟明明之中两个人之间有根线一样,到点了,这个线就会被拉拢是不是?爷爷辈的人,父辈的人,后来他们一起在部队里面呆的那段时间,在北京他还喜欢过韩啸的老婆,现在又因为事业走到了一起,缘分呀,可真是猿粪!

    “你想怎样?”在韩啸这里他可不相信什么缘分,只有阴谋论,全中国这么多的建筑公司,为什么他郑柏飞就选中了他们公司,如果郑柏飞没有出现,韩啸不知道那个集团的董事长是郑柏飞,那他只会认为这个项目完全是个大馅饼,他的运气来了,知道之后就完全两样了,有阴谋。

    “你觉得我想怎样?韩啸你想得太多,你只要把我想成一个商人就好,咱们在商言商。”郑柏飞的语气和他的表情配合得完美无缺,他果然就是一个完美的商人,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除非把这个人内心剖开来看。

    在商言商?商人是什么,就是那种经常能使你受伤他得利的那种人,反正在韩啸这里,郑柏飞是伤人。

    ……

    金俊兮是真的认认真真的在和叶秋做朋友,要想把这个朋友的前面加上一个女字,真的是花了不少心思,首先来说在她妈妈看来,这个人变懂事了,之前他干的那些事情不能说就是坏,是年轻不懂事,你贪玩,在妈妈的眼里自己生的孩子都不能用坏这个字来说,什么叫坏,那些杀人放火偷摸拐骗的才是坏,她家金俊兮只是会花钱了些,她家不是有钱吗?你有钱难打也有错。

    “叶秋,今天我过去你们学校找你吧,周末你一定很无聊。”金俊兮摸着兜里揣着的自己这几个月存钱的银行卡,他可以一段时间不花钱,但花钱一定要大手笔,这是他的风格,他不能把自己的格调给降低了。

    “我才不无聊呢,寝室里不是还有其他的同学吗?而且我准备去报名学车,好多同学都在拿驾驶证,我觉得我也应该拿一个,你觉得呢?”这个事情叶秋已经问过叶梓了,叶梓完全支持她去那驾照,毕竟以后肯定会有开车的时间,现在家里也有车,以后她自己条件好了还可以买自己的车。

    “可以呀,等你学会了,我送你一辆车好不好?”金俊兮张口就说了出来,反正对他来说一辆车也不算是什么,而且他家也是买车的,都是成本价。

    “你怎么说这样的话,以后你再要说这样的话的话,我们两个就绝交!”叶秋来学校之后也听说业内有些空姐和别人在一起,人家给买了车子房子什么的,反正她感觉这不是好事情,就算是男女朋友送的东西也太贵重了,何况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好好好,那我不说了成不成,你呆在寝室不要走,我八点四十的车子过来。”

    金俊兮从汽车站出来,叶梓站在汽车站门口等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不是笑着对她挥手吗?金俊兮简直不敢相信,叶秋会到汽车站来接他。

    “你怎么知道我是坐汽车来的?”

    “傻了吧你?”来的时候不打电话说八点四十的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