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91章 婆媳 2
    婆媳(二)

    “我就说是你自己多想了,叶梓这孩子看着就不错,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看出来?”韩仁杰对叶梓这个媳妇从来就是满意的,他儿子和叶梓的结合在他看来完全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是是,就你当好人是不是,现在我就成了恶婆婆了是不,为了点小事情生气是不是?我那里是生气,也就是担心年轻人没有经验看不准人,不过这次叶梓找回来的这个人我看着还行,明天来我还是要继续观察。”

    叶梓回到房间的时候,父女两都睡着了,这速度也只有韩啸了,小曦的小床就在床边,韩啸面朝着小床这边,看着孩子睡的。

    “你回来了?”韩啸动动身子,把自己面前的位置让出来,那个位置是叶梓的,叶梓得离小曦最近,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曦是从叶梓的肚子里面出来的原因,挨着叶梓睡的话总是能睡得更好一些。

    “吵醒你了?你睡呀。”叶梓让韩啸继续睡,她觉得韩啸这段时间肯定很累,前段时间她坐月子也是,什么都是韩啸做,不让她动一下,他还给她洗衣服,给孩子洗衣服,叶梓自己呢是不让韩啸洗内裤的,买那种纯棉的,穿了就扔,一个月硬是扔了三十条,她妈王翠芬要知道哦肯定要说她太浪费了。浪费就浪费吧,她是觉得男人给女人洗内裤对做事业的男人不吉利,不是她迷信,她本来就是古人,有些前世的坚持。

    韩啸把位置空出来还真的就睡了,是真累,那种精神上的高度紧张状态,公司里现在做的这个项目是再上一个台阶的成败,他不得不上心,但只要一回家里他就放松了,人一放松就容易睡着,甚至这段时间睡着了他还会打呼噜,但他自己却不知道。

    叶梓等的不就是要韩啸睡着,然后自己去了卫生间,进了梓香园,每次都想要从里面找出一个方法把小曦脸上的胎记去掉,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又实在不敢自己研究在女儿脸上做实验,她还那么小,怎么能在脸上上药,皮肤太过娇嫩。

    说好的是七点王阿姨过来,可人家就是提前了十五分钟,听说还帮着白淑娴做了早餐,白淑娴不太喜欢家里的人出去吃饭,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卫生,她自己提前一点起床,早餐想吃什么都能做出来,今天是小米粥配着有点发黄的馒头,这种馒头才是自己家里做出来的样子,不白才是对的。

    “王阿姨,你也一起吃,这么早过来肯定没有吃早饭,以后早上也在这边吃,多一双筷子而已。”白淑娴这样说就是对王阿姨满意了。

    王阿姨是个有生活阅历的人,她很珍惜现在的这份工作,想着一定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主人家叫你一起吃,那里就能真的一起吃,自己转到厨房去吃,还关着门,知道最好不要听主人家讨论事情,虽然之前她也没有当过保姆,但电视总看过的吧?跟着学还学不会吗?出来给别人家做保姆就要多做少说话,少管闲事。

    “你看这个王阿姨真是太……”嘴上说王阿姨太见外了,说来到这里工作基本就是一家人了,实际上白淑娴对王阿姨的反应很满意,话不多,眼睛又能看事,做事情手脚麻利,叫她怎么不喜欢?

    之前白淑娴反对找保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家里人多事多,两个离婚的女儿就是事儿,怕让人说闲话,家里的事情传出去真的不好听,特别是韩文青的事情,她这个当妈的都看着头疼欲裂。

    难得的是韩文青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她当然不能说了,家里请了保姆来做事,她自己又不做事,也没有让她出钱,她还能说什么呢?况且她还受益不少,之前有还时不时的被你她妈拉去摘个菜洗个碗什么的,不做就说她是没有交生活费的人,现在不但什么都不用做了,今天早上起来还把自己的脏衣服放洗衣机了,等保姆洗。

    等大家都走了,白淑娴准备单独拉着王阿姨说些在这个家必须要注意的事情,结果看到王阿姨在哪里用手给谁洗内裤,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谁的。

    “王阿姨,以后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要做了,虽然你今天刚来,但家里的事情多少你也看出来了一些,不管怎么说,我最希望的就是这个家能和和睦睦,但你到我们家来是工作的,该做的就做,不该说的一定不要说……”白淑娴是讲了一堆,说起来她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放心,总归是个外人,到家里来还有点不习惯,又比之前王妈年轻那么多,不知道口风到底稳不稳。

    家里有了王阿姨之后叶梓就放心了很多,韩啸妈就能专心的带孩子,王阿姨呢主要还是做家务事这一块,所以家里这一块就变得顺起来,她工作也安心了不少,不会总想着打电话回去。

    叶梓这边不给白淑娴打电话了吧,白淑娴还有点不习惯,主动给叶梓打电话。

    “叶梓呀,你就放心吧,小曦刚才喝了一百毫升的奶,拉了一次尿就睡着了,这会儿你爸守着睡呢,旁边肯定没有一个蚊子,…….哦,你放心,喂完奶之后你爸抱起来拍的背背,奶嗝都拍出来了…….”

    这个时候叶梓的诊室里面正好又产妇,外面还排着队,人倒是不多,她以为白淑娴说几句就会挂了,一边侧面夹着电话,一边手写着检查意见,检查的结果一切都是正常的,但看在产妇的眼里就有那么点不负责人。

    坐在哪里等结果的产妇心里也是很不舒服,她交了钱来产检,那你这个医生是怎么你回事,是来上班的呢还是来打电话的,听那意思是刚生了孩子吧,不放心的话就回去带孩子呗,来上什么班,上班时间遥控家里的人带孩子吗?孩子喝多少奶都要报告?

    “等小曦睡醒了,我是觉得应该让她出去走走,我准备和你爸一起带她出去,你放心,肯定会选哪种阴凉晒不了太阳的地方…..”白淑娴似乎说起来就要没完了。

    “医生,你这打电话呢还是上班呢?”产妇是觉得自己忍无可忍了,她一个大肚子在这里陪坐吗?幸好她不是个急性子,不然早就开骂了。

    “妈,我这边先挂了,有点忙。”不等白淑娴那边回应叶梓这边就先挂了电话,对着产妇笑笑,“不好意思。”

    叶梓把报告递给产妇,把手机放进抽屉里面,这就表明了她的态度,作为产妇来说就该把这个事情揭过去了对不对,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她呢,也不去看产妇那张生气的脸,人呢不要和自己过不去,就说这样的事情经常会有,我对你笑笑,话说得好听点,事情也不会蔓延开来。

    白淑娴现在是真想对叶梓好,当亲女儿一样好,实际上之前她认为自己也是那样做的,叶梓生孩子这段时间以来她花了更多心思在叶梓身上,担心叶梓因为孩子脸上胎记的缘故心情不好吧,硬是在家里提都不提孩子脸上胎记这个事情,怕提了之后叶梓多想,认为他们因为孩子脸上有胎记嫌弃孩子,还嫌弃这个媳妇,做婆婆的一句话都不说,她也算是够意思了吧。

    “再忙难道就不能等我这边先挂电话?我这边都没有回应,基本的礼节问题。”白淑娴这边被叶梓先挂了电话也有点小生气,知道你忙,所以一天就给你打一个电话,想一次性把话给说完,不都是怕她担心孩子吗?

    “哎呀,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小心眼儿呢,说了忙那肯定就是忙了,可能就是旁边有人,能跟你一直这样聊下去?”韩仁杰从楼上下来。

    “你这老头子怎么从楼上下来了,不好好看着孩子。”白淑娴也不知道自己先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年龄还不到六十,前几年更年期都到了,这会儿应该是过了吧,可这段时间怎么容易上火呢?难道是和韩啸爸久了不生活在一起,现在天天在一起还出现不适应的问题了?

    像叶梓这样的医生并不会很忙,医院里面忙的都是那种挂了专家级别的,要挂专家的号总是要提前很多天,就是一个普通的产检人家也挂专家号,在叶梓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专家难道不都是一样的检查?只是说作为专家来说,他们经验更丰富一些,但那些丰富的经验总是在疑难杂症上才能体现出来。

    “怎么还没有轮到我?我这下面都见红了……”说话的女人都要哭了,她也是刚知道自己怀孕不久的,这两天总感觉不是很舒服,然后今天早上起床上厕所一看裤子上有血,当时就吓蒙了,以为自己流产了,但是出血量又不大,像她这样的是准备挂专家号的,当天要挂专家号真的很难,这不只得挂了一个普通医生的号,还等着着急。

    “里面的医生一边上班一边打电话,你肯定要等很久了。”从里面出来的产妇呢就这样多了一句嘴,她只是抱怨了一下,但这句话就捅了篓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