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7章 谣言
    现在韩啸夫妻两个人的乐趣就是晚上的时候用电筒照照叶梓的肚子,会动,孩子能感受到光,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让爸爸给宝宝说两句话。”叶梓喜欢让韩啸对着自己肚子说话,虽然肚子里面的孩子肯定听不懂,但是说得多了,他能对爸爸的声音更加熟悉,从一开始爸爸就是陪着宝宝一起的,好感动呀。

    生命带给人的感动人无与伦比的。

    “要不我给宝宝唱歌吧。”韩啸今天心情实在太好,歌性大发。

    “你会唱歌?”叶梓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过韩啸唱歌,不知道他唱得怎么样?

    “怎么不会唱!”韩啸说唱就唱,唱《军中绿花》这样的,全部都是部队里面唱的歌,歌颂军人歌颂党,铿锵有力,中气十足,果然是当兵出来的,肺活量不是一般的好?

    叶梓叫他不要唱了,再唱就该有邻居来敲门了,大晚上的,虽然也不是很晚,肯定会影响到的。

    “不过宝宝好像不是很喜欢呀?”听音乐嘛,如果是听到自己喜欢的应该是静静的听,可她肚子里面的宝宝老是动,叶梓觉得她有点烦躁。

    “应该是跟着节拍起舞了吧。”韩啸认为就是这样的,情不自禁那种。

    “人家是女生好不好……”不是她妈说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女孩吗,现在她和韩啸都觉得就是女孩,女孩文文静静的,喜欢轻柔的歌对不对。

    “女孩子怎么了,部队里不是还有那么多当女兵的吗?说不定咱们孩子以后出来就爱当兵呢。”当过兵的人对部队的那种感情一般人是没有办法体会的,那就像是自己的第二个故乡一样。

    “那可不行……”叶梓不是不喜欢当兵的,可她自己的孩子她是不愿意了,虽然是和平时期,不会打仗什么,可一旦进了不部队,人生真的会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军人是为国家付出,她不要她的孩子这样,希望她快乐成长,只过结婚生孩子,平淡生活就好。

    “女兵也是英姿煞爽……”韩啸试图说服叶梓,他觉得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不管以后要干什么就应该送到部队里面去磨炼两年出来,对他以后得人生有好处。

    “我有点困了。”叶梓把自己缩到被子里面去,关了自己那边的台灯,这就是没得商量了。

    有什么好商量的,孩子都还没有出生,父母就开始忙着为孩子决定他的未来,未来的路始终都是要孩子自己来走的,父母决定的就能真的决定了?

    叶梓倒是说睡就真的睡了,韩啸睡不着了,想的有点多,但他又不能继续开着灯影响叶梓睡觉,只好关了灯放客厅里面沙发上坐着。

    叶梓送给他的花还插在哪里,鲜艳着,可能是因为天气不热的缘故,这些花还可以鲜艳几天。

    走近些去看看那些花,心慢慢的就平静了下来,总是去想未来干什么,过好眼前不就行了?

    打开冰箱看看里面还有些什么吃的,他不是现在要吃东西,他就是确定一下冰箱里面还有些什么,想想明天早上给叶梓做什么早餐?

    他这个丈母娘真的好得没有话说,冰箱随时都是满的,各种各样的食品,二个都还很新鲜,记得前几天冰箱里面还有西红柿,没有吃,哪里去了,估计是丈母娘觉得不够新鲜了,拿回去吃了吧,扔是不可能的,丈母娘一直都特别节约。

    韩啸想着明天是不是往叶梓的牛奶里面加点麦片,听说这样吃更有营养。

    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韩啸轻脚轻手的进了屋上了床,从背后搂着叶梓,轻轻的,慢慢的去完成他的动作,把手放在叶梓的肚子上,结果叶梓的肚子动了动,这孩子,这个时候还不睡,是准备当夜猫子吗?

    轻轻的抚摸着,结果他还不给面子,继续游动,真的是游动,从左边到右边,然后又回来,一个贪玩的宝宝。

    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城市里面,没有什么真心的朋友,其实很孤单的。李小佳每天回家都是她自己一个人,逛街也是一个人,有时候会和男人约个会,考察一下,不满意,然后就又算了,她不是准备在韩啸这个树上吊死的人。

    那是个有夫之妇,不是真的有万全之策,她是不会豁出去的,不能到时候事情没有成,最后还把名声搞臭了。

    看第二遍星梦奇缘,自己买的那种盗版的碟子,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很幸福,幸福之后就是更加的孤独,她还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冬天真的好冷呀。

    电视剧里面的美好生活中不是没有,只是她怎么就是遇不到呢?她一直都很努力,就是想自己能配得上一个好男人,好男人都是别人的了。

    好男人在李小佳这里的定义是高富帅,可往往遇到的就是高富不帅,高帅不富,或者差一点的富有但是又矮又丑的,更惨的是穷矮矬那种,她遇到的人比较多。

    “……你同学中有喜欢你的,你选一个有潜力的,慢慢和她奋斗……”李小佳父母比较倾向于她找个同学,这样的可以说是少年夫妻,以后就是老来伴儿呀,稳定,你陪他一起同甘共苦,以后发达了他也会对你喊的。

    李小佳听着也就是了,她不当回事的,可能她就是属于那种坐享其成的人吧,别人同甘共苦出来之后,她接手就可以了,她才不要把自己熬老了呢,女人的青春就那么几年,为什么就非得贡献出来和男人同甘共苦,谁又能保证发达之后的男人还能一如既往的对原配好?例子太多了。

    又想到了叶荣,念的大学不错吧,十年以后肯定还是有未来的,可十年之后她都三十多了,她等不到那么久的,她要的是一开始就美好的生活,她有这样的机会,马总就是次了一点,她穿了高跟鞋比他高呀,哎,再看看。

    ……

    “国庆,这次你去出差。”韩啸说话的语气就是一点商量都没有,再别的地方看了一块地,公司准备派几个人过去实地考察一下,看看现在有没有开发的前景,高层这边肯定要过去一个人的,不能只等着下面的人拍照写报告就完事。

    投进去的是钱,回收的就必须是更多的钱,企业要生存。

    “不要吧。”白国庆很痛苦呀,这个月他都跑了一次了,这次韩啸去成不成?他都没有时间回家陪老婆孩子了,上次叶梓那个事情他错了成不成?他很抱歉,以后他不敢了。

    “哦,不仅仅是这个,你回来的时候顺路去一趟云南,那边的大理石也快出来了,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把把关,毕竟那批石材的价格确实不低呀……”为了打造豪华的小区正门公司这次是下了血本了,用了很多大理石,效果一定就是要最好的,打造出来的就是脸面,是品牌

    “哪里是顺路?分明是绕道。”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一趟?你嫂子怀着孩子呢,上次在楼下站那么久,脚都肿了……”

    白国庆投降,他能说他不傻吗?孕妇本来就要肿的好不好?他没有见过机灵怀孕的事情,其他的还没有见过一两次呀,可他偏偏就是上次理亏,他说不出口。

    叶梓想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倒霉呀,怎么总是会遇见李梅和那个男医生呢,上次是医院的天台,这次是空着的病房,两个人还是一前一后的出来,她转身都来不及。

    李梅呢真的很淡定,拢着头发从叶梓身边走过去,还是叶梓比她紧张,明明有奸情的就不是她,这都什么世道呀?叶梓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一直都梳得一丝不苟,没有一点跑出来的,犹如她的人一样。

    “听说怀了个女孩呢。”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性别怎么就传了出来,叶梓自己都还没有确定孩子性别的时候,医院里面私下就在传了,消息传起来就好像很明确一样,是b超室那边吗?

    去问人家肯定就是不会承认的,问谁也找不到这个话是从谁哪里传出来的,再问人家就说是有人看肚子估计的,不是有那种肚子尖一点的是男孩子,圆的是女孩子的说法吗?

    叶梓的肚子像个竖立起来的鸡蛋,也光滑,圆润。说实话她妈一直说她肚子里面怀的是个女孩儿,她自己也觉得是个女孩子,可女孩子有什么不好?所有的男孩儿不都是女人生的吗?

    她十分不喜欢别人讨论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就要开始被别人讨论,这些人真的是活得太无聊了。

    “如果真的生的是个女孩儿的话,估计日子不会太好过把,听说婆家那边条件有点好,家里只有一个儿子,会不会被要求生二胎呀?”

    “生二胎是违反国家政策的,难道不想要工作了吗?”

    “她家难道还缺这点工资?一个工作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很重要,对有些人来说就只是拿来打发时间的。”

    大家都在讨论,不说名字也知道在说谁,都等着看这个人的笑话,开始不是一直说孩子的性别不重要吗,所以一直也没有从b超医生那里打听性别,话是这样说,实际情况谁知道呢?

    前段期间不是心情有些不好吗?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呢?

    “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呀,中午的时候我看她还好好的吃饭了,没少吃?”如果真的被影响了,哪里还能吃得下去饭,真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心情肯定就是被影响了,但叶梓要努力的控制自己,她现在的情况就不能大悲也不能大喜,还要保持一点小喜悦的心情,听说怀孕的妈妈这样对肚子里面的孩子有好处,孩子的性格以后会很好,笑容会比较多。

    叶梓每天都保持好心情,尽量的微笑。

    可是这些人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她的私事,她生男孩女孩为什么要和别人相干!真是忍不住了,就那么有趣吗?

    “难怪这时间她老公都没有来医院了呢。”

    “就是,之前可是让我们羡慕了好一阵子呢,每次送那么多冰淇淋来,没种口味都只吃一口,都没有说分一些给我们这些同事……”

    “不会不要吧?”

    “讲谁呢?”叶梓站在说话人的背后,不是她要偷听,是大家太过专注,都没有注意到她来了,然后站在那里一起听。

    听别人讨论自己,这种滋味儿还真是不太好呢,素质不高真的就压不住,想要发火找个人来打。

    讲谁呢?讲你呢,谁也不会明面上来说,大家自动就散了,明明刚才还很闲的,突然就说很忙。

    叶梓也没有真的就想大家来给她一个解释,她就是不想大家继续这样议论下去。

    医院里面能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的还会有谁?想都能想得到。

    主任这个时候正坐在办公室喝茶,郁闷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开心一点了,之前的房子真的是梗死她了,总觉得花多了冤枉钱,明明可以不花的,却花了。

    “叶梓呀,最近是不是有烦心事?可千万不要影响了工作,如果不行,请两天假也是可以的。”

    主任还专门把叶梓喊到办公室说了一下,关心一下下属嘛,最近听到一些议论,在医院这样的地方议论那样的事情本来是不允许的,可她能有什么办法,口长在别人身上。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儿子女儿不都是一样了吗?”

    主任自己一边说一遍心里愉悦,觉得太过瘾了,叶梓啊,你可不要太难过了,我这是在安慰你呀。

    “主任,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呢,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要会诊室去了,今天预约的人有点多。”有个诊室的医生家里有事情,今天请假了,少了一个人,肯定就要忙一些。

    主任心里耻笑,是不是受不了了,呵呵,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还装着不懂的样子。

    谣言之所以叫谣言,那是因为有一定的不真实性,很可能就被推翻了,然后之前那些虚无的价值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