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6章 送你春天
    “这个钱还给你们,借了这么久……”韩文君把借的钱还给了韩啸,拖她前夫的福,她现在身上还有点存款了。言情首发

    两个人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不知道自己前夫背着她在外面干事情,还赚了些钱,是不准备给她用还是准备和外面的小妖精一起用?现在还不是分了一半在她手上,一定很心痛吧?

    韩文君笑了,笑着笑着就在趴在办公桌上哭了起来,作为女人,她的青春给了人渣;作为妻子,老公居然爱着别人;作为妈妈,也没有能给自己女儿更多的爱;作为女儿,之前没有好好孝敬父母;作为员工,之前一直都是在单位上混日子。

    回过头来一看,原来她的前三十多年都是失败的,她能不哭?哭自己浪费掉的青春年华,哭自己的不作为,哭自己的之前的懦弱。

    没有人劝她,都知道她离婚了,谁叫她有一个大嘴妹妹也在公司上班呢,我托韩文青的福,全公司都知道她韩文君离婚了,老公找了小三,孩子都生了。

    她成了公司里面的笑话,可谁也不敢当面笑她,她是老板的姐姐。

    哭过就好了,雨过了不是还要天晴吗?日子还得过,她还有女儿要养,她要努力的工作赚钱,她的目标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女强人,裹上厚厚的外壳,以后谁也欺负不了她。

    ……

    王小莲是第三天才去的韩啸公司,之前她一直在做思想斗争,期间还去应聘了两家公司,人家都说等通知,当然到现在也没有通知她,估计希望不大,这是一个既要看脸又要看学历的时代。她穿着打扮普通,学历更是普通,所以注定了就是一个炮灰的角色,衬托别人的。

    “那个是这个人让我来的。”王小莲把韩啸的名片递给了前台的美女。

    进来之前在门口已经观察过了一个公司,应该是正规的公司,所以才放心进来的。

    “你稍等一下。”前台美女那些名片去找李小佳,把事情说了一下,李小佳听说是韩啸叫那个女孩子来的,就让她先进来。

    “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韩总在开会?”

    倒了一杯水给王小莲,然后李小佳做自己的事情,她以为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呢,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子,之前韩总有提过,是说让她前天的九点过来,怎么拖到了今天?

    王小莲端着水也不敢到处乱看,小口的喝着,有时候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人说话,他们好像都很忙,这是一个房产公司,有楼盘已经开了两栋,后面的准备元旦节也开盘,……

    了解的信息零碎不全,大概一点吧。不过听起来公司应该很忙,忙说明什么,这个公司业绩好。

    想到这里王小莲嘴角轻轻勾起,她这样的人进国营企业有点难,进大一点好一点的公司也不太容易,而这看起来是个有潜力的公司。

    突然就有点后悔两天前没有来了,万一人家说机会已经给了别人怎么办,哎呀,就说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嘛,为什么偏偏就把人心想得那么险恶呢,现在好了吧,机会也许就要从这边溜走了。

    韩啸这个会开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都中午时间了才结束,要讨论的事情太多了,做不了决定,公司刚起步不久,要想走得更远,每一步都要想好了再走,不然很有可能就跑岔了,误入歧途,最后可能就是全军覆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自古以来干实业靠的都不是运气,运气只是辅助而已。

    从会议室出来韩啸并没有注意到王小莲,她坐在那里也不怎么起眼,很普通的一个人,打扮得也很普通,那这个人就非常普通了。

    韩啸从王小莲身边走过去,目不斜视,没有去注意这个人。

    王小莲是看见韩啸了,想打招呼来着,屁股动了动,刚离开沙发半尺的距离,人家从她身边就走了过去,根本没有认出她来。

    倒是李小佳跟了进去,一会儿从办公室出来让王小莲跟着去人事部。

    王小莲转头看了看韩啸办公室的方向,老板心终究是老板,在公司还是有等级之分的,难道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说上话的吗?她从来都是一个小角色。

    她很高兴有机会成为一个小角色,从小角色做起,总有一天她也会好的。

    人事部经历皱着眉头只用了一分钟就把王小莲带来的简历看了,说实话这样的人如果是走正常程序那么初选都不能过的,学历和经历都不够,夜大那种学校,在他看来就是混个毕业证而已,能有几个人真的会认真上课,认真听?考试的时候都很水。

    这个人走的不是正常程序,不知道和韩总什么关系,刚才给他打了电话,让尽量安排。

    安排什么位置好呢?轻松的还是锻炼人的?

    “你和韩总是亲戚?”

    “不是。”王小莲摇头,就算不是,她现在来这边真的上班的话,我也全是和关系户吧。

    不是亲戚就好说,那就是来做事的人了哟,文聘过得去,至少是个高中生,只要认真学,也没有什么是学不会的。

    给王小莲安排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最普通的员工,但作为最普通的员工坐在这个公司的大办公室也是有压力的吧?周围都是大学生呀,电脑上的最简单的办公软件会用吗?打印机复印机会用吗?

    叶梓给白国庆打电话问韩啸忙不忙。

    “我说嫂子,你就不能直接打电话问韩啸?”很奇怪的事情,问他?

    叶梓电话里笑着说自己准备去接韩啸下班。她今天休假,中午回了一趟娘家,然后就没有事情做了,无聊的事情总是会去想自己的老公,这就是结了婚的女人,有孩子后还会分一半经历去孩子身上,趁着现在多想一下自己的老公。

    爱情嘛,没有爱哪里来的情?爱是相互的。从她怀孕以来,韩啸的爱是把她包裹了起来,好温暖,暖暖的一整个冬天了,让她的冬天都像是春天一样,今天她有点想把春天也送给韩啸。

    “你不能提前给韩啸说哈,说了就没有惊喜了。”

    白国庆无语,秀恩爱吗?他也是有老婆的人好不好,他还有儿子呢。可是看看人家这老婆,再看看他的老婆,不是他嫌弃李静了,就是为什么那么忙呀?他家不缺钱,好多次都想对李静说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好不好?准备开第三家和第四家店了,他娶了一个有野心的女人。

    女人出来做事情太不容易了,完全是牺牲了照顾老公的时间,挂了叶梓的电话,马上又给李静打了电话,电话成了两口子沟通感情的工具。

    “要是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晚上回家再说吧,我这边有点忙,先挂了啊!”

    他还没有说话好不好,她怎么就能说他的事情不重要,想听听老婆的声音,想从自己老婆哪里找点安慰,这样的事情算不算重要?

    被虐狗了,白国庆啃着手指尖,脑子飞快的思考了一下,那就虐狗吧。

    “韩啸呀,我觉得明天要讨论那个事情提到今天来讨论比较好,现在开会吧?”

    看了看时间,如果现在开会讨论,真早讨论出一个结果的话,那么下班的时间势必会延后,呵呵。

    他就搞怪了。

    叶梓是提前到韩啸公司对面马路去等,她就是想韩啸出来之前从楼上的窗户那里可以看到楼下这边的她,她抓着一个红色的氢气球,桃心的。

    “怎么不接电话?”叶梓给韩啸的手机去了电话,没人接,难道是在开会?下午明明和白国庆确认了一下今天韩啸下午不会忙的,结果这个事情都不接电话,办公室座机也不接,人没有在办公室。

    来都来了也不能说不等,她穿得比较多,冷但是不冷,就是冷空气刮着脸不太舒服。

    好哇,白国庆。

    叶梓一直都下面等着,五分钟给韩啸的手机打一次电话,就怕他回了办公室不去看手机,要是人直接从停车场走了怎么办?她等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

    好不容易决心浪漫一次,白国庆还这样,一定要让韩啸收拾他。

    真的太不容易了,一个孕妇,从还是白天等到了黑夜,从开始的站着,等到跑到路边的花台入坐着,都不管脏不脏的问题了,脚好酸。

    会开完了,还是没有能出一个结果,每个部门都有不同的声音,各自有各自的道理,保守派和前进派对立着,最后还是得老板拿主意。

    “明天继续吧,我们会好好考虑大家的意见的。”

    韩啸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是很想继续开会下去,可能是居家的男人吧,总想着没有他回去做饭,叶梓就挨饿了一样,对呀,他得早点回去,都快六点半了,孕妇哪里能饿着。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在响,快速走过去接起来,是叶梓打的,让他从窗户看出去。

    路灯下面就是叶梓,她在那里,那里就像是一个舞台,灯光只照射到她一个人身上,手里一个气球,她松开了手,气球向着他这边的高度上升,红色的气球,那个形状像是心脏一样。

    韩啸的心突然就被填得满满的。

    周围原本的喧嚣都停止了下来,静静地。

    韩啸把腿就跑,从办公室冲了出去,还没有下班走出去的员工们都被韩啸这行为吓了一跳,老板这是干嘛,真有急事还留着大家开那么久的会?

    白国庆朝窗外看了看,胀眼睛,太酸了,以为是大学生谈恋爱呢,女人捧着花在楼下等男人,韩啸的魅力呀……

    有他大吗?

    叶梓算着时间从马路对面已经走到了公司楼下,韩啸也刚刚跑了出来,嘴里出着白气,跑得有点急,头发都乱了,乱了也有乱了的美,野性。

    看自己的男人果然是怎么看怎么好。

    “这个送给你,我给你的春天。”

    韩啸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花,作为一个男人收到女人送的话,他是不是该骄傲?看路过的那些陌生人羡慕的眼光。

    美女送花给男人,这世界真是什么人都有,有不少人就在想,自己怎么就没有美女送花呢?

    也有人酸的,秀恩爱吗?秀恩爱死得快。

    公司那些最后开会的员工也陆续的往外面走,有人不认识叶梓的,能猜出来,老总的老婆可真是漂亮年轻呀,这是有多爱老总呀?女人给男人送花吗?还是个大美女,随便往哪里一站就是一副画的女人。

    韩总这福气果然不是常人能有的。

    有的人则认为男人果然还是得有钱,话说要是韩总是个穷光蛋,能娶到这样的娇妻?

    李小佳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就定在哪里,看两个人深情的样子,那里还有她什么机会?心中涌起来的都是绝望,冻成了冰块,然后被猛的一击,碎了一地。

    她受伤了,抬起右手,弯曲三十度贴合胸口的位置,隐隐的疼。

    韩啸搂过叶梓,手里捧着花,他一个大男人对花没有什么研究,老婆送的这个花太特别了,没一朵都不一样,颜色品种都不一样,还有紫色绿色的花,恕他孤陋寡闻,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白国庆在停车场看见的两个人,他突然就对自己下午的幼稚行为有点后悔,他怎么忘记了叶梓是孕妇呢,在楼下等了多久呀?

    叶梓的眼神跟刀子似的甩了过去。

    “韩啸,我先走了,家里等着我早点回去吃饭呢。”白国庆准备溜之大吉。

    “国庆呀,下午你说韩啸不忙的……”

    都最后了还是要说出啦,白国庆伸腿低头进车,发动引擎,装着没有听到叶梓说话,开着车子就逃之夭夭了。

    “国庆这是嫉妒了。”韩啸这个心肝儿呀,现在都还是碰碰的毫无节奏的跳着,心律不齐。

    “他嫉妒了……”叶梓突然也站起来,真是跟你小孩子一样,见不得别人恩爱吗?难道最近被折磨了。

    让叶梓上车,韩啸把叶梓送的花放在后座上面,舍不得的又看了两眼。

    傻瓜,把春天送个我吗?难道你不知道,你在的日子我的季节都是春天吗?只有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