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5章 有点像你
    韩啸觉得自己特别倒霉,和别人谈个事情,从茶馆里面出来,自己的车子被很刮花了,很明显的划痕,就在开门的位置。

    看了看周围,还能怎么办也只能自己认倒霉,只是车子边旁边三步开外站了一个女孩子,扶着自行车看着他。

    好奇怪。

    韩啸摸摸自己的脸,他并不是很帅的那种人,自认为走在大街上不会让女孩子尖叫,让女孩子尖叫的那种男人得像刘德华不是吗?

    自嘲的笑笑,他可能还不如他的车受欢迎吧,搞清楚女孩子专注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车。

    突然有点醒悟的反应过来。

    韩啸对着女孩子指指自己的车,女孩子点点头,一个事情就明了,女孩子骑自行车挂的吧。

    “那个我也不是故意,但是我现在可能赔不起,我可以给你打个欠条,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等我工作了我存钱还你修理费。”女孩子有点紧张,红着脸,脸上的几粒雀斑特别的明显,但是很可爱。

    韩啸看了看女孩子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太像是家庭好的那种,衣服有些旧,但是很干净,自行车也是旧的,自行车前面的兜里有一叠简历,看起来是真的还没有找到工作。

    “大学生?”

    “不是,上的夜大。”因为是夜大,所以没有花上大学那么多钱,她是考上大学的,家里没钱给她念书,父母车都死了,只有个奶奶,能把她养大已经很不错了,只好一边当服务员一边读书。

    “给我看看?”韩啸拿了一份简历来看,很简单的简历,学历也就是一般,干过的工作也不突出,都是些服务行业。

    “还行。”韩啸指的是女孩子的脸,文聘和经历都一般,长相和气质还不错,最主要的是女孩子很诚实,人品可以,没钱刮了他的车还没有跑,说是打欠条陪他也没有胆怯到不敢看他的眼睛。

    有的人就要说了,你换一个车被撞了看她跑不跑,现在这个社会有一种女孩子很聪明的,专门撞那种好车,然后和车子的主人发生一段感情什么的,有的就成了灰姑娘了,有这样的事情不是吗。

    韩啸自认自己看人的眼光不错,女孩子让他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的叶梓,应该不是那种有心机的女孩子。

    眼睛清澈明亮。

    “我给你一个工作,你上班还我钱怎样?”公司需要人品信得过的人,这个女孩子合格。

    女孩子没有动,也没说话,看样子是不太相信韩啸说的是真的。她这几天拿着简历跑人才市场,没有人想要她,人家要的都是那种全日制大学生,虽然她觉得自己不比那种大学生差,差就差了一个文聘而已,可那就是门槛,她进不去。

    所以凭什么路边遇到一个男人就要给她一份工作?她还刮花了人家的车。

    这年头坏人脸上也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听说有那种骗了女孩子去**的团伙,她有些害怕。

    “怎么,怕我是坏人?如果你愿意来公司上班,明天早上九点前到这个公司来,看到公司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还是担心你可以叫上你朋友陪你一起来。”韩啸递给这个叫王小莲的女孩子一张名片。

    王小莲拿着名片看了看,老总吗?这年头到处都是老总,谁的名片上都这样印着。

    “你要是不愿意来也没事,车子就不用你赔了。”说完韩啸上车走人,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她说下去,今天要提前去接老婆下班,说是要去吃什么新疆的大盘鸡。

    叶梓最近爱吃东西了,但喜欢吃辣的,韩啸不让她吃太辣的,火锅不行,里面作料太多,有些对胎儿不一定,新疆大盘鸡刚刚好,微辣。

    “为什么不去了?”

    “因为要吃大餐呀。”叶梓神秘的说道,原来今天王小琴订婚,下午的时候舅妈打了电话过来请,说是晚上一起吃饭,家里的人都见见面,男方那边父母都过来了,大家借着这个机会认识认识。

    舅妈的意思主要还是想让叶梓这边去撑一下场面,听起来好像男方那边的条件有点好,主要是说父母的条件好,生意人,怕到时候话不投机什么的,她和叶梓舅舅两个都是农民出生,说话什么的也不太会。

    见到陈下问的父母的时候,叶梓有一种陈下问不是他父母亲生的感觉,父母真的一点也不丑,普通长相。

    有的人在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不聪明,你说遗传的时候怎么就尽遗传父母不好看的部分了呢,把五官拆开来对比,这个人就绝对是亲生的,父母的缺点组合而成的这么一个人。

    “你这未来表妹夫长得也太……”韩啸是觉得不应该喊他来的,他往哪里一站完全就形成了鲜明对比,他的自信心完全要爆棚呀,不知道哪个陈下问会不会对自己的长相自卑。

    叶梓翻着白眼瞪了一眼韩啸,韩啸就是笑,他也没有说什么,为小琴有点可惜,小琴这长相放哪里都是一个美女,放陈下问旁边就是美女与野兽。

    蒜头鼻子韩啸真的是第一次见,太不好看了。

    韩啸视线就在陈下问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两秒就记住了这个人,长得丑也有好处,很容易就让人记住了。

    陈下问倒是很高兴,为了等这一天,你知道他磨了王小琴多久吗?还经常跑未来的岳父母家挣表现。

    他父母也很高兴的样子,儿子终于订婚了,唯一有点不满意的就是不是结婚,女方年龄还没有到,小了点,他们都想抱孙子了,结果还得等两年,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的,等待的时间里总是很辛苦的。

    陈下问的父母出手很大方的,除了订婚要有的三金,这边还专门送了一个玉镯子,叶梓看着和自己手上那个估计差不多了,看来这个陈下问家里的条件真的很好。

    “我们就是希望小琴年龄一到两个人就结婚,其他的我们都没有要求的,孩子自己觉得好就是好。”陈下问妈妈很会说话,生意场上的说话都是滴水不漏的,像农村这样的字眼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出现过。

    订婚宴大家都很高兴,很顺利。

    回去的路上,舅妈单独拉着王翠芬说了两句,“我就是担心,之前叶秋也是订婚……”

    “大姐,我不是故意要提叶秋的事情,……”

    “我还不知道你什么人?我看那个陈下问对小琴是真心的,父母也不错,和江家成那个妈不一样,那是个一开始鼻孔就朝天的人,小琴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可不是有福气的吗?你看人家父母对小琴的态度摆在哪里,很明显就很满意,送的那个镯子不便宜吧,不是说去贪人家的那点东西,你家有钱能给的对不对,看得起觉得好才给,和叶秋当时订婚对比一下,江家成家庭不错吧,没给什么,当时就应该看出来,人家父母不愿意呢。

    “……也不用伺候公婆,以后结婚了两个人住在蓉城,公婆不在这个城市……”

    王翠芬自己是受了不少婆子妈的苦的,深有体会,所以觉小琴这个命是真心的好。

    “车子怎么花了?”

    韩啸不得不佩服叶梓这个眼神,大晚上的你能看见车子上面的划痕,就看着那点路灯的灯光?而且他的车是白色的,晚上看起来真的不是那么明显。

    “下午被一个女孩子骑自行车给刮了。”

    “她人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忘记问了。”当时车子不是停在那里吗,就自行车单方面的速度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估计是女孩子太着急了,找工作嘛,害怕迟到,或许是没有找到工作,精神恍惚,方正有事就是了。

    韩啸扶着叶梓上车,路虎的车子有点高,叶梓是孕妇嘛。

    “没钱赔,我让她上公司上班,以后慢慢还,女孩子还担心我是骗子呢。”

    “她倒是划算,撞了车子还有了工作。”

    “当时就是觉得她有点像你,家庭看着不太好,就想着帮一把。”

    叶梓一愣,当年的她呀?梳着两条麻花辫,穿着一双土布鞋,那样子好傻呀,不会吧,像她呀。

    “我是说感觉有点像,如果她去公司上班,以后你看到就知道了。”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有喜欢的感觉吗?”轻飘飘的就问了出来,她一直想问的,一直没有问出口的话,到底是不是一见钟情呀?

    话题转换得太快,让韩啸有些措手不及,现在肯定是喜欢的,但那个时候还真不是男女那种喜欢,她那个时候还小,在韩啸眼里真的就只能算一个孩子。

    不过当年的叶梓往那里一站,那一片都是春天,全部都是美好呀。

    “不喜欢呀?”

    “你该庆幸我没有恋童癖。”

    回家的路上叶梓又睡着了,怀孕前三个月睡不着,现在真的太能睡了,说着说着话都能睡着,还好打横抱叶梓对于韩啸来说一点都不难,换个男人抱着爬楼累不死看看,所以说女人的幸福男人得体力也是很重要的。

    李小佳这个时候也才回家,和别人吃完饭回来的,韩啸那边她是真的不太找得到突破口,人家都要当爸爸了,而且从每天来看他都是很幸福的样子,一个鸡蛋你都找不到缝隙,怎么去叮?

    约她吃饭的是这次装修的老板,都约了好几次了,看着是真的喜欢她,条件也不错,自己开了一个还不错的装修公司,这次给公司装修做成了,以后合作的机会就多了,赚钱就是肯定的。

    李小佳从来就是个有远见的女人,喜欢有未来的男人。

    “不请我上去坐一坐吗?”马总很认真的看着李小佳。

    男人得伎俩,想干成某一件事的时候眼神总是会变得很认真,这样能迷惑不少女人,你以为他是对你认真的对不对?谁知道呢?

    “下次吧。”李小佳直接就笑着拒绝了,第一次就把一个男人带回家,有必要把自己整得那么廉价吗?

    李小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又想起了叶荣,没车没房好硬伤呀,不然她真的会和他去约会的。

    年龄到了,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她也想要有个家,有个可以关心自己的,自己也关心他的人,回家的时候可以对他说说工作上的不如意,他在安慰一下自己,要求不高对不对,可以就是没有找到。

    马总?还有待观察。

    ……

    “你现在有时间了吧,我们去把手续办一下。”

    韩文君给蒋毅打了电话,如果她不打电话,是不是这个人就不会主动联系她?不是不想离婚,是舍不得钱对不对?她申请冻结了他的银行账户,如果离婚,他的钱就要划走一大半,分给她的钱,还韩啸的钱,是不是应该很心痛?

    蒋毅也听明白了,如果他不去离婚,还这样拖着,那么韩文君就要闹到他单位上去,他的工作还要不要了?

    威胁他吗,他确实也被威胁了。他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个女人哪里还看得到对他的恩?这是要把他往死里逼呀,这个时代没钱怎么过,他辛辛苦苦挣的钱呀,就要分出去了!

    “好,现在就去。”

    签字,然后结婚证上面又盖章,红色的本子换成了绿色的本子,韩文君觉得离婚可比结婚快多了,不用做身体检查拿着,程序简单了很多,很速度。

    “这样子我们就不是夫妻了,记得按时往我卡里打孩子的抚养费。”孩子归了韩文君,孩子的问题一点争议都没有,蒋家不会要那么多女孩子的。

    她不会说不要抚养费的凭什么不要,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生的,为他节约出来一笔钱去养别的女人?她又不傻,该他蒋毅出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哦,还没有恭喜你,喜得闺女。”

    蒋毅只觉得一个鱼骨头卡在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脸憋的通红,拿韩文君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几天他的日子比较难过,因为生的是女孩,他妈甚至都不给做吃的,孩子妈天天往他办公室打电话,他有什么办法,难道放下工作回去给她做饭?

    日子一下子就乱了起来,工作也开始不那么顺利,老是出错,上司已经警告过他几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