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4章 有对比才有伤害
    ♂

    “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坐在床边,也不开灯,然后看着他,要不是他心脏好,是不是现在魂都要吓没了?

    李珍伸了手摸了摸郑柏飞的脸。

    郑柏飞一哆嗦,真的非同凡响,冰冷冰冷的手,刺激得他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李珍?”郑柏飞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嗯。”李珍答应。

    郑柏飞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李珍鬼上身了呢,不是他信鬼神,但他也不是不信,他属于半信半疑的那一那种,不亲眼所见不全信。

    啪,郑柏飞按亮了床头灯,看清楚李珍是红着眼睛的,这是哭了?为什么哭?

    想了想他最近也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呀。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这样是想家了?”毕竟娘家和这边隔着距离,想家想妈妈也是正常的。

    “不是。”

    “那是怎么了?”

    “做了一个梦,梦见你跟别的女人跑了。”

    郑柏飞很是无语,你做梦我跟别人跑了,然后就半夜不睡觉起来把我守着?或者是来惊吓我?

    这是他的错吗?他又没有跑,之前没有跑过,自己心甘情愿入的套,挖的坑,入的婚姻的坟墓,把李珍拉进来,两个人躺好了,紧紧相拥,就等着做婚姻美好的梦,他怎么可能跑?

    将来来不会跑,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郑悦书小尾巴,那小子也是甜蜜的负担,可不就是负担,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还要去陪他。

    “你上来。”跑到床边去蹲着多冷呀,虽然房间里面有暖气,可她穿的那是啥,丝质的睡衣,他的视线看过去都是春光一片,不是他这个事情还想那个事情,实在是老婆勾引得太不经意。

    郑柏飞把李珍拉到床上去,让她躺着,他抱着她,“现在有没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你在我怀里,我紧紧的抱着你,我在你身边,你感受到我火热的爱了没?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满满的爱,你要不要,我就在这里。

    冬天的晚上两口子温暖的抱在一起是很舒服的,皮肤零距离的接触着,郑柏飞拿腿圈子李珍的小腿,两个人的脚勾到一起,郑柏飞动动脚趾头,这是他发出来的信号。

    大半夜的醒来了,总得做点什么嘛?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你说纯聊天呀?谁信?

    不是他非得这样做,不是做累了就好睡觉吗?是为了身体着想,睡得好,明天好上班。

    他手呢就往李珍的衣服里面伸,这是在床边蹲了多久,咪咪都是凉的。

    “那个女人很白,头发很长,嘴唇也很红润……”李珍描述着她梦里的那个女人,她知道她看见的是谁,就是吕晓梅照片上那个女人,她在蓉城亲眼见过,就在前不久的时候,确实很美丽,是那种越看越美丽的那种,清清淡淡的美丽,因为没有化妆。

    郑柏飞听着呢只觉得李珍说的是女鬼,女鬼不就是长头发然后很白,嘴唇红润的造型吗?然后眼睛还流血,想到这里性趣都没了。

    “好了好了,老公在这里呢,不会跑的。”郑柏飞只好继续搂着李珍给她安慰,女人呀,总是白天清醒的时候喜欢东想西想,然后晚上就做梦。

    “可是那个梦里的那个女人我看见过,不知道名字,但确实就有这个人,画面很真实,那个女人确实很漂亮,比我漂亮,我承认。”李珍还是睡不着,继续说,从蓉城回来后,那个女人在她脑子里面有些挥之不去,原本以为过一段时间就能忘记了,谁知道这个人的印象在脑子里面越来越清晰。

    李珍继续几天都没有睡好,这个人已经进入到她的梦里,她已经神经衰弱了。

    她也希望这个人是她假象出来的。

    “我理一下啊,就是因为人家漂亮,所以你就把人家和你老公联系在一起?你对我还真好。”郑柏飞觉得很好笑,什么美女他没有见过?玩过的也很多,现在他从良了难道还不行呀?

    现在的他吧觉得女人不一定要长得多漂亮,但一定要顺眼,要有眼缘。李珍呢往漂亮那个方向可以靠,沾点边吧,美丽称不上,可他就是喜欢,这不就足够了。

    “那个女人叫叶梓,你认识吗?”还是问了出来,她在蓉城稍微了解了那么一下,虽然那个女人已经结婚了,而且也已经怀孕了,可是她就是放不开,乱想,是不是就是因为人家结婚了,所以郑柏飞才和她在一起的?

    郑柏飞一愣,没有动,眼睛看着天花板,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记得的,那个女人很特别,他第一次一眼就喜欢的女人。

    “你认识对不对?”

    “见过,不熟,好像是吕晓梅的同学?”郑柏飞并不打算撒谎,李珍既然能说出来名字,或许她知道得更多。

    “我在蓉城看到的,是和医生。”

    “也许不是同一个人吧,我见那个叫叶梓的人是在北京,好了,别想那么多了,睡觉好不好。”郑柏飞都已经想不起那个叫叶梓的女人的样子了,和他永远再也不会相干的人,他去想那么多干什么,过了就过了,那就是云烟。

    李珍的想法可不一样,郑柏飞在她之前有多少女人她不好说,但是能记起来名字的很少很少,除非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两个人是不是有一段感情呢?

    那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老公最爱的那个人是自己,心里不要再有其他女人,就是还有,也要挖出来,扔出去,然后她自己霸占全部。

    ……

    叶梓下班回了大院,不是去看笑话的,知道韩啸二姐要离婚了,她难道面都不露吗?她去安慰韩文君,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她是知道得,就连韩文青这样的女人都想要死死抓住自己的婚姻不放手。

    家里气氛不太好,好的话就奇怪了。

    “两姐妹的命怎么就一样了……”白淑娴抓着叶梓的手说,她肚子里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出来,跟外人说不成的,这是家丑,跟韩啸爸说也不成的,他心里也不好受,难道让他更难受?

    两姐妹可不就是一样的命吗?都离婚了,老公都在外面找了小三,孩子都生了才知道。

    “有时候在想,到时候他们两个离婚的时候一定不会让他就轻松的就离婚了,不是孩子都生了吗,要告他一个重婚罪,不然就不离婚,看他那个孩子怎么上户口,没有户口上学总不成!”

    “后来韩啸爸说算了,告重婚罪还得证明人家确实有像夫妻那样同居生活才行,天天回家的人哪里来的同居生活?告不了的。”

    “我现在呀,就想她早点把婚了,以后再找找个人品好的……”

    “我以后不找了。”韩文君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韩啸和韩文青,三个人一起回来的。

    “怎么就不找了?难道你要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下半辈子的幸福?你才和他过了多久?后面的日子还有几十年,你都不要了不成?”白淑娴气的就是这个,你说因为一个男人,你对人生绝望了吗?你不找了,以后那么长的日子,父母能陪你一辈子,到老了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指望孩子吗,孩子也会有自己的家。

    “他还好意思说等那个女人出院了再和你去办手续,都几天了,难道还没有出院吗?拖着不办手续,以为这样就不用还钱了是不是?以为我们会着急……”

    白淑娴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她怪她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把人看清楚就让两个人结婚了呢,说一切都是她的错。

    “妈。”韩啸皱着眉头,提那个人干什么,除了一个手续没有办之外,他和这个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要让他钻出来影响大家的心情。

    白淑娴被叶梓拉到了房间里才算完事,事情都发生了,再说也没有用,韩文青现在说不找,以后也说不准,未来的事情难料。

    从大院回去的时候都九点过了,白淑娴的意思是让两个人今天晚上就在家里睡,这个天也冷,出去怕冻着叶梓了,不是怀着孩子吗?结果两个人还是走了。

    “还没好呢?”韩啸指前两天的事情,可不就是还没有好吗,刚才他把右手放在她的左手上,人家把手给抽走了。

    叶梓看着车窗外,不说还好,一说吧,她这股子劲儿又上来了,怎么叫她还没有好,是她要这样的吗?明明就是韩啸无理取闹,难道她就不能有男性朋友了?

    “好了,好了,你和他说朋友行了吧。”夫妻之间发生了矛盾总要有一个人要退一步,长期剑拔弩张的,伤感情,为个外人,孙少宇可不就是外人吗。就是想到这个韩啸心里就平衡了。

    叶梓侧过头看看韩啸,他这样好难得哟,她笑了,笑颜如花。

    “我老婆最美丽了。”韩啸又夸了一句。

    两个人一不闹了,叶梓事情就多了起来,大冷天的要吃冰淇淋,前段时间韩啸冰淇淋吃得比较多,不是叶梓爱吃,韩啸经常给她买,然后她只是过瘾的吃上那么两口,剩下的就都是韩啸的。

    现在一听到冰淇淋两个字,韩啸牙齿都打架,我好冷呀。

    “吃蛋糕吧,蛋糕不冷。”韩啸和叶梓打着商量。

    “再加一杯鲜榨果汁,回去你亲手给榨。”

    “好,满足你一切要求,要不要再吃一点人肉?”韩啸说话不笑的,严肃着呢。

    叶梓真要吃人肉,他保证自己会把自己洗白白洗香香躺床上去的,他其实是个很闷骚的男人。

    “你想得到美。”叶梓笑说。

    韩啸呢也只是说说而已,这段时间都是自己洗澡的时候悄悄的解决,不解决不行呀,心里会有一股无名的火发不出来,太烧了,从里面烧到外面。

    本来说好了去买冰淇淋的,结果回家的路上叶梓就睡着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楼,上的床,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蓉城的冬天没有太阳,但是生活还是一样的美好,摸摸肚子,对肚子里面的孩子说一声早安,然后起床。

    牙膏都是韩啸给挤好的,洗脸水也是温温的放在哪里,韩啸知道她什么时候起床,一个男人这样的细心为你,是个女人都会觉得很幸福的。

    叶梓这边有多幸福,宋嫣然就有多不幸福,光有钱有什么用?钱能买到爱情吗?没有爱情滋润的女人漂亮不起来,有一种美是从内而外的。

    宋嫣然看着镜子中素颜的自己,她还不到三十岁,可是左边的脸颊上已经出现了一块斑,不化妆的脸真的看着很明显,而且整个皮肤暗沉无光。

    想起叶梓那张像鸡蛋剥了壳的脸,她心里就有气,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她就能那么好?

    “今天早上又不做饭?”徐前进的声音从客厅里面传来。

    “出去吃不就好了,外面的早餐不是更好吃吗?又方便,自己还不用洗碗。”宋嫣然从来都不喜欢做饭,中午饭晚饭都不常做,让她早上起来做饭?她的手她的脸受得了吗?

    他们家很少开火,大家都在外面吃,各吃各的,不太像一个家。

    荣耀破也不喜欢和徐宝宝一起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因为他从来都不会好好吃饭,总是挑剔她做得不好,既然做得不好,那就不做了,自己上外面去吃,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赚了钱不就是拿来花的。

    “你还是个女人吗?”徐前进都不稀罕说宋嫣然了,一年到头也不做几次饭,全部都到外面去吃,他刚才就不该问做不做饭这个事,奢望。

    他外面可有地方去吃,他一直都有情人,不但给他做饭,而且秀色可餐。

    有时候徐前进觉得宋嫣然更像是情人,因为花钞票的是宋嫣然。他的情人更像是妻子,情人给他洗手做羹汤,有时候也陪他聊天,而他和宋嫣然却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

    他的情人没有宋嫣然漂亮,但是却比宋嫣然更懂事,知道他需要什么。

    情人更像是他的亲人。

    从家里出来,徐前进给自己的情人打了电话,“亲爱的,今天我带你去一趟香港怎么样,好久没有出去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