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3章 太过分了
    有的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容易在沉默中灭亡,而对死亡嗯恐惧逼着人又只能是爆发,所以有的人爆发了是逼出来的。

    比如说韩文君。

    “离婚,我要离婚,其他的我都可以忍受,唯独这个不能忍!”韩文君真的是太爱蒋毅了,她的第一个男人,那个时候就谈了这么一个朋友就成了,以为是爱情,以为是自己这辈子的依靠,什么事情都以他为中心,因为这是她对他的爱,原来男人也是不能溺爱的,水放多了,他能游得更远,而她自己就要淹死了。

    “这个婚早就该离了,是谁一次次赖着的。”蒋欣妈心里那个暗爽,她一直觉得自己儿子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果然就真的不是那么简单,钱赚了不说,外面女人也养了,肚子都大了起来,一看那肚子就是个儿子吧,她终于要有孙子了。

    “文君是我对不起你。”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孩子都上小学了,他原本也没有想过要离婚的,生儿子女儿的他也不是他妈那么在乎,可都怀上了,难道说不要?只能放弃文君了。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明知道是错的你该做,做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对不得起的问题?现在来假惺惺的说。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离婚吧,把我兄弟借给我们的钱还给我,还有我该得的那一份都给我,孩子也给我,我就离婚,我也不闹!”

    “要钱没有,要孩子你带走,这些年你在家里也没有做过什么,你有什么应得的那一份,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你要离婚就净身出户!”蒋欣你可以带走,带哪里去不是也姓蒋吗?还不是得叫她奶奶。

    蒋毅不说话,这就是默许他妈的意思了,他可以说对不起,但是钱真的不能给,他能有多少钱?这些年用借来的那四万块钱悄悄的和别人干了点事,赚了些钱,洪水的时候货物被水淹了又亏了些出去,剩下的也不是很多,还回去了他手里就没多少了,还怎么翻本?

    韩文君就看着蒋毅,是真的不说话吗?

    “这钱你们不还也得还,我写了借条放我妈那边,而且这个钱当时是转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当时就是韩文君觉得还是应该亲兄弟明算账,虽然韩啸没说什么时候要,但借条还是打了,后来因为没有钱,她自己也没有去想这个事情,没想到今天还派上用场了。

    “你看看你都娶的什么老婆,吃里扒外的东西,她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的样子吗?是不是都找好下家了?……””蒋毅妈一听那钱必须还,不淡定了,心里的爽歪歪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愤怒。

    蒋毅妈伸着手指着韩文君的鼻子骂,什么难听骂什么,骂得都收不住口了。

    “你不要指着我鼻子。”韩文君觉得蒋毅骂人跟那畜生似的,她很难受,嫁过来这么久她就没有把自己当人看。

    实在忍不住了,动手一拍,把蒋毅妈的手给拍了下去。

    “韩文君你干嘛!”蒋毅吼了起来。

    “你居然对老人动手!”

    蒋毅妈觉得自己权威受到了挑战,伸手就是一推,韩文君哭着推了回去,然后场面就彻底失控了,挨打的只能是韩文君,她躲不开呀,被蒋毅抓着,蒋欣妈抢手去抓她头发,抓住头发头都动不了,直接就被不停的扇巴掌……

    “啊!”蒋毅带回家的那个女人躺在了地上,捂着肚子,裤子开始侵湿,流的是什么出来大家也不清楚。

    血?

    所有的人都停手了。

    “快叫救护车!”

    最后的结果就是蒋毅的女人生了孩子,有点早产,实际上也算不上,本来距离预产期就还有大约半个月,不然人也不会上门来。

    生了一个女孩儿,这就是命,你以为会是一个你喜欢的男孩,偏偏上天就不给你如愿,气死你。

    和大家一起站在走廊上的韩文君当时就笑了,笑得毫无保留,最后护士不得不提醒她医院是禁止喧哗的。

    蒋毅妈的气焰一下子就没了,怎么会又说个女孩?上天对他们蒋家太不公平了!

    “她一定是疯了,蒋毅你看她那个样子!”最后把火都发到了韩文君身上,差点就在医院又动手了,最后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白淑娴真的没有搞懂,大晚上的怎么就说人犯事进了派出所呢,她和韩仁杰两个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要去派出所。

    “你在家看着甜甜,我一个人去。”韩仁杰按着白淑娴的肩膀,让她留下来。

    白淑娴怎么放心,说家里有文青呢。

    “你放心她呀?”

    白淑娴:……

    等韩仁杰走了,我白淑娴这边又赶紧给韩啸打了电话,让他也赶紧去,她实在不知道情况,多一个人去要好些。

    蒋家那边就是说谎了,从警察哪里了解到的情况是蒋家那边一致说是韩文君故意推了那女人一把,造成了孩子早产,这样看是故意伤害罪。

    韩文君自己没有承认,说是在和蒋家那边的人拉扯的过程中不知道是谁把她撞在了地上。

    “和蒋家那边一致的说法有点出入。”

    目前蒋毅妈和蒋毅的说法就是那样,韩文君又说这样,但韩文君没有目击证人,她有伤害的理由,那不是她老公的小三吗?小三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她一时失去理智推了人家一把的结果。

    “我女儿肯定就没有做!”韩仁杰红着脸,多少年他没有这样气愤过了,眼睛看着蒋毅都要吃人了。

    蒋毅不敢去看他老丈人的眼睛,那可是曾经在战场上杀过人的,鼻子里面出的气都跟刀子一样能割他几刀

    他有些后悔说是韩文君故意伤害的了,冤枉自己的发妻也并非他愿意,离婚就离婚,非要谈什么钱?

    韩啸到得也比较快,也是一个人来的,了解了情况也很气愤,当时就差点在派出所和蒋毅动手了。

    “一帮畜生!”韩啸这样骂了,他很少骂人,骂了也不后悔。

    怎么可以这样,把女人带回家说是自己远房的亲戚,男人跑了,要在家里住着生孩子,韩文君虽然没有想通什么时候蒋毅妈这么仁慈了,但还是好吃好喝的对着,结果女人说自己老公的小三,孩子是自己老公的。

    韩文君在厨房炒菜,蒋欣跑去说爸爸在和阿姨在房间里亲嘴儿,韩文君当时还不相信,结果自己亲眼看见的就是那样。

    是不是以为她不会看到?

    都把人带家里来了,还要她照顾!

    韩文君当时拿刀劈了蒋毅的心都有了,不要拿她对他的爱来毁灭她好不好。

    谁说韩文君没有目击证人的,蒋欣不就是,小孩子在警察叔叔面前是说不了谎的,说是当时爸爸拉着妈妈,奶奶拽着妈妈头发打脸,妈妈躲不过,用脚踢了奶奶,……小孩子断断续续的描述当时的场景,虽然听着有点乱,但也足够把事情理顺,结论就是完全是误伤,韩文君根本没有故意。

    婚肯定就是要离的了,都闹成这样,孩子都生出来了,还有什么还说的,日子肯定就不能过了。

    当晚韩文君就带着蒋欣回了娘家。

    韩啸回去之后是一晚上没有睡着,他吞不下那口气,他的姐姐被欺负了,被人抓着头发大脸,当时那个画面他不敢去想,从小背着他的亲姐姐呀,被人那样打了!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又不能找蒋毅妈打回来。

    十分的痛苦。

    第二天一早韩啸就出去了,跑到蒋家把他们家砸了个稀巴烂,大人不行是不是,成,他砸东西行不行,他必须发泄出来。

    蒋家绝对就是经历了一场海啸,冰箱倒在地上,电视机被韩啸一拳就给砸碎了屏幕,当时蒋毅妈就看傻了,她怎么就没有心脏病呢,不然可能就气死过去了,因为不死心所以只能站一边看着难受。

    “你报警呀,大不了我陪你呀!只要你敢报!”

    蒋毅妈当时就一个人在家呀,老头子出差,蒋毅在医院,家里没人,她真不敢报警,她觉得韩啸是疯了吧?

    韩啸砸完之后都走了,蒋毅妈也不敢报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

    砸完蒋家的韩啸心里就平静了很多,手都砸红了,对他来说也不是很疼,以前当兵的时候也经常是这样。

    他想了想给叶梓买了一些早餐,酸辣粉,她不是最近特别喜欢吃辣吗?前两天两个人生气了,买个酸辣粉补偿,像他这样的人说对不起比较难,他也不觉得自己又什么不对的。

    老公不高兴自己老婆和自己以外的男人私下里见面说话有什么错,正是如此才说明他是爱她的对不对?很爱,爱到站在马路对面看叶梓和男人坐咖啡厅里面有说有笑的时候心都疼了,一下一下的隐隐作痛。

    叶梓还觉得今天的韩啸跑步跑得有点久呢,看见他手上提的东西才知道是给她带了酸辣粉,她都闻到味儿了,想吃却不能吃。

    不要以为一碗酸辣粉她就什么都忘记了,两个人还没怎么说话呢。

    还有昨天晚上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韩啸回来得有点晚,那个时候她已经睡着了,然后现在就天亮了。

    分不清楚韩啸是跑步回来,还是现在才处理完韩家的事情才回来。

    “买了你想吃的酸辣粉。”

    韩啸举了举手里的酸辣粉袋子进了厨房去拿碗,装好酸辣粉出来叶梓却没有坐到桌子边来,真能忍?

    “昨晚到底是什么事情?”有些是必须关心的,她现在也是韩家的一份子,昨晚听电话里好像是说韩文君进派出所了,那事情有点严重?

    “先过来吃东西,一会儿就凉了。”不是不能告诉叶梓,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只是他现在真的很不愿意去谈起,刚平静一点的心情不要就此打乱。

    “不是很想吃,胃口不好。”叶梓端着架子,她不是每次只要哄哄就行的。

    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出来热,牛奶配面包,将就吃一点。

    这次韩啸什么也不说了,穿了外套出门上班,两个人继续生气。

    韩家唯一比较淡定的可能就是韩文青了,她一直都不是一个普通人呀,她姐终于要离婚了,离婚了就和她一样了,他们家就不只是她一个人是离婚的女人了,听起来似乎不错。

    “姐,不就离个婚吗,离了你还能找个年轻的,更好的。”韩文青呢劝她姐这样劝不但劝不了,结果吧自己还伤了,她不是想起来小七了吗,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年轻的好像也没什么好。不能真心的和你过,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幻觉!

    韩文君居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正常,这才是最不正常的。该上班的时候去上班,认真工作,吃饭也好好吃,在家的时候还能帮蒋欣辅导功课,一点都不像一个马上要离婚的女人。

    离婚前还知道申请财产保全。

    蒋家完全不敢上韩家的门去闹。

    白淑娴这几天都要神经衰弱了,她怕呀,韩文君表现得太冷静了,她就怕是装出来的,万一一个人闷着想不开做偷偷的就寻短见了怎么办?

    “妈,我没事,真的,我就是想以后明明白白的活一把,不想像以前那样了。”

    白淑娴哪里会相信韩文君说的,哦。之前那么多年你都一直糊涂着,突然你就能活明白了,这转变太快她不太信。

    不信也没法,事实就是那样,韩文君好好的活。

    “韩家大女儿也要离婚了?这个离了,下次是不是就该轮到韩啸了?韩家的祖坟没有埋正吧?”李玉梅当然是幸灾乐祸的那一个,韩家事情越多越乱,她越高兴,就是见不得韩家的好。

    “好像你特别不希望他们家好一样。”

    都是一个大院的,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多少也应该有点感情吧,即便是曾经认为的两家的孩子应该走到一起而没有在一起,最后各自结婚了,怎么就那么不好的去想人家孩子离婚。

    “我就是担心的,看来是有点过于了。”李玉梅自己说完也觉得尴尬,说还有事就找走了。

    等李玉梅走了。

    “哎,别看嫣然嫁的老公有钱,听说是二婚,对嫣然不是很好。”

    “所以她才希望韩啸的婚姻也不好把。”

    很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