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71章你难受我就开心了
    下班的时候叶梓看着李梅的老公来接她下班,她亲热的挽着自己老公的手,完全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她老公给她提着包包,她只负责踩着高跟鞋走猫步几天可以了。

    叶梓就想这个李梅医生说怎么办到的,在两个不同男人之中周旋着,她到底喜欢哪一个?还是她只喜欢她自己?

    李梅的老公看起来很爱她,两个人看起来也很恩爱,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李梅医生和医院里面另一个男医生有一腿,那个男医生从外表上看并不如她老公,而且年龄偏大,四十多了吧。

    “……那样的姿势也不嫌累,那个年龄……”叶梓给韩啸讲自己看见的,她都要憋死了,但这种事情又不能随便给一个人乱说,只好憋着回家给韩啸说。

    “可能是为了锻炼腹肌和臂力吧。”韩啸想着那个姿势用起来需要用到力气的地方,年轻男人都累,一个好看不实用的姿势,适合野外。

    韩啸给叶梓掖了掖被子,房间里面虽然不冷,也开了空调,还有他这个人肉肉暖宝宝,可就是要做那个动作,做了之后自己才会安心。

    “新的项目开了之后,我准备让叶荣过去做项目奖经理,国庆那边没有意见,今天我已经找他谈过了,他有些担心自己做不了……”

    “哦,好,工作上的事情你看着办。”叶梓不懂韩啸那一块,但一早就知道韩啸不可能让叶荣就这样干着。

    “那个妈找我说了个事情,之前村子里面有两个亲戚想到这边来上班……”其实就是想来打工,当时叶建国稍微吹了那么一下子,人家算着就近打工也不比去广州差什么,而且说实话没有文化打工很多时候都是挣的辛苦钱,一天加班多少个小时?

    “哦,这个事情给我给国庆说一下就可以了。”去工地上工作得找下面的工头,他一个老总去安排两个农民工不太合适,让人家到底是照顾还是不照顾呢,照顾又该怎么去照顾呢?

    他不一样在他的地盘上有太多的特殊情况,他二姐是个例外。

    “要不要我给你讲童话故事?”

    “怎么突然就说这个了?”叶梓觉得奇怪,睡前的童话故事一般不都是讲给小孩子听的嘛。

    “孩子也能听听。”韩啸摸着叶梓的肚子,现在有时候能感受到一些细微的蠕动,就像叶梓肚子里面多了一个毛毛虫一样。

    李小佳拿着床头的电话,想打又不想打,这个时候打电话必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没有机会,她想给自己创造一点机会,可是她似乎又没有了勇气。

    说自己生病了,这边没有朋友,韩总回来吗?如果不来呢?她该怎么办?

    最后李小佳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她知道韩总不是个笨的人,到半夜的你生病了难道不可以给女同事打电话,实在不行,不是还有120吗?就非得给老总打?

    放下电话李小佳想起来叶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约她,是不是以为这样她就不会拒绝?以为自己是老板大舅子就多了不起?

    嗤之以鼻。

    叶梓怀孕三个多月之后吃东西就要好多了,恶心的时候少了很多,但还是进不了厨房,总觉得厨房做饭的时候那个味儿很闷。

    现在是不光叶梓和韩啸买东西,王翠芬有时候也买些小孩子的衣服鞋子之类的,挑好的买,进商场去那种有牌子的宝宝店买。

    “你看小孩子的衣服,就这么点布料,这个价格也是高得离谱,大人的几件衣服都比不了。”王翠芬自己穿的衣服价格去比,觉得好贵的小孩子衣服,摸着是很柔软,但这个价格真的是太狠了,话是对着叶建国说的,在叶梓面前她不会说的。

    “给我外孙女买了些衣服,咱们存着,生出来就能穿了。”王翠芬现在在叶梓面前,在韩啸面前很多时候都说是外孙女,为什么这么说,说的多了也就习惯了,怕到时候生的就是和闺女呢,要是生的儿子大家可能就更惊喜了。

    说真的她自己生了两个女儿,之前在村子里面抬不起头来,在叶梓奶奶面前说不起话,她当然希望自己女儿能生一个儿子,但看着怀的就是女儿呀,让大家早点习惯也好,生出来也不会那么失望,她是这样想的。

    “我就喜欢女孩儿,肯定像叶梓一样漂亮。”韩啸每次都在王翠芬面前这样说,他是真心的。

    王翠芬觉得韩啸是会说话,在这里说话安慰她呢。

    给女婿面子吧,每当这个时候王翠芬就使劲笑,对女婿好,女婿转身就能对自己女儿更好,这是邻居交给王翠芬的,说是什么将心比心。

    “你奶奶最近有点闹腾,你爸给她买个助听器,我看那就不该买,出去溜达的时候不知道在外面哪里听了些什么,回家说我们等她死了要把她火化了……”

    “咱们的伟大领袖邓小平同志不是也是火化的,然后骨灰都撒进中国的南海,所以这个火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人最后变成灰,变成土,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说要把你奶火化了呀,看你奶奶这个精神头,到她去的那一天,这时间还早着呢。”

    王翠芬讲家里的事情叶梓就负责听,不发表意见,她也没有意见,知道她妈不能憋着,让她说出来就好了。

    “听说那个妇产科的叶医生老公是恒大地产公司的老总?”

    “什么恒大地产?”同事表示不是很清楚呢,公司不怎么出名吧?

    “就是最近卖得比较火的那个楼盘,叫在水一方的那个楼盘,买房子抽奖送装修的那个,上次你不是说你家也想买一套吗?按我说你要真的想买的话还不如找叶医生和她老公说说,折扣肯定比你自己去买要便宜。”

    “我和她不熟呀。”

    “都是医院的医生,大家都是同事…”

    这话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主任耳朵里面去了,主任那个生气,你说当时她都表达得那么清楚了,她亲戚想买那个房子,叶梓你要是有关系给走走,帮个忙给优惠多一点,结果人家愣是没有说自己老公就是老板,当时她也以为叶梓老公不会是老板,后来她还是买了,谁叫她实在是喜欢呢,去看了之后,销售人员也确实会说,回家和老公一合计就买了。

    主任端着杯子连着喝了两口水,她火大不是,“叶医生你是故意的吧?”

    叶梓实在不知道主任在说什么,她做了什么就成故意的了?

    看在主任眼里就是叶梓对她很不屑,都这个时候了还给她装是不是?都说越有钱的人越扣越作,她这个叶医生就是这样,你说你老公的公司出了那么几栋楼,对亲戚朋友员工什么的肯定有内部价格吧,她也不是要很多优惠,就是给拿个友情价成不成?结果人家不答应,给她装。

    “你老公是恒大公司的老板吧?”

    “恩。”叶梓点点头。

    主任生气的就是这点,第一次问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来说,他买房子的钱都已经花出去了,难道还能要回来,就是因为要不回来才心疼,多花了多少钱吧,心里一直对自己说不是钱的问题,是这个叶医生不诚实的问题。

    当时就说让叶梓给拿个内部价的,她怎么说的,说她办不到,怎么会是办不到?你家修的房子你办不到?

    主任挥手让叶梓出去,叶梓走到门边的时候又叫住她,“我说叶医生,那个在水一方楼盘你真的拿不到内部价?”

    叶梓点点头。

    主任一愣,这头也是点得太忽悠人了,气得她都要吐一口老血了。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叶梓的心情很好,主任心情不好,她心情就好了呗,不要以为她看不出来,主任这段时间就是故意针对她,她能拿内部价呀,正如大家想的那样,房子是她老公公司修的,要什么价格要不到,可对有些人你给她优惠了,有意义吗?别人把你当傻子,为什么你还要把那个别人当朋友?

    “叶医生不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呀?”

    “还可以吧。”

    路过的医生看叶医生不是在笑吗?就顺口这么说了一句,恰巧里面的主任就听见了,就在门口说的,声音又不小,她怎么就不能听见,气得都要马上上火了。

    “听说那个在水一方是你老公开的公司开发的,我亲戚想买一套,能不能拿个内部价,能的话到时候请你吃饭呀?”同事呢也是听别人说的,她也就是说笑这样顺便一问,行就行,不行也没有什么,买房子的人不是她。

    “成呀,回去我问问我老公看能给你亲戚优惠多少。”

    同事也没有想到叶医生这样好说话,当即就说中午要请叶医生吃饭,叶梓当然不会去,买房子嘛,不管是给少优惠多少,都是她家赚钱,怎么好意思还吃人家的饭?

    主任是策底烧火了,“你们是不用上班的是不是?还有时间在走廊上闲聊。”

    叶梓和同事吐吐舌头走了,留下主任自己接着烧火。

    完全就是挑战她的权威是不是?

    来检查的孕妇问叶梓怀孕几个月了,叶梓说三个多月。怀孕呢,有人觉得是甜蜜的负担,还有的真的就觉得是负担,比如问话的这个孕妇,她这都是第二胎了,如果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是女儿的话,她公公的意思是还要生,家里也不是很有钱,就是一般的家庭,可公公的意思是她老公是三代单传,不能在她这里就给断了。

    “你看了肚子里面孩子的性别了吗?”孕妇小心的问着叶梓,她想的是医院的医生应该有机会知道的吧,他们是医生嘛,打b超的时候问问同事直接就说了。

    “没有,不过我妈说肚子里面怀的可能是女儿。”叶梓每每说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幸福,现在不管是男孩女孩,她都觉得很好,非常好。

    “你就没有想过打b超看看性别?”

    “看不看都一样,都是呀生的,孩子是自己的缘分,来了就是好的。”叶梓一听就知道这个孕妇的意思,现在很多看诊的孕妇都想知道肚子里面的孩子性别,大部分人呢是好奇,有一部分人呢真的是心思不纯,想生儿子。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不都是自己身上掉下里的肉吗?都是自己的宝贝儿…”想这样说的话叶梓都不知道从自己嘴巴里面说出来多少次了,有很多女人是想不开的,她不明白,你自己都是女人你怎么会想不开,家里人也不能帮你做决定,也不能把原因都归咎到家里人身上,说什么公公婆婆要求什么的。

    “他们再说让他们自己单过去…”叶梓或许就不能理解那些因为家庭原因需要生儿子的女人,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吗?

    她自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韩啸从一开始就说特别的喜欢女孩儿,就算公婆不喜欢,也没什么,现在都是单独住,以后还是单独住。

    孕妇的意思是叶梓能不能b超室的医生说一下给看看肚子里面的性别。

    叶梓就觉得累,说了一堆话,结果人家没有听进去。知道了又怎样,真的不要呀?怀孕都快五个月了,做手术都叫引产了,不叫人流了,对身体伤害相当的大,比生一个孩子伤害都大。

    “叶医生,你就帮帮我吧,成了我一定会重谢你的。”

    叶梓无语,她看着像是缺钱的人吗?就算是缺钱也不能违背一个医生的原则是不是,钱不是这样赚的。

    “医院有规定……”

    孕妇是哭着从诊室出去,她难受,别人都说她这一胎肚子里面还是个女儿,如果真的是女儿的话她还要被逼着生第三胎…

    叶梓也没有继续劝,劝再多有什么用,必须自己想通才行。

    等人走了,叶梓揉了揉太阳穴,准备叫下一位,抬头看见门口,时间就定在了这里,怎么会?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又揉了揉眼睛,那个如阳光一样的大男孩站在哪里,对她笑,两排白色的牙齿发出柔和的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