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8章 生病
    ♂

    叶誉往桥洞那边走着,感叹广州真的太多人了,你看桥洞里面这是住了多少人呀,还有住家的,这个时候还煮饭。

    就算是桥洞,也没有一个好位置留给他,外面一点的位置能吹到风,现在这个天气晚上有点冷,只好把带的衣服多穿了两件再身上,他是很想直接就这样躺下去睡的,可他觉得那样子实在是又太难看了,跟挺尸一样。

    他是很想给自己哥打电话的,可是他怕,那么多钱他给丢了,虽然那钱是他自己的,可在蓉城都能买半套房子了!他怕他哥骂他败家子,他没见过他哥发火,但就是怕。

    “哥们儿,怎么没有找到工作?”叶誉旁边蹲着的男人撩了一眼他之后问到。

    叶誉不出声,他现在不敢和陌生人说话,被骗得太惨了,当初出来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别人说几句好听的话他都当真了,把他捧得越高,摔下来越疼,疼得肝颤,一抽一抽的疼,长记性了,不能轻易和陌生人说话。

    旁边的男人笑笑,“大家都是可怜虫,何必嘛,都是住桥洞的人,你觉得你身上还有什么可以让我图的?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都说广州遍地黄金,我怎么就没有看到呢?”

    “和女朋友一起出来打工的,结果人家只要女人不要男人,我是有劳动力的人呀,还是不行,想靠劳力吃饭都难,女朋友找到工作了,两个多月了,我还没没有找到,开始我还去看看她,今天她和我提分手了,说跟我一起没有未来,不能在广州打工就是没有未来吗?操蛋玩意!”

    叶誉把自己缩在一起抱着双腿,这样玩暖和得多,还好这是广州,要是蓉城,晚上绝对给你冻感冒。

    “还没有暂住证,到处躲,……不是没有找工作,可工作不要我呀,就一个保安的工作,要长相,要文化,很抱歉,我怎么就小学没有毕业呢,不是家里没钱给我上吗?”

    “长相不合格?长相是爹妈给的,我能怎么办,回炉重造都不行了!”

    旁边的男人说了多久叶誉没有去计算,反正就是一直说一直说,说得大家都很疲惫了,可叶誉不敢睡,他担心兜里仅剩的十几块钱,真的不能再丢了。

    叶誉的十几块钱坚持了五天,五天之后他成了一个保安,保安说管一顿饭的,工作餐,每天一顿饭,如果是上夜班,还有个宵夜。

    他每天就吃一顿饭,因为兜里没钱了。

    生平第一次感谢爹妈给了他一个这样好的长相,让他能从那么多应聘的人当中脱颖而出,哦,他还是个高中生,感谢他哥给他想办法补了高中毕业证。

    “小伙子,好好的干。”

    保安队长拍拍叶誉的肩膀,叶誉觉得这就是领导,瞬间领导的形象又坍塌了下去,保安队长正对着一个业主点头哈腰,原来业主才是领导。

    “咱们这个是高档小区,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所以千万不能得罪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知道吗?”

    叶誉点着头,然后弯着腰给业主开大门,谁叫人家有车呢,羡慕的眼光追着人家的车屁股。

    “羡慕是不是,只要你努力,你也可以这样的。”保安队长看着叶誉,心里想这孩子长的真是不错呀,放在保安队就是保安中的那颗最好的草,再过几年有男人味儿了就更不得了了,你看他细皮嫩肉的。

    叶誉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就当队长说笑了,他能跟这个小区里面的业主一样,做梦肯定可以。

    叶梓呢让韩啸就送了那么一次饭,第二天就不让韩啸送了,这样子不好,秀恩爱什么的回家去做比较好,再说了她这段时间都要外出采血,让韩啸跟着东跑西跑也不是那么回事,但每天中午的电话韩啸还是要给叶梓的打的。

    “挺好的,现在天天都出来散心,我比较喜欢秋天这种黄色,随处都能看得…..”叶梓的心情不会不好,就当医院给她提前放假了,抽血这个工作真的一点都不累,献血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呢就看看。

    “听说有人献血之后得了艾滋病?”

    “那种情况在我们这里是不会出现的,都是用的一次性无菌针,用过之后就回收处理了,根本不可能交叉传染,你说的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献血这个人本来就有艾滋病,而他自己不知道,献血之后医院在验血的过程中发现了他有艾滋病,然后通知他……”叶梓就当普及了,这个社会越来越浮华,特别是很多年轻人,在对待性方面也太过于开放和放纵了,交友混乱,得艾滋病的概率很大,但很多人本身是不知道的,最后多是以癌症的形式反映出来。

    问话的人听着叶梓的解释蒙蒙的,但不准备献血,他有点害怕的,很后悔昨天晚上**了,花了五十块,当时就是没有忍住,那个女人穿的很少站在电线杆哪里,问他帅哥要不要,他血气方刚的就没有忍住,被撩拔了,那女人很直接的,手直接就放进了他的裤子里面,他又喝了点酒,那个激动的血直冲脑门,把他都冲昏头了,然后跟着女人就走了,完了之后人家要两百块钱,才知道那是妓女,摸遍了全身之后五十块,五十块也给了,现在想起来五十块都好贵呀。

    叶梓看他犹犹豫豫的样子估计也是猜着了,这是担心吧,人总是在做了之后才后悔,为什么不在做之前多想一下呢?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晚,如果这个人这次能够平安的话,估计下一次应该能够洁身自爱了吧?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他刚才看你的眼神都直勾勾的,正经人哪里会那样看人?”小护士看着那个已经走远的人说道,到这里来问艾滋病的事情,那总得干点什么能得艾滋病的事情对不对,想到这里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呵呵,不要把人想得那么坏嘛?”

    这个世界坏的人太多了,那些明知道自己有艾滋病的人还到处去勾搭男人女人的这才恐怖,自己活不长了,总想着拉几个垫背的,和自己一起上黄泉路,祸害别人,那些和他一样的坏人遭殃了也就算了,但有些好人也跟着遭殃,去搞强奸?对准那些本来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无辜的人下手,瞬间人家的生活就变成了黑夜,一个家庭就此而毁了的也很多。

    “所以我们自己给别人抽血的时候也要做好措施,手套一定要带,是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叶梓和小护士以及司机是相处得很好的,主要是她带的吃的比较多,牛奶饼干水果带着,每次给司机和小护士的量都带出来了,反正就是她吃他们也吃,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还客气一下,后来觉得叶梓每次都说干脆也不客气了,所以现在就是吃人家的口软,拿人家的手短,司机和小护士都喜欢叶梓的大方。

    这年头水果和牛奶可不便宜,还天天这样吃。

    本来不吃人家的都要对她好,吃了人家的那就更得对人家好,比如说中午的时候司机就让叶梓和小护士两个到车里去睡会儿,自己在车子外面守着,抽根烟什么的,有时候也和路人砍几句大山。

    小护士呢也是一样的,抢着做事情,其实事情也就那么点,谁做都不累,一个人做也不会累。

    叶梓就真的成了出来你搞旅游的了,蓉城xx地方一日游这样的,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悠闲了。

    “听说你最近过得比较闲呀?”主任精明的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着叶梓,知道吗就是那种一个人上自己不舒服,而那个人却很舒服,她心里那种隐着痛的感觉。

    叶梓不太明白主任的意思,她怎么就闲了,明天都工作,工作上主任给安排的,不明白,不说话,站在那里和主任对视。

    为什么要低头,为什么要看着地面,她又不是犯人,不是别人看着你说话的时候的应该看着她吗?这是礼貌。

    主任就知道叶梓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那傲慢的态度实在令人肉疼。

    她是领导,你一个小小的医生难道就不应该低眉顺眼一些吗?真是年轻不懂事呀,太不懂事了,以为这样前途就能一片光明?

    “你还是先下去吧。”

    主任挥挥手,这个叶梓站她面前觉得好胀眼睛的。

    ……

    李珍到蓉城去出差,听说蓉城美女有点多,果然真的就很多,满眼都是美女,她放在人群之中可以瞬间就被淹没掉,不太突出那种。

    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在这个城市的一所老牌大学举行,里面要一些翻译,李珍只是其中一个。

    今天的打扮有些知性,穿着深蓝色呢子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大衣没有扣扣子,挂了一条小碎花的围巾在脖子上,吹风的时候头发丝会飞,围巾的那个边也会动,相融合。

    高跟鞋踩在有些历史的路上,心里突然就很干净,什么也不去想,很放松。

    现在没有什么事做,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完了,今天只是过来这边适应一下,明天才是正式的工作开始。

    白色医院的献血车在学校里面显得有点不协调。这个学校现在是红色的砖墙,黄色的梧桐树,然后视线里面出现一个白色,这个色调李珍不太喜欢,正要转身走,从眼角哪里就装进了一个人。

    她朝着献血车走去,不是去献血,工作要完美的状态,确保身体不会出紧急状况,所以不会献血。

    在距离献血车大约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试图将那个人看清楚些,是不是她看见的那个人。

    的确是美丽的,李珍敢说自己和她站在一起,一个看起来是仙女,而她是凡人。

    叶梓有些不自在,她当人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和一般人看她那种不同,这是个女人,当然看她的女人也有,只是这个看她的感觉有些奇怪,是认识的吧?是不是马上就要上前来问她?

    李珍并没有动,以前不认识,现在她也不太打算去认识,她就是在想这个女人会不会是郑柏飞之前的某个情人,不是有这种可能吗?可能性还很大,吕晓梅很显然那天没有和她说实话,郑柏飞应该和这个女人之间有点什么故事的吧?

    女人啊,当你在乎一个男人的时候,你就会想去了解他的过往,包括他睡过那些女人,曾经都爱过谁,不由自主的去比较。

    叶梓真的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看了她足足有几分钟,就那样站着,然后分明嘴角有笑容,好像是自嘲,又好像是嘲笑。

    这个人最后还是走了,并没有和她打招呼。

    不认识的吧?

    继续专心工作,但确实没什么人来献血,只能在秋风中规矩的坐着,然后看看书,聊聊天,喝喝风。

    最后灌了一肚子的冷风回去,身体再好叶梓感觉也有些不舒服,手脚冰凉,暖和不起来,血液都被冷藏了那种感觉,冷气顺着裤管直往上冒,只好右手揉着左手,左手回搓右手。

    韩啸回家,今天没有看到叶梓在楼下等他,这些天他习惯了车子开过来就看到叶梓的身影,虽然他也不太建议这样的天气叶梓站在楼下面等,毕竟冬天来了,屋子里面比外面暖和得多,可叶梓偏说要呼吸什么新鲜空气。

    进屋,叶梓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脸有些红,没有盖被子,用手一摸,可不是有点发烧了,赶紧把人抱起来,准备抱到屋子里面去。

    “你回来了。”叶梓在韩啸的怀里睁开眼睛,这会她也觉得自己可能生病了,眼皮有点重,脑子里面发闷,感觉很冷,里冷外热那种。

    叶梓乖乖的被韩啸放在床上,她现在只想闭着眼睛,有些担心了,一个孕妇有点发烧,所以什么药都不能吃。

    “现在该怎么办?去医院吧。”医院就在隔壁,去医院也会比较快。

    “没事,你给我喝水,多喝水,多拉尿,很快就会好的。”

    有些人一般是不生病的,但生病一次就来得比较猛,像叶梓这样就是,手脚都发软,还不想吃东西,只是不停的喝水上卫生间。

    这一晚上叶梓没有睡好,韩啸怕她冷一直搂着她,她还是总觉得冷,半夜起来喝了几次水,上了几次卫生间,早上快五点的时候沉沉的睡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