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7章 韩流来袭
    ♂

    第467章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叶梓哪里想得到自己上个班公公婆婆还这么关心。

    “来献个血,问了韩啸地址就来了,支持自己家里人的工作。”韩仁杰是真的准备献血的,他一点都不担心,害怕就更加谈不上,男人嘛,流血不流泪,一点点血而。

    “我就说不能来,他偏要来,他这个身体是好,….”白淑娴给叶梓使眼色,不能说他想献血就真的让他献血吧。

    叶梓呢是真不让韩啸爸爸献血,不是因为韩啸妈的缘故,是真的他这个年龄就不能献血了,医院有规定的,不能超过五十五岁,韩啸爸爸显然已经超了。

    “这样啊,那我又回去好了。”从到献血车这里然后离开,总共花的时间也不超过十分钟,主要也不是为了来献血,就是看看儿媳妇这工作累不累,做公公的比做婆婆的更加关心媳妇儿,走的时候让叶梓和韩啸常回家吃饭,其他的也不多说。

    “叶医生你这公公可精神了。”小护士很是羡慕叶梓,老公对着好也就算了,公公婆婆人还好,怎么看出来的?就除外采个血差点一家子都来了,她要是能嫁到这样的人家就好了。

    下午差不多点就回去了,采集的血不算多,这年头主动献血的人可不多,所以医院里面才常常缺血嘛,有时候动手术的时候还不是要家属自己输血才行。不过呢今天采集的血呢稍微要比之前多那么一点点,勉强说得过去。

    “把你们今天的单子给我看看。”主任呢是等着叶梓回来呢,就是想找点麻烦,给你安排的工作够简单了吧,采集个血而已,做不好呢他就好进行他的批评,结果单子上的人数以及采集量不能说少,虽然也不算多,但是要说重话呢也不好。

    主任看了之后很话也没说就走了,依着他的意思,他没有找麻烦就算不错了,难道还让他表扬一下吗?

    “叶医生主任是不是针对你呀,以前他都不看这个单子的。”采集血液这个事情归医院管,只是轮着科室派人而已,很多人来混一两天就算了,当给自己放假一样,谁愿意献血就献,不献血也不会主动去说。

    叶梓也无所谓,她是认真工作了的不是吗?

    晚上回到家觉得自己的脚不是很舒服,脱了鞋子来看,原来是脚趾甲有点长了,结果家里没有指甲刀,看看时间,韩啸可能还有一会儿才回来,准备到超市里面去买个指甲刀,超市也不远。

    拿着手机给韩啸发了一个短信,怕他在开车就没有打电话,想着他一会到家了就看手机短信了。

    “叶梓?”在超市这样的地方很容易就遇到了熟人,姚真真挽着李畅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打扮得比较时髦,这个天穿了一条短裙子,黑色的丝袜,外套是一件比较修身的羊毛衫。

    “好巧。”叶梓不觉得自己和姚真真有什么话说,读书的时候两个人关系并不好,当初姚真真可把她当情敌,不过看现在两个人的样子,这是终于在一起了。

    李畅动了动嘴唇,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有几年没有见过叶梓了,她还是那么漂亮,只是稍微有点肿,对,就是有点肿,然后很快他就想到了,这是怀孕了吧?一直都听说叶梓早就结婚了,现在该生孩子了,也是正常。

    “我和李畅要结婚了,一直想着请你来着,问了许多同学都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正好今天给遇上了,请你和你老公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姚真真说得口不对心,她才不愿意请叶梓呢,两个人是什么关系?高中的时候也就一起读了两年书,谁叫人家成绩好高二的时候就考走了呢?

    “如果你忙的话……”姚真真又补充说到。

    “哦,到时候看看那天是不是值班。”叶梓说着,然后在看看时间,在这里和姚真真说话有点浪费她的时间,她和不和李畅结婚真的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一直都没有喜欢过李畅,她也不会花钱去参加他们两个的婚礼。

    叶梓这就想走了,没什么好说的。

    “你住这附近?还是其他地方,我看你有些不方便,要不要我们送你,开了车出来。”姚真真现在是和李畅同居在一起,李畅父母出钱给两个人买了一套房子,距离这边要开车十分钟,那边没有这么大的超市。

    “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叶梓也不多说,把自己租房子的事情说出来,满足姚真真的虚荣心,不是她都买车了吗?呵呵。

    姚真真果然一脸同情的看着叶梓,原本以为叶梓嫁得很好的,看来也不过如此嘛,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读书好有什么用,嫁个男人房子都买不起,租房子吗?她忍着自己要笑的冲动。

    叶梓说自己还有事先走了,正好看到韩啸朝自己走来,她朝韩啸走去。

    李畅放开姚真真的手,刚才是给她面子,她还是和之前一样,为什么就非得要知道别人过得不好自己猜快乐呢,又有什么可比性?

    这个婚他不是很想结,可姚真真和他睡到了一起,他是姚真真的第一个男人,他是个负责的男人。

    “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她?”姚真真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刚才过于得意了一点,现在有点悲,这个马上要成为自己老公的人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

    “说的都是什么话?”李畅不爱姚真真是事实,要不是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也不会要结婚,但对于叶梓,那是年少时候的一个冲动而已,谁没有青春过,可那都是过去式了,他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

    “没有那就好,老公你也别生气,我就是太在乎你了,加上咱们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我有点紧张。”姚真真又恢复的常态。

    韩啸朝叶梓快走几步,这样她就少走两步,搂着她的腰,“逛超市怎么不等我回家一起?”

    韩啸呢现在是把叶梓当一个保护动物来看的,人多的地方最好是他陪着,回家看没有人正准备打电话,看到了短信也就出来了。

    刚才那个好像是叶梓同学,叶梓没有说他也就不问了,刚才进超市的时候看到他们说话了。

    “也没有什么要买的,家里没有指甲刀想着出来买一个,这不都买好了,你又跑一趟。”叶梓亮出了刚才买的指甲刀,是那种套装。

    孕妇怀孕之后,只要到了一定月份,肚子鼓起来,再要卷曲着腿的话肚子是很不舒服的,给自己剪剪指甲这样的事情不太好办。

    “你先别自己弄,等我洗了碗来帮你。”韩啸现在洗碗什么的已经很熟练了,还洗得很干净,一会儿就从厨房出来。

    “你自己怎么行?”从叶梓手中接过指甲刀,让叶梓轻松的坐在沙发上,找了一张纸,把她的一只脚放了上去,想了想又没有动手你剪,起身朝你卫生间走去,然后端了一盆水进来,“先把脚泡一下,脚趾甲软了之后好剪一些。”

    叶梓将脚轻轻的放在盆子里面,水温刚刚好,不会太烫,也不会太冷,动了动圆溜溜的脚趾头,喊一声“老公我有点口渴。”

    韩啸把用热水温过的牛奶就递到了叶梓的手上,纯纯的牛奶喝一口,上嘴皮上都是白色的奶,伸出舌头舔了一圈,满足的样子看在韩啸眼里,他的喉结动了动,有时候女人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就能把男人勾引了,难怪这个世界上犯罪的男人那么多,韩啸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资料,不太专心,眼睛在哪里,神不在哪里。

    “老公,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变成一只大母虫的。”叶梓斜靠着沙发上说道,她现在是饭来张口,衣来张手,虽然不太吃得下东西,但吃下去的全部都是很有营养的东西,比如说现在喝了牛奶,一会儿睡觉前还要喝牛奶。

    韩啸并不抬头,低低地笑,然后放下书站起来,再蹲了下去,手伸进水里,托起来叶梓的后脚跟,撩着水给她洗脚。

    “老公…”叶梓翘着大脚趾头有点紧张,她这个脚呀还是第一次在别人手里托着,很是不习惯,心儿也砰砰的跳动起来。

    “我媳妇儿的脚真好看。”用毛巾把叶梓的脚擦干一只一只放到沙发上去,放在沙发上那张纸上面去,拿着指甲刀开始剪起来,慢慢的,小心的,远一点看会觉得韩啸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真的那么好看吗?”有时候在韩啸面前叶梓也不会谦虚,她本来就长得好看对不对,从头到脚都好看那种,不是那种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好看,而且怀孕之后她觉得自己更好看了,呵呵她是主角嘛。

    “不好看我能捧在手心里面,还爱不释手?”韩啸这个人呢说话的时候只要不笑,你会觉得他说的就是真话,再真不过的真话。

    叶梓又动动她的脚趾头,每一个脚趾头被剪过之后都像和的头一样,光溜溜的在日光灯下面发亮,如果在上面画一个嘴巴一定会说话的。

    叶梓喝完牛奶又吃苹果,她的双脚现在在韩啸的怀里,好暖和哟。

    “睡不着。”从怀孕之后叶梓的精神就特别的好,兴奋劲十足,每天晚上都要混时间到十一点过,有时候是看书,有时候是看电视,就差韩啸给她讲睡前故事了。

    她不睡韩啸就陪着她,她看韩剧,韩啸看不来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女人都喜欢看这种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男主角是个歌手,属于那种不但歌唱得好,而且长得也很帅那种,用叶梓的话说就是打架和挨打的时候都很帅,帅成了无处不在。

    小明哥吗?韩啸的第一感觉是不是中国教科书上的小明是不是长大了呀?不都是小明嘛。

    “那个小明跟这个小明哪里能比。”叶梓眼睛里面冒着星星,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帅成那个样子,女主角真是太幸福了。

    “接吻了!”电视里面男主角向女主角靠近,在这种时候韩剧都是慢镜头的,女主角傻傻的样子,瞪着眼睛看着小明哥,不知道闭眼睛吗?尽量的延长时间。

    观众都屏住了呼吸,都要断气了,男女主角终于亲到了一起,画面定格,音乐响起字,幕组出来,这一集完了。

    “要不要这样呀,每次都是关键时刻这样子!”叶梓揉着自己的头发,一天一集这样播真的好吗,总是想多看一点,追剧追得好辛苦的,放一集撩拨一下,然后等你心情到*的时候戛然而止,要怎么平静,啊?

    “真的那么喜欢看?”市场上应该有那种盗版的碟子,要不买一套来看?话说看这个电视是老的剧情还是看的男主角呀?就因为男主角帅吗?刚才上卫生间的时候韩啸对着镜子照好一会儿呢,有个帅男人在家,看他不就好了。

    “其实我更喜欢男二号,把男主角带走,男二号留给我就好。”叶梓这样说着,脑子里面都是画面,男二号怎么可以那么优雅,他的眼神怎么可以难么温暖,和屏幕上的他对视,都看进心里去了。

    “你确定?”

    回神,发现韩啸盯着她看,眼珠子比平时都黑,好深呀,这是?她刚才说了什么?这男人这样子怎么有点酸?

    “啊,什么?”

    “算了,睡觉,今天晚上不许做梦。”韩啸没等叶梓自己先进了卧室。

    叶梓吐着舌头,她装得像吧,呵呵。

    有的人有床失眠,睡不着;有的人想睡没床,没房子,还在街头晃着,身上的钱实在不多了,得吃饭吧,花了之后就没了,明天还要不要吃饭是个问题,好想哭呀,想哭就哭吧,谁规定了女人才能哭的,叶誉放声大哭,反正路过的人也不知道他是谁。

    开始哭还好,不是刚吃了两个馒头有力气哭吗,一边走一边哭,最后觉得自己像个疯子又蹲下来哭,头埋在双腿间哭,他从来没有哭过这么长时间,他爸死了都没有这么哭过,把之前的苦难全部都哭了出来,他爸死了,他妈改嫁了,没有人对他好,他被人打了,来广州被人骗了,他就快要成乞丐了,今晚只能睡桥洞,唯一上天对他公平一点的就是睡桥洞的不止他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