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5章 家宴
    今天是必须回家吃饭的日子,韩啸的父亲韩仁杰光荣的退伍了,当了一辈子的兵,突然就回家了,虽然是自己申请提前的,还是有很多不习惯,心里不得劲儿,好在听说儿媳妇怀孕了,这才高兴了些。言情首发;

    “不要买什么东西,家里什么都有,你和叶梓按时回来就好,你爸很久没有看到你们了。”白淑娴一个一个的打着电话确认,今天算是一个团圆饭,两个女儿一个女婿,儿子和儿媳妇,还有小孩子务必都要回家来,缺一不可。

    说是不买,哪里能真的就空着手回家,当然如果真的要空手回家也没什么,父母能跟子女计较什么?常回家看看父母就很高兴了。

    “二姐,大姐,你们先下班回去吧,妈一个人在家忙不过来。”韩啸知道的,为了今天晚上的晚餐,她妈一定会把自己弄得很忙,这种家庭聚会他妈说一定会在家里过的,亲自动手。

    韩文青倒是很乐意早点下班,韩啸让早点走的,又不扣工资。不过一提到工资韩文青肚子里面都有气呀,当时就说自己要入销售部的,韩啸偏不同意,看着人家销售部的销售员领工资眼红得不行,心里也难受,比她的工资多了不少,最后还听说人家大部分的提成还是放在年终拿,那得多少钱?比她多多少?

    “姐,你也不说说韩啸,像这种日子就该让叶梓回家去帮忙,大家都上班,我们能回去她也应该能回去,不能因为她怀孕了就什么都不做对不对,她是儿媳妇,我们是嫁出去的女儿。”韩文青等着韩文君,但她不想回家做事,回家对着她爸,她爸知道她又离婚了,不知道回去是个什么结果。

    “你现在嫁出去了吗?”住在家里,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就是让她回去帮点小忙,说那些计较的话,韩文君不太爱听,就是一桌子饭菜,三个人动手,能有多累?

    韩文君对家务活从来都不排斥,总想着自己是年轻人,多动手做一点,父母就清闲一会儿,年轻人又累不着,所以她是蒋家保姆般的儿媳妇她自己也知道。

    “下午下班我去接你,爸回来了。”韩啸给叶梓打电话的时候叶梓刚从主任办公室出来,这次她是真的把主任给得罪了,一点小事都要她跑一趟办公室,然后挨一顿莫名其妙的批,她就是个坐诊的好不好。

    叶梓说好,脑子里面想着买点什么东西回去,公公退伍了呀,韩啸当儿子的可以什么都不买,做儿媳妇的怎么能都不表示一下,并不是为了讨好卖乖。

    公公到底喜欢什么呢?当兵的人都喜欢什么?从韩啸来看,他真的是什么都不挑,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他爸呢?怎么办,送点有自己心意的东西就足够了吧。

    她这个公公从她进门到现在很少在家,也从来没有为难过她。

    “姐,那个那天拉我上车的男孩子昨天来学校找我了……”叶秋看着寝室桌子上摆着的那一小束向日葵,刚才还浇了一点水在上面,没有昨天那么精神,不过还是明艳艳的样子,暖色调的。

    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的花不是玫瑰花,是向日葵呀,从昨天到今天心情都很好,不是喜欢那个叫金俊兮男孩子,她实在是很喜欢这个花,想把自己的感觉告诉姐姐。

    “叶秋呀,你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学习,动不动心这样的事情你也知道,之前江家成那一次是怎么回事……”叶梓觉得叶秋心情很好,像个小女孩在电话里面跳跃着说话,大概是怎么回事她也不是很清楚,知道两个人一起吃了午饭,叶秋还是那么容易相信人,尽管听起来似乎那个人不是坏人。

    叶秋在电话里说着自己没有陷进去,现在她的心都变成了石头,就是江家成再出现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回心转意,为什么要给自己姐姐打电话呢,就是想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是很愿意和寝室的同学分享自己的心情,她们好像更愿意花时间在打扮自己上面。

    和叶秋挂了电话,叶梓这边突然就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了,买一束花吧,表示欢迎公公回家。

    叶梓今天穿了一件中长的有点宽大的毛衣,捧着那种包装成一长束的花,现在医院门口等韩啸。花是直接就在医院旁边的花店买的,医院门口好几家花店呢,平时生意都还不错,什么品种都有。

    头发也放了下来,微风吹过来,轻轻的撩着发丝,她动了动额头上的头发,刚才有点遮住了眼睛,敢露出额头的美女才是真的美女,叶梓光洁的额头现在就这样露在外面,上面发着白白的光。

    “叶医生也是等人呀?”有同事从医院大门出来,看了看叶梓手上的那个花,一束花里面有几种花,是那种温馨的色彩,不像是送给年轻人的呀。

    叶梓笑着点头,然后就看见韩啸开着车从那边过来,和同事你指着自己老公的车说着再见,然后上了车。

    “给爸买了一束花,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叶梓把花给韩啸看看,然后放在了后座位上,从怀孕之后她这个鼻子就特别的敏感很多味儿都不能闻,靠近花的话鼻子会有点痒痒的。

    “怎么会不喜欢?”韩啸以为叶梓会安静的等着他来接,结果人已经买了花等在哪里,有心了。

    “就她会做人!”韩文青酸酸的说了一句,她这个当女儿的爸爸回家什么也没有做,倒是回家做饭了,跟她妈在厨房里呆了一个多小时,连个菜都没有洗,做事情的只有她妈和她姐,她负责看,最后负责吃。

    “爸,欢迎回家。”叶梓把花儿递给韩啸父亲,他脸上就开了花,皱纹一动一动的,看着叶梓笑,说叶梓是个好孩子。

    没一会儿蒋毅也来了,倒是没有空着手,拿了两瓶酒,还是那种不便宜的,韩文君看着却红了眼睛,她这个老公今天给她面子了,从蒋毅手里主动结果酒。

    蒋欣站在那里没有动,还是蒋毅推了一把小孩子才叫了一声外公,她和外婆外公这一家人都不亲,她奶奶说她是蒋家的孩子,她姓蒋,外公外婆都是外家,外家是什么意思,就是别人家。

    桌子上肯定是要喝酒的,一般喝酒要有气氛一些,除了叶梓和两个小孩子喝的果汁,其他女人都喝的葡萄酒,男人喝的蒋毅带来的酒。

    不知道是蒋毅喝多了还是怎么的,红着眼睛和韩啸爸说自己过得不好,同时也没有带给韩文君应该有的幸福,他想做得更好的,可单位给的工资就那么多,除了平时的开销所剩不多,当然这有点夸大了,但他确实也富不了就是了,但照比一般普通的家庭就要好很多。

    韩文青吃着吃着饭就冷笑了两声,比惨吗?她一个离婚的女人都没有说话呢,刚想说话被她爸一个刀子眼给阻止了,也不知道她爸爸现在是个人呢态度,回来还没有找她谈话。

    “我和你妈这辈子也是这样清清淡淡的过来的,其实挺好的。”生了三个孩子,一个算是废在家里了,老大又不怎么出色,性格软弱,老幺韩啸还好点,可不管现在好与不好,人这一生你想要过得好就必须自己努力是不是?

    大女婿的意思韩仁杰听明白了,韩啸赚钱了就应该拉扯大家一把,他和韩啸没有血缘关系,可他姐姐呢?不能看着姐姐受苦吧,可什么算得上是受苦呢?

    话说如果你做到了自己,如果你真的过得不好,韩啸也不会看着不管,现在你工作,你单位不错,工资也还算不错,不满足的是没有大富大贵。很多人想要发财,可发财也不是一定就要有捷径,脚踏实地的干,上天不会亏待你的。

    孩子们的事情他这个当父亲的不是很想管,如果有必要韩啸不会不管的。

    蒋毅一直都有些畏惧自己这个老丈人,别看现在是老了一些,当年可是在战场上杀过不少人的,这样的人身上带着杀气,就是晚上走夜路鬼都不敢靠近的那种。

    最后蒋毅也只能是无功而返,没让韩文君在丈母娘家把碗洗了才走,要不要一起走,不一起走的话他是不等的,他还要回去加班,加班是个很好的借口,他自己又不是韩啸那种老板,领导安排了事情没有做完,现在必须得赶着回家去做。

    韩啸陪着自己父亲下了两盘棋,两盘皆输,不是让着自己父亲要哄他高兴,是真的没有能赢他父亲的本事。

    说是还要下第三盘棋,难得陪自己父亲下一次棋,输也高兴,可他爸让小两口赶紧回家去,时间不要太晚了,担心叶梓肚子里面他的小孙子,当然孙女他也喜欢。因为计划生育大家都生一个,不管孙子孙女他都喜欢,流着的都是老韩家的血。

    看着韩啸和叶梓出去的,然后还站在窗子边看两个人开着车子走了,最后转过身看着韩文青,从回家到现在一直冷着她,就是为了看她有什么反应,结果他这个二女儿还在空子里面过日子,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不会找她谈。

    “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接过三次婚,生了两个孩子,我怎么也不能再把你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来看,我问了韩啸你的工资,每个月八百,年终的时候还会有一些奖金,这些我都不管,但你住在这个家里,你不能白吃白喝,我和你妈把你养大也不是欠你的,所以从这个月起每个月给家里交三百块生活费,甜甜的费用我就不给你算了。”

    韩文青头顶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炸开,她的父亲现在来和她计较钱的事情,怎么可以,每个月她那点微薄的工资,她自己用都不够,在家也只是吃早晚两顿饭,有时候早饭都不吃的,她已经在绝路上了,她爸要逼着她继续走下去。

    哭着问自己老爸,她是不是亲生的,如果是亲生的为什么还要给生活费。

    “你不给也行,明天自己搬出去住,像韩啸和叶梓一样,你搬出去住我就不管你了,也不让你上交一分钱,但你也别指望你妈能给你一分钱。”

    韩啸两口子是怎么搬出去的?不用想也是和自己这个二女儿有关,整个晚上叶梓都没有和韩文青说过一句话,姑姐和兄弟媳妇之间那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他活了大半辈子看不出来?

    “你也别觉得委屈,你弟弟韩啸还给家里拿钱呢,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孝敬过我和你妈没有?”不是缺那点钱,他和孩子妈现在都是有退休工资的人,两个人的退休工资加一起真不少,不缺钱,不是钱的问题。

    “韩啸是老总,我是打工的,能比吗?”还是觉得自己委屈,是自己父亲在逼自己。

    “那你的意思是那些比你工资还少的,那些农民工就不用活人了?”韩仁杰有些气急败坏,他这个女儿他管得太晚了,完完全全长歪了。

    韩文青是哭着从家里跑出去的,白淑娴是要入拉,韩仁杰不让,拉什么拉?她能跑多远?没有吃过苦的人,自己怎么跑的肯定会怎么跑回来。

    “安全问题?她那个样子你当心安全?她不去伤害别人就不错了。”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

    “她刚离婚受了刺激,你又何必再去刺激她?“白淑娴不太赞成自己老伴儿的做法,文青是有很多缺点,花了那么久养成的要改过来也需要时间,老伴太急了。

    “我刺激她?怎么不说她刺激我?”韩仁杰没有说的是他为什么提前就退了下来,还多亏了他这个女儿,让他觉得没面子再继续呆下去了。

    嫁出去离婚又离婚的女儿回家来住,把儿子媳妇给赶了出去,像是什么话?

    两个女儿都担心不完,韩文青跑出去就不说了,反正她自己会跑回来。

    韩文君这边回家两口子就开始吵架,然后是打架,具体的是韩文君挨打,蒋毅借着酒劲儿就把韩文君给打了,打了之后还不能哭,大半夜的哭给谁看?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小心接着被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