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3章 不是心动是感动啊
    ♂

    第463章不是心动是感动啊

    后来主任说了些身叶梓已经听不进去了,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就当周围都是牛蚊子在飞好了,嗡嗡嗡,嗡嗡嗡,怎么就那么讨厌呢,她有什么错,让她写检讨?说是给患者一个交代,但产妇这边的费用还是要按照剖腹产的费用来,人家居然也同意了,因为没有认真听,叶梓不知道主任是怎么去说服患者家属的,反正最后是主任松了一口气,患者走了,她呢高高挂起,挂在那里叫人看笑话。? ?

    “叶医生!”主任有些气急败坏了,刚才到底在听没有?他喊了几声都没有答应,眼里还有他这个主任没有?你没有背景,自己还不够努力,来医院还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他不踩她踩谁?

    “恩。”叶梓轻轻袅袅的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她现在就是想马上出主任的办公室,到底能不能让她走呀?都走了,就她一个在这里,还是个孕妇,她不相信主任看不出来她已经怀孕了,大家都是妇产科的,何必这样装?从开始进来到现在她都在办公室站了半个小时了,脚头有点麻。

    “明天把检讨递上来。”

    “怎么写?”

    这话问得就要气死主任了,你自己干的好事情你不知道检讨怎么写?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她就说嘛刚才她的说话的时候这个叶梓肯定走神了,现在的看来不仅仅是走神,连心都走了是不是?

    怎么写,你不知道?作为医生你得为医院考虑对不对?当然要的也是要为患者考虑,那情况你都给患者说了,决定他们自己来做就成,谁叫你吓唬人家的?谁叫你说太多的?还追着出去给人家说,也是够傻的,明明人家走都走了,在不在医院生都说不准,非要给人劝回来,明明就是两个为好不是好的人。

    叶梓这个检讨是不得不写,写得有点憋屈,她有什么失误?难道说不尽全力去做?明知道要是不剖腹产妇有可能难产,而且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她不会让她的患者去冒这个险,她做到了她自己。

    写了两个字把笔一扔,这都什么事呀!

    她总算是明白了,不管她怎么做这个事情都是她的错,总得有个人出来受罪,那个人就是她,虽然她不觉得自己错在哪里了,工作就是这样,谁叫你拿工资了?要是昨天那个孕妇没有剖腹产,估计出了问题还是她的错,错在她不给人家讲明情况,尽管她讲了,讲了还是出了问题那就是讲得不够。

    所以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妥协就会没完没了,妥协之后那就成了典型,下次开会肯定被拿出来说,是反面教材。

    写吧,刷刷刷几下就把检讨写完了,认识很深刻,不知道主任看了之后会不会满意,先收起来,明天在给,今天还能有一片的安静。

    下班的时候叶梓整个人就跟没有没事人一样,生活和工作完全就是分开的,和同事说着再见自己往医院外面走,该怎么走就怎么走,一点都不受影响。

    “听说了吧,今天有个患者家属不依不饶的,最后听说主任让叶梓写检讨了……”事情呢就那么个事情,但是传得很快,别人都等着看笑话呢,不是写检讨了吗?也不知道写得怎么样了。

    笑叶梓写检讨的人呢,自己以前也没有少写,以后也不会少写,只是现在没有写,她自己也是没有想起来,人嘛,总是能想起自己那些好的事情,不好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的就不记得了。

    听话的人呢也就是笑笑,别人的事情而已,自己还得回家给孩子做饭,做完饭还得洗碗,洗了完又给孩子补习功课,然后是给孩子洗澡,她的事情真的很多,孩子的爸爸完全帮不上忙,男人总是觉得自己忙完外面的事情就是不得了了,其实两口子都上班,谁比谁轻松了?就因为你是男人吗?

    韩啸开着车回来,远远的就看见叶梓在楼下等他,心里一暖,在这个天色将晚的时刻,家的这边有个人在等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嘴角渐渐的上勾起来,近了,看见叶梓对着自己也是笑,笑颜如花。

    “买了什么?”韩啸看叶梓手里拿了东西,吃的东西,那种串着水果的糖葫芦,上面有三楂橘子苹果猕猴桃,红红黄黄绿绿,样子很好看,味道嘛,韩啸觉得不会太好吃,水果本来就是甜的酸的,上面裹一层糖皮,吃的就是个甜,男人不爱吃的。

    “吃了两口,你吃。”叶梓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韩啸,她是想吃的,但不吃三楂,孕妇不能吃三楂,三楂留给韩啸吃,不喜欢浪费,而且三楂开胃,话说韩啸这胃口还需要开胃吗?

    酸。韩啸拿着几口就嚼嚼吃完了,甚至都没有走到家门口,完了之后那个牙齿都要酸掉了,上面那点甜皮根本就不管用,一直从牙齿的表面酸到了牙髓里面去,看得叶梓都觉得自己的牙齿也开始酸起来,回到家连喝牛奶都觉得是酸的。

    以后再也不买了。

    韩啸想以后他再也不吃了,刚才就是博叶梓一个高兴,总觉得她今天的状态有点恍惚,专门等在楼上和他一起上楼,这还是第一次,一定是工作中有些不顺心的事情,但韩啸不会去问,也不会主动去管,他也管不了,相信叶梓自己能处理好,不然还有什么乐趣,人生的乐趣就是你不停的去感受那些别人给你的感受,然后选择适应还是反抗,不是别人帮你过人生,所以要自己去。

    …….

    茫茫人海中要找个人真的不容易,那我要是知道家是干什么的,你家在哪里,那我找你还难吗?只要是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叶秋很快就被富二代金俊兮给找到了。

    哪个富二代?不就是上次把叶秋给带走的那个富二代吗?现在正开着车等在叶秋的学校外面,周末嘛,大学生也不会上课吧,车子还是那个车子有点拉风,车子给主人长脸,主人给车子丢分,他是一个长相一般的男孩子,二十二岁还没有结婚就算入男孩子里面去吧,不是都还青春吗?脸上有几粒青春痘那么张扬着,粉红粉红的露在外面。

    话说这个学校的天子骄子们对这个富二代并不怎么感冒呀,没怎么围观,没什么好围观的,不就是开了一个跑车吗?还是敞篷的。那又怎样,他们将来好多人是要开飞机的,飞机可比跑车贵多了,再说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能一样吗?俯视和仰视的区别大着呢。

    金俊兮呢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带了个朋友一起,朋友比他丑,算是他的衬托,不然一个人就这样来这里,里面全部都是俊男美女,他会不会自卑?他老爸的钱让他不太自卑,包装起来人模人样的,他爸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给他生漂亮一点,名字取得跟韩国人似的,长得也跟韩国人似的,单眼皮,眼睛小。

    “俊兮,她今天不从正门出来吧?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躲着咱们呀?”

    “你当学校里还能给我广播呀,告诉每个同学我来了不成?”金俊兮等得也有些不南耐烦,出来的时间不早了,早上没睡懒觉就来了,现在十一点多,想着周末女孩子总得几个人逛街什么的,有缘分的话肯定能在大门口看见,结果洗了一个多小时的眼睛,美女帅哥看了不少,就是没有叶秋。

    “嘿,美女。”完全没有人搭理他们,喊了美女也不管用,人家该走的还是走了,一般的呢甩给他们一个眼神,不一般的呢目不斜视直接走了。

    “喊你办事情一点都不靠谱,真的是这个学校?”金俊兮问他朋友。

    “对呀,没错呀。”

    “那电话呢,你把电话号码给我。”

    俊兮朋友那里搞得到什么电话号码,别看那个什么叶秋是韩总的小姨子,她自己不用手机呀,这年头用手机的也没有几个,要寝室电话吗?他忘记弄了。

    叶秋呢正洗衣服呢,她那里也不去,寝室的几个室友都是外地的,出去逛街去了,她没去,洗完衣服还要好好学习呢,她成绩不是很好,必须继续努力。

    “同学,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叶秋的,今年大一的新生。”金俊兮很少干这样的事情,这算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吧,以前都是女生主动找他的,所以他不会去费这些神,现在不是情况不同嘛。

    说没有缘分吧,这缘分就来了,这问的第一个人恰好就是叶秋的室友,刚从外面回来,忘记拿东西了,正要回寝室,问是不是空乘系的。

    这边金俊兮转过头去看自己朋友,他朋友呢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知道呀,调查的资料他也没有怎么看就给了金俊兮,谁知道他自己也不看的?他又不是金俊兮的秘书。

    金俊兮只好说是,他就不信了,一个学校还能有几个叫叶秋的还都读大一的。

    叶秋从学校里面出来,她以为是江家成,本来打算还是不要见面了,可她的这两个脚不自觉的就出来了,同寝室的同学怎么说的,说是自称是她男朋友的人在校门口等她,除了江家成她想也不会是别人,她就谈了一次恋爱,还是失败的,她主动的,那个男人让她记忆深刻,说是忘记了,也只是把这个人挖了点土,埋在了心里,除非他是个种子会芽,不然这辈子她都不会再去爱他了。

    她就是出来说清楚,心也有不甘,被甩的人的正常心里。

    “叶秋!”叶秋远远的走来,金俊兮是一眼就看见了,然后等着她出来,叫她,她总是在自己面前那么耀眼,跟个小太阳似的,脸蛋红扑扑的,马尾随着走路也甩起来,细长的脖子修长的腿,满眼都是叶秋的美。

    叶秋不知道谁在叫她,听声音不是江家成的声音,一个人朝她跑来,仔细一看,认识的,那个想请她吃饭的人,下意识的立马就要转身走人。

    “叶秋,我等了你一上午,你怎么就要走?”金俊兮觉得自己挺委屈的,从小到大第一次追女孩子。

    叶秋心里好笑,“电视大明星多吧,喜欢他们的人多吧,比如说刘德华,他的崇拜者那么多,是不是每一个他都要去回应?”

    叶秋厌恶的看着这个金俊兮,是他吧,他对自己同学说是她男朋友来着。这人脸皮堪比城墙,暂时在叶秋认识的人当中没有可以攀爬的人,越不过去。

    “你这样我可要叫了!”门口就是保安亭,门卫可不是一般小区里面那种老大爷级别的,一个至少能不费吹灰之力撂倒金俊兮三个。

    “就吃个饭不行呀?你看现在马上就中午了。”

    叶秋真的没有搞懂,是什么自信让眼前这个男人居然用的是撒娇语气,她和他的关系就是不认识,搞得跟恋人一样,还自称男朋友。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呀?”叶秋扭着手,有些生气,还有些好笑,说这个人是坏人吧又不是,那次把她拉上车看起来是真的想和她一起吃个饭,现在成了顿饭不吃就不行了,成了人家的愿望,面前这个人跟个小孩子一样,眼神装得那么快无害而天真。

    金俊兮手从后面勾勾手指,他这个朋友呀,带他来真的错了,来了又什么用,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好在朋友还不算笨,从车里把买好的花拿出来,放在他手里,一小束向日葵花,黄黄灿灿的,向上着。

    “这个给你。”一只手举着花,一只手拉着叶秋还是不放,他觉得她应该不会叫门卫。

    这一秒在叶秋这里突然就停止了,不是因为心动,心里又那种微风吹过的感觉,人生当中第一次有男人送个她花,是第一次啊,是那种感动,然后眼睛就湿润起来,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男人,他笑着,她也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