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2章 春心荡漾
    第462章春心荡漾

    韩啸转过头去看叶梓,刚才不是喊他了吗?眼角的余光扫描到电视上的男女在亲吻,原理如此,自己还是很懂的,他不是个浪漫的人,但不代表他不会做是不是?装着不经意的用嘴唇扫过叶梓的唇角,她的嘴上还有苹果的味道。』天籁』小说Ww』W.⒉

    叶梓是来不及回味呢,韩啸就已经抬起了头,然后看着她一脸的疑问,“是不是准备睡觉了?”

    一定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她怀孕后睡眠不是很好,每次不到十一点之后是睡不着的,现在才多少时间,八点多一点,一点睡意都没有,相反的是她总是想干点什么。看着韩啸那到现在都没有放下来的袖子,结实的小手臂,她怎么总是想上手去摸一摸呢,想着想着就真的那么做了,变成了一个色女,贪恋自己老公的手臂,然后顺着手臂往上面摸。

    “老公,我怎么有点想你了呢?”

    韩啸挑眉,他人就在这里,她说想他了,信号就这样射了出来,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成熟男人肯定就是懂的,恰好韩啸是个熟透了的男人,看着叶梓眼睛里面那不明的粉色桃心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怀孕的女人心里和身体上也会有需要吗?

    喊他喊得特别温柔的时候韩啸就明白了。

    叶梓想韩啸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她只是想摸摸他而已,真的只是想摸摸看,看看手臂上的肌肉是不是和最初的那个时候一样紧致而已,然后就只是想轻轻的靠过去,或者再让韩啸摸摸自己,再多的她真的没有想。

    是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有点春心荡漾吗?微微的低头,这样能不能掩饰住自己脸部真是的表情?

    “老公,你能不能抱抱我?”她变成了一个闷骚的女人,她也会主动要求自己老公给一个拥抱,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要越过去了哟,现在自己是孕妇,可是她十分的想,非常的想感受韩啸那结实有力的手臂,联想到有几块腹肌的小腹部,还有那宽阔可以散出光泽的胸膛。

    越想越过分,最后把韩啸想成了一个**,站在她的面前,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不行,你是孕妇。”韩啸的声音在叶梓的耳朵边想起来。

    叶梓从自己的幻想中醒来,她都在干什么,怎么就把韩啸的衣服扣子给解开了?她的手摸在哪里?她的脚趾头都卷曲了起来,因为太紧张了,没办法放开,然后小腿肚子就开始抽筋,真是悲哀呀,意淫自己老公的时候抽筋,这是什么状况。

    她的眼睛出卖了她的心,她抽筋难受,她念着那事儿也难受,她好羞呀,沙上能不能掏个洞让她钻进去呀?

    “怎么了?真的那么难受,如果真的忍不住,要不……”韩啸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是孕妇呀,真的能做吗?不能吧,可是叶梓忍着的那个表情是不是有点难受?皱着眉头还扯着嘴角,脸红着不说还喘着气。

    他知道男人忍起来可以用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女人嘛,怎么办?

    “我小腿抽筋儿了。”

    哦,原来是小腿抽筋了,坐在沙上的姿势不对呀,卷着腿,然后搂着他。

    “你别动,我给你按按。”上手去给叶梓按摩,轻轻柔柔的,手上的力度刚好,手上的温度也刚好,这样子下去,叶梓这个心呀,噗噗的跳,韩啸的侧脸就在自己眼前,那性感的喉结呀。

    一边按摩一边把叶梓的腿给拉直,大手掌抚摸过的小腿肚子现在正着热,抽筋已经缓解,可是其他的呢。

    “老公,我有点口渴。”口干舌燥,猛男就在自己面前,好想被他扑倒呀,或者自己把他扑倒吧,不能说的秘密,眼球随着韩啸的动作转动,看着他去倒水,为什么她刚才给韩啸解开的扣子没有扣起来,大片的胸膛露在外面,难道不灌风吗?

    韩啸你就是这样撩自己老婆的吗?

    “那个怀孕三个月之后其实是可以过夫妻生活的。”叶梓吞着口水说着,她想要吃大餐好不好,不是她十分想那个东西,是韩啸,她怕韩啸一个热血男儿憋不住,憋坏了怎么办?作为他的妻子,她有义务有责任帮他缓解,不要以为她刚才没有注意到韩啸眼睛里面的小火苗。

    “早点睡,总是睡那样晚也不好。”韩啸亲亲叶梓,刚才她说的话就当没有听见,忽略掉,不是他不行,也不是他不信,可他为了她和孩子,她可以忍的。

    叶梓哀嚎,我不需要你忍呀,姿势对了,动作不要太大都是可以的呀,她试图和韩啸解释说明一下这个孕期夫妻生活,但好像韩啸不是很想听。

    韩啸打横抱着叶梓上床,让她躺着睡觉。

    叶梓勾着韩啸的脖子不让他直立起来,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食指轻轻的在他脖子后面的大椎骨上弹了弹,然后打着圈圈,两个人的呼吸交错,都乱了,没有什么节奏感而言,心跳也不在正常的频率上,稍微有点快。

    韩啸撑着身体,他不能扑下去下面是叶梓的肚子,里面有他们的孩子,他温柔的看着叶梓。

    “要不……”

    话没有说完被叶梓拉近了距离,他侧着身体滚在了床上,搂着叶梓已经浑圆的腰身,轻轻的抚摸着,一路向上,然后吻一路向下,特别的亲,每个吻都代表着他愿意。

    “不要。”叶梓眼神迷离,她已经不是她自己,仿佛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在韩啸的带领下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而韩啸在她的腿间。

    叶梓觉得自己在燃烧的时候,又是一阵春风吹过,火苗摇曳,很欢快,激动不是很够,然后下雨了,慢慢的火苗熄灭,冒着清烟儿,一点点的余温是韩啸贴着她的后背,一切归于平静。

    “你怎么可以……”叶梓没想到韩啸可以做到这样,怎么可以那样爱她?完完全全的就是从心呵护,她感受到了。

    “我愿意,我们都很好。”

    叶梓转了个身,搂着韩啸安心的睡了过去,现在时间还不到十点,可她想睡,眼皮都没有力气撑开了,上一秒还在说话的人,下一秒钻到韩啸的怀抱里面就睡着了,轻轻浅浅的呼吸喷在韩啸的胸膛上,温温的,有点润。

    本来还想去洗个澡的,冷水那种,你爽了我没爽,得自己控制一下,结果两个人的姿势就那样了,动不得,叶梓搂着韩啸的腰身,他现在是她的港湾,随着波浪慢慢荡漾着的港湾,宁静而温暖。

    他撑着头看了一会儿叶梓,然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一口,靠着叶梓就这样躺下睡觉。

    叶梓是一觉就睡到了天亮,醒来的时候韩啸已经不在床上了,嗅嗅鼻子,空气中有淡淡的煎蛋味儿,韩啸又在给她做早饭,两个人现在很少出去吃饭,王翠芳负责两个人的晚饭,韩啸负责早饭,也不用太复杂那种,冰箱里面都是土鸡蛋,韩啸做煎鸡蛋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两面都煎得金黄,恰到好处那种,然后把牛奶给煮好。

    “醒了多久了?”韩啸端着盘子转身,叶梓依着厨房门框看他,宽宽松松的棉质睡裙穿在身上,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从韩啸手里接过自己的那一份,左手扯了一小块煎鸡蛋放在嘴里,舌尖上都是蛋的香味儿,味蕾都竖了起来。

    “今天的鸡蛋比昨天的好吃。”

    韩啸听了也就是笑,也不说话,人的心情不同,对同样食物的感知也有可能不同,看来叶梓今天心情不错。

    两个人一起出门,叶梓给韩啸正正领带,其实他的领带已经打得很正了,可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女人出门前帮老公打理一下,她的老公生活上太独立了,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规规整整,那又怎样,她还是要动手弄一下,也就是个动作,这个动作是她和韩啸两个不言的幸福,你看韩啸那脸上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

    韩啸帮叶梓着包,下了楼,看着叶梓沿着马路走了一段之后,自己才启动车。

    …….

    “这个费用我肯定不能按照剖腹产的费用来交,本来就是你们的失误…..”

    “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一下用词,怎么是失误呢,我们医院怎么就失误了?”小护士也是一脸通红,让这个家属去预交费用,结果人家说之前交的那个钱是够的,现在就是不交,那医院有规定,患者住院一般都是预交一部分费用的,昨天到尽头为止交的那个钱早就用了,现在她也是按照医院的制度来催费,结果一大早被患者家属凶,还忍着没有哭。

    “怎么回事?”两个人现在争执这个地方就在叶梓诊室门口,本来就应该趁着人不多的时候把患者家属请到人少的地方慢慢说清楚,不要给其他患者和患者家属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医院里面也不适合大声喧哗。

    “哦,你终于来了,你们这些医生是不是都踏着点上班的,不到上班时间的最后一分钟是不会来医院的对不对?”患者家属态度不是很好,立马就转头过来对着叶梓。

    叶梓也看清楚了这个男人,是昨天那个她劝说剖腹产的孕妇的老公,现在是怎么回事?

    “叶医生,他妻子昨天晚上剖腹产,预交的费用早就用完了,我请他交费,他说应该按照顺产的交,这人不讲道理。”

    患者家属一听自己怎么就不讲道理了,老婆本来不该挨一刀的,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医生不停的在哪里你说,在哪里吓唬他们两个,害得他们不得不选择剖腹产,实际上根本就用不着剖腹产,现在是挨一刀不说,还多花钱,凭什么?

    “我不找你们医院要说法就不错了,你们还说我不讲道理,我怎么不讲道理了?我跟你们这没有医德的人讲道理?我老婆肚子上那么长一条口子怎么说,本来就不该有的,都是你…..”患者家属现在比较激动,本来他还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老婆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昨天可是高兴了一晚上,想着就不找医院的麻烦了,只是这个费用不该怎么收,是医院的医生诊断失误。

    叶梓挑眉,那这个患者家属的意思是她的失误了?还是说昨天晚上动手术的时候有什么失误?情况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也不好说,不过最后患者家属还算勉强配合,被小护士请到了主任办公室,没一会儿叶梓也被叫到了主任办公室。

    “是你让他妻子剖腹的?”主任看着叶梓也是皱着眉头,这一大早的就处理这样的事情。

    “根据患者当时的情况…..”叶梓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昨天所有的检查报告现在都在主任办公桌上面,他应该看得懂才对,对于任何一个医生来说,看到那样的报告结果可能都会劝说产妇进行剖腹产,她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有可能是避免了一些不幸运生,至于这个不幸到底有不有可能生,这个目前无法求证,孩子已经顺利出生,母子平安不是吗?

    为什么患者家属今天要闹呢,据说是动手术的时候患者的妻子躺在手术台上,当时刚打了麻药,不知道手术室里面的医生还是护士就说了一句“像她这种情况,在国外顺产的也是很多的。”就是这句话惹祸了,当时产妇在手术台上就想下来,但被告知已经打了麻药,如果不及时把孩子取出来的话,可能对孩子会不好,最后产妇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剖腹产。

    产妇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不停的哭,当时大家也不知道她哭什么,是生了孩子自己感动得哭吗?结果不是,是哭自己挨了一刀,当然这个事情她很快就给自己老公说了,说了之后就这样了。

    就说你句话吧,现在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没人承认,但那句话本身也不存在错误,那种情况不仅在国外顺产的很多,在国内一样的也很多,问题是你能因为有成功的例子就去冒险吗?人家没有说的是孩子在妈妈肚子里面憋死的也很多这种情况,你敢冒险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