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60章 我是花美男吧
    第46o章我是花美男吧

    “怎么会不认识,我看那个女孩子可是又白又漂亮的,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李珍描述着叶梓,就是吕晓梅的同学,万一看到过一眼呢,会不会以前喜欢过,今天早上出门前她问的时候,郑柏飞明明就说谎了,当时他想什么呢,想喜欢过的那个女人吧?

    “晚上请你吃饭?”

    已经是两口子的人郑柏飞说请李珍吃饭,平时两个人都很忙,白天忙,晚上也很忙,身体太忙了,来不及给身体休息一下,今天想犒劳一下自己的胃,身体呀你一定要好好的。

    “要不要换身衣服?”刚回家,李珍身上还穿的是职业装,郑柏飞说请吃饭也许就是那种需要稍微穿得好一点的地方,西餐厅吗?会不会是烛光晚餐?

    “穿得舒服就行。”

    什么地方需要穿得舒服就行,火锅还是烧烤?但这两样郑柏飞都不喜欢,他吃不了辣,这个人还有洁癖,不喜欢吃路边摊,也不喜欢几个人一起在一个锅里面去捞东西吃,就是会自己家里都有自己的碗筷,李珍吃了一口的东西让他吃一口,他也不会吃,但会接吻,奇怪的洁癖男人。

    人家说山路才十八弯呢,郑柏飞带着李珍开着车在北京不知道那片的巷子里面穿来穿去,李珍敢说郑柏飞现在要是把她丢在这里她一定找不到回家的路。

    巷子里面路灯都很少,会让人想到电影里面一个人在巷子里面走,后面跟个坏人的情景。

    “我们这是去吃啥?”李珍脑洞大开,不会去吃那些见不得光的山珍海味吧,电视上有报道过那种走私过来的穿山甲什么的。

    “到了不就知道了。”

    吃个饭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不会是吃人肉吧,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一个四合院的门口,外面没车,门口有个红色的灯笼,血红色的灯笼透着血红色的光,里面是蜡烛不是灯泡,随着风火苗好像一闪一闪的,有影子摇动,现在门口会想起那种山村古宅,里面是个未知数。

    大门上两个铁环,郑柏飞上去摇着铁环,一会儿来人给开了门,穿着长衫的一个男人,这……

    郑柏飞好像是老熟客了,带着李珍坐了下来,也不说话,然后也没有人来招呼他们,刚才开门的那个男人也不见了。

    “不点菜?”李珍好奇,还是说郑柏飞之前已经点好了?这是要给她惊喜吗?

    “不点菜,这里的厨师只有一个,他做什么咱们吃什么,也不能催菜,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吃,吃饱了打个招呼走人。”

    这样呀,这样的地方李珍还是第一次来,觉得新奇,这里的东西一定很好吃,不是有句话说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吗?现在用在一个菜上,不好吃开在这里,谁能找得到,不好吃,谁来了第一次还来第二次。

    “这里的主厨也是老板,有洁癖,……”

    李珍看着郑柏飞说话,觉得很奇怪,一个自己有洁癖的人说另外一个有洁癖的人,同类遇上同类,心心相印了吗?

    等啊等,等啊等。什么样的美味儿值得这样的等,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道菜都没有上,厨师不会刚生火吧。

    五点半李珍下班,六点差不多到家,在家里耽搁了一会儿,和郑柏飞开车出来花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然后现在等了半个小时,七点半都过了,直奔八点去,说不饿是假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和现在这个环境一点都不配。

    “饿了?”郑柏飞轻笑。

    李珍瞪大眼睛看着盘子里面的菜,等了那么久上来的菜是给人看的还是给人吃的,那么大个盘子,几小节胡萝卜,都是雕刻好的,不得不说雕刻得很好,可是她饿呀。

    “吃吃看。”郑柏飞先给李珍夹了一个,这里的筷子是银的,让人立马就想起来古代的贵族。

    脆生生的,就是胡萝卜味儿,别以为包装了一下就高级了多少,李珍真没觉得多好吃,倒是郑柏飞觉得很美味,几个胡萝卜就迷惑了他的心,

    “好吃吧?”

    李珍违心的点点头,不想弗了郑柏飞的好意,装着很好吃的样子把盘子里面的胡萝卜都吃了,雕成牡丹的样子还不是胡萝卜的味儿。

    后面上的几道菜也差距多,分量不多,样子很精美,吃的是艺术吧?

    倒是这里的酒还可以,李珍不喜欢喝酒的人觉得这里的酒跟醇美,多喝了两杯,郑柏飞看她喜欢喝又叫了一壶,说这酒人老板自己酿的。

    郑柏飞自己一口都没有喝,因为要开车。

    吃完出来都十点多了,吃顿饭还真不容易,一边等一边吃,吃饭好累呀,李珍这辈子吃得最累的一顿饭,期间就她和郑柏飞两个客人,也没有见郑柏飞结账,说是办卡的,这样的地方办卡?第一次听说吃饭办卡的,搞得跟银行一样。价格嘛不用问也知道肯定不便宜,饭馆开在那种地方,人迹罕至,一天能有几个客人?客人不多,来一个肯定就得宰一个,不然呢,就等着关门大吉?

    被宰的客人都是心甘情愿的,这次宰完下次再来,跟韭菜一样,只要不拔根,割完一茬又一茬,谁叫人家包装得好呢,愿者上钩。

    李珍正说话呢,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观点,然后郑柏飞就倾身下来。

    “唔……”

    “你比酒醉人。”郑柏飞深吻一口李珍,然后放开她。

    他像是缺钱的人吗?就是天天来这种地方吃饭又怎么样?吃的就是一个心情,不太喜欢李珍这样的去计较,有钱的时候不花,那他赚钱干什么?

    李珍呢是小家出来的孩子,她自己现在也赚钱,不是舍不得花钱,从小出来的习惯,什么样的东西值多少钱就花都少钱去买,多花一些钱去买不是她的风格,觉得不划算,是傻子才干这样的事情,今天这顿饭实在是不值得。

    郑柏飞哪里知道李珍心里是这样想的?他已经成了李珍心中那个被宰的傻子。

    “不是什么人都能这样开店的。”有些话不一定就要说明了,在北京那样精致的老房子,维修费一年都得多少钱,以前好像是什么王公贵族的院子,就是里面摆的那些瓶子都是真的,那价钱不好说,一般人能有这手笔?主人还亲自动手给你做菜,那纯粹就是人家的个人爱好,一般人都不招待的,不然说为什么是办卡的呢。

    李珍想可能是某个有身份的人开的那个店。

    “去看场电影怎样?”难得今天不太累,时间上来说也不太晚,电影就适合晚上看,看完之后就回家睡觉,不用想其他的。

    “不了。”李珍说自己有点累,吃饭吃累的,现在就想回家躺着去,不是她不想配合郑柏飞,吃个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脖子竖着都累。

    回去的路上李珍就睡着了,睫毛一动不动,呼吸清浅,一看就是真的睡着了。

    郑柏飞唇角上勾,眼圈黑,今天晚上他也能睡个好觉了不是。

    “到家了?”

    郑柏飞把李珍放在床上,李珍勾着他的脖子,醒了过来,早一点醒过来也好呀,他不用抱着人上楼,虽然是电梯,抱这会儿也费劲了不是。

    “睡吧,我去洗澡。”郑柏飞掰开李珍的手,轻轻的放在被子里面。

    “我陪你?”

    我不要你陪呀!郑柏飞快的自己先进了浴室,然后李珍跟了进去,这个时候要洗鸳鸯浴吗?来不起了真的。

    “身上都长肉了,皮肤也有点松弛,这是缺乏锻炼的结果。”作为一个贤妻良母,李珍给郑柏飞脱着衣服,然后是裤子,内裤,最后脱光,掐着他腰上的肉说着,掐一把揉一下,觉得很好玩,男人的肥肉少,掐不出来什么,感觉有点滑。

    “亲爱的…”郑柏飞想说今天晚上不行,休息成不成?

    明明刚才李珍自己都说累了,这会儿却精神好得很,眼睛里面都闪着光,那种想诱惑人的光,有点色彩,粉红色中带点淡淡的黄色,然后靠近眼角的地方又是灰色,睫毛闪呀闪的的,那光就慢慢的透了出来,容不得人拒绝,传说中的勾魂术,你不要去看美女的眼睛,看了之后就会出不来的。

    拉着郑柏飞的手抚摸自己,一点一点的,从腰部开始向上,然后自己主动的去亲吻他,从脖子开始,然后是锁骨,轻轻的如羽毛拂过,痒痒酥酥的,不得不麻的状态。

    衣服一件一件的往下面掉,最后**相待,眼神交汇中,郑柏飞在挣扎,这样下去迟早得在家里备点蚁力神才行。

    “你不爱我吗?”

    “我怎么会不爱你?”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凹凸有致的贴着一点缝隙都没有,开了水,温温的水从两个人中间流过,犹如电流一般,点燃了身体的激情。我爱你,我怎么会不爱你,从选择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我的身体,我的思想,我的灵魂都属于你,你拿去吧,揉捏吧,用你喜欢的方式,不要客气。

    与自己爱的人做相爱的事情,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一起站在云端迎接太阳升起来的感觉,感受着高空强烈的风,风吹过,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好累。

    知道为什么古代那些君王不早朝了吗?起不来呀。

    脚软腿软整个身体都软,男人也是需要呵护的好不好,就这样用,用得了几次?都不让休息的,他要抗议,抗议无效,最后只得给王胖子打电话,取消一天的行程,他哪里也不去,他要休息。

    王胖子不得不怀疑,昨天晚上是大战到天亮吗?都上不了班了?这是有多激烈呀?老板这几天的状态有点堪忧,可想起来李珍那个身材,真的不是那种特别能吸引人的那种,各方面都不突出,长相只是可爱了一点,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当了妈的人,所以说算不上多漂亮,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掉进那个坑里面的,然后自己还在里面越挖越深,是真的不准备出来了?

    人生的下一秒你永远不会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在郑柏飞刚挂了电话之后,现李珍就靠在卧室的门框上,笑着看他,微微的笑,然后笑容放大,看得郑柏飞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赶紧检查自己的肉露在外面没有,手臂,大腿,胸膛,全部都在被子里面,不要春光外泄,勾起妖精的食欲。

    “我是花美男吧?”郑柏飞无耻的问着李珍,如果他不是花美男,那她怎么会一次一次的诱惑他?每次都把他吃干抹净的。

    “怎么可能。”李珍咯咯的笑,笑声直接穿透郑柏飞的耳膜,这不是妖精的是什么?不吃他吃谁呢?又不让女人多找几个男人回来放着,再说了她也不是那种特别强的人,就是赶着安全期这几天,不是让自己有最大的幸福感吗?说实话,她也累,不过还好,动的人不是她。

    李珍让郑柏飞现在起床,回妈家那边看儿子,有段时间没有看儿子了,怪想的,刚才不是听郑柏飞今天不去公司吗?正好她也休假了,两口子一起去看孩子,娃娃要父爱要母爱,不能生完孩子就不管了。

    郑柏飞不起,起不来,然后看着李珍转身就出去了,感谢上帝,他老婆终于放过他了。

    李珍呢自己开着车去的那边,把儿子接了过来,保姆也跟着一起过来。然后郑柏飞还在睡,呼呼大睡,睡得昏天暗地,卧室里面的窗帘没有拉的缘故,黑暗中就以为是黑夜,没什么光可以刺激到眼睛的,所以是沉睡。

    只感觉被子上那么一沉,这个呼吸就不顺畅起来,然后有什么东西在抠他的鼻孔,一个劲儿的朝里面钻,要钻到里面去,睁开眼睛,儿子的大眼睛就在自己上方呢,扑闪扑闪的,觉得小悦书好可爱哟,跟他妈一样可爱,心都甜得变成了糖,正要伸手去抱抱自己儿子,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掉在了他的脸上?

    悦书小朋友的口水!都拉成了丝。

    “李珍!”

    郑柏飞丢开自己儿子爬起来,一脸吃了屎的样子,有洁癖的人怎么可以忍受口水掉在脸上,还是别人的,儿子也不行。

    小悦书滚在床的一边,莫名其妙的看看自己爸爸,再看看自己妈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