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59章 人生得意须尽欢
    第459章

    从韩文青嘴里李小佳知道韩啸第二天就搬了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转转就转到了韩啸租房子这里,也许心里想着来一场偶遇什么的,增加自己在韩啸面前的出现率,想在韩啸的潜意识里面弄一个缘分什么的,反正就是的东想西想的。

    本来都以为遇不到了,想着既然都来这边了,正好这里有个大超市,回去之前买点动,大超市的东西更齐全更便宜,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这里她把韩啸给看见了,那种正面看见了,她以为韩啸也会看见她的,结果人家的眼睛里面只有他那个老婆。

    韩啸当然也看见了李小佳,就那么点距离,他又不是瞎子,但是他装着没有看见,下班时间他不希望自己的员工还把自己当老板招呼着,大家各自都自由着不是吗?继续和叶梓讨论着内裤的问题,在这个架子旁边也确实不适合打招呼。

    李小佳心里难过,看来真的如韩文青说的那样两口子现在好着呢,住着她帮忙租的房子,虽然钱不是她出的,但这心里怎么就是觉得别人侵犯了她的领地一样,她也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不对,把别人的老公当成自己的对象里喜欢,这是不道德的。

    看见韩啸和他老婆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她自己也转身,经过卫生纸的货架上买了一提卫生纸,回家要是哭了,也有足够的纸。

    叶梓平时不逛吧也不觉得有什么,一逛吧就觉得家里什么都缺,拖鞋都不够,现在什么天气了,还穿那种夏天的拖鞋,不行,立马挑了两双,给自己挑了一双红色的,然后给韩啸挑了一双黑色的。

    挑挑拣拣的又买了以购物车,还觉得没有够。

    “夫人这是准备把超市都搬回家?”女人购起物来就真的是女人了,女人才会这样没有理智的去买东西,花钱是一回事,真的需要吗?等会儿回去了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又觉得买错了,买多了,老公当时不是在旁边吗?怎么没有阻止呀?

    比如说衣架,怎么会买那么多,专门晾内裤的买了十个,难道是要穿完十条内裤才洗吗?肯定不是,那多余的呢就堆着上灰?亲爱的那是租的房子,以后搬家的时候你还得搬,要么就扔在那里不要,不觉得可惜吗?

    赶在超市关门前结账出来,然后所有的东西都是韩啸提着,叶梓手里就拿着一瓶矿泉水,吃了那么多好吃的,得用水洗洗,对胃有好处,当然也不是她不心疼韩啸,两个大袋子装满而已,对韩啸来说也不算什么,也自己也心疼老婆,举手之劳而已,不太重,和叶梓并排着走,看着她咕咚咕咚的喝水。

    叶梓这边喝完没有五分钟觉得尿涨,尿意强烈,孕妇不能憋呀,没有办法韩啸还得负重和叶梓一起加快脚步,到了门口赶紧把门打开让叶梓先进去。

    “老公,我好累,准备洗个澡就睡觉了,买的那些东西你放着不要动,等的明天下班回来整理。”

    韩啸听过也就是笑笑,一件一件的往外面拿,有些东西是要放冰箱里面的,等明天就坏了,怀了孕的女人果然迷糊。

    ……

    郑柏飞最近生活得有点水生火热,什么时候就成了这样,不敢回家了,太恐怖了,他老婆她恐怖了,这是要把他榨干还是怎么的?

    “亲爱的,你是不是想生二胎?”

    “不想。”先不说李珍这工作不允许生二胎,不在国家政策之内,不允许生二胎,就是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生二胎呀,她家郑悦书才多大?她又不是生孩子生上瘾了,反正觉得一个就够了。

    不想?不想生二胎你这样虐待我?这个月都第几天了,天天要来?他是喜欢吃肉,可天天吃肉,有时候一天还吃几顿,腻不腻呀?他身体里面的精华都呀挤不出来了,真的再来这么几次估计就要****了。

    “媳妇儿,都说三十如虎,你这年龄还差得远呀?”郑柏飞按着李珍的手,不要给他脱裤子好不好,李珍今天晚上还想吃他,他都被吃了一遍了,这一遍是啃骨头吗?

    “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

    郑柏飞现在相信了,不是不还,是之前时间还没有到,现在他这身体有点熬不住了,他正当壮年呀,被李珍搞得神魂颠倒,是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颠倒,不是精神上的。

    “明天成不成?”

    “明天是明天,今天是今天,再说了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不要推辞,不要纠结,好好的享受,你会发现原来你很喜欢的。”

    喜欢是喜欢,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让他一直喜欢呀?

    裤子还是被李珍给脱了下来,李珍自己爬了上去覆盖下来,跟个吸血的女妖精似的,郑柏飞想他一定是唐僧,不然怎么能让自己老婆这么喜欢自己,需要夜夜笙箫。

    李珍摸了一会儿问道,“到底行不行呀?”

    起不来就是你不行,这太伤自尊了,他何时不行过,不行也得行,自己个自己找刺激,一个合格的丈夫就得在床上满足自己的老婆,一定要让她欲罢不能,谁知道他老婆是吃了什么了,这精神完完全全就吃超出了他的想象,对这个东西上瘾吗?

    “你怎么跟个死鱼板板一样,都不能动几下吗?还是说你以前和别的女人也是这样的,还是说你已经厌倦了我?”

    郑柏飞哀嚎,天地良心以前是以前,自从结婚后他是真的没有其他的女人呀,现在说这样的话,这就是对动作不满意了?他动总行了吧,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逮着一只小兔子,小兔子能说自己不听话吗?不听话就把你给吃了,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样舒服吗?”翻身过来把李珍压在下面,自己在上面,跪着动,这个姿势是李珍最喜欢的,他知道的,但也是他最不喜欢的,这样的姿势他费劲儿呀,谁不相信,谁跪着试试看就知道了。

    “节奏感没有掌握好…”

    “这样呢?”变个节奏继续。

    李珍呢就负责哼哼唧唧,表示自己舒服了,最后站在云端爽的时候还要在郑柏飞的身上抠抓两把,听着郑柏飞的惨叫她能飞得更高,当然抓的地方呢都是别人永远不能看见的地方,比如大腿根部,背部这样的地方,除非郑柏飞傻到主动给别人看。

    她爽了就不管郑柏飞了,现在李珍自己成了个死鱼板板,闭着眼睛要睡觉,而郑柏飞这边有感觉了,感觉还不错,拼了命的也要释放出来不是,加油的在李珍身上耕耘,不想生二胎是吧?全部都给你,看你怀上了怎么办?他反正是不准打掉的,孩子一个也是养,一群也是养,又不是养不起,又不要他上手带。

    最后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沉沉的睡去,只是郑柏飞没有想过的是李珍怀孕的可能性很小,为什么呢,李珍算着日子呢,为什么要赶在这几天来,安全期。

    之前和吕晓梅两个聊天的时候听吕晓梅说女人的性福感是每周两次,李珍是这样算的,每周两次的话,那一个月下来应该就是八次或者就次,她呢就把这八次或者九次到安排在安全期,安全期放得开吗?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节奏,她还好,每次完了之后睡得特别的踏实,而且这种密集的强度运动之后身体瘦得也快,体型好起来。

    稍微遗憾的是郑柏飞有点跟不上节奏,她得用言语鼓励着他。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醒来,李珍神清气爽,郑柏飞顶着两个黑眼圈,昨天晚上他又成功的被蹂躏了。

    “老公,你以前有喜欢过的女人没有?”李珍给郑柏飞打着领带突然就问了这个问题,就是想知道有没有,觉得郑柏飞以前可能没有喜欢过谁吧,要是喜欢了别人的话怎么还会有她的今天。

    郑柏飞一愣,真的是一愣,然后就走神了,他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然后就不喜欢了,那个女人有老公,而他有洁癖。为什么喜欢呢,也是因为有洁癖,当时那个女人就像一白莲花一样站在他面前,白白的,嫩嫩的,完全可以说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样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吧,他当时就是随大流而已,现在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已经模模糊糊了,不是生命中重要的人,用不着记得那么清楚,但如果这个女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

    李珍当时就这个问题问过吕晓梅,吕晓梅认识郑柏飞的时间可比她早,那次也就是随便问问,没想真的要个结果,最后也没有得到结果,吕晓梅呢就那个问题是避而不谈,这让李珍有点疑心。

    “没有,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人,只爱你一个人。”郑柏飞这样的人心里真实的想法,只要他不想让你看出来,你就真的看不出来,他可以给人的感觉是特别的真诚,也可以全部都是商人的奸诈,在李珍面前,他是纯洁无害的。

    你看他多乖,顶着两个黑眼圈,再压榨他两天,他绝对会是国宝。

    李珍笑着和郑柏飞一起出门,至于郑柏飞刚才说的话她信不信那是她的事情,很多事情有待时间的考证,现在郑柏飞还有更多的经历去想别的女人吗?

    睡在他身边的女人是她李珍,睡他的人也是她李珍,李珍想起昨天晚上的郑柏飞,她偷笑。

    李珍约好吕晓梅下班一起去做头发,有时候女人真的比男人更累,花在脸上和头发上的功夫,还要给自己不停的买衣服,这些都是男人的面子,男人脸上有了一丝皱纹那是成熟的标志,女人脸上有皱纹了,那就是你老了。

    女人每天都要不停的爱自己,要比任何人都更爱自己,这样别人才不会放弃对你的爱,那些说什么你老得牙齿都掉了我还会爱你的谎言,信了就是真的傻子,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从你身边带走你的爱人。

    今年比较流行直发,那种清清淡淡像挂面一样的直头发,可李珍现在厌倦了直发,她头发不用打理就是直发,天生的。

    “给我弄那种大波浪,要性感些。”

    吕晓梅看看李珍,长得那么天真偏要样性感的路线上走,这是投郑柏飞的所好?还是叛郑柏飞的逆?好像郑柏飞喜欢清淡的女人。

    吕晓梅已经留了很久的卷发,现在却想把头发给剪短,两个儿子呀,正是抓头发的时候,稍微不注意就扯到她的头发,疼得直掉眼泪,干脆剪短好了。

    电话想起来,小妹把吕晓梅的包包拿过来,打开包包把手机拿出来,顺带着把包包里面的几张照片弄到地上。

    “这是你同学吗?”李珍帮吕晓梅把照片捡起来,就这样看见了,校园里面穿着学士服照的照片,几个女孩子都有特色,其中一个好像是演员,有点印象,还有一个怎么说呢,第一眼觉得很美,再看还是美,那种古典的美,微微的笑容会说话。

    “大学同学。”吕晓梅回答的简单,不愿意就这个话题谈下去,怕李珍问,上面三个女孩子,本来应该是四个的,有一个死了,除了她之后就是叶梓和胡梦婷,两个女孩子都认识李珍老公,有点渊源,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反正这辈子认识的机会几乎不可能。

    李珍不是一个没有眼力见的人,没有继续问下去,但有点好奇,那样的同学?

    吕晓梅之前和她老公是怎么回事,李珍是知道一些的,她的同学会不会,李珍觉得自己想多了。

    “今天和吕晓梅一起做的头发,你觉得我这样好看吗?”

    郑柏飞撩着眼皮,说实话李珍现在的造型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就喜欢她像清水一样的头发,现在这个女人把清水变成了汤,浑浊。

    “你认识吕晓梅的同学吗?其中一个是演员,还有一个很特别。”一边说一去看郑柏飞的反应,从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安安静静的喝自己的牛奶,说喝牛奶睡眠好。

    “不认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