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51章 不太顺利
    第451章不太顺利

    叶梓住在娘家,韩啸只好往返叶梓娘家和自己家之间,下班了先去叶梓娘家那边,在那边吃过饭陪着叶梓散散步,然后自己再开车回家,生活有点忙,但并不觉得累,就快有孩子了不是吗?希望一切顺利。

    “韩啸我有些担心。”这个担心的事情是之前没有想过,现在因为叶梓在门诊上班,不是那么忙,不忙的结果就是有时候会东想西想,想着想着问题就来了,算自己受孕的那个时间,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不就是去灾区的前一晚和韩啸同房有的吗?两个人在酒店那次,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次她和韩啸都喝酒了。虽然只是一点果子酒,可那个也是酒呀。

    就算自己是医生也拿不准了,平时她都是给别人说备孕怀孕的时候最好不要喝酒抽烟的,对肚子里面孩子不好,可她自己怎么就偏偏,她没想着那次就那么容易呀,之前怀孕停难的。

    “没事的。”嘴上那样说着,韩啸自己心里也担心,可现在孩子都在叶梓肚子里面了,怎么办?要肯定是要的。

    做检查,时间还早了点。

    “没什么度数,你就当你当时喝的是藿香正气液好了。”不是说那个东西也含了酒精吗?就是开车之前喝一支,被交警抓到了,都能当酒驾处理,但那个确实是药,这样去想,去算,又觉得是他们紧张过度了。

    白淑娴也挺烦恼的,一边是儿子儿媳妇,一边是女儿。女儿呢闹了离婚,把她自己闹得有点疯,影响到别人了,女儿住在家里,儿媳妇就不回家住,住在娘家算个什么事呀?儿子也差不多生在那边了,每天虽然是回家来睡,可也是先在那边陪媳妇,回家的时候都差不多十点了,早上七点多又出门,当妈的心疼儿子辛苦。

    “叫叶梓回家来住吧,她知道也怀孕了,会注意的。”

    就这个事情白淑娴好好的找韩文青谈了谈,平时你要怎么都行,但你不能去闹你兄弟媳妇对不对,她怀个孕多难呀,你兄弟马上三十岁了。

    “妈,叶梓住在那边挺好的。”王翠芬是怎么对叶梓的,韩啸都看在眼里,那是亲妈,当然也不是说他妈就不好,只是他那个二姐,实在不行,他自己都不放心叶梓住在家里。

    这两天消停了也不行。

    “让怀孕的媳妇儿回娘家去住算个什么事儿,别人怎么说?”大院里面这么多人,进进出出的,人家也没有看见她怀孕大着肚子,等生了之后哪天突然抱着孩子回来,人家一问说是在娘家那边养的,那是不是婆家这边不够好?不然怎么回娘家去养?

    “如果不住那边就只有出去租房子住,租房子没有人照顾她,我也不是很放心。”

    说了几句,韩啸就挂了电话。要开盘了,实在有点忙,现场那边弄了几个户型的样板间出来,有些地方的装修不够好,必须改,当时给出来的设计看着很不错,谁知道做出来就成了那个样子,现实和理想有差距,现场反馈得也不及时,要是每天都把现场照片传回来,可能也不至于等到成品出来了才觉得不好要改。

    “我们应该多到现场去看看…..”不仅仅是下面现场的人的问题,上面公司的人同样也有问题,天天在办公室呆着,就等着下面给上面报,不报就是没有问题吗?结果就成了这样。

    责任是多方面的,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放一边,最主要的还是要把样板间完美的弄出来,呈现在购房人的眼前,要让人有购买的欲望,要有家的感觉。

    “国庆你给你家李静打个电话问看看她有没有空,让她来工地一趟,我也问看看叶梓,只能让她们两个帮帮我们了。”

    一个曾经做过兼职模特儿,一个做了很久的品牌服装生意,两个人在一起对美的搭配应该有独特的建议。

    几套房子大体装修得差不多了,那是硬装,软装这边太不合格,撤走了太多的东西,几乎也没有留下什么,之前弄的中规中矩,都是当下大部分家庭会弄的,没什么新意,何来的吸引,不能吸引顾客的眼球,那做这个样板间又有何意义?

    女人在家的布置上很有发言权,因为大部分时间都会是她们在利用,大部分男人属于享用那一类型,所以女人们来决定要把房间布置成什么样子,看看她们的想法。

    一个人受不受重视是完全看得处理的,叶梓现在已经感觉出来医院对她不重视,出外培训学习直接就派了别人,甚至都没有开会商量就决定了,大家都是同一个级别,凭什么她就没有机会?不是说她有多需要这个机会,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一定就要接受,因为怀孕,但就这样把她撇到一边,有点说不过去。

    “机会以后还有很多的,你来医院的时间还不长,让那些先来的同事先去,按照顺序来,医院在这个方面还是很公平的….”

    和她讲公平吗?上次去灾区的事情对她就已经不公平了,回来之后直接让她呆在门诊部还是不公平,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听说你老公是做房产这一块的?”主任只是听说而已,没往叶梓家自己开发房产这块想,以为她老公就是个打工的,要真有钱她也不上班了是不是?

    叶梓点点头。

    “亲戚想买套房,你能不能帮忙给拿个内部价?”主任是知道叶梓说的那个楼盘的,路过几次有看见,广告出了一些,地段一般,二环以外,估计价格应该合适,不是什么亲戚想买,就是他自己这边想再入手一套,有钱放银行是浪费,买了房子简单装修一下租出去一年的租金比银行利息高得多,而且日后房价要是涨了呢他就更加的划算。

    “这个事情我可能办不到。”能办到也不办,叶梓心里有气,工作上你卡着我,私下里又找我帮忙给你拿内部价,她办不到把自己搞成一个傻瓜一样。

    主任一愣,没想到叶梓拒绝得这样直接,一般来说不是应该说得委婉一些,比如说回去问看看能不能行再给答复什么的,就这样说出来。

    不太好。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看你这态度就不对,以为还是在学校呢,以为学习成绩好就是一切?

    主任认为叶梓老公也许就是公司里一个小打工的,没什么权限那种。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

    “叶医生好像你的电话响了两次。”

    来不及继续生气,从抽屉里面把手机拿出来,是韩啸打的电话,他很少会在上午早一点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叶梓回了过去,应该有事情吧,韩啸用座机打的,所以她回的座机,以为他在办公。

    “您好,这里是恒大地产公司。”

    一个女人的声音,是韩啸的女秘书吗?声音还不错。

    “哦,我找你们韩总,刚才她给我打过电话,现在他不在办公室吗?”

    “刚出去。”

    “那你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回个电话。”

    “请问您是?”

    “叶梓。”

    叶梓吗?韩总的那个一直没有在她视线中出现过的妻子?李小佳有那么一秒愣神,然后韩啸就进来了,他刚才只是出去抽了一根烟,已经很少抽烟了,开盘在即,事情这么多没有弄好,心里比较烦躁。

    “韩总,您的电话。”

    李小佳从里面出来,脑子里面不段回响着叶梓的声音,应该很年轻吧,声音很年轻,应该是美丽的吧,美丽的花瓶吗?李小佳这样安慰着自己。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李小佳打开抽屉,手放在抽屉里拿着一面照镜子,照了照,给自己上了一点口红,她一样的美丽,而且她还青春,最重要的是她在这里工作,每天八小时,朝夕相处,机会是等出来的。

    介入别人的婚姻,无疑是刨人家婚姻的坟墓,要么把女人刨出来扔出去,自己跳进去和喜欢的男人一起;要么是把男人刨出来,自己单独挖个坑男人心甘情愿陪你跳进去。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幸福生活不是靠自己争取的吗?李小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站起来,准备给韩啸泡一杯茶,秘书嘛,她喜欢做那种贴身的,可以无微不至关心上司那种。

    竖着耳朵把刚泡好的茶端了进去,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中午就过来吗?那要不要我去接……”

    ……

    韩文青以为小七至少会有那么一点在乎自己的吧,两个人之前在一起没有吵架的事情夫妻生活是很协调的,他不是叫她宝贝吗?

    给小七打了电话,约他谈离婚的事情,约在酒店,韩文青开了一个房间,那种粉红色的房间,床还是圆形的那种,他们两个之前浪漫的时候住过几次,试图用这样的办法勾起小七对两个人以前美好生活的回忆。

    “酒店吗?换个地方不行吗?”

    “在酒店关起门来好好谈,离婚这种事情难道你希望让大家来看笑话?”韩文青急切的说着,如果小七不来酒店,那她的想法就没有办法实施。

    “可是……”小七刚从医院出来不久,才被打了自己这是又送上去让人家打?这次他让医院做了鉴定的,有证据告韩文青,证人也多,所以离婚不太难。

    如果韩文青继续拖下去,他不介意直接申请离婚,离婚理由是家暴。

    “你放心,我发誓这次肯定不会打你,上次也是迫不得已,我想好了,既然我们两个过不下去了,那就好聚好散吧,曾经美好过也就是了,有过程,结局不太重要,只是我们没有结局,缘分不够,不能强求。”

    “……之前是我太过于执着,今天我只想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好好好的做一个了解,我们好好的谈谈,我都这样求你了,你又何必那样绝情,我们夫妻一场……”

    没有人会觉得韩文青会说出来这样一番话,不像是她能说出来的,突然就讲道理了,通情达理,说话温温柔柔,没有一句是吼着说出来的,跟之前那个有点疯的韩文青划不上等号。

    韩文青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小七那原本还有的犹豫也就放下了,见面谈就谈吧,在那里不是谈?酒店就酒店吧,照她那样说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

    照着韩文青说的找到酒店房间,敲了门,敲门的时候就有点后悔了,觉得不该自己一个人来,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门已经开了。

    “文青?”小七看见韩文青心里有点发麻,不久前才被这个女人打了,是真打,痛得很,为什么忍着不还手,看在钱的份上。

    韩文青身穿丝质吊带睡衣,里面很明显没有穿内衣,腰部那两圈肉突出得有很明显,裙子不是很长,遮不住该遮住的,腿粗。

    “怎么,是不是想起了之前我们那些美好?”关了门,韩文青顺势依附上去。

    小七想躲的,韩文青没有给他机会,双臂圈着他,他苦笑,还是着了韩文青的道,蛤蟆精也是个精呀,你把它往善良辈儿想?只能是害了你自己。

    曾经的美好吗?谁会对一坨行走的肉有美好的回忆?往事不堪回首,内心苦逼,面上还要装着是真爱。

    “文青,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我们两个要谈的是离婚。”小七尽量把声音放轻一点,他不敢大声说话,他承认从一开始他就不想和韩文青过长久,他不爱她,甚至都不喜欢她,其实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煎熬,他是带着目的和她在一起的。

    付出的青春就让它换成钱成不成?他要的也不多对不对,她娘家那么好,那点钱算什么呢?

    把小七推开,韩文青的脸黑得跟锅底一样,“要是我说不呢?”

    “文青,我想我们还是改天再谈吧。”

    小七转身往门口走。

    别看韩文青胖,有时候她还很敏捷,两步上去就把门口堵了,拉着小七回到床边,迫使他坐下。

    “要不喝杯酒再走?”韩文青端着酒杯递给小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