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50章 不同的爱情
    第450章

    “我可能恋爱了!”特地跑来给叶梓说这个事情,罗叶一脸的幸福,就差把幸福两个字刻在脑门上了。

    “叶梓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上天给安排的缘分?如果我不去,那么肯定我们两个就不会认识,不认识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这么自然……”罗叶给叶梓讲着她的恋爱经过,现在她急需要一个人和她分享她的快乐,快乐扩散开来,满面春风。

    缘分也只是一部分,在那个时间罗叶去了那里,那个人也去了那里,他们相遇了,相遇还不能说明缘分,罗叶对人家一见钟情,恋恋不忘,费尽心思找到了人家的联系方式,穷追不舍的给人家写信,每天一封信,之前那个人从来没有回过信,但她还是锲而不舍,有时候坚持就是胜利。

    不得不说,今天是个好日子,罗叶收到了那个人的回信,第一封回信,一页纸,短短的几句话,铿锵有力,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反正就是好男怕女追,女追男隔层纱,终于追上了。

    之所以能追上,不仅仅是一直没有停止步伐,还得那个人站在哪里等你,不让一个人追,一个人跑,这辈子都只能是看着背影。

    “他说什么了?我怀疑他应该都记不得你了吧,能答应和你处对象?”就因为一个女孩子不停的写信,然后男人你就屈服了?她是个陌生的女孩儿呀?叶梓想不通。

    “我给他写的第一封信里面就邮寄了照片,还说了我是救灾的医生,他应该有印象,我和他在那里有过亲密的接触….”罗叶当时不是给那个当兵的递水了吗?那个当兵的可多看了她几眼,后来剩下的那半瓶水罗叶留着硬是带了回来,然后每天喝一点,间接接吻嘛。

    “真是不够矜持….”叶梓说笑,她想象不出来两个人在那种情况下怎么亲密接触,是不经意间的拉了一次手还是说起他的,不方便问,什么样的才叫亲密?

    “我为什么要矜持,再矜持一下人可能就是别人的了,正是婚的年龄,那么好的男人….”说起来罗叶一点都不脸红,这是个大胆的女孩子,在追寻自己爱人的道路上风雨无阻的前行着。

    “好吧,等你们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就是了。”

    “还早还早。”

    罗叶把那个兵的照片给叶梓看,是随着信寄过来的,礼尚往来嘛,罗叶给他寄了,他也给罗叶寄。

    “是不是很帅?你看他穿军装的样子,简直就要迷死我了,好想摸摸他呀。”

    这,叫我如何说你是好,亲,你是女人,生生的把自己搞成了一个色女,不要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好不好?不过帅吗?好像她家的韩啸比这个人帅一些吧,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叶梓看韩啸什么都好。

    “说不准,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觉得你立马要飞到他身边去献身的样子。”有的人随时都会冲动,脑壳一发热就做了,只是有些人做了对自己好的事情,有些人做了也未必好,不经过深思熟虑做的事情,获得的结果好坏只能听天由命,跟买彩票一样。

    “叶梓我觉得你不像你这个年龄的人,活得不够激情,要那么多理智干什么?青春短暂,能冲动一次两次也不错,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到他的部队去探探亲。”

    叶梓:……

    等罗叶走了,叶梓电话也想起来,不是韩啸,是韩啸妈,问她有没有想吃的,她给做了送到医院去,她不知道叶梓怀孕了,要知道的话昨天肯定就教训自己那个女儿了,在电话里面和叶梓说让叶梓干脆就不要上班了,请假吧,最好是生了以后再说上班的事情,特别的担心,她这个年龄,想孙子想得不行,当然孙女也好,什么都好,先来一个行不行,千万不要再出问题了。

    “妈,不用特别为了做什么,食堂里面的饭菜不错。”叶梓不想那么麻烦,医院食堂饭菜不错,还有专门的各种营养汤,主要是卖给病人的,销量不错,七八种汤吧,就那样在炉子上熬着,路过都能闻都味道,不比家里的差,所以何必麻烦。

    挂了电话,白淑娴有点难过,儿媳妇这是生自己的气了,她说炖汤给她送去,她说不用麻烦,如果真当自己是妈,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她有什么麻烦的,甜甜上学去了,她就在家里,除了看电视,就是出去和别人聊天逛菜市场,不然就是对着韩文青。

    韩文青今天又出去了,一大早的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反正每天都出去,也不奇怪了。

    ……..

    顶着太阳站在烈日下面,这就是叶秋的军训,来这里报道的新生,不管是谁,都不例外,有人晕倒了,拖走,剩下的人继续站着,脸晒得发红,两条腿夹着书本,夹紧了,教官说如果掉了就多站半个小时,谁还敢让它掉?

    这里的女孩子都跟花儿一样鲜艳美丽,这里的男孩子都跟青草一样绿,鲜花也绿草,绝配。如果这个时候来拍视频的话,镜头都是美的,美丽的风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太阳底下叶秋这朵花儿越发的娇艳,迎着太阳,她畏惧无畏,现在开始她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能看到光,能看到希望的方向。

    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江家成,很少了,有些片段要忘记真的很难,因为付出过,所以在心里某个地方留了一个疤痕,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把那块疤痕揭开来看看,痛了,流血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再说现在的江家成,他完全成了一个花花公子,他妈找人给他介绍女朋友,那他接着,要,怎么不要,喜不喜欢真的就看不出来,照常的约会吃饭看电影,完了之后他还有其他的女人,谁也阻止不了。

    “江家成你混蛋!”

    江家成摸着自己这被打了的左脸,女人呀,你怎么就狠不下心呢,一点都不疼,跟挠痒痒似的。

    女孩子跑了出去,然后又放慢脚步,等着江家成追出去,电视上不就是这样演的吗?女主角打了男主角一巴掌之后跑了,然后男主角追了出去,两个人拉扯几下之后吻在一起,男主角给女主角认错,女主角顺势原谅了男主角,两个人重归于好。

    “家成,怎么回事,还不赶紧去把人给追回来!”

    江家成用舌头顶了顶自己的左脸,真的不疼,窝到沙发中去。

    “妈,你儿子被人跑到家里来打了巴掌,你不是应该站在我这边吗?”

    “叫我如何站在你那边?”家成妈对这个儿子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不是脚踏两只船,他有多少条船,当妈的真的不知道,反正是上了船再下船,然后又上了另外的船,又踏着这条船,这人花心都到了一定境界,她家可没有出过这样的人呀!

    “那随你变吧?”江家成现在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态度,他是视觉动物,可他妈给他找的女人一个不如一个,美其名曰门当户对,因为这个原因,他就要和那些不美丽的女人在一起?

    他不停的流连花丛,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一朵可以让他停留的花朵,曾经有那么一朵,但是名花有主,后来好像又出现一朵,可当时他没有发现,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了,现在上帝还会给他第三次机会吗?如果没有,那就让他淹没在花海吧!

    “我是你妈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这就是你对一个母亲的态度,我生了你养你了……”家成妈的声音高了八度,她有点激动。

    “就是因为我是从你肚皮里面钻出来的,所以我就应该像个傀儡一样什么都听你的?妈,我是一个成年人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至于好不好,重要吗?”快乐就行不是吗?他整晚的睡不着觉,谁又知道他的空虚呢?

    好吧,江家成妈妈根本拿他没有办法,他现在翅膀确实硬了。

    “妈妈,只希望你不要去伤害那些女孩子。”

    江家成只觉得讽刺,于是他勾勾嘴角,她自己呢,不是也伤害过叶秋吗?不记得了?

    有其母必有其子。

    ……..

    “让我和你一样我真的学不会,也办不到,郑柏飞不是黄志仁,不按套路出牌….”至于怎么的不安套路,李珍有点难以启齿,都是夫妻床笫间的事情,那种折磨让你痛并快乐着,。所以每一次都能让人记忆深刻,几次之后就不敢了。

    “难道他不嫉妒吗?当他看到那些在会所的男人看你的眼神的时候?”

    当然嫉妒,但这个男人的嫉妒心过于强烈了些,他可以像个魔鬼一样,随时随地出现在你的面前,当你还来不及去假装去勾引别的男人的时候,已经把她带走,然后可以不分场合的做那种事情,有一次差点在大街上,当时李珍都吓傻了,最后她求饶了,就算是求饶了,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换了个地方,车上。

    “是我疏忽了,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特性,你必须抓住他的特性才能制住他。”吕晓梅想象不出李珍说的郑柏飞是什么样子,平时也只是表面接触,并无从深接触。

    “还必须是那个人爱你才行,一切的做法都必须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不然后果自负。”

    李珍和吕晓梅同时笑了起来,她们的男人都爱着她们,只是有些小毛病而已,如果试着去忽略,那么会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

    “我得回家了,好不容易空出来的时间,要尽可能的和儿子呆在一起。”吕晓梅两个儿子,因为大部分时间不是她自己的带的缘故,两个孩子与他们的奶奶跟亲一些,不是什么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当妈的有些吃醋。

    “在干嘛呢,我在……”等吕晓梅走了,李珍打电话让郑柏飞来接她,她故意没有开车出来,自己的老公自己看紧了,用感情去套。

    单位上知道李珍结婚的人不多,所以像李珍那样可爱的女孩子总会有人想着去追求,开那样好的车子,应该是富二代吧?

    制造巧遇也是一个追求女孩子的办法,下班之前听李珍打过电话,知道她要在这里会一个女性朋友,所以跟着就来了,一直等到那个女性朋友走了,同事觉得机会来了。

    “李珍,好巧,你也在这里。”这难道不是缘分吗?北京这么大,也什么相遇的是我们两个。

    “哦。”李珍回答得淡淡的,不然呢,让她对遇见一个同事表现得很兴奋吗?还是一个男同事。

    “我手上有两张电影票……不是……那个我等的人没有来……”

    “不好意思,我要回家了。”对同事笑笑,转身走人,不能因为同事的朋友没有来,自己就顶上去陪人家看电影,她差一场电影吗?还是一个男同事。

    走了没多远看见郑柏飞朝自己走来,就知道他到的速度会是神速,就在附近?

    郑柏飞让李珍挽着自己的手臂,朝后面砍了看,那个男人自不量力,哼。

    “老公,我们多久没有看电影了,一会儿吃过饭去看场电影吧?”

    “好。”

    可谁能告诉郑柏飞,他的老婆要看的电影是动画片,她还没仔细长大吗?童心未泯!

    “你不觉得花木兰是一个坚强的女性吗?勤劳善良勇敢的中国女性。”

    “我觉得。”

    “那你怎么睡着了?”

    郑柏飞:“比起花木兰这样的女人,我更加喜欢像刘兰芝那样的女人,如果把花木兰放在这个时代,估计一定是个男人婆。”

    “你觉得她不美吗?我看她很美呀。”

    “给你看到的都是美的,实际上真实人物说不定就是个五大三粗的女人,你想看看一个能和男人一起上战场,并且还立功的女人,要知道那么多男人都不如她……”

    “你真没意思。”

    电影没有看完,李珍站起来走,郑柏飞也站起来走,正好不用看了,电影院不是个睡觉的好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