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9章 上天不让你吃
    &lt;&gt;&lt;&gt;第449章上天不让你吃

    买给孕妇吃?王翠芬更加要说了,买一个的事情就不说了,不觉得韩啸是抠门的人,肯定就是忘记了,但买给孕妇吃这样凉的东西,她是觉得太不应该了,张口就开始和韩啸说道理,她是女人呀,生个三个孩子,她有发言权。

    “妈,我知道了,下次肯定不给她买,她就是再想吃都不买。”虽然韩啸觉得今天自己写丈母娘的态度有些过了,但还是主动承认错误,知道她肯定就是为叶梓好,是担心叶梓,可能叶梓上一个孩子掉了,她有点紧张,他们自己多少也有些紧张。

    “妈。”叶梓喊了一声,就是一个冰淇淋而已,她承认孕妇吃冰冷的东西不好,但不是没有吃到吗?他妈这抓着韩啸训,还没完没了了,韩啸那么大个男人,说实话她自己都舍不得。

    “好了,我也不说了,我炒菜去,今天你爸会早点回来。”王翠芬转身往厨房走,进去擦了擦眼角,有点湿润,她过于激动了一点。

    回过头来再看贝贝手里的冰淇淋,叶梓哀嚎,已经吃得七零八落了,就那么点,两个乒乓球的量能有多少,小孩子才不管这是多少钱买的,不会一边欣赏一边吃,没几口下去就差不多了,可能心里还会想这个姐夫有点抠门,买这么小一个冰淇淋,不够吃,吃不过瘾呢。

    贝贝舔舔勺子,再舔舔盒子,看着叶梓笑,说好吃。

    叶梓保证,如果是自己来吃得话,肯定不会是那个样子,丝滑的感觉一定会绕着舌尖,一定不会是现在贝贝那种狗狗吃鸡蛋的感觉。

    “韩啸。”叶梓哀怨的看着韩啸,韩啸无能无力,特别感激贝贝把冰淇淋吃完了。

    孕妇真的不适合吃冰淇淋。

    “开心点,我去把装冰淇淋的杯子洗了给你倒杯水,你用那个喝水,感觉肯定是一样的。”

    那么漂亮的杯子,不会扔的。

    韩啸去洗杯子,王翠芬从厨房里面出来,叶梓看了看厨房里面的韩啸,还是对她妈问了出来。

    “妈,今天你怎么了?”

    “你怎么就回娘家来住了,你不说,不代表妈妈不知道….”

    晚上当然是在叶梓娘家吃的饭,饭后韩啸提出来去逛一下超市,叶梓娘家搬家会后距离超市很近。新房子地段不错,超市、学校、医院、大商场都有了,看来是当时买房子的时候花了不少心思。

    “买些零食什么的,顺便也散散心。”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韩啸没有亲眼见到,从叶梓的话语中他想象着不会太好,是他二姐不对,那个人有点疯,想着一会儿回去了他还得找那个人谈谈,同一个屋檐下,难道就不能井水不犯河水吗?非得闹点事情出来。

    “早点回来,别逛得太久。”王翠芬把人送到门口,拉着贝贝不到让去,小孩子正是玩闹的年纪,逛超市喜欢跑来跑去,怕韩啸看住了贝贝就照顾不好叶梓。

    为什么你超市是越大生意越好,一个大的超市就像一条街一样,在里面你能找到多恨多想买的东西,大到电器,小到牙签,很多人逛超市并不是为了买东西,可能也就是饭后走走,然后看到一些东西觉得自己应该买也就买了,很少有人进了大超市会空着手出去,回家的时候才想起来其实很多东西不必要买,买的就是个当时。

    “这个喜欢吗?”韩啸拿着一罐进口的奶粉你问叶梓,上面的英文他不认识,高中的时候没认真学,又没有读大学,但他知道这是孕妇喝的,上面印着一个孕妇呢,很明显就是孕妇奶粉,他才知道孕妇也是要喝奶粉的,想给叶梓买点,刚才吃晚饭的时候看她吃得不多,想着她的胃口不好也许是受了今天心情的影响。

    叶梓拿起来看了看,上面那些营养配比表,说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但她觉得自己并不缺,正常的吃东西。

    “这么早就喝奶?”

    “不喝奶怎么长奶,娃儿的口粮你要提前准备,准备多了就留给我。”韩啸这话是在叶梓耳朵边说的,说得叶梓耳朵都红了,给孩子喂奶那个画面,浮现在脑子里面,幸福挥之不去。

    韩啸往购物车里面装了两罐,叶梓又拿了一罐出来,奶粉这个东西,爱不爱喝,要喝了要知道,喜欢喝,喝完了再来买,超市又不关门,要是不喜欢,不喝也不算太浪费,喝完了还可以换一个牌子。

    “水果就别买了,今天上午妈买了很多,要不给我买个冰淇淋,让我悄悄的吃,吃完才回去?”说到冰淇淋,叶梓的眼睛里面都闪着光,柔和异常。

    天知道,她今天吃晚饭没有吐是因为吃饭的时候一边吃一边用贝贝吃完的冰淇淋杯子喝水,杯子上有冰淇淋的香味儿,淡淡的草莓味儿,夹杂着一些巧克力的味儿,想象得出那种甜甜腻腻的味道。

    “被妈发现了就完了。”韩啸看着叶梓笑,他可是才被丈母娘就冰淇淋事件数落了一顿的女婿,估计全世界也就只有他了。

    “吃完了才回去,妈怎么会知道。”真的很想吃,她今天要是不吃到的话,晚上看到睡不着,一个孕妇大晚上的不睡觉去想一点冰淇淋,这是个诡异的事情,以前没怀孕的时候她真没有这么喜欢吃冰淇淋过,觉得那太甜了,腻得很,迟一点还行,吃不到不罢休还是第一次。

    “肯定是孩子想吃。”这是叶梓得出来的结论。

    “可是超市里面没有今天买的那种冰淇淋卖。”韩啸表示遗憾,那种卖冰淇淋的专卖店怎么可能开到超市里面来。

    “刚才我有看到里面有哈根达斯冰柜…..”不好意思说下去了,眼皮耷拉下来,隐去眼睛中狡黠的光,她能说从进超市开始她就在寻找冰淇淋了吗?一直在寻找,从未放弃过,然后被她发现了哈根达斯,因为关注,所以知道,连价格都看清楚了,一小杯就是那个价格,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听同学说起过,哈根达斯的冰淇淋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难怪比一般的冰淇淋贵那么一点。

    “那就买一盒?”

    韩啸让叶梓站在原地等着,然后自己去找,拿着冰淇淋回来的时候脸上都是笑容,结果哗啦一下,微笑瞬间被冻结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

    “这个是冰淇淋?”那种小盒子,王翠芬猜的,应该就是。

    上天要你吃不成冰淇淋,那你就绝对吃不成。王翠芬算着时间,不能逛得太久,一个孕妇晚上最好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遇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好,她试着给叶梓打了电话,没接,想着是没听见,干脆就出来找算了,结果被她看见。

    回家的路上韩啸和叶梓两个跟犯错了一样跟在王翠芬后面,冰淇淋当然还是在它该在的位置关着,还好王翠芬没有继续说他们。

    把人送到楼下韩啸就回去了,他不习惯住在丈母娘家里,在丈母娘家又不能和老婆同**,而且有些事情还要回去和他妈说一下。

    ……

    “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她的二姐,就是叫她帮一点小忙,今天她休假,跟着走一趟…..”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说的就是韩文青了,她没错,错的永远都是别人,别人只要听她的命令行事就成,不按照来的话就是对不起她,所以现在是叶梓对不起她。

    “跟着你走一趟,让妈跟着你走一趟,你把人给打了,今天又让叶梓跟着你走一趟,二姐你到底想干什么?”帮你去说理吗?那个小七根本就没有爱过你,可能都没有喜欢过你,你还指望那段婚姻干什么?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我想干什么,我想把我的钱给拿回来,不能就那么便宜了他,我要让他看看,就凭他应该要多少年才能存下来那个钱!”韩文青目露凶光,恨得牙痒痒,你既然不能相爱,那就想杀,杀人她当然不敢,她要让他变回穷光蛋。

    “你们别吵了!”白淑娴脑壳都要炸了,从叶梓今天早上回娘家开始,她这个头就突突的疼,断断续续的。

    韩啸也不想吵架,可他二姐不明白呀,还想要钱,那个男人当初不就是为着钱来的吗?现在钱到手了,人家要收手了,你以为像电视剧演的那样能拦得住?坏人都有恶报?

    “不管怎么说,二姐你动手了,以后不要动不动就那样,叶梓被你那样一拉差点摔倒。”摔倒的后果可能很严重,怎么严重韩啸就不说了,说出来也只会让他妈跟着担心。

    “那也算动手?就拉了一把…..”

    “叶梓怀孕了。”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能随便拉了吧?

    白淑娴现在不知道自己该高兴呢还是该怎么办。

    …....

    有些人读书不行,不代表脑子笨。和叶誉一样没有高中毕业就出来的人还有徐宝宝,读不读大学对他的人生来说没有多大的改变,无非就是少玩几年,早一点成熟起来而已,谁叫他有一个还算有钱的爹呢,有这个爹他可以不奋斗就可以站在很多人的前面去,这个世界原本就不是公平的,公平的只有死亡。

    他果然就是他爸徐前进的孩子,做生意就跟天生的一样,学什么一会儿就会,让宋嫣然觉得特别的恐怖,以后绝对会威胁到她的利益,自己老公和前妻生的孩子接受老公的生意,那以后她算什么?她相信徐前进到时候一定会对她狠心的,那个人就是那样的人。

    生不出来儿子的宋嫣然一直都没有放弃,她只知道徐宝宝不能是徐前进唯一的儿子,徐前进只会让儿子继承他大部分的财产,因为女儿是要嫁出去的,终究有一天会是别人家的,一个将来会成为别人家媳妇的人,指望徐前进能给多少?一份面上看着还可以的嫁妆而已。

    “你都这年纪了,还生?”徐前进现在不太喜欢和宋嫣然玩这种肉搏的运动,就像一块口香糖,前面嚼的时候是甜的,慢慢的甜味消失,开始的时候还能就着牙齿上残留的甜味儿嚼一下,时间久了真的很乏味儿,结果就是想嚼新的一块。

    徐前进外面一直都有女人,天知地知他知宋嫣然知,但是他还回家不是吗?每个月还尽那么几次丈夫的义务。

    不能对他要求太高,他自己反正觉得对得起这个家,钱给够了的,让老婆过的日子很好,出去买东西,一般都不用看标签上面的价格,出手大方。

    他二女双全,是个有福气的男人,再生也养得起,不生也不觉得遗憾。

    “怎么不能生,三十都不到。”继续脱徐前进的衣服,她自己已经光溜溜了,还是没什么激情,就是为了生孩子。

    如她所愿,只是徐前进躺着不愿意动,你要生孩子,你来动,他没精力,为了让小弟弟能起来,他脑子里只能幻想着某某女大明星脱光了的样子。

    不到三分钟时间,徐前进缴械投降,宋嫣然从他身上下来,躺着不动,话都不想说了。一个男人,留给家里老婆的时间也就三分钟,和那些妖精却能战斗到天亮,她诅咒有一天徐前进能死在这事情上面。

    躺了一会儿,宋嫣然起来开了台灯,在梳妆台上照镜子,灯光昏黄,镜子中的人像不是那么清楚,看得出来精神状态还是有些疲惫的,不能被爱的女人,她自己都觉得像黄脸婆一样。

    “撞邪了?大半夜的….”

    徐前进也没睡,大半夜的完事了,自己身边的这个人跑去照着镜子梳头,大半夜梳头是鬼才干的事情,毛骨悚然。

    没有回到徐前进的话,宋嫣然继续梳头,她的头发发质不错,但这个年龄为什么掉得那样厉害,一根一根的把掉下来的头发从梳子上取下来放在梳妆台上,就着灯光去看,其中有一根白头发,刺激着她的眼睛有些发酸,转过头去看徐前进,她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却是很多个女人的,谁也留不住他的心。

    徐前进也看着宋嫣然,心里发麻,不会是真的中邪了吧?那眼神不对,太像电影中幽怨的女鬼。

    “嫣然?”徐前进试着喊了一下,喊魂。

    “睡吧。”宋嫣然关了等躺到徐前进身边去,然后睁着眼睛。

    徐前进大气不干出,他对鬼神也是半信半疑,但他不是好人,好人才半夜不怕鬼敲门。翻过身去面朝着另一面,自己又竖着耳朵去听动静。

    宋嫣然勾了勾嘴角,徐前进你也会怕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