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8章 蒂娜朵拉
    ♂,

    第448章

    怀孕的事情,本来想先谁都不告诉的,结果自己娘家妈妈这边就先知道了,叶梓的反应实在太大了,怎么可能瞒得住,王翠芬可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一切都是那么明显。

    “怀孕初期就是这个样子,过了三个月就好了。”王翠分给叶梓买了橙子,怀孕的女人多少应该喜欢吃点橙子,橙子是酸的,吃了应该能舒服些,拿了一个准备削皮。

    “妈,我不是很想吃。”怕吃了之后又吐,那吐的滋味儿一点都不好,胆汁都要出来了,再说了吃进去就吐了,人受罪还一点作用都没有。

    王翠芬仿佛是很认真的在削皮,没有听见叶梓说话,她有点走神了,心里有些担心。

    她想起了她怀孕的时候,怀叶梓和叶秋的时候也是这样吐,只是没有叶梓这样厉害罢了,那个年代吃饭都吃不饱,吐就是一个奢侈的行为,所以她从心里上去控制着,想吃点什么来止吐也没有,没钱买。后来怀叶贝贝的时候日子好了,想吃什么都有,有钱买了,但是她却不吐了,喜欢吃酸的,酸菜鱼是她的最爱。

    听说同一个人怀的孩子性别不同反应也不同,王翠芬觉得自己就是那样,所以前面两个都是女儿,开始怀孕就吐,后面生贝贝,一点都不吐,她实在有点担心叶梓肚子里面是个女孩子,韩啸可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呀,就怕那边更喜欢男孩子些。

    “妈?”

    “恩?”王翠芬回了神,手里的橙子削了一半,半截皮掉着,她继续削皮。

    “你怀孕的事情韩啸知道了吧,他对你肚子里面孩子的性别有没有什么期待?”装着不在意的去说,怕女儿紧张,她自己当时怀孕的时候就很紧张,在农村要是生不出来儿子的话,别人会骂五保户的,很难听,所以就算是现在,即便是罚款大家也要超生一个儿子出来。

    “他说他比较喜欢女儿。”实话实说,反正韩啸一直是这样说的,应该不会仅仅是为了让她安心才这样说的。

    “那就好。”王翠芬把削好的橙子递给叶梓。

    因为是自己妈妈给削皮的,所以也不好真的就不吃,不想吃也吃,吃的结果就是照样又吐了,不是很喜欢橙子的味道,那种酸味儿觉得很酸,没办法接受那种酸。

    “妈,我觉得很酸,吃不了。”

    “酸吗?”王翠芬把叶梓手里剩下的拿过来吃了一瓣,只有那么一点点酸,大部分都是甜味儿,怎么很酸?果然不同的孕妇对食物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这里还有葡萄,我去给你洗点?”买了几样水果,香蕉不算,总有一样是能吃的吧,怀孕的女人多吃水果对肚子里面的孩子好,王翠芬只知道大家都是这样说的,吃苹果,将来小孩子的脸蛋就跟苹果一样,白里透红,当然她那个时候没苹果吃,吃得更多的是那种被称作胭脂萝卜的红萝卜,营养应该可以和苹果媲美,看叶梓和叶秋的皮肤就能看出来。

    “妈,你别忙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很想吃。”想吃的时候她自己可以去洗,这里也是自己的家,她又不会客气,她是真的吃不下去,嘴巴里面发酸,那种涩酸的味道,一点都不好受,端起水喝了两口,稍微好了点点。

    “那你去床上躺着去,怀孕的头三个月最是要小心的。”

    王翠芬还有一个担心,之前叶梓不是掉过一个孩子吗?觉得叶梓身体素质不好,王翠芬想一定是她怀叶梓的时候营养没有跟上,所以才让叶梓身体不好,以前在农村,从小到大叶梓和叶秋两个也没有吃过多好的东西,连鸡蛋都没有吃几个,身体素质能好到哪里去?

    “妈,我没事。”她那里就那么娇气了,现在坐在沙发上,除了胃里面不舒服,她也不觉得哪里不好。

    随后叶梓还是被王翠芬赶到了床上去,说是不要什么都是你觉得,就算你自己是医生也不行,不是有很多医生自己也治疗不了自己的吗?

    刚才还不想吃东西的叶梓,这会儿趟到床上了又有想吃的东西了,想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想吃冰淇淋,特别的想,想现在自己面前就出现一大个冰淇淋,软软的,滑滑的,那种冰凉的甜味儿,反正就是想得不得了。

    “想吃冰淇淋?这个天气?”韩啸接到叶梓的电话,让他下班的时候在那种高级一点的冰淇淋店给她买个冰淇淋。

    “现在还有夏季的余温,正好配冰淇淋,不是我想吃,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想吃……”和韩啸撒娇。

    “他在你肚子里面才多大,怎么可能是他想吃的,听说孕妇最好不要吃冰冷的东西……”韩啸让叶梓忍一下,要不给她买个慕斯蛋糕怎么样?那种上面有很多奶油那种,用奶油裱了花,上面还有一点装饰水果什么的,好看又好吃。

    “可我就想吃冰淇淋,觉得很口渴,喝水都解渴不了,你不会把我干死吧?”

    外面的光线打进来,在叶梓的身上脸上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整个人都柔和起来,这个时候谁推门进来一定会觉得此时的叶梓就跟个天使一样,那说话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要当妈的人,完全跟个孩子一样。

    软磨硬泡的,最好韩啸退让一步答应了她,挂了电话,叶梓一脸满足。

    其实楼下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卖部,还不到十月份,那里肯定还有那种盒装的冰淇淋卖,可是她为什么就不想自己走去买呢。

    打完电话的叶梓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就睡着了。

    ……

    “哥,我怎么觉得韩啸像是在玩咱们两个呢,每天就让我们搞这些,能有什么前途?”叶誉干不下去了,每天跟着那个老施工员学习,什么工作都让他和他哥去干,楼上楼下的跑,脚底都要磨出泡了,每天回去都是满身的灰尘,头发上也是,他何时这样邋遢过,就跟工地上的农民工一样。最受不了的是他们还和农民工一起吃饭,那些大锅饭一点都不好吃,吃不下去,现在又很饿。

    “那你给我说你都会什么?不会的就要慢慢的学,谁不是一步一步来的?等学会了技术以后就好了。”叶荣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说不辛苦那是假的,这还没到十月,太阳还是有些毒辣,有时候也是晒得不行,热,口渴,不停的喝水改拉不出来尿,拉出来的那点尿都黄得很,浓缩的就是精华,所以氨味儿特别重。

    “可是完全可以给我们两个找个办公室的工作,韩啸的两个姐姐我听说都在财务部,一个是出纳,一个是会计,一个还经常不上班,人家有人照样拿工资,难道就因为她们姓韩吗……”

    “怎么说话的呢,你看工地上哪里有女人干活的地方,你不要和她们去比,还有以后别没大没小韩啸韩啸的说,生怕工地上的人不知道你是老板的亲戚一样,我早就和韩啸说过了,不要特殊对待。”

    叶荣现在很知足,他是大学生,在大学里面学的也只是理论知识,理论不用于实践就是空谈。他现在是专业不对口,要学习的东西很多,自己买书来看,做最简单的放线工作,测量工作……什么都要一样一样的学,学人家的施工经验。

    “哥,我这里不是还有五万块钱吗,我们两个去开一个店怎么样?”叶誉心里不服气,同样是人,就因为没有有钱的父母,所以他就要来工地上吃苦?他听同学说之前打了他的徐宝宝跟着他父亲做生意已经赚了很多钱了!

    “别一天东想西想,你那钱自己存着,不要乱用。”提到叶誉那个钱,叶荣有些烦躁,是他没有本事,弟弟被人打了贪图人家赔款才不会去告,所以他决定以后要更加的努力,他要挣钱,真很多的钱,让他自己让叶誉都过上好日子。

    叶誉可没有把叶荣的话给听进去,钱存在银行,光靠那点利息有什么用?

    ……

    “国庆,你知道哪里有好一点的冰淇淋店?”快下班的时候韩啸问白国庆,别看他是蓉城人,对那种女人才会喜欢的东西,哪里有卖的还真没有影响,就算平时有时候会路过也不会去注意。

    “嫂子要吃?”白国庆笑。

    “买给甜甜的。”韩啸说谎。

    白国庆还笑,笑容里全部都表现出他不相信,看得韩啸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吧,是叶梓要吃,突然打电话来说想吃,有时候女人真的很难懂,这个天气想吃冰淇淋,根本就不热了嘛。”

    “怎么不热,白天在外面还是挺热的……”

    后面的话李小佳没有听到了,她只是路过而已,总不能站在那里不动吧。

    听到韩啸说了一个名字,“叶子”吗?有点奇怪的名字,但很好记,让人想起绿叶。

    绿叶呀,绿叶哪里又有鲜花引人注目呢,且注定要衬托鲜花。

    李小佳笑了,今天心情不错。

    “又是提前下班?”

    韩啸留给白国庆一个背影,挥一挥手,潇洒走一回。

    事情又留给了白国庆,同样是老板,他是吃草的吧,韩啸才是吃肉的,不然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他,他也想提前下班,家里老婆娃儿都在等着呢。

    蒂娜朵拉,一家意大利手工冰淇淋,放在橱窗里面的冰粉多彩各种口味儿的冰淇淋让人看了觉得舒适惬意。

    “给我一个这样的冰淇淋。”指着图片上那种用西式陶瓷容器装的冰淇淋对服务员说,很早的时候韩啸就发现叶梓喜欢陶瓷,喜欢用那种好看的盘子和碗来装吃的,买几个水果,装在一个大大的陶瓷容器里面,炒菜做饭也是那样,尽管味道一般,盛装的东西一定是有些精致的陶瓷容器。

    “在这里吃还是带走?”

    “带走,就这样弄好,一起带走。”

    “带走吗?包括这个装的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是要问一问店长的。就像开饭店的,来个客人,人家不为吃的,看上的是你的盘子和碗,要买走,价钱不是问题。

    韩啸现在的脸上就写着反正他是要带走那个东西的,整个一起,然后价格不是太大的问题,这样子。

    冰淇淋弄好了,现实的东西,跟图片上有一点区别,很立体,很美,摆在那里,看起来就跟艺术品一样,他不觉得叶梓会舍得吃,量不多,吃的就是样子,是眼睛去吃吧,过眼瘾?

    价格在哪里,所以服务很周到,用盒子装好,里面放了冰袋,确保在几十分钟之内它还是那个样子。

    韩啸觉得回去打开应该不会跟开始的时候一样,尽管他已经保护得很好,冰淇淋易化。

    结果出乎意料,和开始的时候差不多,很让人惊喜对不对?

    “真美。”叶梓手里端着那杯冰淇淋,贝贝在旁边流口水。

    韩啸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怎么就没有给贝贝买一个,不是钱的问题,是真的没有想到……

    “姐姐。”贝贝不说自己想吃,眼睛盯着那个冰淇淋,小孩子本来就对冰淇淋没有免疫力,何况还是那种看起来就很美味的冰淇淋呢。

    “贝贝……”叶梓把声音拉长,幽怨的看着韩啸,慢慢的把手里的冰淇淋伸向贝贝,怎么可能当姐姐的在弟弟面前这样吃冰淇淋,她的弟弟改那样小,她和贝贝一个是大人,一个是孩子。

    “谢谢姐姐。”小孩子嘛,接过冰淇淋就迫不及待的吃起来,第一口就美到了,他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冰淇淋,好滑哟,好甜哟。

    真有那么好吃吗?好想说给姐姐也吃一口好不好。

    “韩啸来了?”王翠芬从厨房里面出来,这次对着韩啸可没有以往那样笑得开心,她女儿就这样回娘家了,到底怎么回事叶梓还没说呢,我总是和姓韩的有关,要么就是和姓白的有关,,总不会无缘无故吧。

    “妈。”

    “这个天都不热了,还给贝贝买冰淇淋,韩啸呀,做事情前要考虑一下,贝贝是孩子,这个时候吃冰淇淋不太好。”王翠芬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韩啸说话,当然愿意不仅仅是冰淇淋。

    “妈,是我要吃的,只买了一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