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6章 喜与愁
    &amp;/script&gt;    “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这个时候去市中心吗?下班高峰期会有点堵车的。

    叶梓不知道韩啸带她去市中心到底要干什么,但一点一不难猜,要么吃饭,要么购物,市中心的位置就是为这些方便而生的。

    “如果是吃饭就算了,还是回家吃饭吧。”叶梓想韩啸一定是想要庆祝一下,这个事情值得庆祝不是吗?但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在外面吃饭,说她谨慎也好,怎么都好,她觉得家里的东西更安全一些,她肚子里面这个孩子这次一定要保护好,不是没有干净卫生的饭店,但不是还有万一吗?想得有点多,想那些中毒事件。

    “不是吃饭。”

    不是吃饭,那就应该是购物了。

    叶梓的医院差不多也在市中心,所以他们并没有开多久的车,还好今天不是周末,车子不算是太多,路边的停车位还有,那种把马路分了一部分出来的停车位,画着格子,把车子停进去圈在里面,然后韩啸下车给叶梓开门,牵着她的手上扶着她下车。

    “是不是过于小心了。”叶梓脸上带着微笑,她很幸福,路过的人只要看见她的脸都能看得出来。

    韩啸也笑,没有说话,还说什么,他对自己老婆做得太多都是应该的,何况现在他老婆肚子里面还有他的孩子,他也是如此的幸福,以至于兴奋了一整天,现在都还没有停下来,他自己都不习惯,他已经在试着去习惯,很喜悦。

    宝宝店?韩啸带叶梓来的是宝宝店,想给孩子买点东西,尽管距离孩子出生还需要很长段时间,但他现在已经等不及要为他提早打算,这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给他买点小衣服,奶瓶或者是围嘴儿什么的,买回去放在房间里面,他们那个房间就要有小朋友了。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如果是个女孩子的话,穿起来一定会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小小的一件公主裙拿在韩啸的手上,真的太小了,可能就比韩啸的手掌大不了多少,当然这样去想有点夸张,但看起来也差不多就是那样,粉红的颜色是如此的可爱,轻轻柔柔的摊开在韩啸的手掌中心,上面一个大拇指大小的蝴蝶结。

    “你喜欢女儿?”

    “男女都好,他是我们的孩子,一定很漂亮。”父母如此,儿女能差到哪里去呢?他现在还仅仅是拿着小婴儿的一件衣服,仿佛孩子就已经在他手上了一样,那种感觉没办法言表,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坚持上个大学呢,文化少了点,脑子里面没有办法搜索出那种可以形容他现在感觉的词语。

    韩啸手机响了,接起来是他妈白淑娴打的,为他几点能到家,她好炒菜。实际上白淑娴是有事情找韩啸说的,韩啸几点下班基本就是固定的,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问的,除非有特殊情况,但韩啸今天就是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的心思里装的都是叶梓和孩子,全部都是满满的幸福。

    “可能还有一会儿,和叶梓有点事情在市中心这边。”挂了电话,“你现在饿不饿?”

    时间上来说,现在六点过一点,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家里也差不多要吃饭了,是他没有想得周到,叶梓现在不是一个人,里面还有一个,是不是就应该饿得比较快,应该多吃一些。

    “不饿。”不饿那是假的,她这个时候不想扫韩啸的兴,两口子也难得出来逛一次街,平时都是各自都忙,各种忙,除了晚上能呆在一起多一点时间,但白天和晚上显然是有区别的。

    “你在这里等我三分钟。”

    真的差不多就是三分钟时间,韩啸从外面进来,手里多了两盒纯牛奶,递给叶梓,“边喝边逛。”

    叶梓拿在手里,心里暖暖的。

    “不要买的太多,我们现在还不打算把这个事情公布出来。”所以买回去的东西,要悄悄的拿到放间里面去,如果买的太多就没有办法悄悄的拿进去,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不想说早了的原因,叶梓还有点担心,担心韩文青,那个女人的嘴巴从来都不好,说话的时候都不用脑子去想的,全部都凭心,结果心肠还不好,她就怕韩文青说出来那些不好听的,不吉利的话。

    “你怎么就这么糊涂?”白淑娴现在觉得韩文青蠢极了,现在小七要和她离婚,就等于她是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有,唯一能分的就是那个理发店,那个理发店还只是租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分的,分一把梳子还分一个电吹风?要这些有什么用?

    “我没有想过要离婚。”当时就是觉得是真爱,会一辈子都爱下去,两个人在一起还去计较钱干什么,在谁那里不都一样,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家里的钱都存在小七父母的名下,她平时没哟管,所以也都不知道,今天才知道还是怎么回事,人家早就在做准备了。

    “你没想过离婚,家里的经济状况就一点都不知道,钱在谁的卡上你都不知道?”

    这个心是不是太大了?钱是叶梓借给韩文青的,以前没有问你还,现在没有问你还,以后你们就真的不打算还了,用的那么心安理得也就算了,你是怎么对你兄弟媳妇的,现在报应来了,钱都到别人兜里了,虽然现在已经不足那么多钱,白淑娴算不出来小七那边到底赚钱没有,或者赚了多少钱。

    “叶梓不是也把钱全部交给韩啸,也没有问韩啸怎么支配的吗?”

    白淑娴都要气死了,拿她儿子和小七比,简直了,怎么就个住猪脑子呢?你弟弟是什么样的人,再说了,那是你弟弟,钱在你弟弟身上,他们这边能有什么不放心的,但韩文青的钱没有了,有的全部都在小七那里,人家现在就是要离婚,还不和你分钱。

    人家扣了钱还说得很有道理,他一个小青年,陪你一个大妈过了这么几年,那钱就是青春损失费,算起来还是他吃亏了,人的青春能有几年,都耗你大妈身上了,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就不算那么清楚了,只是大家分手了也就谁都不欠谁的,不要有恨,各自好好生活。

    不知道这话是谁教小七说的,让韩文青没办法反驳,她就动手了,因为小七说她是大妈,她受不了,然后白淑娴还帮着动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小七没有还手,没还手的结果就是人家头被打破了,暂时没有报警,住院呢,但随时可能报警。

    “那我就不离婚,耗着,看谁耗得过谁,想要离婚就把钱还给我,要么就还继续和我过。”再离婚,她也不可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再找一个哪里那么容易?她看上的别人看不她,她多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然为什么在小七面前连连退让?

    “耗着?你怎么耗着,现在人在医院…….”白淑娴现在也十分的后悔,当时怎么就一时冲动和韩文青一起把小七给打了呢,那个人还让她们两个打,都不还手,也不抵挡,明明就是早有主意的,不然就算她们两个再能打,能把人打到住院?

    “可我们现在还是两口子。”

    难道因为你们还是两口子,所以你就可以随便打你的丈夫,那干脆打死算了,不用坐牢吗?现在趁着那边还没有告你故意伤人罪,最好私下里解决了,不然难道真的要去坐牢?这辈子的脸都不用要了。

    “妈,那现在该怎么办?韩啸怎么还不回来?”

    “别问我了。”白淑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时候等儿子回来看他怎么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陪老婆逛街……”显然韩文青很焦躁,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这种焦躁,跑到屋外面去频频的张望,天都已经黑了,也不知道这两口子到底要逛到什么时候。

    也没有过多久,韩啸和叶梓就回来了,买的东西不多,也就那么一两件,用了一个小袋子装了,不太明显,就只是逛的时候两个人多看了些,看着那些小小的东西很幸福。

    车灯打进来的时候韩文青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往韩啸车边跑着,车子都停稳,韩文青把着车窗让韩啸赶紧进屋。

    “姐,怎么了?”

    “发生了点事情,妈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有说是自己的事情,这让韩啸觉得可能事情有点严重,他妈怎么了?

    叶梓也已经下了车,三个人往屋子里面走,这一次韩文青让叶梓走在前面,没有和她争个先后,这让叶梓倒有点意外,随即就想到可能不是韩啸妈妈有什么事情,是韩文青吧,不然她着急什么?她是一个很少会为别人的事情着急的人,这个人很自私。

    “妈,你怎么了?”韩啸进门看见的就是自己妈坐在沙发上靠着,精神不太好。

    白淑娴看了一眼韩文青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二姐的意思是?”韩啸问韩文青,想先听听她的意见。

    “我不想离婚,已经离过一次了,再离一次,我们韩家的脸也不用再要了。”她这都是跟三个男人了,虽然广州那次那个她一直都想忘记,可那是事实,甜甜就是那个男人在她生命之中出现过的事实。如果她的命好,三个男人哪怕其中一个是真爱,她何至于一次次的里离婚?说白了她命真的就不好,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不想离婚?那你闹的又是那般?还把人给打了,自己闹也就算了,带着妈一起去。很明显小七要的就是这个,她们两个打了他,要么答应离婚,要么他去报警,两个人都跑不掉,陪点钱是小事,怕是不行。

    韩啸是个正直的军人,他不会在有的事情上走后门包庇自己的亲人,妈妈和姐姐都不行,一个成年人应该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他不能一次一次总为她擦屁股,上次他也冲动的打了小七,现在想起来他自己还有点后悔,是冲动了点,没问清楚就打了人。

    “姐,你还能和一个不爱你的人过下去吗?就算是再同床,也只会是同床异梦。”何不早点离婚,双方都解脱了,不离婚,也只是不放过小七,同样也是不放过她自己,没有把话说得那样的明,谁的人生就该谁自己做主,以后的好坏都不要埋怨别人。

    “妈,叶梓煮了点面条。”韩啸把碗端到自己旁边,因为韩文青的事情,家里今天没有做饭。

    “你姐的事情?”说是不管了,当妈的哪里能真的就不管了?

    “当初要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相信二姐应该是做好了选择。”当初大家不是没有劝过韩文青,没有人看好她和一个小自己那么多的男孩子在一起,那个时候才二十岁,她都三十多了,生孩子要是生得早,孩子都能和人家差不了几岁,怎么下得了手?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但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既然选择了,好坏自己走,能帮帮了,剩下不能帮的也没有办法。

    说话的时候没有想过要避着韩文青,人就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吃面,韩文青这个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吃得下东西。

    韩文青的对面就坐在叶梓,低着头吃自己面,不去过问更多的事情,今天她本来很开心,但现在这么说呢,心情不算差,但这个时候就得藏着,韩文青都看她几眼了,是不是觉得她叶梓又在看她的笑话?

    “可我的钱都在他手里,难道就这样不要了?”别说夫妻一场那个话,她现在也知道小七也没有真的就把她当妻子,她不好过了,为什么他就该好过,她不能让他好过,特别是一想到以后小七会拿着她的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是一般的受不了。

    她的钱?叶梓嘴角勾了勾,脸皮挺厚的,和小七结婚前的钱是她借的,结婚后也没有上半年,吃老本的话,只能说是她叶梓的钱,用得心安理得。

    “二姐,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韩啸说得够明白了,他不管,不好管,不能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