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4章 日本礼物
    第444章日本礼物

    刚才是儿子,郑柏飞就不说了,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分享一点自己老婆的爱,他无话可说,可现在两个人在房间里面,这么多天没有见面,难道老婆就不应该把老公给扑倒吗?最好是那种饿狼扑食的那种扑,然后特别激烈的吻他,吻得天花乱坠,吻得难舍难分。

    郑柏飞荡漾着笑,他脑子里面现在别的也不想,就想那些旖旎的画面,两口子几天不见,见面就是应该来点刺激的,刚才在飞机场要不是李珍上车太快,他是真想下车和她当众吻一把的,这样才能表达出他那种想见她的心情,狂喜。

    “我去洗个澡。”

    他是可有可无的吗?这个时候至少应该先给老公一个拥抱吧?就这样去洗澡了,难道是要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有点想多了,也许不是想多呢?

    “老婆,要不要我帮你洗?”

    浴室的门直接就关上了,把郑柏飞的声音和人都关在了外面。

    郑柏飞无语的是盯着门板,好吧,他姑且把李珍的这种行为认为她是在害羞,他呢,现在就站在门口,等着美女出浴,然后羊入虎口,哈哈哈,又想了,又是荡漾着笑。

    小绵羊李珍,你的老公就在门口等你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你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哟。

    靠着门等着,是不是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哗哗的水声掩盖不住郑柏飞那彭拜的心声,一浪接着一浪,一浪比一浪高。

    转动把手,傻得可以,门明明就没有关,这说明了什么?

    邀请呀。

    是要一起洗吗?

    “你怎么进来了?”

    瞧这话问得多没有水平,他怎么就进来了,不是她希望的那样吗?

    “老婆,你身上好滑。”

    “有沐浴露当然滑了,你要洗澡?”

    郑柏飞点头,然后看着水顺着身体从上往下面流,他的视线也是一路向下,到下面的时候又赶紧移了上来,不能看早了,怕自己忍不住,那就没有情趣了是不是。

    李珍伸出手拍拍郑柏飞的胸膛,就这个动作拍得他欲罢不能,也是够贱了,不要只拍胸膛好不好,请用力的….,,嗯嗯哼,珍,别说你不懂哟。

    “我先出去了,你洗吧。”

    这样就完了呀,浴室难道不好吗?非要到床上去?

    郑柏飞是给自己洗的战斗澡,他洗慢一点是没有关系,他担心李珍都要等不及了是不是,结果出去,卧室里面哪里还有人,身体犹如冰水浇过,凉了个低,他的老婆玩他呢,找了衣服给自己穿上,出去。

    “我还没有吃饭呢。”李珍看郑柏飞出来,像是对他解释,干嘛拉长个脸,他的意思她又不是不懂,可不能不吃饭吧,她很饿好不好,飞机上的饭她吃不下,飞那么久就喝了一点水。

    好吧,郑柏飞败给李珍了,总不能对着一个吃饭的人发飙吧,发飙的原因还是欲求不满,多可笑。

    坐在那里看李珍吃东西,还要时不时的对着她笑一下,总得让吃饭的人有个好心情吧?

    “你确定你还要吃?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已经有点胖了。”郑柏飞不会说吃多了不方便运动,吃多了容易肥胖是个很好的理由,要么你继续吃,你的肉也可以继续涨,他也是为了李珍好不是吗?

    “那我不吃了?”李珍看着桌子上的食物,有点舍不得,她还想吃,在日本吃的那些东西实在不和胃口,日本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吃生的,切得薄薄的三文鱼,整齐的摆在冰上面,说是入口即化,牙齿不好的人冷到牙龈里面去,对胃也不好,还有那些看起来花里胡哨的寿司,饭团上面加点料就是美味了?实在吃不来,没吃好,在日本的几天胃都是不舒服的。

    “今天晚上回家?”郑柏飞的意思是回两个人那单独的地方,两口子多久没见了,疯狂起来怕影响到别人。

    “就呆在这吧,不想折腾了,而且这边距离单位更近一些,今天上班方便。”

    郑柏飞是很想拉着李珍的耳朵问问她,如果只是为了图上班方便你还搬出去住干什么?这个时候他肯定就看出来了,李珍是装的,继续给我装,我看你能矫情到什么时候。

    “怎么我没给你带礼物生气了?我连儿子都没有给带。”李珍忍着笑,郑柏飞那臭屎粑粑脸映入眼睛里面,跟个孩子一样。

    “我从来都不喜欢小日本的东西,中国什么没有。”郑柏飞骄傲的说,他明明在意的就不是礼物,他什么东西没得到过,他现在就想要一样礼物,而那个礼物就在自己面前,而这个可以作为礼物的人却装着不知道,不知道他发出的所有信号,是开启了信号屏蔽是不是?

    “真不要?没想过?”李珍绕到郑柏飞身后,轻轻的按着他的肩膀。

    郑柏飞按住李珍的手,又想挑逗他,然后避开他?现在是在父母这边,他不能把动作搞得太多,用强的肯定就不行,李珍明明知道,给他耍花招。

    “其实我还是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的,一件艳丽的礼物,有色彩的,只是现在你不想要,那好,我就不说了,免得影响了你的心情,那东西来之日本…..”

    “不要了,既然你懒得折腾了,那就好好休息吧。”真有点生气了,等等,反应过来,有色的礼物?日本本来就是个有色的国家,呵呵,也别怪他郑柏飞多想,艳丽,色彩?

    李珍转身上楼,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郑柏飞,那一眼包含了太多情欲,勾得郑柏飞都不得不站了起来,然后又压着他自己坐了下去,当他不值钱是不是?耷拉着眼皮故意不去看李珍,眼仁的颜色却像是黑夜一样更加深层了。

    “你不休息吗?”李珍站在楼上问他。

    他确实不想休息,他想运动行不行,两个人的运动!他都要咆哮了…….

    “我再等一会儿。”为了显出自己也是值钱的,姑且先矫情两分钟。

    一会儿说多久,两分钟吗?六十秒。有什么人的身体膨胀起来它是不允许你矫情的。

    时间跳动,慢慢的后悔,拧着眉头后悔,对不起兄弟。

    他的妻子,他的老婆在钓鱼,给鱼钩上不但挂了鱼饵,而且还多加了料,等着他上钩。

    李珍是要把自己包装起来送给他吗?

    十分期待。

    慢慢的郑柏飞游了过去,作为一条鱼怎么不贵去咬饵,那是他的专属饵料,咬上去,心甘情愿,钩子勾着他,挣脱不开,他也不会挣扎。

    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

    李珍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穿上那套让人脸红的衣服,躺到床上去,只盖被子的一角,露出长长的腿和大片的胸口,等着她的鱼,钓鱼者在过程,而不再钓多少鱼。

    还真能忍,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难道今天晚上放鸽子的时间太长,打击到了?

    不进来?他去哪里睡?沙发吗?

    关了卧室的灯,李珍只留了床头的灯,准备睡觉了,她是真的准备睡觉了。

    郑柏飞就在门口,只要轻轻的一推门,他就可以进去,不停的做着深呼吸,怎么就有点紧张呢?老夫老妻的。

    门缝透出来的灯光突然就淡了很多,这是要睡了?怎么能睡?李珍睡了,他要如何是好?

    推门进去。

    不得不说眼前这景色很旖旎,李珍很美,昏黄的灯光在她的身体上流泻开来,柔和的抚摸着她的大腿,走得近些,他想要瞧清楚那阴影的部分,穿在李珍身上那衣服是什么面料的?蕾丝有点透明,颜色恰到好处,刚刚遮住,又若隐若现,小日本总是在这方面很擅长。

    “穿那么点,还不盖,你冷不冷。”郑柏飞发誓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但说出来的话有点煞风景。

    “你到是提醒了我。”李珍把凉被拉过来往自己身上裹,如他所愿,然后背对着他,整个背部露给了郑柏飞,持续勾引他。

    “别….”手指触及到背部,冰冰凉凉,抚摸上去,不知道李珍今天往自己身体上涂了什么东西,如丝般丝滑,明知道李珍就是在勾他,让他主动,可他今天有点生气,小生气,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现在他能控制住自己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他摸着的人是自己的老婆,想干点什么,有何不可。

    “难道在日本的日子里你就没有想过我?”在接下来的动作之前还是想先安抚一下自己的心,肉体要和心一致,都得到愉悦,这样才能完美。

    “没有。”李珍回答得很干脆。

    郑柏飞有点失望。

    “那是我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你,积累到现在,爆发出来…….”转身看着郑柏飞,眸子的颜色也变得旖旎起来。

    话语淹没在排山倒海的吻当中,他的妻明明就想她了,这个磨人的小东西,他要拿什么来折磨她呢?

    心跟着飞了起来,然后是身体,从谷底到云端,轻轻柔柔,如羽毛飘过……..

    “好巧,我也是把对你的想念,积累到了现在……”

    “我们两个都是坏人…”在床上干着坏事,声音还不能发出来,压抑的哼哼,想着别是柏飞妈有什么经过走廊的时候听见了声音,这个刺激十分刺激,偷偷摸摸,越是兴奋。

    那块根本都算不是布的东西,被郑柏飞推到了腰上,看到的更加真切,圆润的肚脐眼,在莹润的小腹上长着口,那样子很可爱,手臂伸直推直李珍的手掌,压着,稍微用了点力,声音就又出来了。

    李珍把头抬起来去看郑柏飞在自己的小腹上辗转上留恋,她看到了爱,这个男人是她要共度余生的男人,之前不爱,不代表她现在不爱,她不爱他,那她应该去爱谁,爱一个人也很幸福,点点滴滴的融合,慢慢的去感受,发现他的美,令人如此心碎。

    郑柏飞想他果然是个好丈夫,在遇见李珍之前他从来都不会这样觉得,他应该是花花公子的,现在却把翅膀收了起来,落在一朵花上不愿离去,要陪着这朵花慢慢的凋谢,然后结出诱人的果实。

    良久,李珍在郑柏飞的怀里沉沉的睡去,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

    “怎么还不睡?”一个孕妇都快十二点了,你不就睡觉,要干嘛?张自然也是醒来吓了一跳,身边的老婆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他,又听说过那种睁着眼睛睡觉的人,但显然范可欣是没有睡的。

    “睡不着。”白天的画面一遍遍的在脑子里面过,她怎么能睡得着?她真的就那么心大吗?她是个女人,看见自己老公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她不管其他女人在遇上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去想的,反正她想着睡不着,不能淡然处之。

    天知道,今天她是有多想从到冲到叶梓面前,送她两巴掌,然后狠狠的说她是个婊子。因为没有那样做,所以现在睡不着,她控制着自己,因为她是神经科的医生。

    “中午你没去食堂吃饭?我没有看见你。”试着说道,她要看看张自然会不会和她说谎,算是她给他的一次机会。

    就因为他没有去食堂吃饭,她晚上就睡不着?张自然都想要把范可欣的脑子撬开来看看,里面装的是豆腐吗?但一想又不对,有时候忙的时候他也不会去食堂吃饭,也没见她问,她一定是看见了对不对?

    没想过要在这个事情上说谎。

    “中午和产科的叶医生一起吃的饭。”

    没有其他的要交代的了吗?比如你们两个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就认识什么的。

    “吃个饭而已,别想那么多。”张自然搂着范可欣,不管她之前干了什么,就在这里打住就好,他是她的好老公,会爱她和孩子。

    “可我看见你们两个抱在一起了。”

    都生跟什么,他什么时候和叶医生抱在一起了,他就是看见前面车过来,拉了那么一把而已,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两个人抱在一起了?女人呀,你可不可以不要想那么多,他要真是那种人,他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干那种事情?难道他是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