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3章 女人应该想得更多吧
    第443章女人应该想得更多

    “要去吃饭?”张自然站在叶梓诊室门口,这会儿\中午刚下班一会儿,门诊部这边的人陆陆续续去食堂吃饭。

    “恩”叶梓收拾着自己桌子上的东西,对于男性朋友她一直保持着距离,不把过多的目光聚焦在他们身上,以便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留言,人言可畏呀,谁知道在什么地方别人讲究你了,毕竟是男人和女人一样,有时候两个人只是说了句话,最后被人传成了打情骂俏。

    “中午我请你吃饭,一起吃个饭。”张自然说得坦然,就是朋友或者同事之间一起吃个饭而已,对叶梓他心里有点愧疚。

    “恩?”叶梓一愣,他们两个人单独出去吃饭吗?就在医院的外面?还是说张自然的妻子也一起,毕竟范可欣也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那么紧张干什么,就是我请你吃个饭,感谢你对灾区人民的付出,本来我也是要去的,家里有点事。”当时张自然是要去的,范可欣不让他去,不让他去的理由就是她怀孕了需要照顾。

    “哦,好,”叶梓关好门,跟着张自然出去,两个人排着走,但保持着半米左右的距离。

    原来真的就他们两个人吃饭,叶梓想张自然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她觉得就是这样,看着有心事的样子,但一个男同事对着一个女同事讲自己的心事?叶梓觉得又不太可能。

    “不打电话叫范医生一起来吗?”叶梓看得出来范可欣很紧张张自然,有几次她和张自然说话她都很紧张的盯着她,要把她盯出来一个洞那种。

    “就这几样,再加一个小白菜汤。”张自然点着菜,点完了将菜单还给服务员,“她很忙。”

    忙?叶梓想不出来神经科的医生这个时候有什么好忙的,就算是再忙也得吃中午饭?那就是张自然不想他妻子一起吃饭了,看来是真的有事情找她?

    张自然盯着叶梓看了看,眼神幽暗,觉得她瘦了些,好像又没有瘦,恍恍惚惚,笑自己是心里作用,因为叶梓去了灾区支援,所以里应身体憔悴些,又或是他心里有愧,觉得她就该是那样。

    “我们是朋友?”张自然问道,这个问题之前他就问过叶梓,叶梓回答说是,很平常的回答,都那样问了,难道要被问的人说不是吗?

    “是呀。”叶梓回答得自然,怎么不是朋友,朋友也分很多种,闺蜜那种特别好的,懂你的,极好的,一般的,最普通的,很多种,张自然这种属于异性朋友,简单普通的那种,基本不可能聊心的那种。

    张自然勾勾嘴角,刚才他试图从叶梓的面上能找到点什么,可惜了,她回答得波澜不惊,什么也看不出来,不知道她不是知道什么了,更多的应该是不知道。

    ……

    “来,去灾区你受累了,多吃一点,补补身体。”张自然是想给叶梓夹菜的,想了想收回了筷子,这里没有公筷,他们两个这关系互相夹菜不合适。

    叶梓也松了一口气,张自然真要给她夹菜,她肯定是不会吃的,吃除了自己老公以外别的男人夹的菜,她父亲可以,她弟弟可以,她要是以后生个儿子也可以,张自然这种外男不可以。

    还觉得张自然说话有点怪怪的,因为她去了灾区请她吃饭吗?去灾区的又不止她一个。

    “女人有时候想得比较多是不是?”突然张自然就问了一句这样的话。

    “嗯?”叶梓不太明白张自然的意思。

    “我老婆这个人有时候有点难相处,她父亲在那个位置……”

    叶梓自己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明白了,两口子这是吵架了?想起来范可欣是院长的女儿,张自然在这个医院工作,被压一头也很正常。

    “或许是你想多了呢……”没想去怎么劝张自然,夫妻间的事情。

    张自然就知道叶梓什么都不知道,他都提到自己妻子父亲了,她没明白,那就是不知道了。

    “门诊部的话相对来说可能更轻松一些,只是钱会拿得少一些。”

    “在哪里对我来说都一样,重要的重来都不是钱。”叶梓是本着救人治病去的,不是为了其他,这是她的工作。

    张自然表示自己知道了,他差点把叶梓的老公忘记了,那个开着路虎的高大男人,家里怎么会缺钱。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去。”

    张自然去结账,他请客,一顿饭而已,叶梓不会去抢着付钱。

    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的,有时候也会有那么一阵风吹过来,叶梓前面的有一缕头发丝掉了下来,被风那么一吹恰恰就遮住了眼睛,前面一辆车开过来,叶梓没有注意,张自然看着就拉了她那么一把。

    “没事。”

    “没事。”

    两个人继续走,刚才那一幕就这样落入了范可欣的眼睛里面,因为角度的问题,范可欣看到的就是张自然把叶梓拥进了怀里,两个人又迅速的分开,看来两个人果然就是认识的,不然怎么会那么自然的拥抱,在心里骂了一句贱人,既是骂叶梓,也是骂她自己的老公。

    吃这碗里看着锅里的,即便是那个人曾经是你碗里的,但你就只是应该关注现在你碗里装的这个,谁陪你酸甜苦辣,是她范可欣。

    叶梓电话响起来,她接电话,张自然先走。

    “吃过了,同事请客吃饭…….”是韩啸打过来的,有时候如果他不是很忙,会在中午的时候抽空给她打个电话。

    韩啸挑眉,男同事?单独请叶梓一个人难道不知道她已婚吗?

    “晚上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又不是顺路,我自己也开了车过来的,你直接回家,先挂了啊,电话进来了,可能是叶秋打的。”

    叶秋进了学校报了名,先给她妈去了个电话,想着她妈肯定就守在电话机旁边,果然电话打回去,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然后她妈继续在电话里面重复她担心的那些事情,叶秋又安抚了一遍,最后说道要给她姐姐打电话,王翠芬才挂了电话。

    “开始报名的时候有点紧张….”叶秋说着自己刚到学校的事情,怎么会紧张呢,她不是应届毕业生,有点担心自己手里的那张录取通知书,递过去的时候手都有点抖,结果收费的人根本就没有多看她几眼,和其他学生一样,该怎么收费就是怎么收费,绝对没有在她身上浪费一点时间的意思。

    好像过了关到达彼岸一样,叶秋的话语间都透露出的是兴奋,说果然不亏是民航学院,里面学生的条件你个顶个的好,她说的只是指她所看到的那种外在条件,到处都是大长腿的男男女女,长相当然是五官端正,但又超出一些,那些是人本来手就有的气质,也是,能来这里的人,都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不仅仅挑的是学习成绩。

    气质这个东西真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的,叶秋觉得自己姐姐就是个很有气质的人,长得也漂亮,这个学校有那种长得跟女明星一样的人,还很多,也有那种第一眼看上去普通一点的,但只要是多看几眼,这个人的气质就会让你忽略长相那种,叶秋想那是学姐们,自己几年后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心情有点激动。

    叶梓很认真的听叶秋说,等她说完之后自己再说。

    “饭吃了没?宿舍找到了吗?”

    “刚才在学校里面的小店吃了一碗面,这会儿等着让学姐带着去宿舍,哎呀,姐,我不跟你说了,他妈都在走了…..”叶秋这边先挂了电话,出了电话亭,朝大部队跑过去,然后跟在后面拖着箱子。

    有时候失去了才发现这个人原来不是自己生命之中可有可无的人,江家成有点想念叶秋,思念一点一点的像野草一样慢慢长了起来,慢慢的变绿,绿油油的一片,一阵风吹来,起起伏伏。

    江家成没有想通,曾经那个离开自己就要不能活的人,分手了就真的一次都没有找过他,他都怀疑之前叶秋真的喜欢过他吗?如果真的喜欢过,又是如何就这般轻易的放下了呢?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只是做了一场梦,叶秋这个人在梦里,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这个人?

    他的骄傲不可能允许他去找叶秋,在叶梓当着大家的面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就更加不可能,可是晚上有些睡不着,整晚整晚的睡不着,睡着的时候差不多都要天亮了,然后才睡了你不到两个小时,他妈就叫他吃饭,他说不吃,再次醒来的时候就下午了,是不愿意醒来对不对?

    郑柏飞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第一次同意了李珍出差,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一次还好,两天时间,他回他妈那边睡了两天,恰好那两天也忙,晚上回去累了也就睡了,没觉得不习惯什么的,能熬过去。可这次怎么回事,都走了一个星期了,这人还没有回来。

    他忍不住给李珍去了一个电话,原本以为她可能在忙不会接自己的电话,运气好,恰恰就接了。

    “还要几天才回来?”其实这个为他不问李珍问其他的人也知道。

    李珍说:“我回来了,刚下了飞机,现在正在等行李,要不要来接我?”

    回来了?回来之前就不知道先给他打个电话吗?难道一点都不想他,提前打电话的话,他现在可能已经在机场了。

    郑柏飞没让司机开车,自己开了车过去,远远的就看见李珍站在路边,国际机场这边人不太多,李珍是他老婆,就是化成灰他都能远远的把人给认出来。

    唇线上扬,郑柏飞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刚才还有点不高兴现在就一丝都不剩了,心里面全部都是高兴,很高兴,想念的人就在前面站着,等他。

    想她,想见她,想拥她入怀。

    “老婆……”郑柏飞降下车窗,喊了一声,中气十足,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李珍翻白眼,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坐在后面的位置,并不是副驾驶。

    郑柏飞看着李珍留在外面的行李,还真当他是司机了?下车打开后备箱把行李装了进去,不是很重,看来也没有买什么东西,日本人的东西说实话有很多都是超过国内的,但郑柏飞一般不会去买,这是他随大流的爱国情节。

    上车,扭过身去看了看李珍,有些憔悴和疲惫,看来在那边肯定是认真工作了,坐后面就坐后面,免得他情不自禁的要去打扰她。

    呵呵。

    到了家,现在去的是他父母这边,肯定是要先去看看自己的悦书宝贝儿的。

    停了车,叫醒已经睡着的李珍,说家到了,让她下车。

    “干嘛?”

    “能干嘛,夫妻双双把家还。”拉着李珍的手进门,有时候郑柏飞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在李珍这里他总是能找到恋爱的感觉,娶了这个女人,她都给自己生了孩子,可牵着她的手就是心情**,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拉了手起来,亲了亲李珍的手背,觉得是甜的,看看就只是一双手而已,有魅力?

    “又干嘛,妈看见了。”

    柏飞妈确实看见了,心情有些复杂,一直都希望自己儿子能早点收心,这心呢现在就收在了李珍的身上,收得是不是太多了?怎么看着都是她儿子付出的感情更多一些,当妈的可能都是这样的心,在感情这方面都希望对方能爱自己孩子多一点。

    先给柏飞妈打了招呼,然后去看自己儿子,这个时候的小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小悦书对着她笑,她精神就来了,抱着怀里你舍不得,亲了又亲,爱了又爱,爱不够,她的儿子怎么看都是最可爱的。

    “悦书叫妈妈。”

    “别逼孩子了。”郑柏飞说笑,五六个月大的还,你叫他喊妈妈?想得出来。

    郑悦书嘴巴里面吹着口水泡泡,十分的可爱,胖嘟嘟的,现在哪里还看得出来像谁,他就是像他自己,脾气也是只像他自己,刚才还高高兴兴的呢,现在就不高兴了,对着李珍哭。

    柏飞妈赶紧把孩子抱了过去,心疼着呢。

    “悦书几天没有见妈妈,这是觉得委屈了吗?”柏飞拿儿子来说这个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