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41章 别人的墓已成双
    第441章别人的墓已成双

    “我想给灾区捐点钱。”叶梓对韩啸这样说道,回来之后只要不做事,安静下来,脑子里面都是洪水吞没家园的一幕幕,那么肆虐,那么猖狂,灾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吞没的无助,失去亲人的痛苦,她想出点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出点力。

    韩啸没有意见,现在家里的钱不太紧张,好像之前和岳母借的钱也都换了,公司那边因为白国庆的加入现目前运行很正常,他本来也想着以公司的名义给灾区那边捐款过去,只是这个事情可能要等到明天和白国庆商量之后。

    家里这边的钱都是叶梓在管,韩啸从来都不问叶梓那边还有多少钱,叶梓自己做主就给捐了一万,以她和韩啸两口子的名义。医院那边也组织了捐款,随着大流她又捐了两百块。

    “韩总这个给你。”韩啸看着李小佳手里的保温桶,这个就不用猜了,那里面肯定就装的是汤,鸡汤骨头汤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汤,但什么时候女秘书的工作包括了要给老板熬汤了?看着李小佳,他没有伸手去接。

    “李秘书,你这是?”有距离感是的称呼,韩啸一直都是这样,对谁都这样,在别人看来很冷漠。

    “韩总不是抗洪去了那么几天吗?觉得你的身体需要补一补,所以……”

    不等李小佳说完,韩啸拒绝道;“我在家里已经喝过了,谢谢李秘书了。”这就是不准备喝了,李小佳站在那里有点尴尬。

    “哟,这是熬的什么汤?”白国庆适时的进门,刚才他在门口都听见了,不是他要偷听,门又没有关,他就是站了一分钟而已,走过去接了李小佳手里的保温桶,很自然的打开,他也不用勺子,就抱着保温桶那么喝了一口。

    “不错,熬了两个小时以上吧?”

    李小佳耷拉着眼皮不去看白国庆,鼻子里面发出一个音节,表示白国庆说对了,心里不喜他的这种做法,明明就不是给他喝的,这人一点觉悟都没有,上来就喝,那尝一尝也就算了,直接上口去喝,他那样喝了,韩啸还怎么喝?那是她对韩啸的心意,又不是对他。

    “那我先出去了。”李小佳只好往外面走。

    “你刚才说在家里喝过汤了,是嫂子给你熬的?”白国庆打趣韩啸,声音不大不小的,刚刚就传到才走到门口的李小佳耳朵里面。

    李小佳一愣,然后快速的出门,将门给关上。

    韩总有老婆了?白国庆刚才是在点她?

    “你这秘书有点意思。”

    “要不调到你那边去给你做秘书?”韩啸头也没有抬,看着这几天的工程进度表,好多工程都滞后了,因为下雨没有办法施工,还好雨也差不多停了,但在十月之前还是需要加班加点,不然原定的十月金秋开盘可能就赶不上了。

    “算了,我不需要女秘书。”白国庆现在比较倾向找个男秘书,以前在深圳的时候他身边就是女秘书,觉得做事情还是男秘书更方便一些,有一次他女秘书就是大姨妈来了,和他一起出去,最后弄得没有办法,他还帮着那个女秘书买了姨妈巾,谁知道他这辈子第一次买姨妈巾不是给自己老婆买,献给了女秘书,而且还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他那个女秘书,虽然最后他的衣服上是没有搞上那个东西,但想起来心里不舒服,直接把衣服给扔了。

    两个人又商量了给灾区捐款的事情,作为一个刚起步没多久的公司来说,白国庆不建议捐得太多,可以做慈善,但公司也要生存,量力而行,捐了五万块,加上员工不自发捐的钱差不多有五万三千多,这个钱不算多,但也绝对不算少,下午的时候就让会计把钱给送出去了。

    李秘书敲门进来说韩总的亲戚来找他,韩啸以为是他妈,有觉得不是,他妈要是来的话应该会给他先打一个电话,没想那么多,让人进来不就知道了。

    叶梓大伯母?他想不出来这人来找他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这个事情本来我先给叶梓妈说了的,但回去那么久也没个信,我想着是不是她忘记给你说了,所以就厚着脸皮来问问。”王小梅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韩啸的办公室,当老板就是不一样,一个人一个办公室,看那桌子擦得真是亮呀,很稀罕这个,以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见到这些,觉得韩啸这样的办公室就很高级了,桌子上还有电脑,现在电脑多贵呀,都是些高级的东西。

    “前段时间有点忙,你明天让他们两个过来吧。”叶梓妈没有和他说过这个事情,现在也不好说他岳母没有说这个事情,人都找上门来了,想得到他岳母不说有她自己的考虑。

    有些话也不好说,还有等当事人自己来了他才好说,叶梓这个大伯母不是一般的人,这个话说的是不是真的都还不一定,叶誉的事情可能是真的,叶荣的工作没了?捧着国家的饭碗说没就没了?有点不太相信,都没有听叶梓提起来过。

    “就知道侄女婿你办事利索,那我回去就和他们说,这我就放心了。”王小梅高高兴兴的回去,走到办公室门口又转过头来看了两眼,实在是羡慕,那天她两个儿子也都能在这样的办公室单独办公就好了。

    王小梅有时候糊涂,但有时候也清醒,她虽然是在叶建军死了不久就又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但她很清楚,她晚年的幸福还得是靠她的儿子,现在老公的两个孩子根本就靠不住,所以叶荣和叶誉她还是关心着的。

    叶誉也就算了,只读了一个高中,现在只是在叶建国的面馆里面收钱,这个事情也干不了一辈子呀,本来只想着给叶誉谋个好出路,谁知道大儿子这边也出问题了,离婚了不说,工作也不要了,这是受了多大的打击?国家的金饭碗都不要了?前几天她是找到叶荣租的房子那里去闹了一场,闹过之后也没有用,工作都辞了,说是准备重新找工作,这年头好的工作哪里那么好找,还不如给自己人工作,总不会亏待他是不是,还是韩啸这边,亲戚好说话。

    “听说是韩总是她侄女婿,看着不怎么样呀,韩总老婆估计也……”女厕所永远都是谈论是非的地方。

    李小佳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的尴尬,她不知道韩总有老婆了,公司里面的人却很多都知道,她今天早上还给韩总送鸡汤了,不少人看她的笑话吧?

    这个事情没有做好,之前没有做好,没想过韩啸已经结婚了,她只是想着很多男人,特别是优秀的男人,都是晚婚的,因为挑剔。她也向公司里面的几个同事打听过,没听说韩总有女朋友,确实没女朋友,就是有老婆了。

    心情很不好,起起伏伏的,刚才又来一个女人说韩啸是他侄女婿,她都蒙了,还有早上白国庆说的那个话,她真的蒙了,现实和理想差距太大。念大学的时候她没有喜欢过谁,因为没有谁值得她喜欢过,现在上班了看上一个,却是名花有主。

    不过刚才听人说韩总老婆不怎么样是吧?摇摇头,有些心思就不该起,但有的种子种下了就是种下了,总是忍不住去想,萌芽得很快,压不住。

    “妈,你别给我说他,我们两个要是能在一起早就早恋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李小佳接她妈的电话很不耐烦,她妈总想着她和隔壁邻居的儿子在一起,认为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人品信得过,而且两家人相处得也不错,最重要的就是门当户对,家里父母和她父母都是工人阶级,男孩子也念了大学,要是真在一起了,觉得相处起来不难,可李小佳不觉得这样的门当户对就是好的,有什么好,不能互补,不能让她更好,她还是生活在那个阶层,圈子就那么点。

    “那你都出来动作了,有合适的就处一个呗?”李小佳妈妈挺担心的,她女儿一点都不丑,相反的是样子和身材都有,还是大学生,怎么读大学的时候就没有谈一个,大学里面谈的和出生社会谈的朋友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时候单纯,功利心不会那么强,对你好就是真的对你好,容易找到自己的良人,当然分手的也多,毕业季嘛分手季,可成了的也多,最美好的爱情就是那个时候了。

    “我现在不想想那些,刚参加工作,就想把工作搞好。”李小佳敷衍着,她也难受,喜欢的人早就踏进了婚姻的坟墓,难道她要去把人家的坟墓给挖了自己跳进去不成?

    “女孩子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你今年都快二十二了…..”李小佳妈妈就叨叨叨,叨叨叨,到完之后女儿还是不听她的,有什么办法,女孩子的美貌会随着时间慢慢的变淡,当你三十岁的时候再来找找看,能选择的范围就很小了,全部都是人家选剩下的,就算还有几个好的,别人不知道找更年轻更漂亮的?

    “好了,妈,我知道了,先挂了啊。”李小佳实在听不下去了,每次她妈都给她说这些,好像她成了那种嫁不出去的女人一样,她也就刚大学毕业,距离三十岁还有八年时间,根本就用不着着急。

    挂了电话给钱,一共十分钟,三元钱,掏了零钱给老板,出门,太阳穴突突的跳,被她妈叨叨的,十分钟,她妈就叨叨了十分钟,没她说话的份,还都叨叨一件事情,像个复读机一样。

    穿着丝袜的腿就觉得有点凉,马上就要九月份了,街上都开始上秋装了,秋装总是在夏末的时候上来,这个时候很多大学生提前买好衣服,父母给买,挑自己喜欢的颜色和款式,想起来当年她自己也是那样,怎么转眼就长大了,人果然是不能长大的,长大之后烦恼就多了起来。

    “你的东西。”韩文青将今天收到的快递扔在桌子上,然后悠闲的踏着步子回了自己的房间,对叶梓收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是那种EMS纸质的快递,里面不能放得进去什么东西,几张纸而已,或者一个文件。

    拿起来看看发快递的地址,大概猜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拆开来看,果然就是那个东西,之前吕晓梅已经个她打过电话说学校那边已经邮寄了录取通知书出来,拿着给叶秋的录取通知书,那种心情竟然比自己当年拿到通知书都还要高兴,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事情给叶秋说说。

    “叶秋吗?那边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恩,我一会儿就给你送过去…..”

    挂了电话,叶秋又要出门,穿着回来时候的鞋子,想了想重新换了一双高跟鞋,今天晚上准备请大家一起吃个饭,就自己家人这边一起吃个饭,叫上韩啸,庆祝一下叶秋就要去民航学院上学的事情。

    “要出去?”白淑娴带着甜甜从外面回来,韩文青在家这段时间,只要不是下雨,她都会带着孩子在外面玩,在家里呆着不行,对着韩文青不好,她总是会找点事情出来,要不就对着她或者对着孩子抱怨,对着她抱怨也就算了,对着孩子抱怨,说当初就吧该把她生下来,说孩子毁了她的生活,把自己的错误往孩子身上去怪,这人就没有底线了,脑子不清醒。

    白淑娴现在就盼望着韩文青早点离婚,早点开始新的生活。

    “哦,妈,你回来了,叶秋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我给她送过去,晚上我和韩啸可能要在那边吃饭…..”

    看着叶梓出门,然后关了门,转身韩文青就站自己身后,把她给吓了一跳,这人现在都有点神了,什么时候站她背后的?她都不知道。

    “妈,送什么录取通知书呀?”

    “叶秋不是要上民航学院吗?可能是那边的通知书。”叶秋读书的事情,白淑娴是听叶梓提过那么一下的。

    “不是都中专毕业了吗?不当护士了?”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叶梓的妹妹和她有多大的关系,怎么老是喜欢管别人的事情,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扯清楚。

    “妈,不是我要管得多,你想想呀,没有参加高考的人能拿到录取通知书,这是花了多少钱?这钱是谁给的?”(未完待续。)